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奇怪的符咒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”大省爷,这么冷的天,她躺在在这里不会冻死吧?“我有些迟疑的看着倒在旁的向茜菲,虽然穿着没有外套的棉衣,甚至身材都勾勒的极美,但是在这寒夜里看来有些令人心酸。?〈 ?小(说 ).>)1>ZW.

    开始是看到那个婴儿的脸色惨白的令人沭,这下是轮到她的样子让人吃惊了。她刚刚还是想靠近那婴儿,才倒在了黄土堆边上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便晕过去了。这个时候我拿着手电筒照着她的脸,她那长长的睫毛似乎都没有反应。显然依旧昏迷不醒,如果这么躺在在冰凉的地上,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染病。

    我想应该不是我个人感觉这样,唐玉宝和唐大省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看着向茜菲的样子,都感觉到有些棘手。因为唐大省年纪有些大了,我年纪有些小,唐玉宝本身比向茜菲还要矮,我们就是有心也无法背动她的身子。其实说实话,虽然向茜菲很漂亮,但是这个时候如果让我背她的话,哪怕是能够背动,我心里都有些胆战心惊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为什么外面会披着床薄毯,但是想到她刚刚神神秘秘的样子,心里顿时也有些明了。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她是受人指使的,但是看到她来的目的也是有些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她自己的主意,但是至少她和我们样,是经过简单乔装过来的,这床薄毯就是最好的证明。不说别人怎么想,就是我都不会认为她这是冷而披上的。

    唐大省没有马上回答我,在搞定了掩埋那婴儿的小土堆以后,依然把扔在旁的旧粪箕扣在了坟头上。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见过夭折的坟头上都有这个旧粪箕。可能是有着某种特殊的意思,但是我还真的从来没有问过人,就是这个时候我都没有问唐大省,毕竟向茜菲在我心里重要的多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的话,我可能会想尽千方百计,马上找地方给向茜菲取暖。但是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举止让我受到了惊吓,还是因为身边的唐玉宝。我宁愿相信是因为唐玉宝的原因,虽然我还从来没有想到过明天,或者以后唐玉宝离开我怎么办。至少现在在我的心里,唐玉宝已经越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唐大省却在这新坟周围又摆了个小石头,本来因为他是为了压住边上的黄泥散下来。但是看到他在其块石头下,压了张有些不同符纸。我才仔细的看着这几块石头,好像摆放的有些图案的形状。我虽然不懂这些,但是想必他是故意的摆放,为了震住刚刚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婴儿。

    看到这切似乎终于完结,拿着手电筒站在黄土堆前,看着唐大省逐渐在擦拭手,我感觉好像做梦样。唐玉宝也傻傻的和我站在起,看着这切说不出话来。因为她也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,不说是我因为接触到骆伯伯,学习了些东西,明白了些关键的环节。而像唐玉宝这种人,完全就感觉这切都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站在黄土堆前,唐大省终于用积雪擦拭干净了手,最后在自己的棉外套上慢慢擦干手,把枯瘦的手指都拢到了自己双手衣袖里,看着面前自己的杰作,微微叹了口气,低低的念叨着:”尘归尘,土归土,哪里来,回到那里去!希望你转生找个好人家,不要像这生这样令人悲痛了!“

    黑暗他虽然念叨的极低,就像和唇语差不多的声音,但是这个时候我把手电筒关上了,四周虽有微微寒风,但是听来极为安静。我就站在他的身后,还是听得很清楚,这想必就是他对这个孩子的安慰。虽然在乡下人大家眼里,这个短命而夭折的孩子,甚至还算不得个实在的生命。但是对于像向茜菲这样的亲人来说,却是个永远的痛。

    感受到空气里的寒意,似乎周围完全的黑暗了起来,周围很近的积雪都看起来有些灰蒙蒙的。

    我们准备要回去,但是看到地下的向茜菲我们犯难了。因为她没有醒来,我们心里都很明白,这事确实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”这还真的不好办啊!“唐大省心里明白,虽然把着这阵眼的源头镇压了,但是那可是这个堂客的孩子。虽然确实是已经夭折了,鬼知道这堂客醒来后会不会癫再把人挖出来。个阵法虽然深奥,但是只要是不刻意针对普通人的,就是普通人误入的话,影响也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那就是向茜菲如果再次扒开黄土堆,把那婴儿扒拉出来的话,只要机缘巧合的话,都有可能再次启动这个大阵的。毕竟她来的突兀,以唐大省的眼光看来,即使她不是受人指使,只怕刚刚也是被什么附体的,不然怎么可能突然狂样的想攻击大家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唐小河身上的血乌桃木木牌克制,加上骆冉准备的镇魂符,只怕就是这个堂客狂的样子,估计唐大省自己可能都要遭殃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他身上不由都有些冒汗。看着这个昏迷过去的堂客,看了眼面前的唐小河,唐大省忽然想到了什么,嘴巴动了几下,却没有接着说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快步上前唐大省把她身上的被单拉开了,这是向茜菲身上用来包着自己的东西,虽然有些简单,但是在这夜色里却很实用。这个时候唐大省才忽然想到个问题,这个堂客刚刚来的时候可是没有打着手电筒的,为什么却好像熟门熟路的如履平地样。

    示意小河照亮,才看到向茜菲身上裹着的被单上,居然画着种奇怪的符咒。这种奇怪的符咒唐大省都没有见过,他和骆冉相交很多年,也见过骆冉画过的许多符咒,但是好像都和这种不样。不过唐大省却感觉到有些熟悉,却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就在唐大省马上给她脱了这薄毯的时候,手里捏着了那符咒的撇,忽然他浑身震。

    原来唐大省瞬间便想到了,这符咒和刚刚那个婴儿身上盖着的符咒极似。婴儿身上的那个符咒,唐大省隐隐记得好像是聚气用的,这个符咒和那个虽然不同,倒是有大半是相似的。难道这个符咒和那个样,有着某种神奇的汇聚能量的作用?唐大省心里稀奇古怪的想着,但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唐大省阵乱扯,硬是生生的把床薄薄的薄毯扯破撕碎了,我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。但是看到素色的薄毯里那腥红的符咒笔画,心里还是隐隐知道了什么。接着手电筒的余光看到地下的向茜菲,脸色惨白的令人难受,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心里酸。

    ”小河,先把她扶起来!“唐大省看着向茜菲的样子,无奈的在心里叹气。不可能看着向茜菲这样,她昏迷不醒的话,这荒郊野外的地方,如此寒冷的冬夜,即使她穿着棉衣裤,只怕也会冻死在这里。不过不知道如果救她回去的话,会不会引来别的麻烦。

    心里忐忑的我只好松开了紧抓唐玉宝的手,把手电筒递给了她,过来想扶起向茜菲。我还真的不敢正面扶她,只好从背后慢慢的把她顶了起来。因为她没有知觉,我想扶还真的很难扶起来,只好拼命的把着她的后颈,然后慢慢用膝盖把她身子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大省过来捏着了向茜菲的人,显然是想让她慢慢清醒过来,谁知道是不是她真的昏迷过度,居然直不醒来。看着这情形,唐大省真的有些不对,于是轻轻的翻开了向茜菲的眼皮,静静的看了会儿。从怀里又掏出来几张符纸,张贴在了向茜菲的前额上,另外两张都塞进了她紧握着的手里。

    好像是老屋那边传来的动静有些大,但是可能因为我家人除了婶婶小雨,其余的人好像应该都不在,我倒是没有太过担心什么。但是想到自己几天不在,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有些失落起来,因为我心里忽然想到了个人,那就是我居然有几天没有想到的永蕙。

    唐大省背着昏迷的向茜菲,我和唐玉宝在旁边照看着。虽然走的很慢,唐大省也差不多走几十米,就要停下来休息下,但是我们也慢慢的从王家园子出来了,走到了花子水库这边。其实王家园子在兰花山的背面,和兰花湾是前后的位置,但是对于个老人来说,背着将近百斤的大活人,还是件太辛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也忍不住问唐大省,为什么非要背向茜菲走。因为在我看来,直接把向茜菲弄醒比较直接。唐大省有些苦笑的告诉我们,向茜菲应该不是简单的昏迷,她身上应该了某种法术。如果把她留在王家园子的话,万她醒来继续行动,那么我们刚刚的举动无疑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另外个简单的原因,就是把她留在这荒郊野外的话,无疑会冻死的。其实唐大省不说这后面点,我也是知道的,也希望可以救下向茜菲,可是我虽然长高了许多,但是要说让我背动向茜菲的话,勉强走几步还是可以的。但是要想走很远或者坚持的话,只怕我目前的身板还是有些麻烦,这让我暗暗下了决心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定要好好锻炼身体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