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章 冬末小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在弘扬堂闹闹穰穰的议论,二十九爷终于出殡了。< ].??1〕Z〕W.大家回到二十九爷家吃饭的时候,很多人便私底下议论开了,事情无非就是这段世杰村里生的怪事。这些事情似乎有好有坏,反正是不而足。大家有所分歧也有着共鸣,但是可能都不敢百分百的肯定,时间虽然议论纷纷,最终也没有个定论。

    即使到了饭后,有些人在这边也没有离去,其便有牛爷唐天。因为他看到有人说出些隐秘,怕这些事情乱传不好,便冷冷的在旁抽烟。当然作陪的有唐遇仙的大哥唐遇堪,和直帮忙的虎胜公等几个人。不过随着因为骆冉的突然出现,让很多事情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但是骆冉没有停留多久,好像有些身体不佳,便告辞回兰花湾去了。当然,他也找唐遇仙几个兄弟说明了下,因为二十九爷出殡的时候,他来这做过些动作。最后唐家兄弟客气的送骆冉走,至于他们说了些什么,大家就没有听唐家兄弟说出来。

    倒是这边还在闲聊的人,先便是大家聊到的些奇闻,无非就是这几天和昨晚各家灵前生的事情。说来也巧因为惊动了乡里的公安,近午的时候县里还特意来人,派人上门来找唐天核实些事情。唐天陪着县局里的来人,起到兰花湾去拜访了骆冉。

    据后来跟着去兰花湾村委的干部回忆说,骆冉便说这种事情不怪异,如今天下太平,大家闲的有些久了。可能也是各家的人太过紧张了,这天下清朗哪里会有闹鬼的事情。县里县局的来人也算是本县土生土长的,自然从小也受过些熏陶和浸染,很是包容骆冉的说法。

    唐家道家堂客本来有些纠纷,但是因为法医也没有看出什么,唐家道自己还懵懵懂懂的,于是作为族叔的唐入海在征询了其父唐入棋的意见后,基本上没有再多做检究。唐入棋还亲自走路去地区医院,看望了突然重病的亲家琼垣先。这个老人据说没有多言,只说了句孩子命苦!

    唐家道家堂客琼翠花这案便算了定局!

    随后先是青茅岭这边丧家老人入葬,因为也算是老人病逝,倒是没有传出什么太多的异声。即使在灵前也有些古怪,但是家属怕被人诟病,据说闭面的时候先都没有让家属看。村委的领导瞥了眼后,让老人的儿女远远的看了眼,便让人把棺材盖封了。让人惊讶的是老人的子女没有异声,其余的人便也不好多嘴说什么是非了。

    然后是唐家道家这堂客琼翠花,在片清冷的的吊唁之后,这天清早也终于上山。本来像她这年纪不配入祖坟,但是因为她儿女双全,加上唐入棋自己拍板说儿媳历来亲善,有人打幡子有人戴孝,理应是配妣考供奉的。于是唐入海批示在祖坟边买了块地,把这堂客琼翠花也送上了山。

    因为县局和乡里对弘扬堂这些事情的干涉,很多人都感觉到心里与有荣焉,居然便分散了许多注意力,使得大家有些事情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二十九爷却没有入葬唐家祖坟,而是选择了葬在高衍堂后山,个有些内凹的山谷里。不过这坟地前面就是弘扬堂的小溪白光溪,根据堪舆寻龙的讲究来说风水倒是不错。再说二十九爷家子女众多,而且大多数算是有些能力的,偏偏下葬的时候居然没有进唐家的祖坟地,倒是令有些人时候感觉到奇怪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人心底有些质疑,但是老百姓读的书不多,见过的世面也少些。二十九爷家里不是在外地做官的,就是在家里有着好职业的。选择给老爷子葬在这个地方,有些人认为是故意为之。当然有人想请教弘扬堂堪舆第人唐大省,才现自高衍堂生火灾以来,好像唐大省就没有出来露过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儿子唐祖饶天天在村里张罗,有人都以为唐大省有了什么事情。看到唐祖饶兴致勃勃的样子,想必大火没有波及到家里,老爷子应该也没有什么毛病。忍不住问唐祖饶的时候,唐祖饶总是微笑着告诉,因为天气太冷了,四下的积雪冻住了没有化解,怕老爷子年纪大了有什么闪失,便没有让老爷子出来行走,大家心里方有些释然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时候里,村里的乡亲们大家的目光都集了,汇聚到了唐平南、唐平北兄弟家。因为他们兄弟的母亲去世后,请九师公来家里观气问仙,九师公有些慎重的说过,老人去世的时间是犯重丧的。因为这个缘故家人慎重,导致老人在家停丧过周。

    后来九师公亲自来到弘扬堂,可能考虑到这是骆冉的主场,所以做事极为慎重和仔细。他前前后后看了场地后,更是语出惊人的告诉家属,说这位老人即使出殡,也是不能马上下土的。

    唐平南兄弟里有党员,也有在企业上班的,这件怪异的事情自然不敢和国家说。乘着连日大雪,便对外宣说是因为大雪封路,很多亲戚都不好通知。加上积雪之后的道路太滑,仓促出殡也不方便,于是便在家停灵了多日。外人只知道,这位老人的子女孝顺,可能是要等出太阳,或者路面清理通畅了,才会操办这等大事了。

    至于村里知道缘由的人,大家刚刚徘徊在温饱界线边,许多人难得看到这么热闹,还能天天混吃混喝,谁也不会去多嘴说什么。何况今日这个儿子主持,明日那家儿子操办,更有那几个女儿轮班的请来了花鼓戏,在老人守灵便唱着热闹,把个本来冷冷清清的日子,倒也吵得热热闹闹的。毕竟这种事情也有可能家家会遇到,乡民感觉大家心照不宣就好。

    因为在家里停灵的时间最终太长,大家看到村里这几天事多,几个兄弟合计了下后,决定还是请示了唐天和唐入海两个人。虽然主事的唐天和唐入海都来过,但是这个场面上的形式还是要走下的。最后唐天和唐入海在这家坐了半天,带着他们兄弟去了兰花湾,征询下骆冉的意见。

    骆冉虽然没有出面,但是让儿子骆鹰转告说,这九师公德高望重,历来在法术、度和镇魂方面有着独到的见识,他看过的因由是不会错的。唐平南这些兄弟有些不以为然,不过想到骆冉可是在省城工作的,见过的世面自然比乡里人多太多,所以他们倒没有驳斥骆冉话语里的应付。

    不过唐天看出来大家有些不愉快,想到这事两面不讨好,他便也直没有做声。倒是唐入海却是个两面光的人物,看到唐天神色不愉,而唐平南兄弟也不以为然,便提醒他们兄弟,九师公说过老人是不能下土的。果然,这话比圣旨还灵,虽然有两个心里憋气,但是也装着笑意和骆鹰告辞。

    不说唐平南这些兄弟的心情,反倒是骆冉评论九师公的话传了出来。这事倒是令九师公名声再次大扬,他扬眉吐气的志得意满。心里如何想骆冉的话倒是不说,他却是尽心尽力的安排唐平南兄弟,在这日乘着太阳初升,闭面封棺之后着人抬着唐平南兄弟家的老人下葬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下葬的形势有些怪,那就是把棺材抬到兰花湾的时候没有上山,而是直接的抬进了义庄里面。虽然很多年轻人都有些不解,可是老年人不允许年轻人多嘴。有人问起的时候,便说自古就是这个道理。即使有些人心里不满,也不敢再多言出声阻止,于是就在这种安排之下,让这段时间的怪事逐渐收场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几件大家没有太注意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件就是村里有人传言,说唐殿风的堂客失踪了,他丈母娘和小姨子也差点吐血死了。这事虽然没有沸沸扬扬,但是在县局来人的时候,有人不小心说漏了嘴,被县局里的人问起过。唐天当时没有吱声,但是带着县局里的人去兰花湾之后,后来县局里的人没有再提起过。

    虽然有人还在传着,不过唐达风后来证实了,唐殿风的堂客因为是小孩夭折,受到了打击之后身体遭受疾病,被家人送到兰花湾骆冉那里用药调理去了。至于唐殿风的丈母娘和小姨子向茜菁出事,据说是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了风寒,加上因为外甥夭折女儿生病她们过来照顾,不小心气火攻心了疾病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唐达风的这种解释,没有人去检究太多细节,倒是当初那不小心漏嘴的人,自后心里很是忐忑。毕竟当晚看到现场的人不多,加上唐天严重警告大家不要胡说道,偏偏有人说漏嘴传到县局来人的耳朵里。虽然最终和这些人没有关系,但是显然有了嚼舌的嫌疑。

    这些事顿时让这人两边不好做人,唐天后来没有追究这事,不过这人心里自此也有些不安。至于唐达风家里的这些人,表面上没有说什么,但是心里自然也有些愤怒这人的行为。不过大家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这也警醒了些平时喜欢说道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即使有人怀疑和揣测,也只是在私底下偶尔传起。加上村里几天死了这么多人,大家也怕惹祸上身,于是这事居然莫名其妙的过了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