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世外修行乱凡心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骆冉走出不到几十米便熄灭了自己手里的电筒,站在原地不动足有分钟。[    〕.)]1}Z}W>.?〉他微微闭着自己的眼睛,静静的感受到岩洞里的动静。这里有微微的风声,有静静的流水声,有钟乳石上滴落的水滴声,不而足极为丰富。站在这表面安静的岩洞里面,骆冉却可以感受到许多生命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修行,骆冉直没有脱离俗世。和许多追求境界的人不同,骆冉更相信生活的感悟。短短几十年的时间,骆冉见证了几次大的改天换地,自然比般人更能体会这种变化。为了让自己保持颗冷静的心,他宁愿选择天天和死人住在起,虽然家人不理解,但是当初选择了这条路,骆冉感觉自己必须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当然别人不知道的是,自幼年偶尔的机会得以修行以来,骆冉可以说直心无旁骛。几十年的摸索和实验,虽然有成功也有失败,但是如今身内家功的境界,已经达到了非常不错的地步。按照他的回忆,只怕已经过了当初他的授业恩师。

    就像寻常百米之内的动静,都很难逃过骆冉的耳朵,尤其是在这种安静的封闭空间里,骆冉的感知自然是更为强烈和清晰。刚刚那处留下唐小河的空间,他稍微的感应了下,黑暗眼睛里没有什么异动,很快便撤了过来,再次朝前方延伸探索。

    骆冉之所以敢这么大胆,因为从沈素身上看到了两种可能。骆冉虽然不算心狠手辣之辈,但是也深深明白纵敌为患的道理。虽然没有想到过可以斩草除根,也没有想到过要置彭柏全于死地,但是这些常年隐居的高人,本身就不可以以常理来揣度。

    这次彭柏全的铩羽,如果他懂得韬光养晦的话,自然会远遁苗疆或者隐居,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如果他心胸狭隘的话,自然会想尽千方百计的报复。如果天到晚的活在别人的算计和监视里,任谁心里都会不舒服。骆冉知道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机,因为有伤在身的彭柏全不可能有太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而且骆冉还有着种惊人的本命蛊,这是种具有惊人感知能力的蛊物。当初骆冉选择培养这种蛊物,就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刻挥作用。虽然这种本命蛊是用自身的精血所培育,但是却是种极度变态的蛊物。它的感知能力出了许多蛊师的认知,所以才死死的克制住了彭柏全。

    心神此刻完全的放松了下来,感觉到空气有着各种各样的动静,甚至更加清晰的感觉到,前面还有种隐隐的流水声。骆冉来过这里次,自然知道前面不远就有处阴河,也是这处岩洞分叉的地方。感悟了许久,骆冉微微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再次的回身走了十余米,然后蹲身开始布阵。

    骆冉的度不快,但是在黑暗绝对也不慢,很快就布置好了个小型的迷阵,这是个和进口那个阵对应的,其虽然看起来作用不大,却可以前后呼应,甚至产生出阵阵的效果。这种布阵的手法,些来自于当年所学,和师傅留下来的些典籍,当然还有些是和唐大省这个杂家交流而来。

    很多人不明白唐大省的妙处,骆冉却知道这个自幼便学习传统学经史的朋友,实在是个难得的奇才。许多人看着头疼的些字和语句,唐大省看后却可以过目不忘。所以这些年的交流下来,两个人可以说互有补益,自然也成为了难得的朋友和知己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布下的阵法,骆冉心有些欣慰,然后满意的再次转身往前。这样走出不到百多米,骆冉却口气布下了三个不同的阵,最终在黑暗走出了段距离,感受到前面股清新的凉风迎面而来,骆冉站在处悬崖边停住。

    再次的打开了手电筒,骆冉看向了四周,依旧是褚黄色岩石钟乳,还有有限的地下空间。最后骆冉的目光落在了处高落差的岩石上,这是悬崖下方的块岩石。那里比他所站的这处要往下五六米,可以清晰的看到,岩石上面有个左手手指印。

    在手电筒的照耀下,那深深的手指印格外的清晰。这显然是不久前有人留下的,有些潮湿的空气,岩石上地面上都积累着层不薄的泥浆似的灰尘。脚印和手痕最易在上面留下痕迹,只要稍微不留意的话,肯定都会无法避免。看到这个情形骆冉知道自己猜测的准确。

    再次审视的时候,看到左侧旁边有道窄窄的斜坡,可以下到岩石那个地方。而似乎要继续往前的话,这道斜坡似乎也是唯的通道。本来从斜坡下去也不会特别难,但是倾斜度很大,加上看去很窄,以骆冉的身体看来似乎有些不便。

    不过骆冉似乎没有着急,目光慢慢的再次的审视了圈之后,忽然把解开的军大衣下摆拎了起来。这个时候这里没有个人,骆冉没有丝毫的保留,居然飞身便朝旁左侧两三米下的块突出的岩石跳去。这块突出的岩石正在斜坡的侧面,这是他同时左脚在这石头上点,轻盈的微微弯身便落在了那块有着手印的石头旁。

    骆冉身形魁梧高大,看着这轻盈的架势,简直和身轻如燕没有区别。如果让人看到这个情形,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。不过骆冉在落下地面岩石旁的时候,还是有着股重重的浊气,随着呼吸吐了出来。在手电筒灯光的映衬下,他脸色也有些红晕。

    别人自然看不出来这门道,骆冉自己心里却知道,如果不是情急追击彭柏全的话,自己绝对不会显露身手,也不会冒着极大的危险跟踪。因为自己本身就没有恢复,如果面对彭柏全的话,有可能便是生死大战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骆冉也不陌生,因为这块留着手印的石头前方,那条带着湿润的道路,就是往前的路。经过那里就是这个岩洞的分叉路口,而那条阴河也就在那边了。看到潮湿的岩石上那个手印,是印在岩石上的泥土上留下的,而不是被某人以神奇的功力,硬生生击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有些带动泥土的手印,和前方地上有些凌乱的脚步,骆冉知道自己猜测的不错。这个彭柏全如果不是暂时无法恢复,就定是狡猾至极的引诱自己上当。骆冉不是个鲁莽的人,因为授业恩师去世的早,骆冉知道自己需要谨慎的太多,所以即使经历了几个大运动,都平安无事的渡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这丝踪迹,骆冉没有马上就往前,也没有丝毫的迟疑。因为身体里的本命蛊没有反应,说明对方不会用蛊物对付自己。虽然对方有内家功在身,但是以自己的揣测和龙峰治的分析,对方所承受的伤势和耗费的精力,目前的状态对自己的威胁不大。所以心里略作思考,便起步往前而行。

    这里是处低矮的空间,无数的钟乳石垂下来空间。有些离着地面不过米,最高的也不过两三米。整个空间不过三四十平左右,却有着五个不同大小的通道。站在入口的位置,感受到几个地方空气的不同,骆冉很是冷静。上次为了唐审显的事情,他就下来过次,甚至还进入过另外个洞口里,知道那处的通路,证实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此刻看着这个地方,骆冉心里更多了几分把握。因为他很快又看到了另外根钟乳石上浅浅的手印,虽然只是沾染了少许泥土,但是骆冉知道,那人路过的时候,定是把着了这根钟乳石。脸上的表情丰富了起来,骆冉却再次关闭了手电筒,静静的站在了这个空间里,想感受着什么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,有个人正坐在块石头上,就像和那块石头连成了体。蓦地在黑暗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就好像地狱里忽然惊醒了的魔王,感受到了鬼道里的样般。

    “阴魂不散!可恶!“眼睛似乎冒着火光,在黑暗熊熊的燃烧起来。那急促的呼吸声显示出了他的不样,这正是从地面唐双园家遁入地下的彭柏全。

    在操控向茜菲失败之后,愤怒的他用出了自己的本命蛊,到弘政堂想再起风浪。不料弘政堂的人都到二十九爷家这边来了,仅仅有向茜菲的母亲和妹妹向茜菁在。怒极的彭柏全想用凶残的**,从向家母女身上获取鲜血再次催动大阵,却完全没有了丝毫作用。大阵没有启动,却差点导致了向家母女失血而亡。

    计不成再生计的彭柏全,便以向家母女的鲜血为祭,收回催动出去的本命蛊回体。谁知道天生九命的黑猫居然想反客为主,夺取彭柏全的本命蛊,使得彭柏全心性大怒之下差点走火入魔。不但无法追踪被唐大省三个人带走的向茜菲,甚至感受到了兰花湾那边巨大的威胁,他不得不再次遁入地底的岩洞。

    现在的彭柏全更加后悔的就是,带着沈素进入了岩洞里。倒不是后悔留下了沈素的活口,而是彭柏全心里火烧样,他居然对这个漂亮的堂客产生了丝爱惜。到如今彭柏全都分不清,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上了她?还是像当初那样,因为她的极阴身有助于自己修行和恢复!

    到如今,彭柏全都分不清,刚刚为了快恢复,自己居然对沈素采用了采阴补阳的手法。虽然她不至于死掉,但是如果自己能够顺利出去岩洞的话,肯定以后身体也极难恢复健康。彭柏全很想回头再回去,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。本来没有封口沈素已经是次错误,难道还要继续错下去,那以后自己这修行怎么维持下去?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