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一次见到的新版图书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本来按照老令婆的意思,我们吃了饭之后,要跟着牛永祯这些人起去给邻居拜年,因为牛家这些孩子还要去侍汉堂给老令公拜年的。W .这个时代里,家老人不住在起的现象很多。虽然这时候我不太懂,甚至没有问过别人怎么回事,但是看到的情形多了,自然就不会奇怪了。

    乡里过年还是这个时代最热闹的事情,大家没有娱乐甚至没有普遍用电的时代里,走亲戚显然是令人最高兴的。走亲戚自然是走路居多,因为来没有很好的道路,二来自然是交通工具有限。从初到初十左右,天天可以看到穿行于乡间串门的人,到处都会响着迎客的鞭炮和笑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大多数亲戚还是亲戚,大家心里还有着血脉的亲情。周围近邻还是近邻,有着比亲朋好友更自然的交往。

    乡里的孩子盼望过年,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,有各种各样好吃的。年轻人更加盼望过年,因为可以呼朋唤友,可以放心大胆的去逛街买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每个家庭的主人长辈,也是会盼着过年的。虽然过年是笔巨大的开销,但是这个时候可以家人高高兴兴聚在起,分享年的成果,甚至展望新年美好的将来。当然因为平时只有在生日或者红白大事的时候,亲戚之间才会互相走动,自然多了几分牵挂。而到了过年的时候,亲戚之间是必须要走动拜年的。

    年轻年少的要主动给老人拜年,晚辈给各家长辈拜年,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传统。

    因为看到他们的到来,自然我便想着跟着他们起,可以顺便去给我叔爷爷持净公,还有当年弘政堂出来的这些邻居长辈拜年。因为弘扬堂这个小村子几乎是唐家的天下,人家说弘扬堂的人都是自家人。真正五代以内都是血亲,所以严格说起来的话,我应该去给村里这些绝大多数的唐姓人拜年。

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变迁,老人嘴里当初唐家的盛况,如今显然有些不复从前。不过到了现在这个社会,老人逐渐都不计较形式了。平时不是本房至亲的血脉,大家般见面作揖问候就好。只有没有出五服的至亲,大家才会坐下来相互恭喜,吃饭喝酒茶食聚会,甚至聊聊当年祖宗的老往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边我们大家还没有出门的时候,人家拜年的倒是先上门来了,因为有些人显然比我们早很多。看到大家团和气,改平时的表情,个个脸上都堆着笑容,互相道者恭喜。平时难得见的人都出动了,看出这个新年大多数人都感觉不错。

    我早上胃口还挺好,尤其永蕙给我夹了两块肉我都吃了。进来的人看到我们都在吃饭,大家客客气气的没有不好意思。牛永杉赶紧到门口放鞭炮接着了,比如我小牛、顾经堂叔这些人,大家握手似乎都显得格外的兴奋。这些人早早的都涌到牛家这边来,看到牛三娘娘这边拿出了红枣甜酒,便嘻嘻哈哈的留在了牛家坐起。

    牛家匆匆收起了桌上的家伙式,迎接这批最早来祝福的邻居。大家对我似乎没有太多的关注,因为我也没有刻意的涌到前面去。不过看到顾经堂叔瞪着我似笑未笑,我赶忙过来低声给他和小牛堂叔拜年。小牛叔有些少年老成,顾经堂叔看着我似乎也有些亲近。

    其余有人看到了也不过微微点头,他们似乎对于我的礼貌不太在意。不知道究竟是他们平时习惯了粗俗,还是装不来雅的样子,每年到了拜年的时候,看到大家客气的样子,我总是感觉到客气下的应付。

    牛家的几个儿子和女儿,年龄和这些年轻人大小又相同,自然话题就会比较多了。男的看看各自从头到脚的穿着,有人还炫耀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;女的自然也看看各自漂亮的衣物夹,窃窃私语的有着很多话题。

    我和他们插不上话,看着他们阵亲热。不过让我惊讶的却是,叔叔毓园居然带着老屋大院里的帮人,也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了。鞭炮噼里啪啦的迎住客人,相互道贺的恭喜不绝于耳。叔叔对于牛家多了几分亲切,自然看起来客套多了几分真诚。

    因为我家和牛家的关系,老令婆自然拉着叔叔的手,嘱咐他和婶婶小雨午要过来吃饭。叔叔脸上直带着笑容,很是礼貌的回应着老令婆,不过听那意思他是要去给叔爷爷持净公拜年,然后看看叔爷爷家那边的意思再说。老令婆自然明白这是礼数,她和我奶奶关系再好,叔叔毓园毕竟是叔爷爷持净公的亲侄子。

    我对于这些道道倒是没有太理会,但是这个时候的关系倒是理的很顺。看到叔叔和老令婆说了会儿话,便也过来给他拜年。没有想到他居然准备了个红包给我,看到我愣愣的样子,他居然低声笑道:“你婶婶昨晚就准备好了的,因为你在这边吃饭,所以想着正好今早给你!”

    我有些激动和不好意思,倒不是因为红纸里红包的大小,而是叔叔特意说是婶婶准备的,这让我心里也是有些惊讶的。因为在我的印象里,婶婶这个人谈不上好坏,但是在老屋里被人背地里说是个有想法的人。光是她和叔叔两个人成家,两三年没有生小孩这件事,就不知道被村里人嚼舌头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乡下人成家年半载,女方的肚皮如果没有反应的话,是会被人诟病的。但是她好像根本就不在乎,甚至叔叔好像也没有不高兴,这让人很奇怪的。后来我隐隐听说过,说是婶婶小雨泼辣的有套。曾经在某个时机听到别人的数落,直接的找上门去吵了架,后来便没有人敢当面说她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知道妈妈平时也不招惹她,好像和她保持着应有的距离。住在个大院里,又是至亲的关系,但是我这个婶婶平时也不太和我妈妈来往。本来小孩是不能问这些东西的,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想到这点,只有等到父亲和妈妈都离开了家里,我才感觉到这事的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婶婶和唐遇仙的堂客莲花关系极好,据说两个人有些无话不谈的意思。因为村里都传着弘政堂这边的怪事,那就是大家都神叨叨的说,弘政堂的风水不好,嫁进来的新堂客不怀孕。要说这事最早自然就是唐殿风的堂客向茜菲,后来我婶婶和唐遇仙家的莲花差不多进门,这莲花好像和我婶婶样,肚皮也直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后来先是向茜菲顶住了村里口舌的压力,跟随唐殿风出门做生意去了,后来终于是有了孩子。然后便是婶婶小雨和莲花这两个人,她们被村里的老人堂客们指责,暗地里称为弘政堂的两个泼辣货堂客,般人还真不敢和她们口舌。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,自幼便对这个婶婶,甚至那股莲花有些莫名其妙的距离。

    叔叔的意思带着我起去叔爷爷持净公家,老令婆自然是极力赞成。在大家闲聊声里,有些人6续告退出去拜年,叔叔毓园却带着我和大华久园等这些人,直接往我叔爷爷持净公家来了。小牛叔叔他们本来是要继续拜年的,可能看到叔叔和我们这些人往他家来了,也直接的回家。

    最后大家在叔爷爷家里坐了阵,无非便是喝茶吃糖果。不知道是不是我开年运气特别好,叔奶奶居然也给我准备了红包。大家天南地北的闲聊,叔爷爷问了叔叔今年的准备,叔叔便说过完正月准备建房。叔爷爷沉吟不语了阵,后来当着大家的面说:“出来砌房子是好的,这么大的年纪了,早点带个孩子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叔爷爷忽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,但是叔叔点头应着,还说要等叔爷爷到时候帮忙下屋基。叔爷爷居然又说:“这事先不急,看看大哥什么时候回来,他如果赶在那时候回来的话,倒是可以乘着建房时祭祭祖!”他瞟了我眼,然后便又看着叔叔说道:“那房子太老旧了,当年的风水被破坏的差不多了,乘早出来是好的!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太想呆在这里,不过顾经堂叔说有基本新图书的时候,我顿时便来了精神。跟着叔叔又出去拜年了圈,自然也去了牛爷家里,看到很多人在这边。叔叔似乎有意在这边多待会儿,我因为挂念顾经堂叔说的几本书,便跟着他回来叔爷爷家这边。

    顾经堂叔显然很宝贝这几本书,不愿意让我独自带走,没有办法只好在这边翻看。当我第次看到《霍元甲》和《大刀王五》的时候,我简直就是惊呆了,因为这种画风和内容的图书以前哪里见过。最后导致的后果就是,午留在了叔爷爷家这边吃饭。午满满堂堂的坐了两桌,我心里却全是图书上的画面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又看了遍图书,看到画面上那神采奕奕的画面,和生动的真人搏击情形,我心里忽然想到了骆伯伯教的慢拳,还有他和龙师傅交手时的情形,我心里忽然有了些小小的激动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