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四章 除夕异端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早上没有吃东西,因为家里好久没有开伙了,连个剩饭都没有。√ W★w W .く 1く√W.因为和骆鹰聊了阵,回来的时候我走的比较慢,想到这段时间的些事情,自己想把思路理清下。

    待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想必牛家的早饭也早就吃了,便没有特意往那边去。可能因为运动的缘故,心里感觉到还是有些饿,后来我有些灵机现,在家里的瓮坛里找出只鸡蛋。当然远远不止只鸡蛋,这是妈妈出去的时候准备的,让我平时可以蛋炒饭吃。

    不过我对鸡蛋不太感冒,时没有想起来而已。这个时候却挥了极大的作用,我边烧了开水边就着炭火里把鸡蛋悟熟了。只鸡蛋下肚,整个人立时精神了很多。

    其实我倒是没有不好意思,但是想着特意跑去牛家吃饭,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。这是以前感觉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这个时候却忽然在心里形成了。以前好像去牛家吃饭是很正常的,就好像永蕙在我家往来样随便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仅仅是过了个学期,如今让我随便跑去牛家,再找个早饭吃下,在我心里却是有些尴尬的。

    可能牛家的人绝对不会有这个想法,但是我想是我自己心里想的东西比以前多了。这是不是因为我长大了?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?为什么会那么在意身边人的眼光,我想确实是自己的想法多了,更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。

    想到就要过年了,我心里就有些慌了起来。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,可是现在却感觉到有些人在自己脑海里逐渐的模糊了起来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是因为他们的离去,让我自己变得独立,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自己的生活?其实我根本还不懂得生活,但是我却特别渴望自己的生活!

    生活是什么?

    其实我想我并不知道!

    每天的吃喝拉撒睡,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。但是静下来想想,自己连自己怎么活都不知道,更养不起自己的时候,我便感觉到了深深的挫败。

    其实昨晚我睡的很香,再次看到永蕙和以前样的亲近,我知道她并不知道昨天生的事情。不过想想她也是不可能知道的,因为牡丹、玫瑰那些人怎么可能和她说这些?我想淑媛就更不可能了!在我心里其实有着诸多的臆想,当然也不敢直接在永蕙面前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的是,我在泡完脚之后,居然迷迷糊糊就乌龙的睡了过去。甚至不知道永蕙陪没有陪着我,因为早上睁开眼之后永蕙便不在。但是我知道自己睡的特别的香甜,因为这晚连梦都没有做,觉便睡到了天亮。当然我心里还是有着小小激动的,被窝里属于永蕙的体香我很熟悉。

    今天想来我晚上的沉睡是件好事,却是我这段时间太紧张,或者说是睡眠有些日夜颠倒了,当然也许可能是直睡眠不够。这时我静下来才隐隐的有些感觉,这是件好事。因为我只有面对着永蕙的时候,才会完全的放松了自己的神经。这本来是件极为简单的事情,可是到了现在我才现自己居然要静下来想想,才能够现这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过完年会是什么,读书肯定是必然的。至于骆伯伯这边的学习,切肯定是要看他什么时候回来。虽然留给我的任务不是天两天可以完成,但是这个年龄最想的就是源源不断的新的事物。如今我现自己身边的关系有些复杂,因为这是种乱七糟的情形。

    家里的长辈都不在,我现在好比只放养的野羊,看到哪里有野草就会驻足,丝毫没有现身边,或者周围的些危险。当然,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和心态,那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人,肯定对人的防备还不像后来人那般复杂。虽然样有些不能公开的问题,但是这个时候的人包容的心态比较强。

    学业最后的几天我没有去学校,这直是我心里的心结。但是那个时候是骆伯伯和彭师傅关系最紧张的时候,骆伯伯丝毫没有忌讳的告诉我,他担心彭师傅对我不利,所以强行把我留在了兰花湾。当时我心里自然有些郁闷,不过后来经历了连串的事情之后,我才真正感受到当时的危险。

    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两个同学的结局,因为骆伯伯不可能为我去打探这样的事情。不过骆伯伯对我说过,不管是放蛊还是用别的方法控制普通人,只要养蛊的主人离开,或者他不特意的最后关头害人,蛊的人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当然如果是些特别的蛊种,旦主人离开了控制范围,它们便会失控的害人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般人无法了解的操纵人的方式,比如利用鬼物害人的伎俩。如果主人离开之后,骆伯伯说只有两个可能,个就是标的人清醒之后茫然若失,种就是心智全失成为个傻瓜或者弱智,甚至最严重的如果有些记忆残留的话,甚至会惊惧而亡。

    这些由头知道了之后,我逐渐的释怀了自己的旷课。也在这段时间里眼界大开,令我相信了自己身边任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。骆伯伯没有明说弘扬堂有多少人具有本事,但是至少透露了不少老人年轻的时候都曾风光过。虽然没有见证他们的过去,但是从和大省公起去过王家园子之后,我更加坚信身边每个人都是不平凡的。

    想到在骆伯伯身边或者说兰花湾这边,可以学到很多学校学不到的东西,我心里便有些感觉到时间不够用。上次隐隐听到过骆伯伯提起,因为我们现了彭师傅的秘密,后来他施展了些手段,据说连惠江的父亲达风老师都是弹的了。但是骆伯伯没有细说情节,不过倒是令我想到了这几日弘政堂这边晚上的怪事。

    从听到唐殿风家里出事,到如今婶婶小雨现那只巨鼠,到我晚上看到那奇怪的影子,我觉得绝对不是偶然的。我也相信有些是巧合,但是我更相信自己半夜听到的歌声,绝对不是我出现了错觉。因为惠江也听到过,如今老屋大院里也有些风传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甚至想到过是不是唐殿风半夜三更跑回来,但是我听到的那歌声确实有些古怪,断断续续有些捉摸不定,甚至我都没有听出来是男是女。这点我忽然想到了个人,那就是我的沈老师。她虽然是个漂亮的少女,但是她说话的声音绝对是有些粗旷的。所以我都没有在意这个人是男是女,而是这个声音究竟是谁的。

    我想到的时候,当时心里也闪现过个念头,这会不会是沈老师?不过马上便被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扑灭了,因为不说沈老师对我们老屋大院熟不熟悉,光是她半夜三更跑过来这件事,就是有些荒唐可笑的了。我相信沈老师的为人,当初两个同学出事,我虽然担心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不过当初沈老师来过兰花湾,甚至还亲自和我提起过,虽然没有细说情形,也只把两个人得了重病,甚至说是大冬天的在外面冻坏了而已。她自然也感觉到了我的心结,和我主动的提起,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需要注意的课程,倒是没有耽误学业。

    我对沈老师当时来的目的很惊讶,但是听说是骆伯伯亲自去找的,便收声没有问什么。但是对于沈老师的感官变得更加的好。甚至在人人都布置了作业的情况下,沈老师居然没有让我写什么作业,这对于每个我这种年龄的人来说,其实都是种幸福。我没有主动的问她,因为那时候关系似乎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后来我也在骆伯伯聊天的时候试着提过,骆伯伯却淡淡的回了我句,我记得他是说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啰嗦的,所以我难得的得到了个清静的寒假。不过接着直跟着骆伯伯,所以我甚至都没有什么心思看别的东西。这个时候安静了下来,我想到老屋大院隐隐的不平静,忽然想到了自己意外得到的那两本书。

    因为忽然会想起来,其实是心里直都有些记得,不过因为它们的作用直是质疑的。但是昨天在水渠下面的意外使用,令我如同得到剂强心针。它不但是真的咒语,而且是真正有用的咒语。虽然我不能肯定是什么缠着了淑媛,但是凭着直觉我都知道是咒语生了某种作用。

    此刻我心里充满了希望,甚至想着自己要不要在老屋这边实验下,但是潜意识的那种胆怯,还是令我有些临场止步的意思。心里揣摩着,要不要先练好两三种咒语,再在合适的场合里好好利用下,想到这里的时候,自然心里充满了激情和希望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我纷乱的思绪,永蕙却在临近午的时候过来,还给我带着只烤红薯。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烤红薯这么好吃过,永蕙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,不由咯咯直乐的笑我。我脸皮有些红,但是也没有在意,毕竟我们两个人在起的时候,似乎都知道彼此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日子和时间就在这种平淡悄然流逝,这天已经是除夕的到来,下午我就已经来牛家这边,没有想到我叔叔毓园慌慌张张从土马路那边过来。牛家这边正好有些人在,大家自然难免有些惊讶和好奇。叔叔却告诉大家个惊讶的令人错愕的消息,原来兰花湾兰花堂唐杻服的大女儿喝药死了。

    老人们骂叔叔不要胡说道,叔叔自然瞪眼吹须的信誓旦旦,这大过年的怎么会说这些假话,他刚刚从兰花湾牛虎禅家过来,兰花堂那边已经乱成团了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