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逃之夭夭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吼!

    声低沉的吼声,似乎是被压抑的猛兽,突然到了爆的时候。<( [ 〉.1ZW.或者如同头潜伏的睡狮,到了被人惊醒的时刻,低沉而又震撼人心的吼声,在弘扬堂这个小山村里回荡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出来的,但是这种低沉的吼叫声,肯定不是人类出来的。在这黎明来临的前夕,这种令人胆战心惊的动静,确实令很多刚刚起身的人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我本来就累的双腿软,此时站在兰花湾的山间小道最高处,忽然听到这么怪异的声音,双腿软人几乎跌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种又累又怕,又惊又奇的感觉,很多人难以体会。如若不是对面后山山脚传来连绵不断的鞭炮声,似乎带动了弘扬堂那边和青茅岭这边,6续的响成了片,我都会因为这种意外的感觉而浑身冰凉。感觉到自己的惊慌和乏力,不由紧紧的抓着了身边株小树的细干,暂时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形,却感觉戴着棉手套的手都刺骨的冰凉。

    看到我突然的情形,本来走在前面的唐大省连忙站住,放下背上的向茜菲,靠着路边侧的树干停了下来。随后他示意站在原地不动的让唐玉宝扶着向茜菲,然后稍作休息偏过头来看着我,眼神在黑暗里让人看起来有些暖意。

    在这黑夜里,旁边的手电筒余光可以看到他口鼻里冒出来的粗气,在这冬夜化为了浓浓的雾气。看着我没有什么事之后,他站在那里深深的吸了口气,轻轻动了下自己僵硬的四肢。然后看着四处深沉的天色,似乎想看出什么来,紧缩的眉头稍微的舒缓了些,再次低声问我有没有事!

    这边离青茅岭这边很近,因为兰花湾翻过去南边就是青茅岭。而且青茅岭的人大多数都住在半山腰,按说属于地势比较高的了,但是那边鞭炮的声音好像还不如后山山脚,和弘扬堂那边传来的声音的。听到这种噼里啪啦的爆响,我心里有些酥,却感觉到心里暖和不少。

    听到唐大省的询问,幸好我手里的手电筒晃开,避开了脸上的尴尬。我赶忙低低的回应着自己没有事情,看着唐玉宝紧紧的扶住向茜菲,唐大省只手也掺着她,我便有些惭愧。其实前胸后背都湿透了,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想清原因,更不好胡乱揣测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这声怪异的吼声搞的忐忑,其实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我感觉到现在浑身都有些不安。开始好像有些暖洋洋的,马上似乎有团火在小腹和胸口燃烧样。这种感觉和以往完全不同,以往有事的时候,往往都只是小腹火热。今天却连胸口都闷热了起来,隐隐感觉好像有些不妙,却说不出来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寒冷的北风虽然很轻柔,但是在这冬日的早上已经够令人割面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受到了寒风的影响,还是心里隐隐透露出来的恐惧。即使我自己认为自己很大了,其实心里的那种不安全感,却还是不具备成年人的心态。我不知道唐玉宝是不是这样,也不敢和唐大省说,咬着牙站在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唐大省虽然没有表露什么,但是带着向茜菲回到兰花湾,他也是有着点无奈。毕竟以他这个年龄有些太吃力了,却又不敢把向茜菲留在王家园子。正如他和我们说的样,个是担心向茜菲再次破坏那新坟,二来也怕向茜菲真的冻死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,唐大省有些无奈的看着前方的兰花湾,感慨着自己真的老了。向茜菲直没有反应,这显然是不正常的,唐大省却没有丝毫的办法,只有带回来让骆冉看看了。毕竟留着她在王家园子是个大麻烦,晚上的努力有可能白费不说,还有可能引来更多的麻烦!

    远处传来不断的鞭炮声,还有刚刚那突兀的低吼声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唐大省心里顿时警醒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想必离着天亮不会太久,唐大省却知道这个时候往往是很多事情容易生的,有些机警的看了我和唐玉宝眼,似乎没有看出什么特别来,便又看了下摇摇欲坠没有知觉的的向茜菲,心里似乎稍缓过来些。却明显可以感觉到他急促的喘气说道:“马上就到地方了,你们不用担心,天也马上就亮了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这是安慰自己,还是安慰我们,看到他再次矮身背上了向茜菲,我忍不住在边上帮手。其实我心里有些感动的,虽然向茜菲那傲人的****压在唐大省的背上,让人看了有些羡慕,但是我知道这个福不是谁都能享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丝毫看不出来,这个老人毅力居然这么强大,这路我可是看着他背着向茜菲坚持了过来。我试过想背向茜菲,不管是想替唐大省分忧下,还是我自己想感受下那种诱惑。可是事实上我的体力还真只走了几步远,最后无法支持下来而放弃了。

    唐大省背着人慢慢往下走,双手抱紧了向茜菲的双腿,我们继续像开始样托着她的后臀,防止她往下滑,毕竟唐大省年纪也大了,体力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唐玉宝跟在后面没有吱声,却朝我看了眼。其实我们也算是并排走,不过个人站了边。借着射在旁路上的光线,我看到她眼神有些惊慌的神色。我本来想伸手去把着她,但是因为唐大省背着人需要紧紧帮扶,不好过去和她起。可是我从她眼神里看到的慌乱,让我知道她可能也遇到了麻烦,只不过前面有唐大省,她可能不好和我说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她紧紧咬着嘴唇,虽然妩媚动人至极,可是紧缩的眉头似乎出卖了她的心里感觉。她虽然没有吱声,可是这段时间我们的亲密,已经让我对她的了解多了几分。这个时候看到她的这种神态,顿时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阵大风似乎从遥巨村那边而来吹过旷野,带着浓浓的腥风。这股邪异的北风从遥巨村穿过旷野,吹到弘扬堂后山脚的时候似乎哗哗依旧作响。本来冬天的北风有这种情形很正常,可是个凄厉的兽吼声传进了这阵北风里,让这阵寒风多了几分诡异。然后它似乎在后山山脚打了个转,让人感觉到它似乎要从田野跨过山坡,吹到兰花山这边来样。

    阵似乎有着知觉的寒风,在这将要破晓的黎明前却上演了出类人的大戏!当然,这种转变没有人知道,更没有人去关心,哪怕弘扬堂的老百姓很多都起身了。大家不关心,不代表它反应慢,似乎感觉它却在到达花子水库的时候,风势已经逐渐的转弱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明显的先强后弱,可是它却真实性的似乎感觉到前面有什么,不但度放慢了,就是那气势汹汹的风都缓和缓慢了起来。最后靠近兰花山的时候,已经变成了弱弱的劲风。

    此刻我们的身影刚刚到达了义庄面前,虽然感觉不到这边这股强烈的寒风,却似乎因为看到义庄的大门,让我们浑身温暖舒适了些。甚至唐大省示意唐玉宝先去敲门,看着唐玉宝轻盈的脚步,我心里都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们浑然不知,这股从山脚吹过来的劲风似乎无法弥漫兰花湾,就在这湾头兰花水库上回荡,就像个不甘心的野兽,眼睁睁看着自己猎物飞走了。

    我们自然不知道这切,只是感觉到凌晨北风的寒冷,以及破晓前天地间的黑暗。还有终于到了义庄,甚至看到大门吱呀轻轻的打开了。却不知道这阵稀奇古怪的劲风,似乎要特意寻找我们样,因为无法强势翻过那道山坎,盘旋着在花子水库那里低低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站在义庄门前,看着骆鹰接了向茜菲进去,我感觉自己心里顿时踏实了起来。这庞大的宅子平时看来阴森森的让人寒,这个时候却让人感觉到有些温暖。好像天地之间是个大的冰库,而面前这宅子却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被窝样!

    虽然没有现我们身后这种异样,但是身体里那种炙热的烧灼感,却直在煎熬着我,熬到了义庄门前我终于知道自己踏实了些。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虽然不知道危险就在头上,却也莫名其妙的知道待在外面反正是不舒服!

    虽然我也不知道唐玉宝是不是和我样,但是我几乎敢肯定,定又是我身体里那个什么基体有反应了。她应该也是样,难道真的和骆伯伯说的样,阴阳蛊的主人在附近催动了什么,导致了我们身体里的基体产生了共鸣?

    想到蛊的事情,我虽然没有见过那样的场景,但是光是听到别人说的,心里已经够紧张和担心的了!此时想到这件事,便也迫不及待的便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义庄大门吱呀的再次关上,似乎隔绝了和外界的切。院里的积雪已经变成了冰,虽然比前几天更透着寒意,却让人感觉有些熟悉的亲切!

    堂屋里透出来的光线,直接洒落在大院里,看着大家都进去,我虽然不知道情形如何,也快的跟进去!

    山脚这边再次传来声低吼,团黑影从间房子里窜出来,如同个巨大的黑球,直接的往后山滚去!这种意外没有人现,因为四周漆黑团,只有带起的寒风,让人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掠过!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