第二百零八章 死而复生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弘扬堂的这个夜,注定是不平静的!

    看着远处隐隐传来的声音,我心里莫名的诧异,但是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。?[(?<〔<?  ).)〉1)Z?W〉.想到自己居然在寒夜里在旷野,心里竟然有着几分激动。从开始的害怕,到如今的基本上淡然,或者说是对害怕的种漠视,我知道自己真的变了。

    似乎这刻身边的唐玉宝,还有黄土坑边的唐大省都模糊了,我感觉自己有些不真实起来。父亲和妈妈出去后,爷爷奶奶也走了,本来眷念家的我,此刻却感觉到自己是个大人。离开了他们,本来对于我来说是件难受的事情,甚至还有我那个很少见的大哥,我甚至有的时候都记不清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我如今能够清晰的记得骆伯伯,记得玉宝,甚至还有那个直待我如弟弟的永蕙。其实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是心里隐隐的意识却知道,这是我想着自己长大了的缘故吧!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,这些日子完全就是糊里糊涂,却让我每天都有着不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经历这些,甚至和玉宝回弘政堂的时候,看到那诡异的黑猫,我都没有想过这些东西。这个时候看不到鬼片,也没有传说的降头。我知道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有鬼,有人会放蛊害人。即使我和玉宝都过蛊,但是我其实都没有太大的感受,倒是这个时候看到情形,我顿时相信,这就是大家平时说的鬼吧!

    心里稀里糊涂的想着,直到听到身边急促的呼吸声,我才看到向茜菲那凄厉血红的令人心寒的眼神。即使她想着攻击我和玉宝,但是向茜菲最终没有起来。本来我心里还有些害怕,但是我感受到胸口的血乌桃木木牌隐隐热,散的香味让人心神皆醒。

    向茜菲在我心里直是温柔的象征,看到她这个样子本来很害怕。但是我看到她眼神另外层感受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鼻子酸,那种担忧和惧怕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因为在她眼充满了绝望,那是种无法言喻的感觉。我不知道她是惧怕什么,她绝望的看着唐大省的手伸向了黄土坑里。

    顺着她深红的眼神,看到旧木盆里的婴儿好像睡着了样,身子完全的沉入了血水里,就像只冬天的大萝卜泡在盆里等待洗样。唐大省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,把抓着了旧木盆的边沿,把木盘轻轻倾斜的提起来。然后血水便顺着倾斜的方向流出,直接倒进了黄土坑里面。

    本来冒着雾气的血水,此刻雾气完全没有了。在倾倒的方向,可以看到血水在积雪的映照下的殷红。那血水顺着刨开的黄土渗下,根本就看不到溢出坑来。本来以为血水不多,可是看到倾倒的度,血水居然好像有些源源不断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种感觉,旧木盆里的鲜血不可能那么多,但是在寒夜的旷野,散着股浓浓的腥味。

    我再次看到向茜菲那凄绝的神色,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忽然有种难受的感觉。因为她嘶吼着有了变化,那就是那对血红的眼睛似乎逐渐正常了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清醒的,虽然我们带着些防具,可是听到说话也应该知道我们是谁,但是向茜菲直没有叫我们。甚至我隐隐感觉到在她身上生了什么事情,不然她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的身子在颤抖着,嘴里出阵阵野兽嘶吼般的低鸣,双手虽然没有伸到空来抓,但是也好像个被绑住了的人,手指在身旁不住的伸张着。她的脸色在寒夜里就像张白纸,她那对本来极美的眼睛,没有那令人恐惧的血红,却像陷入了黑暗里的明珠,让人感觉到她整个眼眶都凹陷了下去,而且隐隐泛着青黑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其实是不知道正常人会不会有这种感觉的,但是看到她这种不正常的神色,心里也不由深深的难受着。不过唯令人恐惧的就是,那那张本来平时极度丰润的红唇,却在寒夜和积雪里黑,让人看来配在她白纸般的脸上极为怪异。

    情况有些更加怪异起来,我们来这里办事,肯定除了那有限的几个人知道,别人是不会知道我们来这里的。谁会神经半夜三更的寒夜里,到这荒郊野外来办事?可是我们来了,因为我们有我们的事情,骆伯伯说这里有人布置了大阵,这里是大阵的阵眼。

    其实我对阵法不了解,就是听过也是在香三爷的故事里。那里有姜子牙的大阵,有穆桂英的大阵,也有诸葛亮的卦阵。但是那都是故事里的阵法,我只能想象下而已。可是这段时间我不断的听骆伯伯提起,我才知道阵法不但是真的,而且现在还有不少人会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我遇到神仙矮子的事,后来他失踪了。骆伯伯便告诉我说,那是因为神仙矮子进了个阵里。乡里人管那叫鬼打墙,他们懂得阵法的人知道,那是种阵阵,可以让人进了个阵之后再陷入另外个阵,如果找不到生门的话,就只有等着布阵的人解救,或者是崩溃的等死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,对阵法极为了解的唐大省很快找到了位置。我虽然不懂原有,但是看到他不断的布置,这个时候想起来真是厉害。如果没有开始的布置,向茜菲来的时候,只怕我们都要遭殃了。即使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向茜菲为什么会这样,但是我绝对相信她是危险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远处的动静之后,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事,但是我和唐玉宝紧紧的抓着手在起,我相信那边的事情定和这边有关系。这是种本能的害怕和感觉,即使我想法没有那么多,也知道有些事情不会那么凑巧。其实我比玉宝要小,但是我们情不自禁的便相互安慰。

    “小河,村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那边好几个地方传来了呐喊声,虽然我们离着段距离听不真切,但是那种乱哄哄闹嚷嚷的叫喊声,还是让我们知道那边几个地方出什么事了。唐玉宝的声音有些颤,听着让人感觉好像带着些哭腔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哪里知道有什么事情,但是看到唐玉宝惊恐的眼神,我忍不住拉着她靠近自己,低声安慰道:“别怕!别怕!”其实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抖,我不敢再看向茜菲的神色,却拉着唐玉宝朝唐大省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没有待我定下神来,身边唐玉宝再次声惊叫!

    原来我们转过来看着黄土坑的时候,旧木盆里的血水已经差点被唐大省倒完了。他的度没有很快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唐大省老了。但是他的度也不慢,那个泡在血水里的婴儿很安静,也似乎要随着血水倒向坑里。看着血水越来越少,而且完全盖不住它小小的身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它的小手正好挨近了旧木盆边沿,突然它那不过两小指宽的小手动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子倾倒的原因,小手把便挡着了自己身子。还是它真的自己伸手了,反正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身子随着血水倾泄而出。而且最令人恐怖的就是,蓦地它那对紧闭的眼睛在身子靠边的时候,突然便睁开了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个本来泡在血水里的婴儿,直在我的想法里就是个死婴。即使它开始也睁着眼睛,我认为它是个鬼!而这个时候它居然睁开了眼睛,让我们惊骇的是,它的对眼睛不是开始的那种黑色的,而是和正常人样,有着瞳仁的对眼睛,正冷冷的看着唐大省。

    不错,这个婴儿的眼神是冷冷的,而且好像是那种冷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说我们吓得叫了起来,就是伸手倒血水的唐大省都不由手颤,几乎便扔掉了手里的旧木盆。

    “啊!耶!”

    这个婴儿口里似乎出了声婴儿般的尖叫,似乎沉睡的婴儿被人惊醒饿了的样子。虽然没有像正常婴儿那边哇哇大哭,但是在这旷野却格外的清晰,甚至都过了村里那边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死了的婴儿,我们都清清楚楚看到是从黄土堆里刨出来的,而且刚刚还泡在了血水里,这个时候却好像个活人样。不说旁的我和唐玉宝魂不附体,就是直接对着的唐大省都心里寒。他这生经历过多少古怪的事情,都不如此刻这么诡异。不过唐大省还算冷静,想到骆冉对自己的嘱咐,狠心的便把盆里最后的血水倒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向茜菲忽然传出声惨叫,看着木盆逐渐盖住了婴儿的身形。不知道是不是被婴儿这声尖叫惊醒过来,她清楚的看到唐大省想把婴儿倒到黄土坑里去。她目光充满了惊恐,看着那惨白的小身体就要消失,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样,居然下便从地上起来了。

    唐玉宝吓得把紧紧的抱着了我手臂,惊恐的看着向茜菲冲向了唐大省。我几乎感觉到自己双腿生根了样,想逃离这里再说,却又感觉到自己双腿软,怎么想走也无法起步。就在我心里有些绝望的时候,刚刚往前冲出没有两三步的向茜菲突然便倒了,直接软倒在了黄土坑的边上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