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个人的年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回到宏政堂的时候,我可以说是身轻松,虽然对于未来是片未知,可是因为淑媛的想法说出来之后,我反而变得心情舒畅起来,最后居然是路哼着小曲儿回来的。★ .1W.

    天色也没有太晚,但是我看着这阴沉的天色,心里忽然升起了股古怪的念头,这鬼天气是不是要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不过这种念头在脑海浮现出来之后,很快便又被寂静的宏政堂所影响!因为虽然宏政堂里很安静,但是隐隐飘散出来的香味,无不展示着年节的到来!

    刚刚迈进厢房的时候,看到变得冷清的房子,昨晚和清晨的情形恍如眼前!但是切事物好比幻影,瞬间便在眼前破灭!当看到眼前还是冰凉的家具,和那空荡荡的房子,我瞬间便有些清醒了起来!

    本来想着去兰花湾那边,因为毕竟马上就要过年了,不知道骆伯伯究竟是怎么安排的,想要早点得到准确的信息。看到别人家都热热闹闹的准备过年,我心里其实也有些黯然的。

    骆伯伯和我爷爷以前都反复提过,我过年其实是不愁去处的,不说外家近在咫尺,就是叔叔都住在隔壁。但是想到过年是在别人家里的,我的心里就有些不自在。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,所以长辈有什么事情都会随我意愿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我的胆子太了很多,不说别人知不知道,就我自己都感觉像坐过山车样的经历,换成很多人可能都转不过湾来!有时候静下来,我感觉自己真的长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老屋里飘荡的香味,不知道是哪家在炖猪肉,或者煮别的什么好吃的!这个时候我才现自己确实是很饿了,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之后,却现自己似乎更饿了!

    就在我回到宏政堂老屋不久,没有想到永蕙过来找我了,她轻轻的唤了我几声,听到我回话之后便径直的走了过来。看到我正要关门,她自然有些讶然的问我要去哪里!

    她没有问我是不是去她家,眼就看出来我是有事,显然是对我有足够的了解。换成平时我定会很开心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时候看到她我居然有些慌,这是种莫名其妙的回避!

    看到她歪头看着我没有放松的意思,我只好老老实实说了自己的想法,还有大人早就嘱咐下来的些事情,永蕙听了之后居然沉默了下。虽然不知道她想什么,可是看到她沉静不吱声的表情,我想她应该早就知道我的安排了,不过她直没有对我提起罢了!

    “傻了么?难道我脸上有花?”看到我有些愣的样子,她居然扑哧笑了出来,气氛似乎下便缓和了些!

    感觉到平时她的样子,心里虚的感觉便足了些,呵呵的掩饰了自己心里的虚,然后僵笑着说到:“哪里吖!是吖!是有花,朵好漂亮的花!”我脸不红心不跳的拍着胸脯说着。

    看着我本正经的样子,永蕙居然停止了笑脸,静静的看着了我会儿,然后低声告诉我说,她妈妈和奶奶要我和她们起过年,问我愿不愿意去她家过,然后她脸期盼的看着了我。

    永蕙静静的看着我,也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。她的这个说法,这倒是在我意料之,因为知道我个人在家,牛家肯定会主动邀请的!不过牛家也不会太主动,因为我叔叔毓园两个人就在身边,他没有表态牛家肯定不好太急。最亲的叔叔还没有心思多个人,牛家不会做这个恶人。

    虽然外公外婆那边似乎晚辈太多,也还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。牛家和外家私交关系也极好,更不会给我外家留下口舌。这点是我对牛家感觉到最亲近的,因为表面看来他们直没有丝毫的目的。人人都知道牛家老令婆当年的身份,和我家至亲也在情理之。

    外家什么想法我不知道,但是我去牛家过年他们绝对不会意外,因为他们也知道牛家对我的感情。至于外家直没有表示意思,我后来倒想过是不是骆鹰和外婆他们提过,所以她们没有太在意我的去留!

    我没有马上回答永蕙,因为我知道她,她也是样的知道我。这是牛家长辈的意思,当然也有永蕙自己的想法,甚至我都敢肯定是牛家长辈私聊之后,永蕙提前来和我说了!我对永蕙这份心思还是很感激的,但是我不能这样做!

    我目前就是要看看骆伯伯的决定,因为他要去省城过年,这个时代赶路还是要挺长时间的,如果要走的话肯定就是这天!看着永蕙的眼神多了丝期盼,我的心却忽然感觉到惭愧了起来!

    “我要去兰花湾看看骆伯伯,他好像说如果不去省城的话,可能要开药给我调理身体!”我倒是没有骗永蕙,因为骆伯伯直让我对外这么说。虽然承认认可我是他弟子,但是他暂时不想被人知道!从龙师傅的话里面,我知道骆伯伯这是为了保护我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永蕙越来越阴沉的脸色,我马上接口说道:“这是真的哦!爷爷奶奶去姑妈家之前就安排好的了!”我自己都感觉到这话无力,可是永蕙依旧没有马上接口。

    “过年哪有人还吃药的,难道想年有毛病吗?”永蕙终于忍不住问我,湘楚地春节的忌讳特别多,这点连小孩子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我的脸瞬间便红了,幸好厢房门口的光线挺暗,这个时候又逐渐天暗了,我这种尴尬倒是掩饰了不少!

    倒不是我要对永蕙掩饰,最重要我要等着骆伯伯的布置安排。自从被骆伯伯接受以来,我经历了几次大的行动。因为看到了种不样的世界,所以我对骆伯伯的认同越来越强,如今做什么事情潜意识都是以骆伯伯为主。

    永蕙自然可能不知道这点,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对她直说,想到这点的时候,我心里就有些了难受!个是将要传授衣钵的师傅,个是从小情如姐弟,如今似乎又多了份情感的伙伴,这叫我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骆伯伯开的都是调理身体的,他们说不算是药!”我咬着牙坚持下去,毕竟这个时候对于师傅的尊重还是极为重视的,作为骆伯伯这个人来说,现在我对他教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了,以后他肯定会是我公开的师傅的!这是以前我不敢想的!

    看到永蕙有些倔强的神色,最后我只有服软,愁眉苦脸的对着她说道:“如果骆伯伯不去省城过年的话,我是肯定和你起过年的了!”

    “嗯嗯!知道了!”永蕙的笑意平静了起来,似乎又回复到了那种让我安宁的神态。

    我瞬间便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些侥幸,虽然知道永蕙心里不定会这么想,但是我还是放松了下来。永蕙的来意无非就是叫我吃饭,她似乎对牡丹几个人的离去没有提,好像和她们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干系样!

    在牛家的晚饭自然打乱了我要去兰花湾的计划,不过吃饭的时候老令婆看似无意的提了句,问牛三娘娘说让永蕙看看我过年穿什么衣服!

    因为我这个学期长的太快,父母又不在家的缘故,最后我新的棉衣裤没有准备,就连外套都短了截!牛三娘娘便笑着回老令婆说这时节就是想准备都没有地方去了!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,但是没有我说话的份,因为牛家兄弟哄笑起来!有人说把牛永衫的衣服给我,有人说这事委屈了牛永衫!牛永衫自己倒是很大方,不过弱弱的问我说我穿不穿他的!这个时候我是感动的,我也不至于那么傻,连忙的推脱说自己穿现在的就挺好了!

    牛家人的身材只有牛永衫和我差不多,既然我拒绝了,自然引来片赞叹!老令婆嘱咐永衫给我回去挑选件称心的,过年那天好穿上,永蕙小心的应者了!

    我们回来老屋的时候,永蕙没有吱声,烧水泡脚整理被褥,当我看到她把外床的垫被换了,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!永蕙瞪了我眼,丝毫没有因为我的惊讶而有解释的意思!

    在我忐忑不定的心情下,当真是极好的睡了觉,连我自己都惊讶的是,即使沉睡抱着了永蕙,我都丝毫没有过分的意思!当我醒来的时候,永蕙已经拿着被褥去井边了!

    我边跑过井边,边告诉她自己去跑步!当我来到兰花湾的时候,果然没有看到骆伯伯。

    他让骆鹰转给了我封信,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要个人的了,因为骆伯伯去了省城过年!

    至于信里其他的内容,无非就是指导我学习的,让我有些安慰的是,其包括了我最喜欢的咒语练习方法,甚至还包括了最常用的几样!

    骆伯伯也没有说明具体时间回来,不过他却特意的提了句,让我初四的时候去家属区看望下龙师傅!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让我初四去,也许只是巧合罢了!但是想到答应淑媛也是初四的事情,我顿时感觉到有些紧张!

    可能是我神经有些过敏了,但是想到龙师傅受过的伤,不说他是不是我父亲的拳脚师傅,光是他帮助骆伯伯,就已经令我心里格外尊敬!即使我以前也给他拜过年,但是想来都不会有这次的刻意!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