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地底二三事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站在旁边没有干什么,但是在岩洞里站着没有会儿,便感觉到浑身有些热。  .

    外面起码是零下几度,而这岩洞里的温度显然起码是零上十来度。巨大的温差变化,不说我感觉到受不了,就是看到忙活的骆伯伯都是头脸都是汗。靠着岩壁站着,我感觉到自己安定不少,但是看到骆伯伯在那忙活着,如果不是他边低低的讲解着,倒是会令我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果然,骆伯伯在再次布置好个阵之后,缓缓的停下来动作。看着他腰都有些直不起来的样子,可以想象到他的辛苦,或者说他的身体确实抱恙。看到我惊讶的看着他,眼神有些关心的神态,他直比较严肃的神态,居然有丝暖暖的温暖感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说话的意思,却把自己的外套连同棉衣都解开了,我站在他身边都感觉到股热气释放出来。他本来穿着件长的军大衣,这个时候解开之后,居然舒服的长长的舒了口气。看到我在旁边也要解开衣服,他却挥手示意我不要那么快解。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,他却微微笑再次示意我可以解开些衣扣。

    看懂了他眼神的意思,看到他没有出声,我也不好意思先说话,毕竟这里面实在是太安静了。空气里有股浓浓的潮湿味道,并且夹杂着巨大的潮闷味道,让人感觉到有些不适应。我感觉到自己口鼻里满满的都是泥土和水的味道,看到四周形状各异的岩壁钟乳,想到了弘扬堂后面那个岩洞里的蝙蝠,忍不住紧张的四处照射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个岩洞里面没有蝙蝠,这个季节也不会有蛇之类的东西。咱们从这里越往里面去,里面会凉快些。因为你看着这个岩洞的结构,在这下面就有条阴河。阴河的水不浅,边上的泥土都是松软的,不知道的人很容易陷进去,应该是这地脉的断层形成的。上次为了找唐审显,我就进来过次,而且走到了几个岔路连接的地方!”

    骆冉看着面前巨大的溶洞空间,说话的声音有些小,不过即使刻意的放小了,回声在这里面也很大。听到这种古怪的回声,我虽然没有大惊小怪的,却也有些紧张的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这里真的和大家说的样,边连接百丈崖,边可以走到黑虎村那边去吗?”听到岩洞里这么巨大的回声,我还是有些小紧张,生怕有什么突然蹦出来样。把自己的声音放到了最低,人也靠近了骆冉。这个时候倒不是害怕,而是好像怕自己的声音过大,惊动了什么藏在暗处的东西样。

    “这里进去到地底,就会到达几个路口相接的地方。根据我以前熟悉这个地下通道的地形来看,这里不但连接到百丈崖和黑虎山,而且和弘扬堂后面那处岩洞也是连接的。村里的人从哪里知道的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不过这个岩洞存在了这么多年,虽然有些隐秘,但是想必当年有人走过也很正常的。传到后来人的耳朵里,也就不稀奇了。不过因为这下面有阴河的阻隔,如果要去弘扬堂那边的话,可能还会有些小麻烦!”

    骆冉虽然说话比较慢,但是没有隐瞒我的意思,可能歇息了会儿,他的神色似乎好了点。本来大汗淋漓的样子,逐渐恢复了平时的淡定神态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我们怎么办?”虽然知道自己问这话有些傻,但是我还是有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按照咱们进洞的情形来看,那个人是经过这里的了!”骆冉沉吟的说道:“你不用害怕,前面直到分叉的地方,都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,等下往里走的时候,你跟在我身后就好了!”他居然从我背着的书包里又拿出了根蜡烛,把蜡烛滴蜡固定在我拿着的那根木棍上端,然后把手电筒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直静声的骆冉忽然有些惊讶,我忍不住从他身后侧身上前,伸出手里沾着蜡烛的木棍,才看到前方地下居然有样东西。我眼尖眼就看了出来,那是个女人用来绑头的缠着红绳的橡皮筋。这个时候可能已经进入岩洞比较深的地方,已经没有了外面那么热,我感觉到自己清醒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到骆伯伯蹲身捡起了那个橡皮筋,目光却直静静的看着前方,我心里不由没来由的阵紧张。借着明亮的蜡烛,我可以看到骆伯伯面无表情,缓缓的把手里的橡皮筋拿到了面前。他看了会儿,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却缓缓的把橡皮筋送到了自己鼻孔下面,然后轻轻的嗅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回事了!”骆冉忽然莫名其妙的低声说道,忽然双眼似乎有道精光闪现,满脸严肃的看着我,低声说道:“小河,你是不是已经长大了?”

    听到骆伯伯这句莫名其妙的话,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,看着他紧紧的盯着我,我心里阵慌和心虚。但是想到他对自己的好,和愿意教授自己本事,只有硬着头皮含含糊糊的回道:“是,是的,骆伯伯,我长大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!”骆冉居然嘘了口气,脸色却莫名其妙的凝重起来,眼睛紧紧的盯着我,好像要看透了我样。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神情,不由心里更是忐忑了起来。然后听着他慢慢的说道:“下面咱们遇到的事情,可能会有些古怪,或者会有些恐怖,当然也许会让人难以遗忘!”

    他忽然停顿了下来,看到我紧张而全神贯注的看着他,骆冉严肃的说道:“但是,小河你要记住,你已经长大了,那么就要正确来面对,要有所担当了!不管接下来咱们遇到什么,你都放心的跟着我,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,但是要答应我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和什么情形,绝对不能对第三个人提起,就是你爷爷和父亲都不能说!”

    听到骆伯伯这么字句的叮嘱,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事,但是无疑令我格外的紧张了起来。看着骆伯伯严肃的神色,我只有机械般的点头应承着。看着他手里那个红色的橡皮筋,好像在烛光里散着妖异的殷红,这让我想到了昨晚那旧木盆里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慢慢的往下走,让我惊讶的是,好像感觉到温暖的令人想叹息。最令人惊讶的是,这里也没有了进来时的潮闷,好像空气里不但比较干燥,而且似乎空气缓缓流动着清新的感觉。因为骆伯伯在前面没有吱声,我也不好意思张口问他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当前面的路口只有米宽窄的时候,两边的岩壁却变得犹如刀劈般的,不但高达十余米,而且十分的光滑。眼看着前面根倒挂的钟乳,尖尖的不过人大腿粗细,恍如根利牙竖在前面,离着我们头顶不过两米,看得我胆战心惊。而且前面豁然开朗,居然变得开阔了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骆冉静静的站在前面不动了,幸亏我走得极慢,不然肯定要撞到她的身上。我先是愣,继而感觉到丝不对,虽然心里忐忑,但是还是忍不住便侧身透过他左边往前看去。当我看到前面的情形,我手里拿着的木棍和蜡烛晃,差点起全部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加粗,瞬间浑身便热血沸腾了起来。原来那里有个两三米宽的小平台,高不过七十厘米,看着露出来的岩壁,显然也是块有些平整的半圆梯形的大岩石。此时在那岩石上有个人,准确的说应该是个赤身露体的女人。

    先是震惊,接着是不好意思,马上变为了种不安的忐忑。我还是看了过去,不知道是不舍还是忍不住,反正是再次看了过去。那个女人就那么仰天躺在那里,身下似乎垫着衣物。让我浑身烫的是,她白嫩的身子就那么张腿对着我们。应该说她双腿分开着,整个人正好是躺在那里对着我们。

    不安的偷偷看了骆伯伯眼,他似乎静静的看着前方,喉间的喉结也在滑动着,不过他脸的铁青。他根本就没有看我的意思,这让我心里不由惊。因为这个女人躺在那里没有丝反应,双目也是紧闭着的。在烛光和手电筒的照射下,她那丰满白嫩的身体,散着令人无法抑制的兴奋。

    不过我忽然犹如被人浇了盆凉水,因为感觉到这个女人有些眼熟,尤其看到她动不动的躺在这么怪异的地方,我心里忽然感觉到阵害怕!难道这是个死人?我心里打了个寒战,看着这具令人狂的身体,脑海里却清晰了起来,终于感觉到了异样,这个女人居然是沈素!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骆伯伯开始的警告!难道骆伯伯开始就知道这里面有人?我忽然感觉到莫名的震惊,忍不住再次看向了静静的骆伯伯。

    “不要惊讶!我知道有个女人在这里,但是不敢肯定是她!”骆冉的声音冷冰冰的,慢慢举起了手里的橡皮筋,甚至带着种愤怒,但是他没有带着我马上过去。

    “骆伯伯,她,她有没有事?”我心里没了那丝旖旎按,反而有些恐惧了起来。这里温度适宜,正常人不穿衣服没有问题,但是看着她似乎丝毫没有知觉,我忽然又想到了那个向茜菲。不知道她们究竟遭受了什么,但是我想到个女人被人扒光了衣服在这里,难怪骆伯伯开始要警示我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