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魅影重重的谜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不要!我才不要,,,,,,”

    永蕙吓的牙齿几乎都打颤了起来,这是我接连第二次看到她这么怕。√ W w W.1W.上次是我们在后山放牛,最后遇到神仙矮子的事情,我们夺路而逃她崴伤了脚。没有想到在新年的第个凌晨,我借着外面隐隐泛着红光的微弱光线,再次的看到了她脸上的惊恐。

    我顿时为自己的头脑热而有些尴尬了起来,这可不是我忽然间胆子大了起来,而是我忽然想到了个问题。如果是不干净的脏东西,肯定看到符纸的话早就回避;如果真的是某些人的话,这究竟是什么人,大过年的他们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既然回避不了,就定要去面对!

    这是第天,骆伯伯教我东西的时候,特意嘱咐我的话。现在想来无疑就是提醒胆小的我,不管是什么时候,不管遇到什么,最后还是需要自己站出来面对的。没有依靠,或者当同行的人还需要自己照顾的时候,是不是该勇敢的站出来!

    因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,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,或者说些未知的变故。永蕙是个女孩子,虽然早早的没有上学,在家干农活的身子还是很矫健。这个时候的乡里人,也没有几个会说女孩子是女孩子,般都是妹子当劳动力用。但是真正遇到这种闹心的事情,这男女还是有区别的。就像我这种年龄不大的人,看来永蕙这种女孩子比般的少年强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这个时候我自己也是很害怕的,但是为了在永蕙面前充些面子,加上自己忽然想到,这段时间终究是跟着骆伯伯学了些东西,于是强自镇静的低声说道:“别怕,这不是要过年了吗?各家各户的老祖宗那都是请了回来的,定是会保佑我们的!不过你如果真怕也好,现在外面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我们看看再说罢!”

    屋外北风呼啸,夹杂着偶尔传来的鞭炮声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个寒冷的春节了,本来腊月的晴朗,在新年到来的最后天,应该说是最后的下午,天气忽然便变得寒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很多人料想不到的,常言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,可能最早的意思便是这个了。老百姓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是儿女绕膝乐,屋有余粮家有热炕头。这半夜三更的,正是大家熟睡正香的时候。有人说新年鸣炮第响,代表新年万事如意。所以早早的就有很多人燃放了鞭炮,讨了个好意头。

    弘政堂这边的老人更是在意这点,在刚刚过了十二点便燃放了新年鞭炮,如今早就收拾好美美的休息下,等待早上新年的拜年喜庆。当然如果这时候有人出来的话,定会看到在弘政堂老屋门口红灯笼的照耀下,天空似乎居然飘飘摇摇的下起了雪。

    虽然好像度很慢,下的雪花也不大,可是如果站在定位置,在堂屋阶前红色大灯笼光线照耀下,那雪花好像是殷红的样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都没有了什么动静,谁会没事半夜三更跑出来看雪花?左边厢房屋里提心吊胆的两个人,缩在被窝里自然不敢吱声,好像有只饥饿的野兽潜伏在暗处样盯着自己。因为外面没有再传来声音,让两个人久悬的心直不能落下,神情也更加的焦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除了呼吸声,似乎就剩下两个人砰砰乱跳的心律。屋里没有点灯,可是窗外那朦朦透进来的红光,似乎让厢房笼罩在种神秘的红光里。这个时候别说当初的那丝旖旎,就是紧紧挨紧搂在起,两个人也丝毫没有感觉到激动,而是紧张的像两只提心吊胆的,偷食被黑猫现了的小老鼠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个人傻傻的保持着姿势足有段时间,几乎都感觉到自己肌肉僵硬了的时候。就在两个人心里都产生各种念头,都以为自己刚刚是听错了。如果不是两个人都听到了,永蕙表示出惊慌之后,两个人都会觉得可能是自己刚刚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或者说两个人已经尝试着让自己放松,就在直安静的异常奇怪,都认为已经没有事了的时候,又有种令两个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生了。这个时候真的在弘政堂的堂屋阶前,再次传来了阵嘤嘤的低低的哭声。这哭声不但清晰的再次传到两个人耳里,而且在这夜里传的格外渗人,让人听来之后感觉到头皮麻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两个人浑身哆嗦,紧紧的便抱在了起。这是种本能的害怕,永蕙拼命的往我怀里钻,我却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凉,甚至都有了股浓浓的尿意。偏偏永蕙那微微抖的身子,却又清晰的印入了我的脑海,让我感受到那温软可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到窗外似乎有影子晃动,只怕我早就跳起来去角落撒尿了。但是这个时候不说我会不会主动去,就是感受到永蕙的惊惧,我也是不能动分毫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你听,又来了!”永蕙牙齿继续打颤,抱着我几乎哭了起来:“小河,那是谁?,,,,,,”她自然不敢相信那是脏东西,她直以为是有人有什么事情。所以心里直想着这大过年的,会是谁站在外面哭!还有她可能想到了什么,眼睛居然有些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,不知道呀!”我时间也回不过神来,有些是因为心里的胡思乱想,有些是因为也在想着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,时间声音自然有些不自然。加上我本来就贴紧着永蕙,这个时候忍不住紧紧的抱着永蕙,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温度,才让我心里直保持着定的清醒。

    我估计此刻很难形容我们两个的心情,永蕙吓得不轻不说,就是经历了几次凶险的我,都有些片刻的慌神。可是感觉到永蕙越来越紧张的神情,和她紧紧抓紧我手臂的样子,倒是令我慢慢清醒了过来。我自然知道再紧张也没有用,因为如果是脏东西的话,它看到门头上的符纸自然无法肆意作乱;如果只是某个人的话,他也无法轻易进来屋里。

    随着我心里逐渐清晰起来,我知道自己两个人相对于安全之后,便隐隐也感觉到了不对。因为我居然听不出来,这究竟是个人的声音,还是有两个人在哭泣。更加听不出来的是,居然不知道这哭声是男是女的出来的,这显然就有些怪异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是谁?”终于在定了定神之后,我大着胆子朝外面呵斥了声,在这凌晨的夜里居然有些声响。听的我身边的永蕙呼吸都屏息住了,紧紧的抓着我,似乎手指尖都掐进我肉里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我,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是够大的。但是那个哭声似乎还在飘荡,不过似乎往华园家那边移动了些。而且声音似乎也小了些,甚至好像又变得飘忽了些。

    “小河,千万不要出去!”可能感觉到我想起身,永蕙忽然紧紧抱着我,居然次紧紧的把自己的脸贴在了我脖颈里:“老屋里只有这么多人,这么早的时机,会是谁在那里哭?”

    我甚至忽略了永蕙的身子缩在了我怀里,脑海里确实是微微惊,忍不住贴着脸看向她,我们几乎完全的贴在起。“小蕙姐姐,你知道外面是谁?”我的声音似乎是字句的吐出来,目光的惊讶好像吃了只耗子样,在黑暗因为外面的灯笼光的掩映闪着红光。

    永蕙没有马上回答我,看到我的嘴唇似乎贴着了自己的脸,她本能的想往后缩。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,伸手环抱着我,贴着我的耳朵低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!但是前几天我听惠雨说,姑父他每天晚上坐在家里不睡,有个晚上她还听到姑父坐在门边,看着她叔叔家那边哭!”

    被她贴耳说话弄得我浑身滚烫,哪里能够忍得住不由双手动作。以前我没有经验的时候,就经常和永蕙玩游戏,何况我这段时间没有少真上场,自然更是娴熟的动作。永蕙浑身轻轻扭动,却没有拒绝我的放肆。我边听着她说的话,浑身浑然有些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,,,,,达风老师,他晚上经常,,,,,,?”我有些结舌的把永蕙压在了自己身下,他说的姑父自然就是惠江的父亲,我小学的老师之,也是我这房里的长辈达风老师。

    ‘不要,不要脱了,,,,,,“永蕙虽然不知道我这是要干什么,可是她毕竟已经是这年长大了的少女。看到我的动作有些不可收拾,她忽然本能的拉着了自己贴身的裤子。当然也在这刻清醒了起来,阻止了我下面的手,有些嗔怒的咬着了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我下被定住了样,赶忙便乖乖的停下。这种游戏永蕙陪我的日子里,随着我过十岁以后,和她亲密无间的玩过很多次,可是今晚我却主动的停住了。”你说的是真的?声音是不是达风老师的?“

    ”我不知道!“永蕙虽然制止住了我,不过她自己忽然便有些浑身燥热,当然缺少性教育的她也不知道这是正常反应,感觉到我紧紧压着她,她居然没有十分难受,心里因为那哭声紧张的心情却放松了些,也就情不自禁的慢慢的放开了自己的手。”我听不出来,不过惠雨说她看到姑父确实半夜三更坐在她叔叔家门边哭!“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