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这个年代的少女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玫瑰此刻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,但是被淑媛回敬了番话之后,居然脸儿通红的站在那里没有说出话来,就是旁的我都有些惊讶。 W★w W .★ 1 くW .

    这些话虽然说的是我,但是无疑淑媛是拿我对着玫瑰说事。我耳边隐隐听到淑媛的嬉笑,我心里却想着些诡异的事情,所以对于她们的嘴皮功夫,我都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时候,似乎女孩子都要比男生要成熟的早,虽然这是我后来慢慢总结出来的规律,但是任何时候知道都不晚。因为这种后知后觉,曾经令很多男性深受其害,等回明白些事情的时候,往往已经是时过境迁了。何况是在这个营养供给还不充分的时代了,很多男生往往育和成熟要晚上四五年。

    对于淑媛的话我其实是明白些的,这个时候的人还是很直接的,虽然大家不像后世那么开放的牵手、拥抱、亲嘴之类的表面行为,但是对于真正的聊到相亲或者成家,他们会比后世的人更加的坚定。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婚姻,指的就是以后组成的家庭,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以后会离婚这个词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,会看重双方的家庭是否匹配,个人是否吻合家庭的需求,而没有太多的金钱冲突。虽然也会涉及到利益,但是往往指的是工作,以及家庭教育的高低。金钱不是衡量人生的标准,因为这个时候大家的生活还没有天和地的差距。这个时候老师还是崇高的,学历还是含金的,商人还是战战兢兢的,劳动人民还是可爱的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短短几年时间,许多家庭因为时代的变革而变迁,家庭生活环境逐渐的差距正在拉大。而这个曾经是工人阶级最美好的时代里,如果个家庭里不但有工人,而且还有大学生在,自然在普通百姓的心里认为,这已经是最美好的未来生活了和家庭了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还比较小,对于自己家庭的组成直不够了解,因为家里人从来不曾提起过。不过我隐隐听到过别人笑话我,虽然只是乡里人的俚语,但是我也隐隐明白了。我和大哥不是个妈妈的,因为大哥的年龄和叔叔毓园差不多了,自从考上大学出去工作后,就很少回来家里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父亲唐良园是钢铁厂的工人,这在村里还是很威风的事情。有人羡慕他有个有出息的儿子,早早就考上大学,而且还去了极好的地方工作。自己有在国有企业工作,在家里还有个儿子在身边。在别人看来,我父亲未来的切都将是我的,所以无疑我成为了别人眼里的宠儿。

    不说我成年后这种家世状态,就是我都知道父亲厂区有个例子。那保卫科科长的儿子是个弱智,但是因为保卫科科长身份的原因,凤岭村居然有个适龄的女孩子,愿意嫁给了这个弱智。不管别人怎么看,但是这个女孩子因为嫁人,变成了钢铁厂的临时工,而且听说正在准备转正身份。

    很多人虽然嘴巴上不让人,但是心里还是挺羡慕这个女孩子的。

    当然玫瑰和淑媛她们怎么想我不知道,但是她们家里的父母肯定有着自己的准则,个普通老百姓可以嫁给个工人的话,肯定要么长得花枝招展,要么在当地有份不错体面的工作。这事是个基本原则,因为人家工人家庭本来生活环境不错,和个普通人结亲的话,无疑降低了自己的生活质量,也将面临着各种福利保障以及后续子女的问题。

    就像向茜菲当初嫁给唐殿风样,据说如果不是他大哥唐顺风和二哥唐达风的身份,个是国有企业的工人,个是当地有名的老师,我估计唐殿风再厉害也无法娶到向茜菲的。因为向茜菲不但漂亮,而且她哥哥也是在钢铁厂工作的。像她这种容貌不说和工人结亲,就是随便嫁给个乡镇机关的工作人员,那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种虽然还没有太明显阶级区分的社会里,却因为在思想逐渐解放的年代,人心已经出现明显的区分,也有了更多的要求和追求。尤其是老百姓对物质生活的追求,已经显得有些**裸。今天看到这个邻居买了自行车,下半年自己定要想办法也买台;今年看到这个邻居买了电视机,每年家人努力定要买个。

    这种无形的攀比,在某些时候说来无可厚非,但是其实已经是民众思想变化太快的个先兆,以及爱慕虚荣的膨胀,在很多人心里开始根深蒂固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后来才知道,可能在淑媛这些人的眼里,我当时在她眼里应该就还是个孩子,不然她们还真的会心动的。虽然我的身高已经和她还有玫瑰差不多了,但是玫瑰也不知道和她说了下我的年龄之后,估计她没有把我放在眼里。看着我的神色似乎带着些挑衅的意味,就是那种拿我开涮也没有关系的感觉。

    要说这个时候我还真的没有在意,因为我其实和她还不太熟。虽然她很漂亮也迷人,但是我感觉她应该比玫瑰难对付。看起来她应该更成熟些,可是可能不是那么熟悉,或者她心里某种不安在作祟,她居然感觉到我不吱声,可能是令她极为兴奋。看着她看着玫瑰的得意的样子,我忽然感觉到有些索然无趣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看到玫瑰也没有吱声,可能是了解玫瑰的性格,淑媛居然没有放过玫瑰的意思。尤其是看到许多成年人都进堂屋去了之后,她竟然附耳低声咯咯的笑道:“正好牡丹今天看档(看档:湘楚地土话,男女相互相亲的意思。不同于普通男女相会的是,它是特指某种有目的,双方有了意向的相亲。),你就和她起办了吧!”

    这边淑媛说完还不待玫瑰反应,她先笑得直不起腰来了。把抓着玫瑰的手臂,也不管玫瑰脸涨得通红,便笑得莹白的面孔通红了起来。我看着她们没有马上离开,虽然玫瑰暂时没有什么反应,但是至少我和玫瑰比较熟悉些,看到淑媛逗趣玫瑰,虽然也知道淑媛没有什么恶意,却也有些替有性格的玫瑰忐忑。

    恰好牡丹和那个叫苟小慧的女孩子起出来,跟着的还有永蕙的姐姐永萱,和弘政堂这边久园家的姐妹和堂姐妹,大家有说有笑,看起来十分和谐客气。大家看到这边的情形,虽然有些明白是在打趣,但是毕竟没有完全听的真切,也不知道淑媛为什么这样,便都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牡丹扶住了笑得花枝乱颤的淑媛,看着自己妹妹绷着脸没有说话,虽然没有生气的意思,却是眉毛慢慢竖了起来。牡丹历来是知道自己妹妹的,淑媛又是自己的朋友,便知道这是妹妹心里有主意了。她不想掺与进来,不过想到今天来的原因,不由看了妹妹眼,生怕她不知深浅的玩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牡丹自是个有主见的,心里的道道哪会少了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自己也了解自己的妹妹,便也不吱声也不张扬,因为久园带着帮年轻人就站在堂屋门口,虽然没有过来也看着这边。不管平时怎么样放肆,至少今天的主场是自己,自己让这么多人盯着,自然要保持着定程度的体面,所以笑眯眯的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如果以前有人拿玫瑰和我开玩笑的话,可能在我心里还会有些小小的虚荣。可是今天见到了玫瑰之后,听到她的言行举止,我便知道不管如何,在她的心里看来,我不过是她比较小的时候,个可以说心里话的小伙伴而已。至于我曾经心里想过什么,她应该都不会在意的。

    其实像她和永蕙比起来,两个人都是漂亮的。不过她要多了几分灵动和跳脱,但是永蕙看起来比较贤惠和体贴。弘政堂很多人也拿永蕙开过玩笑,不管是永蕙小的时候,还是如今她已经成为了个少女,大家似乎都感觉到牛家的心思很正常。毕竟永蕙不懂事可以理解,但是牛家的人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牛家的人任凭别人开玩笑,甚至也喜欢听别人开玩笑,我后来揣测就是当初他们有过这样的想法。让永蕙成年后嫁给我某个表哥,成为我奶奶的外甥堂客,那就是个最好的结局了。但是看到永蕙直和我亲近,而我也十分缠着永蕙,虽然差着些年龄,但是在他们看来这切都不是问题,于是这种放任的心思更明显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我家里爷爷奶奶在,他们没有任何异议的话,这件事情都是有着丝可能的。虽然如今随着永蕙的逐渐成年,按说要更加注意和我家的距离了,可是因为我和永蕙直很好的缘故,就是邻居们都没有任何人感觉到意外。因为永蕙的大哥牛永祯毕业,也成为了村里的准驾驶员,大家都知道这是我家的缘故,尤其是我父亲起到了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当时我只是隐约知道些这些人情世故,但是在乡里人看来,能够让家人的生活改善,能够让子女以后有个翻身的途径,那就是应该要知恩图报的。因为我家和永蕙家几十年的关系,要说感激的话都是多余的,只要两个老祖宗都还在,这切似乎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淑媛姐姐,不说我能不能嫁出去,要真是小河成了你男人,我估计你家里的伯伯和伯娘都要笑醒了!”玫瑰居然含着笑意,却咬牙切齿的对着淑媛。看着那样子恨不得吃了淑媛,但是大家都知道她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切!”淑媛没有说话,却呲了玫瑰口,看来牡丹几个眼,又斜斜的眼光看向我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