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世外孽缘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向茜菲被背到义庄之后,骆伯伯给她做了什么检查我不知道,因为她在那堂屋里我和唐玉宝都没有参与。[[< ?[ W〉W>W?.))1]Z>W?.但是后来被送到我和唐玉宝住的屋里时,骆伯伯却说过让我们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骆伯伯说向茜菲被种阴魂附体了,这种阴魂而且是被人养着的。向茜菲自己不知道,在那阴魂的驱使下来到王家园子,目的自然是帮助那个黄土堆里的婴儿。不知道为什么,驱使的那人生了什么事情,不能完全控制向茜菲,让她在黄土堆边忽然看到婴儿后,忽然产生了自己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向茜菲被那人破坏了思维,但是向茜菲真正的昏迷,却是因为体内残缺的阴魂被符纸镇压。当然,让我内疚的是,骆伯伯说向茜菲之所以没有大的兴风作浪,却是体内的阴魂害怕我胸前的血乌桃木木牌,不敢完全听从操纵那人的指挥,最后导致临时被操纵那人毁掉联系,任凭这阴魂在向茜菲体内作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我的血乌桃木木牌,和唐大省即使的给她镇魂符,只怕向茜菲就要变成个弱智,或者被那残缺的阴魂占据灵魂,最后堕入鬼道都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骆伯伯开始说的这些,我心里自然是天翻地覆的惊讶。这个时候忽然又在这岩洞看到沈素,我忽然想到了开始听到元怜怜的哭泣,难道家里人知道沈素失踪了?

    我感觉到自己脑瓜子恍如锅浆糊样,愣愣的看着前面这诡异的情形,感觉到自己拿着木棒的手在抖。烛光在这里面晃动着,四周虽然没有开始那个空间大,但是比间客房还是要大多了。我们站在这边,那边沈素犹如朵雪莲样,静静的躺在那岩石上,就像个熟睡的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骆冉动了起来,他没有吱声,却缓缓的朝前走去。我本能的跟着他,虽然心里很是紧张,却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内心,双眼睛紧紧的看着沈素。我曾经无数次在梦里想过这个情形,甚至那次意外的在水渠里救过她,但是都不如现在这么的直接。

    骆冉在离着两米左右的距离停住了,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,不由紧紧的闭着嘴巴,深深的吸了口气,让自己缓缓的舒缓下心情。可是看到那两条白嫩的长腿,还是双手颤。骆冉似乎没有在意我的样子,他快的从我的书包里再次拿出把符来,口里念念有词的慢慢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围着这块岩石周围在走,虽然不知道他干什么,但是看到他每念完段咒语,便把手里举着的那张符纸在我蜡烛上点燃。待得他足足烧完了十多张符纸之后,我已经是心口湿透了,但是看着他的神色似乎居然再次淡定了许多。我不知道生了什么,可是看得出来他脸上的神色舒缓了。

    在我惊讶的目光,骆伯伯本来铁青的脸色居然轻松了点,缓缓的出声道:“这个人虽然自私,甚至做事不择手段,但是对这个堂客倒是没有下死手!”他偏头看向我,居然眼神光道:“我怕那人在这里下蛊,所以先布置了下,省的伤害到你!”

    我心暖,看着骆伯伯的眼神,心里有些激动。不过看向沈素的身子时,心里还是有些不安。骆冉似乎看出我的尴尬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:“这个堂客很漂亮,不过那人为了恢复伤势,直拿她的身子做炉鼎。这次虽然对她手下留情,但是也吸取了她身上大部分的元气,只怕她要恢复的话很难!”

    “她会不会死!”我紧张的接声问骆冉,这可能是种本能的担心。

    不过骆冉却别有深意的看了我眼,更是毫不留情的说道:“你好像很紧张她啊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着骆冉眼神里有丝挪揄的意味,我还真以为他是责怪,就是这样也足以令我手足无措的脸色通红,连忙解释道:“没有啊!没有啊!我们是邻居而已,,,,,,!”不知道是不是心虚,还是想到了别的什么,我的声音显然是越说越小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,没有怪你的意思,要不也不会让玉宝帮你了!”骆冉居然静静的看着我,脸色逐渐严肃了起来:“正好乘着这件事提醒你下,虽然我让玉宝帮你,但是这事终究不能说出去。他是别人的堂客,何况她也是可怜的人!你如今年纪还小,承担不了什么。不管以后生什么,过完这个春节之后,不许你再接近玉宝!”

    听到骆伯伯忽然这么说,虽然在我心里也早就想过这事,但是被骆伯伯亲口说出来,我心里还是阵难受。我比玉宝小好几岁,不说她已经是别人的堂客,就是不是别人的堂客,只怕我要和她在起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头脑阵迷糊,心里却是彻底的乱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点需要谨记!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徒弟,做人可以好色,但是绝对不能坏心!”骆冉的声音冷冷的盯着我,看到我眼神里的羞愧,他脸色稍微的舒缓些,继续站在沈素身边说道:“你懂事早,对于男女这种事情,你看懂了那篇经脉图之后,自然会明白修行的艰难。你如果有这心思学习,就要克制自己的行为!”

    我轻轻的低下头来,眼睛的余光似乎还是沈素那白花花的身子。心里时想着这个,时变为了别的,时间乱成了团。却感觉到骆伯伯没有再说话,忍不住抬起头来,却看到他正用手指搭在沈素的左边手腕脉门上。我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,但是还是努力让自己看向了骆伯伯的手指和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人果然没有彻底毁掉她的心思!唉,冤孽啊!”骆冉喃喃自语的轻声哀叹,他自然看了出来,这个彭柏全临走时掳走沈素。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的意思,但是显然看了沈素的这具极阴身,或者说她的容貌。他似乎知道自己已经失败,匆匆的想找个地方疗伤,或者说通过这处地下岩洞逃避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,但是在和彭柏全交手的时候,骆冉却知道对方放出了自己的本命蛊。甚至拿自己养着的阴魂小鬼附体向茜菲,想保护启动的大阵来克制自己。但是他显然低估了自己对阵法的了解,以及弘扬堂的代怪才唐大省的存在。

    骆冉知道这切不但是机缘,也是冥冥之的因果。因为如果单纯有着唐大省,自己也许会败涂地。却令彭柏全心念俱灰的是,根本没有想到另外个异数唐小河。看着眼前这个少年,骆冉心里有些翻天覆地的感觉,试想如果没有血乌桃木的出现,也许自己早就该闪身到省城去了,不管生什么事情,都要当做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身兼数门绝学的彭柏全,莫名其妙的栽在了自己手里,骆冉感觉到有些庆幸。没有龙峰治的出现,没有唐小河的血乌桃木,没有唐大省对阵法的了解,自己都不可能占据上风。可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,因为个偶尔的因果,自己见到了唐小河,得到了血乌桃木,还和彭柏全这个异人数度交手而不败,想到这里骆冉后背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骆冉直知道彭柏全有更厉害的本命蛊,但是防备是防备,却直没有看到。昨晚让唐大省去捣毁大阵,骆冉可以说完全做好了鱼死破的准备。因为彭柏全这种常年修行的人,感觉到巨大威胁的时候,完全有可能采取极端的报复措施,来攻击自己受到的巨大威胁。

    从唐大省破阵开始,直到他背着向茜菲回兰花湾,骆冉都在龙峰治的帮助下密切关注着整个弘扬堂。即使是四个方位的死者灵前生了怪事吓得百姓惊慌失措,骆冉都丝毫不为所动。直到自己身体里的本命蛊感应到弘政堂的异象,虽然只是其极少的介,却差点夺去了唐殿风的丈母娘和小姨子向茜菁的命,骆冉终于知道彭柏全伤的比自己想象的要重。

    所以,在安顿好向茜菲之后,骆冉带着唐小河出来收拾残局。凭着自己的本能,和体内特异的本命蛊,骆冉相信彭柏全正在撤退,或者说离开这个令他感觉到挫败的地方。这路的证实,骆冉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。即使如此,骆冉都没有丝毫的松懈,直到此刻看到沈素,骆冉终于知道,彭柏全起不到什么威胁了。

    个算是世外高人的人,脱了这个只有单信仰的社会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这么多的传承,定有着过人的惊人之处,按说怎么会和社会上的普通人计较?但是,因为眼前这个堂客的情形,骆冉却已经知晓,那个自命不凡的彭柏全,实在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不然怎么会最差的方法,以采阴补阳的方式来恢复自己?

    “小河,这里比较安全,前面的路也够单,显然这人走的时间不长。我要赶到前面去追寻下他!”骆冉看到我脸色变坏,却附耳过来我身边,低低的在我耳边说着。看我脸色涨的通红,却偷偷的把样东西塞到了我手里,然后径直便往前面的路口去了。

    通明的蜡烛,温暖的岩洞,个毫无知觉的人,个胆战心惊的人!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