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 戾气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”好像没有声音了!“永蕙在被窝里的呼吸粗重了很多,虽然不知道外面是不是自己姑父在哭,但是想到当时表妹和自己说的事情,自然早就当成了七分,心里居然害怕的程度减少了些。√ .√1W.

    于是因为惊惧少了很多,自然随之对身体的反应敏感了很多。要说这个时候不会和夏天样,但是谁睡觉也不会穿着外套,何况这个年代很多女性还没有用胸,她和我这么紧紧的贴着,自然便本能的有了些生理反应。不过可能看到我看着外面,也没有对她作怪的意思,便轻轻的提醒我。

    外面确实没有声音了,在刚刚我喝问了下之后,忽然便变得安静了起来。随着开门红的鞭炮逐渐都炸过遍,周围的鞭炮声也少了。刚刚其实我的声音不算太大,但是因为是在深更半夜里,所以在厢房里回荡还是有些动静的。想来外面如果是人的话,窗户虚掩着应该可以传出去。

    ”是的,不知道是什么人!你怕不怕!“我的声音依然很小,因为在这安静的晚上,任何说话的声音都会清晰。我们彼此的交流都是贴着耳边的。我喜欢这种亲昵,永蕙似乎也不排斥这种感觉。其实我倒不是想和永蕙做些什么,不过这些年她在我心里直就是我最亲的人,我想她定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当然有天我甚至无聊的任认为,牛家其实想到了什么,不然怎么会依然让永蕙这么照顾我。因为这个时候在乡里,很多像永蕙这个年龄的女孩子,都有嫁人的了也很正常。当然我也想过是老令婆愿意照顾我,甚至是因为我父亲或者奶奶的原因,心甘情愿的让永蕙来我们家。

    我也自然把有些人说牛家想通过永蕙紧紧靠紧我家,这个说法认为是有些无聊。但是我好像也听到过婶婶小雨和人聊天,就说过牛家的心思。后来这事传到奶奶的耳朵里,奶奶还把叔叔叫过去训斥了顿。别人怎么想牛家我不管,但是我现自己真的很依恋永蕙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心里有些害怕,但是也会想到永蕙,这是我此刻心里的感受。所以她在说什么的时候,我自然也会听的聚精会神。永蕙说的这个消息有些太惊人了,这困扰我们的如果真的是个人,而且如她所说的是她姑父的话,我忽然想到了些事情。

    个就是上次在学校出事的事情,那次因为我们偷看彭柏全和沈素的原因,我差点被彭柏全整到。虽然后来我是跑出了学校,但是也被彭柏全下的阴阳蛊附身,最后还害得唐玉宝起蛊出事。因为那次自己出事,我忽略了些问题,那就是骆伯伯和我提过,说达风老师后来因为沈素,好像还出了些故障和洋相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这是涉及到风化和私人的原因,加上达风老师在学校也算是个领导,也没有明显犯错让人看到,最后学校自然不了了之,也没有传出什么大的话题出来,弘扬堂这边的人自然是无从得知了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骆伯伯因为我蛊的事情,亲自去过学校查看。这当然有他对彭柏全的慎重,也有查找线索的意思。骆伯伯的行动别人自然不会知晓,不过骆伯伯坦言就说过学校有人受了影响。虽然这是他和龙师傅聊天的时候说起,但是我在旁边停着后,感觉到他也没有隐瞒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事实上骆伯伯的分析,这学校里遭遇池鱼之殃的人,其个就是达风老师,另外个就是我躲在她寝室里的沈晓华。沈老师的情形我自然是知道,因为和玉宝样我们有过接触。但是达风老师后来如何,我却是不知道情形了。因为他不但住在弘政堂里,也天天继续去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这其因为有我住在兰花湾的原因,也因为我直很少见到达风老师。本来这件事情我几乎都快忘了,不过想到有几次碰到达风老师,都是看到他沉默寡言的样子,现在想来确实是有些神神叨叨的感觉。加上我忽然想到那晚和玉宝来弘政堂埋剑,看到有些惊悸的向茜菲,后来才知道她是被彭柏全操纵了。

    听骆伯伯说彭柏全在双园家里几乎不出来,我很惊讶他是怎么操纵向茜菲的。虽然后来在王家园子可以看到向茜菲的际遇,但是想到彭柏全居然可以养阴魂小鬼,最后供自己所用,我便有些浑身不安。那晚和淑媛烧水的时候,我也听到过哭声,甚至还看到过个影子,现在想来难道真的是这老屋里的熟人?

    ”小蕙姐姐,你说会不会是达风老师?“我不敢直接肯定,毕竟不说达风老师是永蕙的至亲,那也是我隔代的长辈,也还是我好朋友惠江的父亲。

    等了会儿,居然没有听到永蕙回答,我不由有些惊讶的移动自己的目光,当我在微弱的光线下,看到她鼻翼不住的扇动,双眼微微闭着的样子,我才忽然想到自己还半压着她。心里不由顿时火热了下,可能是想到外面的是人,我倒是没有了那么担心。

    ”不要动!“永蕙紧张的低声说,好像是在求我的声音,让我忍不住把自己的嘴巴靠近了她吐气如兰的唇边。可能感觉到我有所行动,回想到开始我亲她的感受,永蕙居然紧张的浑身抖。尤其感觉到我的手在动,她居然无法克制自己的低声求我。

    本来她比我大好几岁,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时候她总是感觉到自己比我小,尤其是这次玫瑰回来之后,不断的在她面前问起我的时候,永蕙现自己居然有些小小的紧张。其实她已经隐隐的明白了些东西,但是父母没有制止她,反而主动的让她过来照顾小河,要说永蕙心里不明白也是假话。

    以前被人开玩笑那是因为年纪小,如今她已经算是大姑娘了,换成家里差点的,早就是要成家的年龄了。要说她也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别的,因为毕竟我比她要小好多岁。可是随着听到别人议论和说法,她也逐渐明白了如果真的在我家的话,肯定以后的生活比别人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的话,她肯定不会有这个幻想,毕竟个普通老百姓嫁给工人的机会很小。可是她有些懂事之后,现我的妈妈居然也是嫁给了我父亲,我妈妈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农民,于是她竟然有些小小的欢喜了起来。这两天唐久园和牡丹的事情成了,让她瞬间好像就比以前长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”呼!“

    似乎突然刮起了阵大风,连屋里的蚊帐好像都飘荡了起来。吓得我们两都几乎爬了起来,本来的旖旎再次被扑灭了些。

    ”有,有人!“

    永蕙的声音打颤,眼睛死死的看着窗户外面。我顺着她的声音朝她目光的方向看去,只见在我家窗户外面,也就是堂屋左侧的阶前,个黑乎乎高大的影子站在那里。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个人,但是我们都听到了急促的呼呼声传来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那个高大黑影的样子,但是它站在窗前模糊的形状,无疑像是个身材高大的人。但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那么高大的人,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看清,因为那种恐怖的气息带来的,是种浓浓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刻里,我都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恐怖的惧意。更不要说死死抱着我的永蕙,连呼吸都带着了哭的感觉。

    窗外的那个影子似乎要推开厢房的窗户,我甚至感觉到它想破窗而入。因为我感觉到有什么在玻璃上滑动,还有外面北风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这个黑影那脸部位置的样子,但是我却稀奇古怪的认为,那里有双带着恨意的眼睛,正看着屋里床上的我们。虽然隔着厚厚的蚊帐,但是它好像关在外面的野兽,想进来撕碎是食物的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下子都缩到了床角里,也顾不得冷了,甚至永蕙那条白嫩的腿露出来,她都不管的颤声问我:”小,小河,怎么办?怎么办?它会不会进来?“

    我死死的看着外面,我从来没有想到,个影子居然会这么恐怖。这刻我脑海里居然清晰了起来,外面这个影子显然不是什么孤魂野鬼,那应该是个人,或者是个像人的野兽。它真的想进来,虽然屋里没有点灯,我们也藏在蚊帐里面,但是它真的现了我们。

    它是真的想进来,难道因为我们惊动了它?为什么我感觉到它有着恨意,我们应该不认识它才对,难道刚刚的哭是它出来的?瞬间我心里乱成了团,看着窗外的影子真的推开了点点窗户。外面呼啸的北风声音更大,它粗粗的呼吸声更清晰,我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颤,我抱着的永蕙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可是即使它伸着应该是手样的东西,推开了些玻璃窗户。但是这窗户是以前的木窗改造的,窗格足有大人的腿粗,而且是长方形的木窗柱。它的手或者说爪子在窗柱上滑动或者挠动,吱吱的声音让人头皮麻。但是我忽然隐隐有些欣喜,因为我现这个黑影应该进不来。

    这么粗的木窗柱,间隔不过三寸,就是个小孩也钻不进来,何况是外面那么高大的影子。看到它在窗前折腾了阵,我倒是真的慢慢心里稍安了下。即使这个影子不怀好意,我心里也逐渐淡定,思维也更加清晰了起来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