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三章 思维初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对于我和骆伯伯的关系,这个对自己父亲不太感冒的干舅舅,次对我表现了自己的关心。 √Wくw W√.く√1 くW★.平时我跟着骆伯伯的时候,他是很少和我说话的。我自然有些惊讶和好奇,他居然问我是在外家过年,还是留在他这边过年。当然,他也毫不忌讳的告诉了我,家里就只有他和骆亭在,其余人都去省城了。

    要说最大的感受,这个时候我次感觉到他语气里的萧索,这当真是种奇怪的感觉。其实他的年龄比我大很多,甚至大过我的舅舅唐百雷,平时我们自然很少有说话的机会。他应该经常见到我,我也偶尔会关注他下,但是都不是刻意的去对对方用心了解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种关系,我们还是比较亲近的干亲。这个时候乡里人对于这种关系很看重,不但平时来往亲密,就是有红白喜事的时候,也是当成真正亲属排行的。虽然我和骆鹰的这层关系隔着了点,但是他和我妈妈的同辈,按说算是很亲的关系,所以我自然潜意识对他亲近几分。

    当然对于他的邀请,我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,赶忙表示了自己的谢意。其实骆鹰的心情看起来还是极好的,看着我没有留下来的意思,他也没有矫情的意思,便送我到了义庄门口来。

    我本想着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毕竟平时可没有过这样的待遇。他那连骆伯伯都骂的臭脾气,是谁都不会给好脸色的。就在我心里忐忑计较的时候,他却边声嘱咐我说:“老爷子平时眼界高,这些年多少人求上门来。不说教人正骨术和练太极了,就是对人显露几手把式,都是从未有在人前有过的。不过你还在上学,他肯教你你倒是要好好用心学了!”

    听到他忽然这么说,虽然平时骆伯伯从来没有对人提过,我想着他是早已经猜到了。不然从小在这里长大的骆鹰,什么时候见过自己父亲留人这么住过。其实他心里还有很多想法,包括对唐玉宝的,但是这个时候我没有想到,也根本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他这种并不俗套的关心的话,我还是谨慎的点头应着,然后微微欠身对他真诚的行了个礼,壮者胆子说道:“我以前胆子很小的,但是因为这些时候跟着学习的缘故,倒是胆子大了很多。不过我比较愚钝,直都怕自己学的太慢,学不好这些东西丢脸!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骆鹰似乎有些惊讶,看着我眼神有些羞涩不好意思的感激,他没有马上接话,而是居然背负着手看着门前的竹子。我看到他这个神态忽然有些恍然,这不就是骆伯伯平时的习惯吗?我不知道骆鹰自己有没有注意到,但是我也没有傻到点破说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能感觉到我看着他,骆鹰回过神来微微的点头:“以前倒是听过人家说你胆小!难为你在这里添油这么久了。不过老爷子这些东西糟粕精华都有的,我想你以后会逐渐明白。这些年家里人没有跟着他学,来是他的脾气我们受不了,二来他可是真正说过我们笨的了,他能够答应持节公来教你,肯定是看你的优点,这点你倒是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和骆鹰的聊天,其实比这些年来我们说的话都多。我也从他的嘴里知道了,骆伯伯平时不是不教家里人这些本事,而是他和这些孩子有着定的代沟。可能孩子们也在懂事的年龄排斥这些东西,或者是过了最好学习的年龄,反正他的几个孩子好像没有学他本事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骆鹰肯定是学过些东西的,但是应该都不是骆伯伯本事的精华,或者说只是其的些小道。我甚至听人说过,当初骆鹰认我外婆做干妈,就是因为要跟着我外公虎胜公学习正骨术,和骆伯伯决高下。最后骆鹰在我外公那里究竟学到多少东西,没有人知道具体的结果,但是他最终成了我的干舅舅。

    如今对于骆伯伯和我的关系,我虽然不明白具体的原因,但是我也相信骆鹰比我看得清。虽然不知道骆伯伯会不会对他说这些细节,但是可以估计到骆鹰知道的并不多。至于骆伯伯他是不是看我爷爷的才华,除了当事人旁人无法知晓。不过他肯定是看到我的某点喜欢,不然他怎么会突然答应教授我,甚至不惜让我利用唐玉宝来加练功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市面上没有那么多的武侠传奇,也没有那么多的古怪奇遇,甚至我都没有认为利用唐玉宝是不对的。按照骆伯伯说的是很有道理的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联系运气行功,但是有了这种古怪的方式,恰好可以利用两个人身的阴阳蛊而互补。既不会伤害到对方的根本,又可以帮助我成功,在这个时候是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当然我的心里其实根本不知道结果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会伤人。但是骆伯伯警戒过我,说如果不能好好利用这种方法,而味的去放纵的话,只会令我走向毁灭。我当然记得骆伯伯的这番话,甚至对当时的情节记忆犹新,可是我这个年龄确实很难自控。

    满以为骆伯伯不会掌握我的这种小心态,可是从他留给我的信里,其实我已经现了他的这种隐隐的警告。此前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,甚至还对自己的小聪明有些沾沾自喜,这个时候我有些浑身冒汗。即使骆鹰的话令我心思稍微的分神了些,也对骆伯伯的这种执着而感动,也为他的洞察秋毫更加自省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隐隐想过,他这么着急希望我学这些东西,肯定是他有什么想法,或者他遇到了什么事情!不然按照我从别人嘴里听到对他的了解,这可是个不假辞颜色的人。听到骆鹰再次提到这件事情,我心里似乎更加清醒了些,恭敬的应着了他。

    然后我便告诉他可能过年就不来这边,到了初再来拜年了。这点骆鹰倒是没有在多问,嘱咐我收好骆伯伯给我留的那个小袋子,看着我走到那个小山坡他才进义庄里去。

    永蕙把被褥洗好晾好了,我回到弘政堂老屋的时候,她已经回去家里了。我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,但是也知道要过年了,她家里零碎的事情可不少。何况今年老令婆在她家过年,自然准备要比往年足些。

    我进屋的时候,看到莲花倒是在厨房里忙和着,她看到我还主动打招呼了,似乎知道我的情形,笑着问我过年在谁家。自从二十九爷去世后,她家里倒是安静了阵。加上唐殿风家里出了档子事,这后院住着的人家好像冷清了很多。听人唠叨说每晚后半夜的时候,后院都有些动静,吓得诸如莲花和我婶婶小雨这些新堂客,都早早就会睡觉。

    加上我挺长段时间在兰花湾那边,这段时间她倒是第次看到我。我看着她笑盈盈的样子,知道她哪壶不开提哪壶,心里虽然有些难过,但是也没有马上回答她。不过我婶婶小雨恰好在家,可能听到了莲花的声音,居然也走了过来。张口便说:“我们在家过年,虎胜公离得这么近,哪会让他没有地方去!”她含笑对着莲花说道:“做了这么多好吃的,难不成是想让小河在你家过年啊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感情好!”莲花边忙着手里,边乐呵呵的笑道:“巴结了小河,良园哥哥回来了,高兴把我大哥介绍到钢铁厂去,哪怕是做零工那也好了!”

    “哟,你大哥还用介绍做零工,街里随便干点什么不就成了?”我婶婶小雨似乎脸惊讶的看着莲花,看到莲花脸色僵,她却好像没有看到样,边朝我走过来,边继续说道:“你们街头市面长大的人家,哪里会用的着我们家大哥,说出来也不怕笑话,寒蝉我们家小河了不成,到时候小孩子还当真了!”她咯咯的乐道。

    “哟哟,瞧瞧你这张破嘴啊!”莲花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,低头做着手里的活计,看似无意的继续说道:“上半年人家给我大哥介绍了门亲,人家就说着天天闲着不干活,守着那几间破房子能活世啊!所以我这不是担心吗?良园大哥见多识广,路子又宽的很,指不定他有个心思,我那大哥也就有些希望了!”

    听着她们絮絮叨叨,我本不想理会。因为莲花那大哥我是知道的,人家说他小时候在大河里遇到过落水鬼,后来人救上来之后,整天就神神叨叨的。很多人都说他撞鬼了,有人说他天生智力有限,还算是遗传方面的。莲花家自然不肯承认,但是到了适婚的年龄,女方看过之后都推脱了去。

    我以前也隐隐听莲花对我妈妈提过,希望我父亲可以帮忙,因为那时候父亲在钢铁厂还能说上几句话,想必后来是没有了下。这个时候听到莲花这么说,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善意,但是对她的看法无疑却是降低了几分。看到婶婶过来,便只好站在了那里等待。

    婶婶没有别的话,自然是问我过年和他们起行不行。对于她的问话,我心里有些感动,但是也没有说出原因,而是低低的问了句:“我问问外公他们好吗?”当然我其实很少和外公说话,甚至都很少去外公家,但是想到和叔叔婶婶两个人过年,我便只好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的!”婶婶似乎只是客套,看到我没有马上答应,便又凑到莲花那边去了。她们两个人平时看起来不错,乡里人嘴巴扯飞,对于般的事情不会计较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低声聊着,我没有了兴趣,直接开门进屋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