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重见天日明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几十年潜心精于修行,从当初受挫心里的怨念,到后来意外遇见高人改变命运,彭柏全的思维完全改变。〈 〉.})1)ZW.从普通人的思维,逐渐的转变为脱物外,此后人生便为了追逐修为而努力。

    每年彭柏全都要花费段时间,游走于神秘的湘楚尤其是苗疆附近的区域,边向别人学习,边探究各地的风土人情和相通之处。彭柏全相信湘楚这里有太多惊喜,因为先人留下的遗迹甚至宝物绝学大把。为了心里这个梦想和精进,可以说路而来付出了太多。

    如今世间有几人能有彭柏全的运气,有人得位名师指点传授,便足以自得庆幸。而彭柏全先后得到高手传授,行走于湘楚间各地时,随后居然又得到了好几位高手的青睐,并且每个人都是倾囊相授。可以说近代隐士里,能够像彭柏全这么幸运的人,还真的找不出几位。

    彭柏全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,所以誓要做天下最有名的人。可是当他看到世间的变化,便知道自己的这些所学在这个时代只能隐藏时,他倒是没有沮丧。至少以自己的修为和身负的绝学,在这些隐世的人群里,肯定也是出类拔萃的角色了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!

    正是应了这句话,意外来到这个小山村,意外得到宝物的消息,意外的失之交臂,意外的现同道人,这切似乎都是意外。可是如今彭柏全不会觉得这是意外,从自己在弘扬堂和遥巨村布下《锁山大阵》时,彭柏全便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。本来用来保护万的阵法,势必会使自己丧失巨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神仙矮子意外闯进自己的阵,自己没有主动的解决,还使得自己见到了这段时间直困扰自己的人。骆冉是个异数,也好像是自己的克星。不但依仗着奇特的蛊物克制了自己,还凭借着那意外冒出来的,苗疆龙家的子弟,使得自己居然在内家功方面也遭受了重挫,落下了今日退再退的局面。

    如今彭柏全没有后悔的心思,但是心里的愤怒来自于身体里的感知。因为刚刚摄取沈素体内精华的时候,仅仅让她还留有线的生机。彭柏全凭借的自然便是那辅助的蛊物阴阳蛊,因为自己要退走,自然要收走沈素体内的母蛊。如果同样是个修行的人,伤害不会太大,但是沈素虽然有着极好的体质,但是毕竟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可能因着对沈素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里,收回阴蛊母蛊的时候,彭柏全没有彻底的毁去沈素体内那最后丝精华,而是扼杀了丝蛊体的基体,留在了沈素的体内。让它可以自然吸收这岩洞里的灵气,使得沈素不至于马上殒命。

    如果沈素知道彭柏全的这个想法,不知道是该感激他,还是愤恨这个使她完全沦陷的男人。因为彭柏全的出现,沈素的人生完全改变了。

    黑暗的彭柏全愤怒的不是过去的事情,而是忽然感受到了那基体的活跃。在彭柏全看来,沈素身体里的基体再次活跃,显然是骆冉跟随了进来。想到自己临走时的情形,即使自己和沈素没有任何关系,那种深深的嫉妒,也火烧般的灼热着彭柏全的心。

    想到骆冉站在沈素身前的样子,彭柏全黑暗的脸都有些扭曲起来。这种阴阳蛊极为奇妙,那就是曾经离体的基体,只要有着种蛊物载体的激,就能再次活跃起来。当然作为最初的母蛊,彭柏全身体内的阴阳蛊,却要在这基体成长为子蛊的时候,才能起到操纵的左右。

    这里离着那处地方已经过了近公里,地下的地形错综复杂,彭柏全不相信骆冉那么快能够找到自己。但是因为自己体内阴阳蛊的原因,能够感受到那基体的活跃,这使得彭柏全心里犹如遭受了巨大的侮辱。尤其当他再次感受到另外个稍微强大的阴阳蛊基体时,他对闪着精光的眼睛几乎凸出来。

    上次自己放出的阴阳蛊,最终有方落在了唐玉宝身上,这点彭柏全是知道的。至于另外只子蛊落在了谁身上,彭柏全虽然有些疑惑,但是也大概的猜出来。不过因为有骆冉的干涉,他直没有真正的肯定下来。因为这点原因,彭柏全对骆冉的怨恨更甚,因为骆冉不但破坏了子蛊的成长,更干涉了自己得以恢复的次绝佳机会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此刻外面的基体就是跟随骆冉来是。他不但来找自己,而且好像还想利用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彭柏全犹如吞下了枚苦果,此刻却无法吐出来的感觉。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,如果骆冉站在面前的话,彭柏全绝对毫无疑问的要将他撕碎。

    那也是自己阴阳蛊的基体,混蛋!

    心里在低吼着,彭柏全霍的起身,消瘦的身子的黑暗来回走动着。这里泛着股阴凉的气息,彭柏全身上散的杀气却比这气息更令人心寒。感受到这里的温度和感觉,应该是属于比较靠着岩洞外面的位置了。不过这里似乎和外面接通良好,空气也没有潮腐的味道,反而带着冬天的寒意。

    因着这股不断散的寒意,让彭柏全直保持着足够的清醒。如果不能保持着足够的清醒,要么被体内贪婪的本命蛊吞噬,要么就会被自己愤怒的心情迷失。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,彭柏全紧紧握着了自己的双拳,忽然全身力,伸手便朝旁边的岩石轰去。

    石屑和泥土纷飞,本来足有三四尺见方,吐出来的块岩石,生生的被彭柏全轰碎了下来。看着面前的情形,彭柏全双眉紧皱,看着自己感应到的方向,抬脚转身便进入了个小洞眼里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感受到两个基体正在相互刺激分裂着,后来的基体似乎比沈素体内的残缺基体强大很多,但是却包容着沈素体内那本来沉静的基体。使得沈素体内的基体再次慢慢的开始复苏,慢慢的分裂慢慢的成长着。彭柏全体内的母蛊甚至感觉到了种欢愉,因为阴阳母蛊合体,彭柏全的感知能力强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那是刚刚分裂出来的基体在成长,在和那比较强大的基体融合,在它的滋养下也慢慢开始成长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彭柏全就好像只受到威胁受伤的野兽,口里出低吼般的怪叫,人影快的消失在那岩洞里去了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虽然不敢确定,骆冉还是在黑暗快的移动着身形。手电筒的光线快的在每个经过的地方掠过,虽然只是大概的照射,却好比黑夜里的流星般。朝着个方向飞快的前行,如果有人看到骆冉这个度,定不会相信这个体型的人,可以有着这么快的度。

    过来没有多久,当骆冉站在刚刚彭柏全站着的位置,看着那被打掉下来的岩石,脸色在电筒光的照射下有些铁青。审视了下周围杂乱的脚步,紧皱的眉头逐渐的舒展。看着那个消**影的岩洞,骆冉眼神里有些意味深长的神态。他没有再次跟下去,站立良久之后,方慢慢的举步朝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步脚却是好比千钧般,令人惊讶的同时又有些诡异。好像有人拉着骆冉的身体,不让他往前走样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些手段!”额头冒汗的骆冉站在洞口前不足三米的位置,看着黑漆漆的岩洞,居然冷冷的笑道:“身上的宝贝倒是不少,居然还能启动这种大阵!不过你纵然再多的心思,这个地方我也不会过去了!不管你有些什么心思,就让它湮灭在这地底吧!”

    骆冉自此没有再进步,而是在那个岩洞外面布置起来阵法,他似乎丝毫没有吝啬太岁肉样。不但在这空间布置了几个阵法,而且边往来路退去。更是间隔段距离,便用心的布置个两个小阵。有时把阵于阵之间关联,形成复杂的阵阵。最后到达几条路交叉的位置,把这个洞口用钟乳石堵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轻轻嘘了口气,看着被堵上的洞口,骆冉神色却有些怅然若失。停伫良久之后,方轻轻的自言自语说道:“不管你此去何方,至少弘扬堂暂时安全了。但愿你莫要丧心病狂,如果单纯要和我交手的话,开年之后我自会去苗疆寻你,了却你这番心愿!”

    岩洞里似乎安静了起来,骆冉似乎整个人都融进了黑暗。他没有马上就返回,而是静静的在这里坐了下来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时间逐渐的过去,黑暗的岩洞里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许久,黑暗的骆冉忽然站了起来,大步的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弘扬堂的世界没有改变,白皑皑的后山依旧冷清。当骆冉钻出岩洞的时候,身后跟着唐小河,唐小河是扶着沈素的。唐小河脸色通红,眼神有些羞涩的兴奋。沈素脸色苍白的和积雪样,右手搭在唐小河的肩上,看到外面耀眼的积雪,她不由伸着左手挡着自己前额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什么人,不过我估计你如果再不出现的话,村里也会翻天的了!所以不管怎么样,跟着我们起下山,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回去吧!”骆冉的声音淡淡的,眼神却看着有些茫然的沈素,然后他没有再说话,扫开始来时的颓废,居然自己带着大步往下走去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