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七章 骆冉出山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静!

    安静!

    这冰天雪地的时节,本来喧天震响的当头,此刻却安静了下来。〈 [ .

    随着行亲的呐喊声,亲属们都搀扶着靠近过来,最后的仪式马上就要进行了。没有想到在棺材盖启开,大家看到棺材里的情形之后,棺材边大家先是阵安静!继而便是站在附近的人都安静了起来。准确的说是大家看到棺材里的情形,忍不住都心里寒了起来。

    零下几度的天气,大家却感觉到棉衣棉裤都无法掩藏这股寒冷。因为棺材里的情形太出人意料之外了,看着里面的样子,饶是胆大的人都倒吸寒气。

    先是阵安静,继而便有人无法掩饰自己心底的恐惧,有人抓住身边的人,有人掩唇低低的哭泣了起来,也有人看着棺材里老人的面容而惊慌。些胆小的晚辈忍不住往后退,些有些经历的晚辈看到这个样子,虽然不至于往后退,但是至少浑身颤,忍不住把着棺材边便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棺材里躺着的二十九爷,还穿着入殓的时候的寿衣披挂,甚至头上也还戴着那顶红底黑色让人渗得慌的寿帽,脚下蹬着犹如古代朝靴的黑色布鞋。从感觉到身体不行起,所经受的段时间的折磨,让这个本来就比较消瘦的老人,变得完全就是皮包骨头,此时他躺在里面依旧如同具干尸。

    来吊唁送殡的人都知道,二十九爷虽然高寿算是喜宴,但是老人临死前干嚎了几天不能断气。要说乡里人最怕的就是老人临死遭罪,因为大家有种想法就是,这是老人太过造孽了。虽然人死为大,不管是后人还是晚辈,般都不会去评说,可是看到这刻的情形,大家吓得牙齿都酸了。

    可能老人最后几天不能进食,完全靠些水在续命,以至于他死的时候,嘴唇完全绷紧了,牙床都完全露出来了。虽说当时断气的样子有些可怜,可是大家都看到过那个样子,般的晚辈都还能接受的了。可是如今恐怖的是,他的面容就好像个受到巨大惊吓的人,因为恐惧而使得脸容完全扭曲。

    这是种无法具体形容的感觉,就好像个人受到了巨大的惊吓,还有遭受到种巨大的折磨的感觉,使得二十九爷整个人的面容都变异了。偏偏这扭曲的容颜就像凝固在脸上,在打开棺材盖的那刻开始,大家看到的就是这极度惊恐而扭曲的脸容。

    棺材旁边站的不是晚辈就是亲属,还有就是附近的邻居,平时大家对二十九爷还算比较熟悉的。这个时候看到他这幅样子,大家都不由倒吸了口寒气。就是些胆大的人看到了,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东西,吓得都不敢马上靠近。有人看着二十九爷的儿子女儿把着棺材又惊又怕,那种情形很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人群阵骚乱了起来,有大家的惊慌,也有有人看不下去了,想让些老人过来看看缘由。随后大家让开了道路,伤心欲绝的二十九怜怜,在几个堂客的搀扶下,分开人群径直来到了棺材前。

    “老爷啊!老爷!你怎么会这么可怜啊!天啦!究竟生了什么事?竟然让你要遭受这么大的罪啊!”看到二十九爷躺着的样子,二十九怜怜先是愣,继而几乎晕倒了过去。口里嘶喊着恩情,出来的声音却几乎变成了呻吟。几个堂客看到她站立不稳,赶忙便搀扶住了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二十九怜怜却不愿意离开,这些人也不好扶开她走,毕竟她是二十九爷的堂客,如今正是准备闭面的时刻。棺材盖盖,自此就是阴阳两隔,再无相见的道理。谁敢这么残忍,谁敢担受这份哀思的指责。大家看着二十九怜怜的神色,很多人已经陪着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“你辈子杀生,可是杀生都是为了别人过活啊!你没有这份职业别人也样会去做,这大家子,你怎么能够养活啊!苍天啊!你睁开眼睛看看啊!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我家老爷啊!”据说这二十九怜怜也不是二十九爷的原配,但是夫妻几十年,又生育了不少孩子,贫贱夫妻早就相依为命,这个时候看到棺材里这情形,自然心酸难过。

    这灵堂前本来大家惊慌,因为有二十九怜怜的哭泣,倒是冲散了不少恐惧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二十九怜怜根本就不知道害怕,伸手就想去摸二十九爷的脸。旁边两个女儿确实胆战心惊的,看到二十九怜怜情绪激动,赶忙便拉着了母亲,也齐放声大哭了起来。随着她们的哭泣,旁边胆小的堂客不敢过来,牛三娘娘几个胆大的堂客倒是赶忙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时间棺材边哭声片,后面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有些善感的人便跟着哭了回。旁边的行亲本来看到这情形有些尴尬,但是看到大家哭声片,他们也是人老成精的很,马上张口便叫:“闭面封棺啦!亲属上前见礼啦!”听到这阵叫喊声,这些亲属们再怕的也涌上前来,看到棺材里二十九爷的样子,个个有些连哭带怕的。

    大家搞不清究竟什么情形,但是看着二十九爷的样子沭。有人想到昨晚生的怪事,忍不住便和旁边的人猜疑了起来。二十九爷的这些孩子伤心欲绝,听到耳边传来的各种议论,心里更是悲伤难过,时间全部涌到了棺材边上来。大家看到棺材里二十九爷的样子虽然吓人,但是没有丝毫的异动,不由时间哭喊声哭天抢地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令人惊讶的却是,有人先现了异端,因为棺材里的二十九爷似乎在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这是种怪异的现象,确实二十九爷的面容生了改变。本来扭曲怪异的面容,这个时候居然似乎恢复的正常了许多。尤其本来看着极度恐惧的神色,居然在慢慢改变成自然。虽然他牙齿和牙床依旧暴突着,可是脸上僵硬的神态,居然在这刻慢慢的变成了正常死人那般安详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奇妙的变化,不但二十九爷家的亲属晚辈看呆了,就是这行亲和邻居也目瞪口呆。如果不是大家亲眼所见,谁会相信这所生的切!

    “老天有眼啊!老爷啊,你安心的走啊!”这次二十九怜怜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,悲呛的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二十九爷,想到往日的恩情,忍不住抓住了他左边僵硬的手,想到此后再也无法相见,二十九怜怜忍不住把着棺沿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注意了!注意啦!家属的眼泪不要掉进寿棺里,尤其不要滴落到身上哈!不然死者在阴间就悲惨啦!”有行亲看到场面混乱起来,忍不住出声高叫了起来,提醒家属死者已矣,大家尽量放平自己的心态。这也是出殡前例行的客套话,提示大家这是真正的最后睹面,因为马上就要封棺出殡了。

    “赶快封棺!”声清朗的声音,在这喧闹的哭天抢地的不舍声,显得有些格外的明显。

    本来这个时候也是要封棺了,因为时辰到了差不多就要出殡,但是乡里人讲究情义,般拗不过死者家属,会在这个当头拖拖拉拉的。不过这个突兀的声音有些果断,也完全的打断了大家的思路。二十九爷家的几个儿子,听到这个声音却有点熟悉,循声看去,只见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正负手快步从弘政堂那边的小路过来。

    唐遇堪这几个在广西的儿子,对这个男子是不熟悉,唐遇礼这些在家的子女,包括后来去广西的唐遇义,都对这个男人却是很熟。看着这个男子脸严肃,脸色阴沉的令人有些担心,那对倒竖的眉头,简直就是不怒自威的感觉,这不正是二十九爷家几次没有请到的骆冉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骆冉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,但是看到这边也差不多,何况行亲几个老者也认识骆冉,赶忙便大声叫嚷着让家属让开了。指挥着几个早就准备好的青年盖上了棺材盖,让几个木匠赶快上隼封棺。亲属们看到黑漆漆的棺材盖盖上,知道此生无望再见,不由相拥或相扶在旁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这边还是唐遇礼出面迎着了骆冉到前,骆冉把着了唐遇礼的手,路和大家点头示意着,赶到了棺材前面。看着大家忙活着,不由紧紧握着唐遇礼的手低声说道:“我来晚了,没有见到二十九爷最后面,不过因为有事,恕我直言不见也罢,请你们兄弟们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唐遇礼哽咽着说不出话来,拉着骆冉给几个兄长介绍,还待要客气的时候,骆冉却挥手止住了。他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几张符纸来,朝着几兄弟低声道:“可能要冒犯了,容后再解释了!”只见他把手里的符纸,依次的贴在了棺材的前面和后面,边口里念念有词的咬破了自己右手指,居然便临空比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遇堪虽然见过不少怪事,但是看到骆冉在自己父亲棺木上这般作为,克制不住便想上前制止。却被身边的虎胜公把拉住。唐遇堪疑惑的看着虎胜公,他对虎胜公有着几分别样的感情,所以也没有暴起作。却看着虎胜公朝着自己微微摇头示意,便知道骆冉这么做,必然有他的深意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