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七章 腊尽余波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19    路狂奔,感觉到自己胸腔里全是冷冷的空气。√★W .

    逐渐远去的卓义明,不经意的回头,看了眼在小道上飞奔的我。那对饱含沧桑的眼睛淡淡的,可能感觉到水渠里没有水,四处郊野还算敞亮没有什么危险,就是我的行为有些夸张,他也没有太过在意。看着我飞奔的身影,似乎想起了什么,站在那里眼神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他便回过神来,看着我的身影在小道上延伸,眼神里似乎带着微微的无奈,可是轻轻摇摇头,挑着粪箕慢慢的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知道卓义明的失神,因为没有看到淑媛的影子,我亟不可待的往前飞奔。当我眼看到面前苍凉的景色,以及路边枯黄的路草,我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村庄房子还不多,毕竟大家的生活环境刚刚开始改善,还没有那么多的想法。这里是弘扬堂和遥巨村交界的位置,很多的田土地盘都是交错的。极目远远看去,前面不过是几处聚集的老屋。这边可以看到遥巨村的些房子,偏头朝弘扬堂这边,甚至可以看到我外公虎胜公几户居住的那个小土台。

    旷野里没有人出现,像刚刚碰到卓义明这种勤快的人,在两个村里来说都是极为罕见的。我知道卓义明不可能隐瞒我,但是面对这种情形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胸腔被挤压的难受,站在原地扶住路旁的树干猛的吸了口气,人还差点窒息的倒在了地上。缓缓的定住了身形,才想到自己凌晨也是受到了些影响,不由站在原地株不大的槐树下,慢慢的按照骆伯伯教的运气方法调息。果然脑海里便逐渐的清醒了起来,整个人也再次回复了平常。

    当我回再次四顾时,周围都看不到人影。甚至水渠上不远的土马路上,也是似乎荒凉至极。不要说人的踪影,似乎就连冬天无处觅食的鸟类都不见了。想到自己目光所及的范围看不到人,终于是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是按照最快的时间算来,刚刚淑媛的度也不至于快到这个程度,可是就我和惠江说话的功夫,转眼间这人就不见了踪影。我开始紧张的原因,想来就是因为乡里人平时有容易想不开的例子,我生怕她出什么事情?但是如今没有看到淑媛,她会去哪里呢?我清楚的看到她是从大槐树边走过,那肯定是往自己家这边走了。

    如今到处看不到她的影子,难道她没有往家里这边走?

    那她会去哪里呢?

    我心里疑问着,心里乱成了团麻的思绪,脚步忍不住便往回走。我总感觉到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出来的味道。就在我脚步不停,突然我看到了个小小的路口。

    倒不是这个路口有什么不对,而是我忽然便想了起来。就是因为当初的这个路口,我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,最后现了沈元桥和唐金枝的秘密。到今天我都没有搞明白,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在乡里人看来,像唐金枝的这种行为,是种被人所不齿,或者说是不能见光的行为。可能如果事情曝光的话,沈元桥会影响到仕途,但是最终不会太伤及根本。但是唐金枝的话,完全就有可能身败名裂。我也算是接触过唐金枝,甚至还有些不明不白的暧昧,但是我反而感觉到她不是那种令人厌恶的人才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忽然清醒了过来,才现自己居然又走到这条小路上来了。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依旧茂盛的荆棘刺,虽然不像夏天那么青翠,但是依旧有着很多枝叶,和茂密的枝条交错的生长着。站在外围的话,依旧是无法看到里面清晰的形状和动静。

    记得永蕙和我说过,这里当初那个舒服的地方,是辛康的儿子辛路建闲着的时候,放牛开辟出来避暑的。如今想来也算是他的份功德了。看着这处曾经熟悉,其实还极为陌生的地方,我心里忽然有些感慨。不过就在我看到四下无人,准备从小路往田埂那边过去的时候,我的目光突然便被什么定住了般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这里有着茂密的荆棘刺,加上它本身生命力旺盛,边上生长的无名小草居然没有完全的枯黄。因为这个季节已经很冷,所以平时应该没有人来过,所以原本清晰的水沟小路完全长满了小草。但是这个时候我却惊讶的现,原来这些小草居然被什么踩过,因为有些已经塌下去了,甚至还有几根已经碎断在原本的植株边。

    我浑身顿时犹如遭受了电击般,下便僵硬的站在了那里。看着那无法看透的荆棘刺,和水渠下被遮挡住了的水泥盖,心忽然便有些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那么阵的茫然,站在那里我动不动,忽然却陡然急促了起来。虽然不敢肯定淑媛知不知道这个地方,但是看着这新踩踏出来的痕迹,我心里骤然便期盼了起来。不管会不会失望,我都缓缓的抬起了脚步。虽然这脚步似乎重于千钧,但是心里的激荡却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没有昏了头脑,我知道有可能会是淑媛,但是为什么不可能是别人呢?这种纠结的心里,让我心里既有不安,也有着强烈的期待。

    这里很安静,我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。我也走的很慢,因为我知道我怕失望。

    当我眼前亮,看到那个坐在石块上的影子,我双腿软几乎坐在了地上:“淑媛!”

    很安静,那个人缓缓的转过了头来,果然便是刚刚出来的淑媛。不过让我浑身僵的是,她对死鱼般的眼睛紧紧的看着我这边,却让我浑身不寒而栗的惊恐。

    她那对本来水汪汪的眼睛,却好像有些灰样。看着我的神色有些冷冷的木。最让我心里凉的是,在那对好像不是她的眼睛里,居然透露出来股寒意。如果这不是白天的话,想必我早就吓得屁滚尿流。即使这样,在这灰暗的天气里,在这有些寒意的冬天里,和昨天比起来就是两个天地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了?她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?这是我突然间心里最大的疑问。看着面前的淑媛,我心里先是阵惊慌和不安,可是看到她没有吱声也没有动弹,我顿时间便胆子大了许多。尤其是感觉到胸口那散出来的股淡淡清香,我心里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起我没有强烈的感受,但是在经历了几次事件之后,我知道自己脖子上的这块血乌桃木木牌的神奇。它虽然不能主动的克敌,但是只要它产生些反应的话,必然便是在提示着我。这不是有些不好的东西,便是我可能遇到了些会有害的事情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心里飞的念诵着清心渡恶决,人却站在那里没有再往前。

    “淑媛,你怎么跑这里来了!”半天的时间,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,最终在嘴里蹦出来这么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令我逐渐心里放松的是,她先是直看着我,坐在那里身子没有动,忽然我看到她身子微微抖动了起来,然后脸色忽然变幻了起来。那似乎是种遭受了折磨的难受,她身子不断的抖动着,虽然嘴巴不断的张合着,却啊啊的没有说出话来让我听到。她双手也似乎想往空抓什么,可是那空气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有骆伯伯那种能力,可是看到淑媛的样子,不由快的念诵着口诀,忍不住居然往前走了几步。因为淑媛不但身子在抖动,那对本来吓人的眼神,这个时候居然翻着白眼,然后整个人摇摇欲坠的感觉。当我靠过来的时候,她忽然在嗬嗬声的嘴里,突然便爆出了声沙哑的惊叫,然后整个人便往旁平整的水泥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再也没有迟疑,快的便跑了过去,心再也没有了害怕,而是在她还没有倒在水泥地上的时候,便把她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河,,,,,,!”淑媛有些不敢确定的看着我,看到我抱着她站在个陌生的地方,她本能的想推开我来。不过不知道是她没有力气,还是我站在大石块下面站的稳稳的,她不但没有推开我,反而被我抱得紧紧的。她那在桥拱下显得有些泛白的脸色,这个时候居然有些泛红了:“我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?但是你刚刚说自己要回家,我跟着你过来送你的时候。没有看到你的影子。但是我后来现你个人跑到这里来了,你以前来过这里吗?”我感觉到自己嘴巴有些涩,虽然不像开始那么紧张和害怕,但是还是本能的似乎担心什么,边四处张望和边看着淑媛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有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看着淑媛痛苦的神色,似乎在想什么东西,却偏偏想不起来的样子,我的心里有些往下沉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,但是我知道定有什么生在淑媛身上了。就在我担心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她的手也搭着了我的后腰和肩,这样似乎让她更加舒服些。

    我心里自然无形有些窃喜,看到她脸上丝毫没有了刚刚的恐惧和怪异,我心里稍微的安定了下。但是想到她刚刚古怪的神情,以及那种她自己都无法知道的状态,我还是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