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殡前的异像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到女儿细园在耳边说的话,元怜怜脸色苍白起来,浑身似乎有些微微颤动,但是她还是坐在那里没有马上站起来!

    看到细园畏畏缩缩站在那里不敢吱声的样子,元怜怜知道自己刚刚听到的不错,棉衣里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!她不是个张扬的人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于自己孩子的眷顾却是越来越强。<?[〔[ (?〔 〕.)}1)Z}W].}C>O}M]因为双园的失意,让她感觉到了实力单薄的悲哀,所以直在寻找个机会!

    也许是苍天不负有心人,就在她认为无计可施的时候,个意外的人走进了自己家。彭柏全的到来,无疑给这个家庭增添了无限可能,她甚至以为这是自己家辉煌的开始!即使这样,她都没有得意忘形,虽然在人前难掩心的喜悦,但是她依旧举止有度的和大家起。因为她隐隐知道,真正要值得得意的,那必须是双园他们在弘扬堂扬眉吐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很多人对于家里来了个高人赞叹和羡慕不已,毕竟彭柏全展示的神奇,完全不是周围的人可以比拟。就是些资深的老人,都被彭柏全的手段深深的震撼。最有名的自然是弘扬堂的唐入暨,他在听了唐入棋的介绍后,亲自上门找彭柏全给自己儿子儿媳治病。如今他儿子唐命悟虽然转机不大,但是至少他儿媳已经痊愈了!

    借着种种迹象,彭柏全声名在弘扬堂远播。元怜怜本来以为自此自家要辉煌了,还沉浸在幸福的她,忽然听到女儿的传话,心虽然有些不敢相信,甚至直在暗示自己,这些不是真的,边紧紧的盯着自己这个胆小的小女儿!

    “不许和别人说半个字,马上去找你爹爹,叫你爹爹起回去看看!”她低沉的嗓音有些涩,冷静有种要窒息的嘱咐着女儿,声音已经有些颤!

    细园不知道自己说的事怎么在母亲眼里变得这么严重,但是她看到自己平时娴静的母亲突然这么紧张,便知道事情有些乎自己的想象了。嚅嚅诺诺的半天没有说出话,看到自己母亲沉着脸,只有闪身赶快便去寻找自己的父亲!

    看着自己女儿离去的身影,元怜怜几乎下坐在了地上!如果不是身边坐着邻居,她几乎失态的马上就走!身旁坐着的正是大华的母亲,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元怜怜,忍不住也低低地问了声怎么了!元怜怜似乎没有听到她说的话样,眼神看了大华母亲眼,却好像没有看到她样,因为心里却乱成了团麻!

    大华的母亲平时虽然是个嘴巴多的,甚至因为辈分比较高,喜欢胡说道却没有人顶她,所以养成了习惯嘴多。但是元怜怜素来人有口碑,年纪也比她大些,令她倒是不敢再问。不过她也是个不安分的,却好像自言自语样的在旁边说道:“二十九爷这马上就要出殡了,这边这么多的事情,怎么就没有看到你家小沈老师呢?”

    “家里不是有孩子吗?这么冷的天,哪里敢出来折腾?二十九爷这事虽然应该来,但是这几天弘政堂有些邪乎,殿风家的那孩子,不就是莫名其妙没有看住,才没了?”元怜怜的声音低沉的有些大,那张平时本来和气的脸,这个时候因为激动大声,看起来居然有些扭曲了!

    没有想到自己的几句话,元怜怜反应这么大,大华的母亲顿时有些心虚!脸色有些赫赫的神色和尴尬。听到元怜怜的呼吸声似乎都有些大了,大华的母亲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傻。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,偏头正好看到些男人拎着东西进来,似乎要准备出殡了,赶忙起身借口出去了!

    过了会儿功夫,元怜怜才从自己刚刚的激动慢慢回过神来,看到小小的堂屋却已经站满了人,才知道自己居然醒神了。想到女儿刚刚说的事情,她自然不敢相信是真的,可是自己女儿怎么会欺骗自己,她忍不住想马上飞回去。

    忍不住心里后悔,昨晚不该把沈素和细园,还有那小孙子留在家里。感觉到自己心口凉手脚冰冷,元怜怜似乎心神清醒了些。机械般的慢慢抬头,看向了此刻闹哄哄的堂屋里。

    因为快到时辰了,行亲便看好了点,嘱咐亲属晚辈该上路了。大家纵有万般不舍,此刻也必须要来面对。这里有二十九爷家的晚辈,白压压的全部是孝衣披挂。也有各种前来帮忙的邻居,大家正准备把棺材移到门口去。

    元怜怜只感觉到自己心里空荡荡的,那种躯壳和灵魂分离的感觉涌上心头来,看着自己茫然的样子,和屋里喧闹的情形浑似不在人间。话说她整个人都浑浑耗耗,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起身,朝外面走去了。路过人群身边的时候,有人招呼她她也没有回答,好像没有听到样。

    因为在村里她历来口碑极好,别人自然不会多想,即使多看了两眼,也马上被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。在说元怜怜径直便走过喧闹的门口,到了唐遇义这屋边的小路上,往屋后的土马路径直往自己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边大家都忙着给二十九爷出殡,也没有人注意元怜怜的动静,就是有人看到了她的身影,也没有人感觉奇怪!毕竟像她这个年龄也不会去送殡了,最多在主家张罗下就不错了。随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小路上,却好像炸响了之后的鞭炮,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踪迹。

    四周喧闹的鞭炮似乎掩盖了恐慌,虽然大家脸上都有着些凝重,但是大家都知道,这绝对不是因为二十九爷出殡大家的悲伤,而是从昨晚开始,股不好的气氛就影响了大家,尤其是在弘政堂这边的住户,和曾经在弘政堂住过的人,心里更是有着些七上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先是二十九爷灵前闹鬼,搞得大家人心惶惶。后来更是听唐遇仙说弘扬堂那边也闹鬼了,唐家道家堂客和弘扬堂那位主也不安宁,因为四处的传言不样,时搞得大家风声鹤唳起来!

    最令大家惊慌的就是,就在刚刚凌晨的时候,唐殿风住在家里陪着他堂客的丈母娘和小姨子向茜菁突然出事了。些好事的人陪着唐天大家赶过去的时候,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看到两个人都吐血晕了过去。而且似乎两个人情况都不容乐观,如今人虽然乘着天黑连忙送去了地区医院,但是生死未明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大家还不会这么紧张。让人毛骨悚然的是,唐殿风的那个堂客向茜菲也又不见了人。如今唐殿风自己还在大哥唐顺风家住着,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,切事情都是他哥哥达风老师做主拍板,就是他妈妈二十七怜怜都没有参与进来,怕老人家年纪大了,受不了多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人情况紧急,加上当时的情形太过怪异,在大家和唐天商量之后,直接去唐天家里摇电话,给乡里派出所电话报警了。按照唐天当时的说法,这种事情不管最终的好坏,先报警了免得事后出大事!唐达风心权衡后,自然尊从了唐天的建议。

    些跟着去看热闹的人,看到了那情形,难免心里慎得慌,有人也感觉到自己会不会沾惹,搞得住在弘政堂的人都人心惶惶起来。虽然也有人不怕这些,包括那个唐久园不信邪,就自己回去了圈,回来果然没有生什么事情,但是大家心头的阴影却有些挥之不去了。

    此刻即使大家忙着二十九爷出殡的事情,可是在很多人的心里,还是有着种奇怪的想法。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似乎感染了许多的人。

    唐天此刻也不知道哪里去了,本来这种大事他应该是要在场的。毕竟他不但是弘政堂出来的邻居,还是弘扬堂村里无可争议的头面人物。如果这种大事没有他在场的话,主家的都会感激到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二十九爷家的晚辈们似乎没有在意这些,看着六个劳动力单凭着手,便把棺材抬到了门口摆好的长凳上,大家便哭喊着相互搀扶出来。

    闭面出殡的时间到了,此去再无能见的道理!满堂亲属晚辈无不悲戚或者放声大哭!几个儿媳搀扶着颤颤巍巍的二十九怜怜出来,还没有到的棺材前,二十九怜怜声便哭哑了,看着面前黑漆漆的棺材,只会眼泪直流!

    这时哭的最响的倒是几个女儿,因为这些女儿都出嫁多年,早就了解了人生百态和世事无常的道理,所以越的看着棺材想到父亲便不舍起来。

    在行亲两个老人的吆喝声,大家退开了几步,任几个劳动力掀开了棺材盖。因为想到昨晚诡异的事情,大家没有马上围上来,就是亲属都几乎止住了哭泣了,不安的看向了棺材里的情形!

    “哇哇”!不知道是谁率先便哭了起来因为棺材里的二十九爷依旧躺在那里,消瘦的面庞牙齿暴突,最令人惊恐的却是,他脸的扭曲痛苦神色,似乎遭受了巨大的痛苦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