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是人都有弱点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阵哭泣声突然传到了我们耳朵里,让正准备从土马路上边小路上山的我们住脚。({〔〔〔{?{ .

    看着骆伯伯疑惑的眼神,我忍不住插嘴结舌的回道:“好像是奶奶的声音?”其实我下就听出来了,这是当初我们老屋大院的元怜怜的声音。因为她是唐元的堂客,所以有人叫她元怜怜,有人叫她奶奶。光是听到这声音绝对是不会错的,因为我对这个善良的老人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她们家以前就住在华园家的隔壁,老人善良慈祥,也是许多年轻堂客的楷模。她家里孩子诸多,却从来没有矫情和作恶的人,所以她平时看到大院里的孩子,谆谆教导的时候,般孩子的父母都会感激。我对她很是尊敬,因为她给我的印象好像更像奶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她的哭声,我自然是惊呆了。在我的印象里面,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老人哭泣的。因为善良的她子女成群,生活相对于安逸,应该不可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?

    骆伯伯似乎神色凝重,站在那里暂时没有出声,目光却看向了山脚双园家的方向。我站在他身旁,看着他魁梧的身形,突然有种高山昂止莫名其妙的安心感。记得胆小的我第次接触死人、摸死人的手,就是因为他给了我鼓励。后来我居然没有做噩梦,这是我自小以来不敢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见证了他的些神奇的小法术,虽然具体看不到效果,但是因为站在这后山脚,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诡异的被我泼尿的武小花。那次我亲眼见证了些无法解释的事情,甚至说是有些诡异的事情。我也知道我现在这个年龄,很多的东西无法彻底的掌握,但是我善于学习和观察,因为我知道句话叫做话多必失,自然也无法和别人去分享。

    爷爷直极力的推崇我跟着骆伯伯学习,甚至在他和奶奶去姑妈家的时候,还让我和骆伯伯住在起。按说我外公和外婆家也很近,不过在我看来爷爷这是有着深意的。所以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听爷爷的话,当然当时其实我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静下来之后,我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我不认为自己在余柳堂碰到垣先公是个意外,也许那就是缘分吧!如果没有那块血乌桃木木牌,可能骆伯伯就不会现我,甚至成年以后都不定可以接触到他。这切可能只是个开始,但是因为接触骆伯伯多了,我现自己居然遇到的怪事便多了。

    也许学校里遇到的事情是个意外,但是我想我的两个同学遭受的情节,乃至于我后来回来遭受的意外,应该都是有人故意的攻击。甚至后来听说达风老师都遭了殃,我自己被骆伯伯断定蛊,这都是意外遭殃而被人乘机封口的种行为。不过这事应该没有传出来,不然小村落早就开锅了。

    但是让我知道了放蛊的可怕,其实换个角度说我有些小自私,因为和唐玉宝共处室,这个时候我没有想过是骆伯伯的手段,但是我知道这切不是偶然的。我甚至不知道蛊这种东西的可怕程度,但是因为唐玉宝的缘故,我知道这是种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法术,或者莫名其妙没有命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骆伯伯他们不断的提到神仙矮子,说如果人家刻意要他的命的话,他的骨头早就可以敲鼓了。他还只是意外遭受了无妄之灾,又被骆伯伯随手救了下来。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恢复,那是放蛊的人还在作恶,而骆伯伯又无法彻底清除这种种下的蛊物所致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种话的可信度有多大,但是我想骆伯伯大抵没有必要和我们说这些。他身体的不舒服,就是我都能够看出来,要说他有办法的话,应该早就出手解决了事情。今天他要带着我出来的时候,我还看到龙师傅忧心忡忡。这使得我心里很是忐忑,但是这个时候看到他站在寒风里的样子,我忽然现自己有些豪情万丈的感觉。

    曾经无数次听人说过,我外公虎胜公是个正骨和刮痧高手,周围很多人都会来找外公治疗。虽然有人说骆伯伯更高明,但是骆伯伯从来不会在人前和我外公比较。他在村里的时候,人家都会找他解决,他去省城的时候,人家便都会来找我外公治疗。不过听骆伯伯的意思,我外公学到的正骨没有当初教他的那人的十分之,这着实令我很吃惊。

    我也听过很多人说过我叔爷爷持净公,说他是个有着手段的水师,但是不但爷爷对他没有过正面的赞赏,好像在骆伯伯嘴里居然有些不屑顾。我相信爷爷不会诋毁自己的亲弟弟,骆伯伯应该也不是那种有着很大偏见的人。但是我从骆伯伯和龙师傅的聊天知道了,原来不是叔爷爷持净公不行,实在是他所学的东西仅仅就些皮毛而已。

    骆伯伯这个人我了解的还不够,父亲的这个拳脚师傅龙师傅我更是知之甚少,但是从住在奶奶家的这个彭师傅的身手可以看出来。他们应该都是有着隔山打牛拳样手段的人,是可以伤人于无形的。

    我想到了在牛爷家看过的电视霍元甲,那个会迷踪拳的高手,怎么可能拳就把人打飞了?原来他不仅仅会拳脚,而且拳脚里夹杂着种叫内家功的东西。我父亲自然没有学到这些,听骆伯伯和龙师傅聊起。来是我父亲学习的时候,已经年纪过大,二来便是我父亲的心思太杂,不适合学习这种以内家修行为主的功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难免有些小庆幸,虽然还没有真正学习到什么,但是我知道自己正朝着这条路上前行。此刻看着骆伯伯,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但是我知道奶奶家历来都是极为和睦的,怎么突然传来了哭声,这倒是有些令我疑惑。我自然想着可以跟骆伯伯过去看看究竟,毕竟从小的邻居,但是他似乎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我们离着那边的房子不过近百米的距离,这边算是旷野郊外,四下是冷冷的寒意,远处还有出殡队伍不断的鞭炮炸响声。那边想必哭声不小,不然这个距离我们不会听的这么清晰。虽然不算撕心裂肺的哭喊,但是那种伤心的感觉,让人听来心里也极是酸了。

    我看骆伯伯半天都没有说话,忍不住再次插嘴说道:“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啊?”

    听到我出声,骆冉看了我眼,居然没有皱着眉头,而是轻轻的摇摇头,低声的叹息了下:“不去看也罢!你放心咱们虽然没有过去,但是这事可能和我们去岩洞有些关系,我估计应该**不离十。不过这个时候我们不要去了,现在我体力有限,咱们赶快上山去岩洞吧!”

    听到骆伯伯这么说,我知道过去无望,虽然心里叹息了下,但是脸上没有表现什么。我是知道骆伯伯身体不舒服的,这个时候我没有看到骆伯伯正看着我,眼神似笑未笑的带着深意。我自然不知道这切,看到骆伯伯没有答应,也不想惹事便不再吱声,跟着他沿着小路慢慢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路显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走,因为前几天大雪之后,气温没有上来也就没有融雪,如今积雪已经很厚了。尤其是这后山基本上是没有人出现的,所以平时看着的小路,几乎完全被积雪所覆盖住,看去积雪起码可以盖过膝盖。我们挑选了干校开辟的梯土边走,因为梯土边都是方石砌好的,沿着石头走方便清理积雪,也方便当心积雪过深。

    在我的带领下,我们6续的踢开了些积雪,顺着梯土边的石块,慢慢的往岩洞那边走去。虽然路途有些远了,可是却好走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们走的这个岩洞,却不是弘扬堂后面那个岩洞。据说这边这个是大家近几年放牛的时候现的,有人说里面还出现过金子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上次神仙矮子唐审显出事后,乡里的公安还带着乡民下去查看过,后来有人说这里是和弘扬堂那边连接的,不过好像无法通过。倒是因为岩洞下到很深,有人传言是通到百丈崖和黑虎山那边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走了多久,但是看到岩洞那个洞口的时候,我和骆伯伯都是浑身是汗。因为这路清理路上的积雪太困难了,费去了我们不少精力。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体力需要加强。

    “小河你怕不怕?”骆伯伯忽然低声问我,看着我站在岩洞边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岩洞里有股热气往外蒸腾,似乎在洞口形成了股淡淡的雾气。我其实心里还真的看着黑漆漆的岩洞有些担忧,但是听到骆伯伯这么说,不由随手举起刚刚捡的木棍,装着笑脸说道:“有骆伯伯在不怕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就是怕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!”骆伯伯静静的看着岩洞口,从我背的军用书包里拿出手电筒,又指着我们刚刚走过来的路说道:“你看看,刚刚我们路过来,几乎没有看到脚印,但是你看到那边路上的积雪,是不是有被什么东西划过的痕迹,说明有人想办法来过这里的!”

    “他不敢显露自己来过这里,就是怕被人知道了,因为我虽然受伤了,他绝对也不会舒服了。小河你要记住了,这个世界上是人都有弱点!他越是故意这样欲盖弥彰,越是说明他心里有鬼!”骆伯伯声音有些飘忽,本来紧皱的眉头居然有些舒展了:“本来还有些担心带你来,不过这个时候你应该庆幸,可以让你开开眼界了!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