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 黎明前的颤栗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不知道永蕙是累了,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之后难得理我,居然就那么在我身边扭动了下,然后往被窝里使劲钻着,居然也没有反应。W√w Wく.く★1★ W .★

    要说我这段时间的经历,无疑令我的胆量也大了很多,甚至还亲自做过几件事情。虽然不算自己个人干的,但是想想以前的我也算很难得了。以前如果说会有这些经历,就是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。尤其是最后那次那个彭师傅失踪,我陪着骆伯伯独自进入后山岩洞。骆伯伯去做了什么我不知道,但是他把我个人留在岩洞,如今想想都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虽然其也有些意外,甚至有些不能对人言的东西。可是如今想来都是会出事的大事,偏偏当时我却懵擦擦的接受了。说来好听是救人,其实当时我是排斥的。哪怕面对的曾经是我最痴迷的人,却也感觉到自己难受。我的心态能够慢慢转变过来,其实还是因为骆伯伯说对我自己也有极大益处。

    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有感觉到有哪里不同,虽然也曾隐隐感觉到心里清晰。在骆伯伯的暗示下感觉到自己的练习,也感受到似乎有股细细的气机,在自己身体里所谓的行气气脉里游走,可是却还真的没有感觉到它有什么用。如果不是看到骆伯伯兴奋的神情,换个人的话我都也许会以为他是骗我的。

    最后身体的变化没有太强的感觉,倒是觉自己胆子却是真的大了些。当然这也是有个前提,那就是有人跟着我在起的时候。如果是我个人的话,我想胆子百分百会打折扣的。

    按说经历过了这些,我的胆子应该更大才对。尤其这次从兰花湾回来,骆伯伯还给我留了些东西。这些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没有作用,对于有些人来说不屑顾,可是对于如今的我来说,却感觉到了它的珍贵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特意留下的东西里,其有十来张各种作用的符,也有把半尺长的桃木剑,剑上就镶着小块血乌桃木。这块血乌桃木足有鸽蛋大小,做成了个精致的阴阳鱼图案,镶嵌在桃木剑的剑柄上。其实这块血乌桃木对我的作用不大,但是它镶嵌在桃木剑上,却是作用非小。

    按照骆伯伯的意思,这剑和符纸都是辟邪的物事,是不能堂而皇之拿出来示众的。他让骆鹰亲自教给我,无疑不但是告诉骆鹰我真正的身份,也在展现自己对这个直唱反调的儿子的信任。这些年虽然国家对师公这个职业不太检究,但是在生活当还是不能太过高调,因为它毕竟当天可是被公开推翻的,在大运动它也是属于腐朽的四旧类。

    至少乡里人的这种心照不宣,还是使得这门职业得以生存的温床。就好比弘扬堂最有名的堪舆师唐大省,如果放在以前的社会里,那是定会受到人人尊重的。可是在当下的社会里,政府都强调让民众习惯火葬,改变几千年以来的土葬习俗,试想这种堪舆寻龙的职业哪里还有存在的必要。

    骆冉思虑的还是比较周全,也直没有对外公开我的身份。毕竟他当年求艺的时候,师傅早早就逝去的例子,让他心里无疑留下了阴影。何况现在的时代和以前也早已大不相同,些牛鬼蛇神只要不被某些人操纵,基本上很难在这世上存留长时间,所以骆冉知道自己这身本事未来的难处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知道的是,骆冉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跟着他学东西,然后希望我能够基本掌握其的诀窍。可是事实上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蹶而就,尤其是这种复杂的传统技艺。骆冉也许就是看出了这点,所以在细节上才没有约束我,甚至还损人利己的帮助我。

    可能这些变化是因为彭柏全的出现,而促使骆冉感受到了危机。虽然他对我说彭柏全暂时不会回来弘扬堂,其实他根本就不能准确的肯定。他如今唯能够做的就是,在他不在弘扬堂的时候,只能留下些东西来给我防身。不管我现在是不是懂得骆冉的用心良苦,但是至少我还偷偷的在自己这厢房的门头贴了两张符纸。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种本能的心里在作祟,因为长久以来的害怕,在每个人的心里潜意识都会留下阴影。如果是普通老百姓明白得到这些东西的话,早就应该心里信心十足才对,偏偏就我心里想法太多。

    我想我有了这些保障,心里还这么害怕的原因,就是感觉到那哭声的怪异,似乎是只传到了我耳朵里样。虽然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别人听到,反正这个时候四周没有别人反应。不知道究竟是这些人真的睡了,还是和我样都缩在被窝里担心。尤其令我心里寒的是,那阵阵哭声里夹杂低低的吼叫,好像头凶恶的土狗被人捂着了嘴巴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声音只在个地方,我想着房里有两个人的话,我还不会那么害怕。偏偏这个声音令人惊讶的是,它不但有些飘忽不定,而且忽明忽暗的真真切切。会儿在老屋前面,会儿好像又在大院的后面。仔细来听的时候,好像感觉它就趴在了窗边。

    哭声里夹杂着呼呼的北风,和远处隐隐还断续传来的鞭炮声,令人心里不安烦躁。似乎这个凌晨不是凌晨,而是每个特殊日子的子时样。今天可是这年的第天,虽然这个时间段也很怪异,可是外面的鞭炮声的炸响,无疑都在彰显着些活力和希望。

    偏偏我却缩在了惊恐之,甚至紧紧抱着了永蕙都不知道。最令人寒心的就是,这两个声音直都在交替和应,时远时近进入我耳朵里作怪。终于在我感觉到自己后背寒冒汗的时候,永蕙似乎有了些反应。可能感觉到被我紧紧抱着,她迷迷糊糊的推了推我。

    我却没有出声来,甚至感觉到那虚掩的窗户似乎被人推开了。即使那窗户外面还有着粗粗的窗柱,我都好像感觉到那个声音似乎从窗户飘进来了样。我现自己叫不出来,倒不是和那晚样因为炭火的影响,而是我实在是太紧张了,以至于终于弄痛了迷迷糊糊的永蕙。

    “小河,你干嘛呀!”虽然迷迷糊糊的,但是永蕙还是没有生气,但是似乎感觉到我没有谁,自然语气里有了些嗔怒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感觉到自己喉咙里似乎有痰卡住了样,不过因为永蕙低低的声音在被窝里响起,倒是似乎给我脑海里那种寂静加了几分回响,我顿时感觉到自己双眼明亮了些,忍不住贴着了她左边耳朵低声问道:“小蕙姐姐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呀!”

    对于我的神叨叨,永蕙显然没有那么在意,但是因为被窝里已经有些温暖,她倒是感觉到了些什么。呼吸在被窝里居然有些粗了起来,当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倒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感觉,可是对明亮的眼睛在黑暗居然有些羞涩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曾经不知道和我有过多少这种相伴,可是她似乎感觉到了近来的不样。尤其这个时候的我虽然有些正常反应,但是因为心里害怕倒是没有什么想法,不过身体的反应却是无法掩藏的。我也没有奇怪她没有推开我,温暖的身子取暖还是很令人舒服的。

    “外面不是直放鞭炮吗?好不容易睡着了,明天还要早起拜年呢!除了鞭炮响,哪里还有别的声音?大半夜的你怎么还不睡呢?”永蕙虽然万般不愿,可是也因为我们紧紧抱在起而逐渐清醒了。在她看来自然不会认为我是害怕,而是我身体的些反应让我清醒。她虽然也单纯的没有往不好的方面想,可是身体的本能也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微颤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!”我的嘴巴几乎贴在了她的耳朵上,这种本来因为担心的动作,却惹得永蕙的身子突然软,她的手却紧紧的抓着了我。我没有感觉到永蕙的异样,而是继续趴着说:“我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哭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吓我,,,,,,!”这次是永蕙的声音颤抖的厉害,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她完全贴紧了我,对于有过些经历的我来说,自然的在被窝里调整了个极佳的姿势。虽然都是本能的无心之举,我也忽略了永蕙的毫无反抗,可是这种细微的变化我们却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啊!我真的听到好久了,所以我才没有睡!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永蕙清醒了过来,还是因为终于有个人陪着我说话,我的话语即使依然很低,却无疑是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强烈反应,直没有推开我的永蕙忽然微微有些不安。她扭动了下自己的身子,似乎想起来点点,却不防嘴巴直接送到了我的嘴边。不知道是不是本能的反应,还是误解了永蕙的意思。黑暗的我感受到了这种香艳,居然在惊恐主动的亲住了她微微吐着香味的小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动作可能令永蕙永生难忘,因为虽然平时和我在起无数次,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这样。她不知道是迷糊了,还是被异性已经成熟的身体刺激了。当我亲她的时候,她居然像团烂泥样,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本来如果这切继续再展下去的话,最多也是我在真正夺走永蕙的初吻之后,然后有可能更亲密的进行下步。可是就在我真正的抚摸她的时候,忽然声清晰的哭声传来,居然同时进入了我们两的耳朵里。本来已经有些痴迷的永蕙,瞬间便清醒了过来。她没有把推开我,而是紧紧的抱着我,口齿里出个含糊的声音:“谁,,,,,,!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