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六章 新年第一破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们嘻嘻哈哈的逗笑了阵,永蕙看起来和往常没有区别。 .★√1く√Wく.我们自然不知道从惊魂那阵之后,老屋里各房的人都别有心思和想法,更不知道暗地里有人在看着。

    有时候无知也许是种快乐,这个时候的百姓乡民对这个社会知道的极少,更没有许多的杂念。虽然粗俗带着些野蛮,甚至在无知有些愚昧,可是逐渐要解决温饱的人们,心里头多了许多的盼头。

    像我这种刚刚转型的小少年,甚至像牛永蕙这种少女,大家在这种淳朴的乡下长大,自然耳目濡染都是乡民的思想。虽然我算是见过些世面,那也是仅仅限于响县之间。永蕙甚至连县里都没有去过,大家在这种环境里,心里所思虑的无非就是些小事。

    要说对于成长,我自然是属于比较早熟的,有时候我甚至感觉到永蕙还不及惠江懂的多。我这个时候自然看了出来,永蕙的嬉笑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谨慎,也是为了防止我到时候多嘴。我却明白了她的这些伎俩,或者说是潜意识里的羞涩,当然我是根本就没有在意,也恍若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永蕙安排的谨慎,和对自己的安排略感不安,我心里还是很感动。这个时候丝毫没有因为家里人不在,而在这初的大清早有什么不适。其实很奇怪的是我这个时候也没有想到他们,反而感觉到永蕙就是我家人,切都是那么的自然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没有因为自己和她的亲近,而有种自私的得意感。至少在这个时候,就是我们极为亲密,我也只是在心里感觉到,这切就应该是这样的。如果永蕙没有在我身边,或者和我这样的自然,我反而会感觉到切都不正常。让我心里有些惊讶的是,这个时候我忽然便想到了骆伯伯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能够和他起过年,他去了省城里面,甚至没有和自己子女全部团聚,但是在这刻我却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他。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的接触,或者完全感受到了他接纳我,教我学习些别人不知道的本领。但是有点我几乎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他已经深深的把身影印入了我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不管是那天和淑媛她们遇到的怪异,还是昨晚那惊心动魄的惊魂,我都知道如果没有骆伯伯的身影,我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甚至无法想象了。

    本来每年这个时候,最早起来肯定是先给爷爷奶奶拜年,然后是周边本家的长辈们和邻居。加上我外公外婆虽然是隔壁村,但是其实只隔着片田垄,所以般初也会过去给他们拜年。爷爷奶奶不喜欢张罗,初家里般不会有什么常客,倒是外公外婆家里会高朋满座。所以往年的初会去外公家里吃饭,大家起在热闹度过。

    但是今年显然不是样的了,不但爷爷奶奶不在家过年,连父母都没有在身边。要说家里也有不少直系的长辈,但是总感觉差着些亲近。要说我是个不愿意吱声的,大家肯定也是会相信的,因为连过年都没有去外公外婆家。按照牛家老令婆安排的意思,初早上是要过去牛家的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老令婆仗着年龄,以及和我奶奶曾经的关系,对这些晚辈施压。而是毕竟过年就是在牛家过的,我们这里有着习俗就是,初拜年讲究出行的方位。因为这个方位蕴含着五行卦,甚至是各个方面的运道,所以她也不怕我叔叔和叔爷爷他们见怪。

    永蕙因为正月里事多,家里兄弟姐妹虽然好几个,但是需要她忙活的事情还真不少,所以难得悠闲的她也乐得和我在起。当然以前她还比较小,有很多事情不太明白,那时候对我的感觉也就是像对个亲人。但是这些年随着逐渐长大,加上家里人有时候也会当着说些东西,自然在心里也会有些小计较。

    不过从小善良的她,心里依旧保持着那份真诚。我隐隐知道父亲喜欢永蕙,那是因为永蕙从小没有心机。奶奶喜欢永蕙,那是永蕙不但长得肖似她奶奶幼时,更对待我奶奶比她那些外甥女还要亲近。至于我喜欢永蕙,我有些时候现是莫名其妙的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后来我逐渐的明白了,这就是种习惯。当我从小习惯了永蕙的时候,虽然不能说两小无猜,至少也是经常生活在起。当这种习惯逐渐变成自然,而我们也渐渐长大之后,才现有些不能失去对方。我虽然不知道她心里具体的想法,但是至少自己是经常想见到她。

    其实她这两年逐渐明白的更多,小村不大但是平静。每天有些什么事情,哪家有个什么故事,不用半天整个村子都会知道。家里人的想法她不定遵循,可是哪个人心里不会有些憧憬。按照她自己的想法,如果我不待见她的话,她自然会逐渐对我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可是令牛家人没有想到的是,就是永蕙自己都没有想到,我不但对她依旧亲近,甚至比小时候更加亲近。这显然令永蕙心里有些惊喜,就是牛家也有些欣慰。我自然不知道的是,牛家当初还真的想把永蕙成年后介绍给我某个表哥,因为在他们看来,和我家继续保持着亲近,对于牛家的晚辈还是有着好处的。

    这种封建甚至可笑的想法,在段时间里被我深深的排斥。但是当我于社会逐渐深入了解之后,才明白人生许多无奈的残酷,自然也就明白了牛家人的心境。当然我想牛家人明白这点,我爷爷奶奶应该更明白这点。但是大家好像都装作不知道样,后来我才知道生命有许多的不能点破。

    后来我感觉到,可能是随着时代的变迁,大家感觉到了这种关系的脆弱。因为乡里不要说表亲或者堂亲,就是亲兄弟之间因为蝇头小利反目的都不少。大家淡化了永蕙和我某个表亲牵连的话头,来是永蕙逐渐长大,二来确实也是牛家在旁观我家对他们是否继续依旧。

    在这个飞变化的时代,家庭生活之间的差距正在快拉开。虽然几次运动对我家造成过巨大冲击,但是良好资源和化的氛围,还是让我家和乡民的生活拉开的距离越来越大。牛家似乎再次找到了由头,牛永祯在我父亲的介绍下,获得了村里学习驾驶的机会之后,他们再次通过小小的永蕙来亲近两家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对于永蕙比我大,牛家没有思考过这点。因为不管是我家怎么帮助牛家,或者牛家的某个子弟,这就是牛家上下子弟因由的人,心里最大的想法。要说永蕙自己的话,可能她还根本就不知道这种因果。尤其是不管我父亲是看重她,给她找个某个工作也好,还是我长大对永蕙认可也罢,牛家其实点都没有在意,他们需要的是和我家荣辱与共。

    他们在意的是我爷爷奶奶对于永蕙的感觉,以及对牛家几十年来的认同。后来我想到这可能和老令婆的教育有关。虽然如今牛家很多子弟都不和我家接触,但是跟在老令婆身边的后代,还是无不透露着应有的亲近。只有如今我父母对于永蕙的接受程度,可能会影响到永蕙的将来。

    当然我更加不知道的是,这个时候不管牛家有没有考虑到永蕙以后的婚事,在他们看来很简单,不管我和永蕙以后会走到哪步,至少我和永蕙的亲近出了姐弟甚至般亲人。这事让我爷爷奶奶看着,让我父母明确知道,对于永蕙和牛家来说都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不但了解我的父亲,更加了解我的爷爷和奶奶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牛家利用我们家,而是在这个千变万化的时代里,依靠个有着社会基础的家庭,这是所有人最基本的本能,何况牛家和我家几十年的感情。不说他们有这个想法,只要我家有这个能力,家人也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没有丝毫的感觉和永蕙起有什么不妥,甚至感觉到和她起而高兴。牛家给我亲近的感觉,甚至出了外家那亲戚的感觉。我们嬉笑了阵,似乎忘了昨晚的惊恐,那切好像只是做了个梦而已。直到我们鼻子里传来周围邻居早饭的香味,永蕙才慌张的又给我找出来对很长的棉袜穿上。

    然后我们收拾了下房间的东西,在确定没有什么疏忽,外面动静稍小些之后,她带着我出门去她家这边。

    外面似乎没有看到多少人,因为很多人要吃早餐之后才出门拜年,所以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守在家里吃东西。这倒是避免了我们碰到人的尴尬,因为老人对于拜年的方位都有讲究的,新年看到第眼如果不给拜年,那更是种极大的失礼和不敬。

    我们溜烟般的往牛家来了,不过永蕙走的比较慢,这让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。可能在我看向她的时候,没心没肺的没有表情,这让她脸色晕红的白了我眼。

    我傻傻的笑了她下,伸手牵住了她的手之后,她居然没有挣开我的手,而是任我拉着往家里去。

    我们没有现的是,在弘政堂的某处,对眼睛躲在某个地方,看着我们的背影离去若有所思。等我们似乎有所感觉回头看的时候,这对眼睛居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小河,我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有人在看我们?”永蕙心里升起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这种感觉是真的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