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刚刚开始的结局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静静的站在唐顺风家的门口阶前,拢手看着这边鞭炮连天,个人站在这边,心里虽然有些小惊惊,但是经历过昨晚做梦般的事情,此刻看着这边的情形,我倒是淡然了几分。  W>W>W〉.>1ZW.看着这边隐隐传来的声音清晰,看去送殡的队伍前后接连足有公里。

    我知道二十九爷家的孩子多,每个孩子成家或者出嫁,都有了自己的对门亲戚,所以这亲属团自然庞大。其实我对二十九爷的印象也不是太深了,因为他搬到那边住之后,很少会回弘政堂来。即使我平时经常去永蕙家,路过他的门前也是极少见到他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唐遇礼老师和唐遇仙的父亲,我还是知道这个老人和我们家原来是大房的。如果爷爷奶奶他们在的话,自然是要过来帮忙的,那时候我们这些晚辈,是必然要跟随在老人左右的。但是现在搞笑的是,我家的大人好像都不在,我又留在了骆伯伯这边,自然没有人会告诉我这些。

    但是我对这事并不在意,毕竟我对这些人情世故知晓的不是太多。跟随骆伯伯回来,纯粹是我知道骆伯伯肯定是有事。不然以骆伯伯如今的身体,不可能强自装作恢复而出来。我凭着自己的感觉,就知道骆伯伯的情形不是太好,因为他沿着小路过来的时候,可是有段路让我扶着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我知道自己听骆伯伯的指挥不会错。毕竟昨晚的事情可是彻底的折服了我,因为向茜菲被我们弄回兰花湾之后,不知道骆伯伯用了什么办法,直接送到了我和唐玉宝住的屋里,还让向茜菲躺在那床上休息,于是我自然便没得了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倒不是担心自己没得睡,而是担心唐玉宝跟着她在起,会不会有什么事情。我嘴上虽然没有说,但是心里已经很奇怪了,因为唐玉宝在我心里的份量却是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心里有些虚,那是因为骆伯伯独自去了那边,即使看着出殡的队伍徐徐出,我心里依旧有些凉。这个时候的送殡,大家都喜欢把客人送的礼物都挂在根竹杆上,然后让人举着礼物浩浩荡荡的前后辉映,乡里那些好事的人,自然会站在路边数着礼物,看看各家各户的比较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物资缺泛的年代,老百姓最喜欢的表现方式之。也是后世大家对金钱的追求,最初萌芽的源头罢!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这个时候,我自然会早早的跑过去凑热闹。但是今天骆伯伯亲自嘱咐过我,让我在这边不能过去,所以我只能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骆伯伯忽然要和我起回弘政堂。据我的感觉来看,骆伯伯这些时候极少露面,就是在义庄里,都极少和我见面。看着他痛苦的样子,应该是弱不禁风的。何况昨晚他才派我跟着唐大省去办事,如果他自己可以的话,他自己不去了王家园子?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,至少唐大省昨晚肯定是累坏了。事后我还问过唐玉宝,她亲口告诉我,昨晚我们看到的切都是真的生了。不然我还以为这切都是在阵法里的幻觉,虽然我不知道这有多可靠,至少我掐自己的时候,那可是真正的疼啊!说明我没有做梦。

    唐大省最后怎么样我不知道,但是听骆伯伯说他如今还在兰花湾那边睡着,当然唐玉宝也在休息,他们和我样,基本上是晚没有睡,而且唐大省还背着向茜菲回去。而我却精神格外的好,被骆伯伯亲自叫着陪他回来这边。

    本来我以为骆伯伯不会和我说什么,但是路上他却次和我说了,要收我做徒弟。这个时候对于我来说,简直就有些又惊又怕。而且令我手足无措的就是,他还风平浪静的告诉我,我和唐玉宝的事情,居然可以帮助我学习种内家功。我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,但是他告诉我说,我父亲跟着龙师傅那么久,龙师傅都没有教他内家功呢!

    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厉害的功夫,但是他说学了这种功夫,会和少林寺的那个小和尚慧远样厉害,这让我顿时便激动了起来。当然,他还提到了上次教我看的正骨图,我老老实实告诉他自己能够看懂,他点头不置可否。我们路走来路慢聊,最后还问了我件事情,却让我心里忐忑了起来。

    骆伯伯问我想不想学昨晚唐大省帮忙抓鬼的本事,我当时就沉默了。虽然昨晚生的事情,我和唐玉宝是亲身的经历过了,甚至心里隐隐便知道,就是这么回事。可是被骆伯伯提出来之后,我心里忽然便有些害怕了起来。因为昨晚的事情不能说诡异,而是现在想来简直就是遇见鬼了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天天要和这种事情打交道,对于胆小的我来说,还真没有胆量马上就回答骆伯伯。而他好像也没有着急我的回答,径直就去二十九爷出殡那里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虽然不知道他办的事情怎么样了,可是看到出殡的队伍慢慢出,我知道可能切都就绪了吧!

    可能因为二十九爷出殡的事情,这边并没有人的影子。看到唐顺风家里紧闭的房门,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这是种莫名其妙的突的感觉,那就是我感觉这栋房子好像充满了哀伤。就在我心里还在疑虑的时候,我耳朵里忽然便听到了阵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有些愣住了,这房子平时很少上锁的,因为邻里之间可以说是夜不闭户。可是今天我却看到门上把大锁,而敲门的声音却是从屋里出来的。突然的听到这种声音,不但吓得我汗毛倒竖,也忍不住便跳到了外面路边来,紧张的看着这房子和屋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低低的哀求声传来,就像个受了委屈的人在无奈的呻吟。

    听声音虽然有些熟悉,但是声音实在是太小,我却没有分辨出来是谁。如果是平时的话,我早就跑去永蕙家,或者去二十九爷家那边了,毕竟那边的人多阳气旺。可是今天骆伯伯亲自嘱咐过,让我不要越过唐顺风家这边。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深意,但是想到他亲自的嘱咐,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。

    敲门声断断续续的,叫喊声也是断断续续的,不过声音都不大。可能感觉到门上的那把大锁,所以感觉到些安全,我忍不住便慢慢靠前。当那声音敲响的时候,我便壮者胆子往前,当那声音继续叫喊着的时候,我便仔细的听着动静分辨,我便隐隐听出来是谁了!

    这人居然是唐殿风,他好像被锁在屋里了。我的第反应是愣住了,平时唐殿风那意气风的形象,在我心里可谓根深蒂固。此时听到是他的声音,我感觉到有些不可能。可是偏偏我听的清清楚楚的,就是唐殿风的声音在叫着。仔细的侧耳倾听,我越听心里越是心惊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想拔腿就走,因为我感觉唐殿风呼叫的声音,却让我浑身寒毛直竖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可是想到隔壁不远就是二十九爷出殡,而昨晚他堂客向茜菲那诡异的行为,乃至现在都还在兰花湾待着。更让我脑海里浮现不妙的情形,却是那个坐在旧木盆里的婴儿。

    想必那个浸泡在血水里的婴儿,就是他和向茜菲的孩子!这究竟是怎么了,好好的他们的孩子便没了,埋在王家园子里不说,还泡在盆不会凝固的血水里。我脑海里乱成了团,甚至都感觉到大白天的,虽然没有太阳出现,但是毕竟这可是白天里,我却吓得双腿软。

    我甚至感觉到门缝里有双眼睛,似乎正在盯着我样,我瞬间感觉到自己后背凉飕飕的。进也不是这刻,退也无处可去的尴尬。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声低低的咳嗽声,抬头看去的时候,不由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骆冉正大步的走过来,看起来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异样。但是待他走近了的时候,我却可以看到他额头上全是汗水。我忍不住便迎着了他,在兰花湾住的这段时间里,我莫名其妙的便对他亲近了很多,虽然他直板着脸,也给人很威严的感觉,但是我知道他真的对我很好。

    让我没有意外的是,他居然也朝屋里看了眼,但是令我惊讶的却是,这个时候屋里却没有了声音。本来直紧锁眉头的骆伯伯,却在我面前舒展开了眉头,拉着我直接往大槐树那边走。待将要到大槐树的时候,他右手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肩上,低低的喘息道:“小河,现在我们马上去后山,那个小岩洞你能够找到罢!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!”虽然不知道骆伯伯要干什么,但是听到他要去后山,我还是有些兴奋和惊讶。这么冷的天去钻岩洞,不是有事就是闲的。大人都说岩洞冬暖夏凉,这时候去的话肯定是极舒服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不知道些事情,以为和自己无关,但是如果真正知道了,只怕真的要天下大乱了!”骆伯伯忽然轻轻叹了口气,示意我走小路,不要从双园家那条小路上土马路。看到我似乎有些迷茫,再次低低的说道:“我这身伤就是有人使坏弄的,他在村里兴风作浪了阵,想必如今逃进岩洞去了!”

    我听得有些目瞪口呆,看着骆伯伯忍不住问道:“他走了不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“走了自然是好事!不过只怕他不会死心,也许如今才刚刚开始他的行动呢?所以啊,咱们必须跟着他去看看!”目光看着前方的后山,骆冉的目光却有些淡定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