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命蛊回巢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”混蛋!我要杀了你!“

    声低沉充满恨意的低吼声,在黑暗的房出来。[[〈小{说〔[ ].>)1)Z〕W).?周围冰冷的寒意和黑暗,让这声音让人感觉到有些不甘,有着满腔的愤怒。

    外面漆黑的夜色,更显得屋里那对黑亮的眼睛让人沭。加上阵阵低低的嘶吼,好像野兽带着的狂暴,从这个身影的嘴里出来。不知道他究竟是受伤了,还是遭遇了什么事情,心里的愤怒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屋应该就是乡下的卧室,房子挺大的,间张新式的大床上,躺着个曼妙的身影。这个低吼的人就站在床前,虽然屋里漆黑团,但是他依旧看着床上的人,眼神里似乎有了些迷茫。但是眼神里夹杂的那股恨意,似乎让这对眼睛充满了凶悍。

    屋里没有点灯,四周也静悄悄的。但是嘶吼伴随着呻吟,似乎有着某种东西在这个人身上,而且是和这个世界不样的存在。床上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,任凭站在床前的人不住的低吼,那露出来的雪白尖利的牙齿,在眼睛的余光辉映下看来,似乎带着血迹。

    因为黑暗似乎看不清具体的情形,外人就是站在屋外,也不会现这种情形。而且这个时候正是黎明来临之前,天色最为黑暗的时候。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经历了什么,或者生了什么事,让他如此的愤怒,但是床前的这个人似乎丝毫不受黑暗的影响。

    ”喵!“

    声怪异的猫叫声响起,开始还在屋外,随即只见团黑色的身影,快的从这房子的窗角某个地方钻进来。它站在窗楹上看了眼床前的人,直接的跃在了这张大大的床上。那长长的黑色尾巴乱甩着,盯着床上躺着的那个人。然后再次看了床前的人眼,直接跳到了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让人惊异的是,床上这个人似乎没有知觉,丝毫不知道生的事情。任凭这只突然而来的黑猫走上身体,从脚边直往身上走去。虽然不快的度,但是每次走在身上的那种感觉,却给人种很有分量的感觉。

    床前的这个人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黑猫,对于黑猫的动作没有阻止。似乎知道这只黑猫的来意,看着黑猫那对令人炫目的眼睛,在黑暗让人感觉到有些恐怖。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却丝毫没有感觉样,在黑暗慢慢看到这只黑猫,直接的走到床上的这个人胸上位置。

    黑猫忽然停止了下来,这次再次回头看向身后床边的人,看到他站着没有动,于是它便缓缓的看向了面前身下的这个人。借着黑猫闪烁的眼光,隐隐可以看到床上这个人居然是沈素。她静静的躺在那里,就好像个熟睡的人样不但动不动,而且似乎呼吸都很轻缓。

    这真是种奇怪的事情,要说睡的再死也不可能这么没有感觉。可是沈素就像个熟睡的人,在黑暗的房间在大大的床上。这是她和男人的卧室,有着乡里很少有人买的新式床铺,可是如今她男人没有在家。床前这个人的动静可谓极大,而这只黑猫的叫声也不小,可是她直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了会儿,屋里静的出奇。如果不是床上的沈素有着淡淡的呼吸声,便要让人认为她是不是还活着。身上的这只猫再次出声怪叫,然后试探着用前爪在沈素面前抓了几下。当然这种抓自然是在空虚抓,就好像个人想伸手去动面前的人,却在心里考虑着什么没有下手样。

    就这样在黑暗令人啼笑皆非的耽搁了会儿,这只猫居然伸出了腥红的舌头,长着那呲牙咧嘴的大口,便低头朝沈素的脸上唇部舔去。虽然不知道它这是要干什么,可是在这漆黑的夜里,只黑猫站在个人身上,居然好像还要舔人?这不但令人感觉到荒谬,也让人感觉到格外的诡异。

    这只猫要干什么?

    眼看黑猫的舌头就要舔到沈素的口鼻上,沈素那本来闭着不严的唇部,居然在这个时候微微的张开了条缝。好像知道这只猫要舔自己,嘴巴主动的微微开启。虽然是在黑暗当,可是因为这只猫眼的精光闪烁,甚至都可以感觉到猫舌头上那哈喇子,就要滴入沈素的口里。

    谁知道就在这只猫的舌头离着还有两毫米的距离,床前那个人忽然便向前弯,伸手把便抓住了黑猫的脖子。这迅若闪电的度,让这只黑猫甚至都不出声音,便被紧紧的控制住了。似乎有些不甘的看着面前的沈素离自己越来越远,身子在他手里四肢无力的抽动着。

    床前的彭柏全双眼红,紧紧的盯着被自己紧紧攥在手里的黑猫,冷冷的眼睛对着逐渐迷离的猫眼睛,黑猫的眼神里忽然闪现出股恐惧,这是种对未知力量本能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人的危险程度,让它感觉到了种绝望,它似乎想努力的出声音来,可是彭柏全的手丝毫没有松开,而且虎口直接的掐紧了它的脖子。这种致命的钳制,不但让它无从反抗,而且隐隐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静静的看了床上的沈素眼,似乎那里躺着的是个女神,彭柏全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丝温柔。虽然在神色里看起来有些复杂,可是对着沈素的温柔丝毫不假。待他目光再次看向手里的黑猫时,他忽然便张开了自己的大嘴,对着这只黑猫的头部,尤其是猫那根本不出声音来的嘴巴。

    黑暗似乎感觉到让人眼前花,那是种奇妙的感觉,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黑猫嘴里快的窜出来,直接的钻进了彭柏全的嘴里。

    那团乌黑亮的东西,当真是快若闪电,让人只看到团黑亮的残像,便好像直接射进了彭柏全的嘴巴里面去了,同时彭柏全的嘴巴便合上了。他先是不看手里那只猫,而是微微的合上了自己的嘴巴,好像在享受着这种射入的快感。显然他知道这是什么,因为为了这个东西,他可是破例做出了些决定。

    别人自然无法知晓这里的情形,彭柏全这些日子接连遭受挫败,倒不是他真的不如骆冉,而是因为有了次正面交手,让彭柏全心里多了很多顾忌。本来以为凭借自己修炼的内家功,可以意外的制服骆冉,成为招出其不意的奇招。谁知道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,龙峰治完全就是个特殊的意外。

    这都不算主要的问题,最让彭柏全憋气的就是,自己精擅的本命蛊,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,可是因为感受到骆冉体内那怪异的蛊物,居然让向信心满满的彭柏全,有了种挫败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彭柏全心里其实是不甘的,不说得不得到血乌桃木,光是在骆冉手下遭受的挫败,就令彭柏全难以咽下这口气。虽然不想和骆冉赌命,但是彭柏全不介意给骆冉添堵,所以启动了最早来弘扬堂时布下的大阵。本来启动这种大阵的话,需要强大的能量来支持,彭柏全直仗着自己身上的东西,而没有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赔了夫人又折兵,不但自己没有得到血乌桃木,还让骆冉破坏了自己的法器,和拿走了样极为珍贵的宝贝。气急之下的彭柏全想到了个阴损的招数,本来平时他是绝对不会使用的。因为不管彭柏全如何争强好胜,或者心胸狭隘,这件事情都会被这个群体的人诟病。

    因为恰好弘扬堂死了两个人,导致了这里阴魂汇聚了比较多,于是彭柏全想到了用集聚阴魂的手法来启动大阵。如果这个大阵启动之后,不用多久弘扬堂里的阳气基本上就会耗尽。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如果被阵法大师和江湖高手看出来,彭柏全是要遭受唾弃的。

    但是彭柏全没有收手,因为依靠沈素的身体双修疗伤,对于此刻的彭柏全来说,简直就有点太慢了。他倒不是害怕骆冉施展什么阴招,而是担心骆冉对自己乘胜追击痛下杀手,于是彭柏全心狠的做出了些决定。此刻从这只猫的嘴里吸进的这个东西,别人不知道是什么,彭柏全却清楚的知道,因为这就是他的本命蛊。

    随着彭柏全的站立不动,房间里似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。忽然在黑暗的彭柏全阵抖动着,脸部在黑暗生着肉眼可见的变化。只见她对眼睛几乎直接的鼔了出来,然后他的身子阵抖动着。他没有出什么声音来,呼吸却变得极为急促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究竟是难受,还是本命蛊再次进入身体生了什么?对于个修行异术的人来说,保密将是最好的保命手段。彭柏全虽然没有进行什么仪式,但是自从当年培养这只蛊物开始,彭柏全可以说对这只本命蛊了如指掌。鼻息里股浓烈的血腥味灌脑,彭柏全次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还站在那里,甚至身子微微抖动,手里的那只黑猫似乎气绝,直接落在地上动不动,却是没有了丝毫的生息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看着彭柏全的样子,好像个遭受了电击的人样,身子在床前胡乱的抖动着,好像那钻进了他嘴里的东西是个活物。他虽然样子吓人,但是他没有完全的迷失。而是坚强的站在床前,直到他脸上的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,他整个人才慢慢的往床上倒去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