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提早到来的预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即使我有着许多的不愿意,和不敢相信的理由,在听到我说出认识淑媛的时候,卓婷居然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。★W w★W√.√ 1  Wく.★第次看到她这么开心的笑,而且是没有丝毫恶意的神态,我自然是看得有些傻痴痴。

    小姨似乎对布娃娃有些兴趣,加上和卓婷聊得开心,丝毫没有再为难我的意思。原来我认识的淑媛,居然真的和卓婷有着关系。她们不但有着关系,应该准确的说就是亲戚。

    因为我的这个应该叫表姨的卓婷,她的父亲的母舅家也是遥巨村的。在他们长辈的那个年代,人口不像现在这么多,不但许多近亲结婚的多,般就近选择成家的也多。卓家很正常的和隔壁村结亲,代又代。而卓婷家这个亲戚的男系这房的,而且就是淑媛的亲爷爷。

    而按照乡里人的说法,卓婷的父亲和淑媛的父亲,也就是对亲表兄弟,就像卓婷和我小姨的关系差不多。

    本来她们的关系怎么样,我还真的没有在意过。但是想到淑媛如今和自己的亲近,还有她说初四还要来找我,我顿时感觉自己头都大了。这个时候又加上卓婷和淑媛姐姐的关系,时之间让我惊讶的居然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卓婷听到淑媛刚刚在这边待过,这个看似贤淑的青涩少女,居然再次绽放笑容,说这真是极为难得的了。因为她说淑媛平时很少窜门,更是性子般人都看不上。要说自己这个表姐妹的印象,卓婷罕见的表示了羡慕。好像淑媛的那种不合时宜,在她看来却是种羡慕。

    想到她们如果知道淑媛和我的亲近,不知道她们会惊讶成什么样子,但是这个时候我还真的没有心思去想这些,因为我忽然隐隐想到了淑媛可能找自己的原因。当时我是自己有些激动,如今想来确实也是不可能。因为不但淑媛的年龄比我大那么多,就是等到我真的成人,以我父亲如今的情形,淑媛也不可能进我们家里来。

    可是我脑海里忽然隐隐约约似乎抓住了些什么,然后耳边再次响起卓婷的声音时,她说自己也有挺长时间没有见过淑媛了,我忽然想到了什么!原来,刚刚来外公家的时候,老令婆就和我说过会儿话,当时我以为只是老令婆平时的闲聊。这个时候忽然想到淑媛的时候,我顿时想到了些什么!

    老令婆自然不会对我有恶意,永蕙自然也不会害我,但是牛家的情形摆在这里。他们应该看得比我清楚,因为以前我父亲上班的时候,因为我年纪还小,这份诱惑并不明显。但是如今我父亲却选择了停薪留职,即使很多人还不明白这是干什么的,但是想到我还不能接班,许多人自然心里便有些活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大哥的年龄比我叔叔毓园小不了多少,但是因为大学生的原因,早早就出去工作了。我父亲的这份工作自然和他无关了,要说最有可能的自然就是我了。在乡里人的想法里,这是天经地义和百分百的事情。要说份国家工人的工作,这个时代的诱惑力简直太大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淑媛心里想什么,我们也见过很多次,但是只有这次是真正的熟悉。不管是我自己作恶,还是淑媛自己心里有些计较,如果让家里人真的知道了她和我的关系,不说父亲会不会找我麻烦,至少在这个还很少有人犯错的年代里,爱面子的父亲定会对她有个说法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些,但是耳边老令婆的话语还在回想,我顿时便明白了过来。牛家不是不渴望这些诱惑,但是他们实在是无法启齿自己对这种诱惑的渴求。牛永祯和牛永杉兄弟都适合工作的年龄,但是严格说起来他们和我家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父亲能够帮助他们,那都是看在奶奶和老令婆的情分上。

    牛家就是因为看清了这点,不管最初奶奶喜欢永蕙是他们刻意为之,还是真的永蕙招人喜爱,奶奶无法割舍对她的不管,这个时候牛家都感觉到了种希望,甚至可以说是种淡淡的无法表达的危机。

    如果我父亲真的放弃了这份工作,或者说要找人顶替这份工作,最有可能的自然是自己儿子。但是明显我的年龄太小了,不可能得到工作单位也不可能同意。而父亲跟前不外乎就是叔叔和那些堂叔,可是牛家的人似乎对我叔叔和堂叔的这份指标好像不太在意,因为他们太了解我奶奶和父亲。

    老令婆虽然似乎无意的对我透露,但是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关爱自己这个孙女。如果说以前直寄望把孙女嫁给我奶奶某个外甥,甚至是自己某个孙子,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实际了。因为他们都知道永蕙对我很好,而我似乎对永蕙也异常的亲近。虽然同样永蕙比我要大,但是这个年龄段的差距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,我时又陷入了迷茫,淑媛和永蕙的身影不断的在我脑海里交替。老令婆直反复提到的瓷器厂,这个时候在我看来是个借口。如果我味的说父亲可以介绍她去瓷器厂,显然我父亲的这份工作便没有着落。如果我力的帮助永蕙说好话,在他们看来哪怕是永蕙进瓷器厂,他们也不会再害怕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懂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但是显然老令婆对于我的反应极为满意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虽然心里乱成了团,但是永蕙的身影逐渐的占据了上风,甚至要把淑媛慢慢挤掉。可是我没能如愿的是,就在我要彻底的把淑媛挤出去的时候,我看到了卓婷那对明媚的眼睛。

    轰的声,似乎脑海里的画面碎成了地。幸好身边有个卦的小姨,看到卓婷对我有着善意,自然滔滔不绝的和她说起,上次久园定亲她们过来看档的事情。她猜不到我心里的想法,自然也不会知道我稀奇古怪的想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边的时候,没有想到卓婷居然有了丝羞涩的神情,低声在小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。我虽然没有听到她说什么,但是看到她巧笑倩兮的样子,心里却懵擦擦的团。尤其想到淑媛和她经常见面,心里更是虚了起来。但是可能她和小姨有了话题,两个人居然时间没有理会我。

    感受到脖颈里阵阵寒意,我才想起来这是在屋后。我们所处的地方,原先是外公家后面的小树林,这里不泛些比较大的乔木,和些令人怀念的大水果树,如大柿子树、高高的枣树、甚至还有大的无花果树。

    因为乔木比较多,自然那些杂乱的小树便少了,不会像弘政堂后面那乱糟糟的竹林,和杂七杂的各种各样的小树。北风穿过比较空旷的小树林,虽然阻挡了部分风力,但是还是很直接的吹到房子后面来。当然,因为这块地方比较特殊,虽然挨着弘扬堂,却属于遥巨村的地盘。

    遥巨村的人可能都很少认为这里属于他们的,但是当初划分地盘的时候,确实令人很郁闷的。更让人惊讶的便是,这里不但住着外公家人,还有外公的两个兄弟和牛家的个子弟牛橙金。如果说只是外公的兄弟还比较好理解,但是这个牛橙金也在这边,却令人有些感觉到奇怪了。

    这个平时在我印象里唯唯诺诺的牛橙金,我直没有太多关注过。因为这个人据说是个怪才,精通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而且还是村里个比较老牌的党员。

    但是最令我目瞪口呆的是,他也是老令婆的儿子之。在我的印象当,他不像他哥哥牛赤水那般,和我这家走的那么近,反而直像个真正的外人样,和我们保持应有的疏远。虽然和我外公是邻居,可以说是更加的亲近,但是在我的印象里,他是和我家直保持着定的距离,甚至连我都对他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所以,我对这个牛橙金不是很熟悉,但是知道这后面的小树林,他家也是占着四分之地盘的。之所以说成是四分之,因为我隐隐记得件事。在某个时候我曾经和小舅小姨他们在这里玩的时候,因为他家的那部分里面有着几株枣树和柿子树,他家的堂客曾经在果树挂果的时候驱赶过我们,还当着我们的面说那地盘是他们家的。

    后来在我的印象里便有了这么说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记得清楚了,但是我对于那个有些神叨叨的堂客印象很深。副老鹰般的眼神,张令人有些寒的脸庞。听妈妈说过这个堂客,虽然在乡里没有什么口碑,但是因为她曾经生过种古怪的疾病,后来成了乡里薄有名气的仙娘婆(仙娘婆:湘楚土话,种可以沟通阴阳鬼魂的特殊女性人群)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看到卓婷抱着的布娃娃,我忽然想到了牛橙金那个堂客,那是因为它的眼睛真的像她。当然在我的心里还有另外个影子,就是那晚和大省公遇到的那个怪婴。这几乎是种本能的感觉,心里便不由自主的想到。

    我往树林外面靠近外公家站了站,才感觉到空气真的有些很寒冷。隐隐听到卓婷说晚上要回去,但是小姨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,居然出声挽留自己这个表姐妹。我看到她们的影子似乎在我面前模糊,似乎幻成了那个布娃娃的影子,又似乎变成了别的东西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