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 狗急跳墙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天,现在离着天亮还的会儿,这样下去没事吧!”唐持净站在身后,有些敬畏谨慎的看着不吱声的唐天。[? ([{小([<[说 W}W>W]1?Z}W.虽然没有巴结的意思,但是他哥哥比较受唐天尊重,所以在唐天面前还能说几句话。他自幼爱好周易玄学,及长虽然不能像高人般得到传授,但是也学了身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说这里所有人里面,除了唐天是经常和骆冉起,多多少少得到过些门道。其实便是这个唐持净了,他虽然没有什么开天眼之类的技能,因为当初和些人学过水师,所以看起来也明白不少东西。尤其看到二十九爷灵前生怪,他便隐隐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虎胜公是自己哥哥的亲家,便偷偷的拉到边询问了番。要说这虎胜公没有化,更不是个生事的人。但是他自幼是长工,后来也得到过些江湖上人的青睐,居然学过两门谋生的手艺。平时很少在人前张扬,但是真正有事的时候,每次总是不吝出手。

    唐持净就是看到虎胜公经历多,于是向他请教这晚的怪异。虎胜公也没有看出什么来,但是凭借他当年的经历种种,和听些老人说的传奇,便也感觉到这事不简单。他因为历来老实,自然不敢在唐天面前咋咋呼呼,便让向有些小心思的唐持净来出头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团漆黑,这个时候也没有下雪的意思。不过似乎空气隐隐有北风呼啸的声音,给这寒冬的黎明增添了几分寒意。屋里乃至堂屋前都是灯火通明,看着外面的天色,却知道黎明到来之前总是最黑暗的。

    刚刚堂屋里棺材出来的动静,确实把大家着实吓得不轻。不管是不是真的里面闹什么动静,至少种事情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说过。现在那些迷迷糊糊的,或者本来熬夜后在稍作休息的人,几乎全部都起身来了。听到或者经历了刚刚惊魂幕的人们,心里都隐隐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没有人公开说起,毕竟二十九爷是高寿去世。当着他的这些晚辈,或者这些人里面大部分都是他的晚辈,谁敢主动说是二十九爷诈尸了!邻居或者别人说起,都是要担心以后遭人诟病的。毕竟突然生这种诡异的事情,就是有些人从来也只是听说过,却还没有人经历过。

    要说虽然屋里有些老年人是有过类似经历的,比如虎胜公和唐元这些人,这都是从改朝换代之前经历过来的人。但是刚刚自己真正感受到了之后,这种恐怖的感受就完全不是样了。可能担心棺材里再出什么动静,或者还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幺蛾子,所以大家几乎都心照不宣,涌到堂屋里靠门的位置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架势显然是看到情形不对,这些人随时可以做出撤离的架势。说来感觉有些可笑,但是试想谁不怕死?如今可不是革命年代,太平了这么多年,非正常死亡的事情都很少听说了,何况是闹鬼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头看到门口和屋里的人,大家虽然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其实都恍如惊弓之鸟般,唐天心里有些哭笑不得。如果不是理解大家的心态,依照自己往日的脾气,唐天早就跳起来骂人了。

    如今离着天亮确实还有会儿,要说古怪生的话,确实很多都是在黎明来临之前。唐天心里极为矛盾,要说不信鬼的话,他偏偏经常接触骆冉这个捉鬼的人。要说信吧自己可是个党员,而且是进过京城,应该坚定不移的党员。这个时候看到大家都这个情形,也不由皱眉紧紧。

    因为骆冉当时说的,如果切顺利的话,这布阵害人的人翻不起大的风浪来。不过骆冉唯担心的便是,对方明明看到事情不可为的话,会不会怒极而愤的狗急跳墙。如果真的这样的话,骆冉自然有自保的能力,就怕到时候真的连累到弘扬堂的百姓,这就令骆冉最为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听到骆冉这么担忧,当时的唐天也是担心了。虽说自国家实行新政以来,村民对自己的信服已经大不如前,但是很多制度和方案还在慢慢改进当。唐天的这身权利还在,就是在县市里的影响力也没有消散太多。但是如果弘扬堂出个什么古怪的事情来,那可能将会是自己权利终结的时候。

    要说唐天不恋栈权利,这么多年以来肯定也是假话。没有权利就没有今天的威望,没有权利就不能在前妻暴毙后,再次娶到沈宝珍这么花容月貌的堂客。如今自己孩子大的工作稳定,小的虽然还在学习,可是都已经给他找好了对象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唐天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,感受到寒气入体之后,整个人都清醒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不敢肯定骆冉那边的安排,是否搞定了那个所谓的大阵,但是刚刚村里几个地方传来的动静,似乎在彰显着那种不平静。心里忽然想到那晚看到的怪异,唐天心里忽然奇怪的想着,那是不是就是那人迷惑的在作怪。虽然不敢肯定这是不是,但是后来看到唐殿风家那孩子的怪样,唐天心里便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听骆冉说,那是个人身体里的血液被人抽干了的样子。试想究竟是什么东西和手段,可以把人弄成那个样子?如果这事真是那人做的,这事和这人绝对不能轻饶。不但要千刀万剐,还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想到刚刚二十九爷灵前的怪事,还有几处传来的动静,想必结局应该是差不多。

    如今唐遇仙还没有回来,唐天本来想叫个人过去唐家道家里和弘扬堂看看,因为自然就会知道那边情形怎么样了。不过幸好二十九爷这边的动静没有折腾很久,随后四处似乎都安静了下来。想到骆冉当时的嘱咐,唐天强自让自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这边人虽然有些多,但是终究是安静了下来,不由也低声吼道:“如今离出殡还早着呢?大家精神这么好,都挨个排队到二十九爷灵前上香烧纸去!”

    又指着唐遇义、唐遇礼的这些兄弟说道:“你们都怕鬼?那是你们老爷?好好,你们可真不错呢!这几十年以来大家哪里看到过有鬼?当年主席说打倒了切牛鬼蛇神,天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妖魔鬼怪!如今更是家家户户夜不闭户,你们倒是怕起鬼来了?是不是做了亏心事,怕你们家老爷子起来找你们?“

    唐天嘴下可是点都没有容情,站在门口叉腰指着二十九爷这些晚辈便吼开了。看到大家也不吱声,正好看到那边亮光四射,却是唐遇仙打着手电筒回来了,待看到他出现在灯光下,却是脸的紧张和兴奋。唐天没有想别的,却是继续说道:”反正你们也不缺钱,就让人在屋四周放鞭炮,你们不是怕么?让人直放到天亮,我想就是有鬼也吓跑了!”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道唐天说的是真话还是讽刺话,刚刚回来的唐遇仙显然想说话,但是看到唐天的脸色,只好放下药箱站在了哥哥们的身边。就是常年在广西的唐遇堪和唐遇奉两兄弟,时间站在门口都议论纷纷起来,看着这边三个兄弟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要说大家不怕是假话,但是让他们来驳斥唐天这番话,却又说不出个道道来。大家相互纠结了会儿,看到唐天依旧盯着大家,些好事的年轻人却不知道天高地厚,主家没有吩咐,但是他们负责丧事的执行,居然便拿了鞭炮出来。

    唐天看到为的正是自己的族侄唐久园,想到这段时间乡里传的热闹,他可是跟着那个神秘的彭师傅在学拳棒功夫。唐天心里便想到了什么,不由朝他招招手。

    唐久园马上跑了过来叫了声蛮蛮,脸的兴奋递上支烟。这个不信鬼神的年轻人,比般人要聪明,虽然没有考上大学,也是村里难得的人才。唐天本来想照顾他,待打熬个两年培养他做青年干事,也算是给家族自己这支个交代。

    唐天不动声色的接过烟,看到唐遇礼兄弟窃窃私语,也懒得理他们。看到唐遇仙的神色,隐隐猜到了什么,但是也没有开口问他,而是淡淡的朝唐久园说道:“你现在带着两个人,抬着那箱鞭炮,围着这房子给我慢慢放着,只要声音不断就直放到天亮好了!”

    唐久园自然搓手兴奋的应着了,看到唐遇礼兄弟的脸色不好看,想到如今这些物资还是极少,自己可以尽情的燃放这些鞭炮,自然在平时是不可能的,想想心里就极度兴奋了起来。有些挑衅和戏谑的看着唐遇礼兄弟的脸色,只等着他们声令下,自己这些人就可以行动了。

    要说唐遇礼兄弟的环境,自然比般的百姓要好上太多。可是这个时候比较物资缺少,好不容易从供销社得到了这些物资,唐天却说要马上用来驱鬼,显然是大大的打乱了行动的计划。但是几兄弟也不敢吱声,毕竟老爷子的灵前刚刚的怪事还是唐天摆平的,怎么能够翻脸就不认。

    唐遇仙显然听到哥哥们说了父亲灵堂的异事,本来想回来说唐家道家里刚刚他堂客诈尸的事情,这个时候知机的便闭上了嘴巴。还是唐遇礼最后出面,尴尬的朝唐久园几个吩咐,千万要注意安全,不要引燃了屋檐下摞好的干草和干柴。这种场面话说出来,倒是让大家心里都舒服了些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