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 损人阵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害人不浅的东西!”唐大省忽然大声的说了句,看着倒在坑边的向茜菲,手里的旧木盆最终没有把婴儿覆盖下去。[[ ?{<(  〕.)}1]Z}W].

    其实唐大省比谁都明白,自己来到这里这么做,纯粹就是骆冉的无奈!帮助骆冉完成他无法亲自来操作的事情!唐大省其实没有亲自操作过类似的事情,倒是以前见过骆冉干过!

    这些年和骆冉的交往,两个人互有补益!私交上自然是极好的。自冬天以来,两个人还没有见过,因为现在这环境,骆冉出面的机会不是太多。上此唐审显出事,自己被邀请过去,便隐隐感觉到不正常了,这次终于把事情闹大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高衍堂出事,唐大省都不会在夜里赶到兰花湾里来!当面见到骆冉的时候,唐大省才知道许久不见的骆冉居然为了些事情,早就和那个人明争暗斗了几次。这次不但受了伤,而且还伤了元气。认识这么久,这次是最令唐大省吃惊的,隐隐觉得事情有些复杂!

    自己答应帮忙之后,骆冉才真正的说出了缘由!这次他的伤不但让他无奈隐身养伤,而且已经无法亲自出来应付这些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单纯是听到骆冉的这些说法,唐大省定不会随意表态,或者自告奋勇便来做事。但是听到对方那个人比骆冉伤的还重的时候,唐大省答应了骆冉的请求,毕竟这事已经涉及到高衍堂,个不好就会再次在高衍堂引人命来!

    带着唐小河和唐玉宝起来兰花山后面办事!也是唐大省没有想到过的,虽然对这两个孩子不了解,但是对他们父辈和祖辈那是熟悉的。他们在骆冉家里待着已经够奇怪了,居然还让自己带着他们出来,这就更令人感觉到奇怪了!

    但是唐大省没有过多的询问!出前骆冉才又偷偷告知唐小河的重要性!原来这唐小河身上有块血乌桃木木牌,乃是道家和佛家两派高人都亲自加持刻画过符咒的。这次破坏四象归元阵,肯定会遇到很多邪异的事情,而佩戴着血乌桃木木牌的唐小河,无疑就是最好的利器!

    骆冉虽然得到了血乌桃木,并且这桃木本身虽有辟邪聚气等效果,甚至近二十年更吸收了不少灵气,但是真正用来做大事还需番手脚!骆冉来不及用桃木做成**器,只好用唐小河这个**器来顶替!

    本来唐大省心里也有些奇怪,任是唐小河身上有法器,直接从他身上借来多好!可是这个时候唐大省隐隐明白了过来!这个少年的身份怕是不简单了,那个和骆冉起养伤的龙师傅是他父亲的拳脚师傅,他又住在骆冉家里?直没有听过骆冉收弟子的事情,莫非这个唐小河是他新收的或者准备收的弟子?

    听到村里隐隐传来的喧闹的声音,虽然不知道那边具体的情况如何,唐大省却有些恍然和欣喜。骆冉虽然没有说明白自己来阵眼后会有什么事情和后果,但是显然提到过将会遇到和生的些事情!这让唐大省到现在为止,直没有太过吃惊的原因。此刻这些动静的回应,换成另外个人的话,只怕早就吓破胆了!唐大省有条不紊的处理着,个是骆冉的仔细交代,也有唐大省自己对阵法的认知,显然和自己在做的事情有关!

    四象归元阵唐大省虽然不是很了解,但是对于经常涉猎的唐大省来说,还是可以触类旁通的!尤其亲自感觉到阵眼的虚幻真实,也让唐大省大开眼界!马上想到了骆冉说的布阵这个人的目的,便明白只要毁掉了这个阵眼,眼前的切都会恢复正常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唐大省口里不停的念念有词起来。那个惨白的婴儿虽然睁着眼睛,让人惊讶的是它似乎也在变异。它也没有被倒到黄土坑里,不过旧木盆里的血水已经干干净净了,它在旧木盆里依旧瞪着唐大省。

    他忽然轻轻把旧木盆放下了,因为木盆里已经没有了血水。这个本来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家伙,没有了这些血水能量的支撑,显然完全没有了杀伤力!

    四象归元阵的厉害在于,以非常手法取临死人的精血为营养,来滋养和唤醒作为阵眼关键的这个身体。不管是埋在地下,还是挖出外面来,只要不破坏这具身体,那布阵之人就可以调动灵婴和阴魂为阵眼。

    他可以把精血滋养的灵婴当成阵眼,源源不断的调动天地间的阴魂之气,当这种阴魂之气弥漫阵法里,四象方位的阴魂就可以启动整个大阵!最后阵眼再滋养着整个大阵,如此反复交替形成循环,这就是这个大阵最厉害的所在!

    木盆里那怪异的婴儿虽然张眼看着,但是却没有动,因为它已经和四象阴魂失去了联系,如今它不过是具有着阴魂附身的尸体。如果没有阴魂精气继续滋养,或者那种精血来滋养的话,就是这身上的阴魂都会马上消散了!唐大省心明白手上也没有停顿,另外的手里攥着的张黄符直接便贴向了这个婴儿的额头。

    在我们诧异的表情里,看到纸符贴到婴儿额头之后,它居然再次出了声凄厉的叫声。而且聚在符纸贴着的地方,居然冒起股不知道是烟雾还是雾气的东西来。这就是婴儿体内的阴魂遭受到纸符的镇压,我和唐玉宝自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。但是这晚经历的多了,心里自然有些麻木不奇怪了!

    而这个婴儿的身子居然颤抖的扭动着,不过在木盆里动作越来越小,最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,那双瞪着唐大省的眼睛,眼神里的精光逐渐消失,慢慢再次变成了死灰颜色。

    倒在坑边的向茜菲眼神多了丝惊恐,那是种真正的惧怕。看着面前旧木盆里这个小小的身体,她居然没有出什么动静,而是眼神和普通人样,充满着极度的惊恐。然后在我们的注视下,她双眼阵乱翻,身子微微抖,人便彻底的在坑边晕了过去。她身上生了什么,我们不知道,只怕唐大省也不太明白!

    “不要怕!”唐大省似乎缓过神来,抬头看着我们,又从身上摸出把纸符来。看样子骆冉给了他不少符,他手下没有停的意思,不断的把符纸贴在木盆这个小身体上。很快我们惊讶的现,小小的身子上,几乎贴满了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看到没有什么异动,耳朵里也再次听到远处的动静清晰了些,甚至周围的寒风也清晰起来,我们终于反应了过来,这里的怪异和压抑似乎正在远去。

    唐玉宝小心的看了眼倒在坑边昏过去的向茜菲,轻轻的拉了我下。我似乎明白她的意思,张口问唐大省道:“大省爷,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很难说,她现在的情况我解决不了!可能只能问问老骆了!”唐大省虽然不太明白,但是骆冉交代过,可能会有和我们样的人过来干扰破坏阵眼。因为对方虽然也受伤了,但是肯定会有后手的,不会坐以待毙的等着破坏。

    看到贴好了符纸,唐大省没有再盯着那个木盆和里面的东西。居然再次找到那床棉被,仔细的拿起来看了下,甚至拿着手电筒出来照了下,才现在那棉被上用红色的颜料画满了符。

    我在旁看到之所以认为那是符,因为那种像字非字的东西,和骆伯伯给我的纸符有相似的地方。我虽然不敢肯定,但是看到唐大省居然拿着棉被朝我们走过来,并且说道:“你们两年轻火力旺,赶快往被子上尿两泡尿!”

    看着唐大省认真的神色,我们知道他不是开玩笑。唐玉宝自然羞涩,我倒是没有犹豫。看到唐大省转身便去填埋那黄土坑,似乎想把刚刚的黄土坑堆起来,显然是想把这旧木盆再次埋了。我没有意外,便解开了棉裤。唐玉宝看到唐大省没有看过来,在我撒完之后终于也鼓足了勇气行动。

    唐大省很快便填满了旧木盆周围的黄土,因为向茜菲刨开的地方终究有限。然后他拿起了那床薄薄的棉被盖在了旧木盆上面,而棉被下本来还有张朔料薄膜,这次唐大省却没有再用。直接拿起那床薄棉被,再次盖住了那个惨白的婴儿。更是把手里的桃木剑压在了棉被上,唐大省念念有词会儿,便继续捧土掩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被盖住了的婴儿,虽然它眼睛没有了正常人的神色,但是想到它刚刚之前的神态,看着黄土逐渐覆盖,我心里忽然忍不住紧。

    可能刚刚看到它睁开了眼睛,加上听到了它的哭声,这个时候我倒是认为这是在埋活人。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是看到唐大省不停的动作,我倒是为了这个老人的冷静而汗颜。我很想过去帮忙,但是却没有能够抬脚。

    看着黄土再次连周围布着的那个小小的桃木剑阵起掩埋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里忽然再次的温暖了起来。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甚至感觉到四周没有了寒风,浑身有些暖洋洋的感觉。我还感觉到紧紧挽着我的唐玉宝,身上散的热量和香味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看着棉被逐渐消失,我整个人似乎冷静了起来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