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章 福至心灵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看到骆鹰站在那里没有先走的意思,似乎要和我说话,玉荷小姨点起了桌上的煤油灯,然后带着几个人出去。W√w W★. 1W.看着骆鹰没有先走,我虽然有些小小的惊讶,但是还是躺在床上微微起来了些,好看着骆鹰当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留下来干嘛吗?”骆鹰平时那板着的脸色,站在我面前居然难得的带着丝舒缓的微笑。当然因为他站在床边的原因,桌上的煤油灯映照在他身上,投下个巨大黑暗的影子。这样让他的身影和脸盘看起来似乎有些神秘,我惊讶的现居然有些像骆伯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楞了下迟疑的低声问他,想到在兰花湾义庄的时间,虽然和他话语不多,但是至少他曾经提点过我些。这个时候看着他半被灯影照亮的脸色,想到从近距离接触他开始,确实还从来没有感觉到他和别人的不同,以及别人说他的另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也不懂两代人之间的代沟,更不明白在这个时代的人心里的固执。但是自此近距离接触过他之后,却相信这个面型轮廓犹如刀刻的干舅舅,应该在小时候不是个省油的灯。骆伯伯也是个话语不多的人,但是他给乡人留下的都是尊重和敬畏,不知道骆鹰学到了有几成!

    虽然他在弘扬堂平时不声不响,甚至有人有时候会忘记他是骆冉的儿子,甚至他的风评不像他弟弟骆岗山,但是骆伯伯好像直对外说他不听话。这些我也曾经听有人说过,他是不想跟着骆伯伯学东西,甚至不喜欢骆伯伯对自己的安排。作为几个孩子的父亲,威望极高的骆伯伯平时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我甚至还听到过大家些善意的推测,说骆鹰因为喜欢唐玉宝的某个姐姐,直不肯找对象成家。偏偏唐玉宝这个姐姐好像对骆鹰不太感冒,于是好像后来没有了下。我虽然对这个干舅舅了解不深,但是从开始见到他的时候,我便认为他和骆伯伯不是路人,或者说他是不屑跟着自己父亲学东西的。

    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,虽然我涉世不深,但是我坚信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里神秘未知的本事,好像在他面前有些不屑顾,这些在我住在兰花湾的时候,便隐隐有些感觉的到。当然有人说他认我外婆做干妈,当初就是想跟着我外公虎胜公学习正骨术,以此来证明自己也行,或者说不定要跟着自己父亲学东西才行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他跟着我外公学的如何,也不管骆伯伯交给了自己孩子多少,但是骆鹰在弘扬堂直默默无闻,甚至还不如他那个不听话的弟弟骆岗山有名。当然我也没有听说过他给谁治过骨伤,甚至以前我对这个人都不太关注。其实我以前对于这些家长里短的卦很好奇,可是乡里人对议论别人虽然有套,可是也不是我们这些年纪小的可以随便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爷老子去省城过年的时候,嘱咐过叫我看着你!”他说的有些漫不经心,声音也是不大不小的,好像对骆伯伯交代的事情有些不以为然。可是在我听来恍如遭受了下电击般,因为我瞬间想通了有些东西。

    是不是以前也有人跟着骆伯伯学过?或者说骆伯伯遇到过相似的事情?我可以感受到骆伯伯对我的不同,但是他刻意的嘱咐骆鹰,显然在骆伯伯的想法里面,定知道我会生些什么!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我其实有些相信这些神秘的东西,因为我对这个世界的切了解的太少。听到骆鹰忽然这么说,瞬间不管这切如何,心里却是有些感动。看着他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据说他教了你那忽悠人的内家功,还说你这些时候身体可能会有些反应!刚刚看到你晕倒了过去,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有些什么反应了!”

    他似乎好像自言自语般,看着我的神态有些飘忽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明白我心里的想法,但是看着他的神态便知道他根本就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,但是想必其自然是有着许多过往的。看着有些黑暗的影子,躺在床上的我身子却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,看着骆鹰那半亮半黑的影子,浑身却顷刻便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我没有吱声,骆鹰感觉到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想法,依旧带着淡淡的冷笑说道:“他说只要你的尾骨尾闾穴这段时间突然持续的热,你的小腹的下丹田穴有些知觉,让你便不要害怕。因为他短时间回不来,无法指导你进行下面的修行,但是让你冷静的是,那就说明你的内家功就开始入门了!”

    他好像是在背书样,转述着当初自己父亲的话。别说他认为天方夜谭,只怕让他转话的父亲骆冉,也很难相信这事真正的成功。因为学习内家功的人,世世代代不计其数,每家内家拳法的子弟承袭的不少,往往千人难得有几人真正入门,这也是历代内家拳失传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国传统内家功有两大派系,就是道家和佛家。世间各大门派各种拳法的衍生,都来自于这两大门派。至于真正得到传授的人,自然也不在少数。可是最终能够得到精髓,以及真正学会内家功的人却极少。不但千余年来各大功法逐渐失传,就是联系内家功的法门也逐渐湮灭。

    骆冉这支的承袭,本来也有几种功法和法门,但是自他师傅开始就很难有人承袭,因为练会内家功的人很难。就像世间的铁砂掌、隔山打牛拳、甚至纯粹的内家功,很多人都有练习的法门。但是偏偏不是人人可以练出真气,也就是内家功所说的劲气来,自然也就没有了半分效果。

    就好比铁砂掌,本来有着内家功的辅助,掌出不必近人便可伤人。然而学习的人如果无法练出真气来,那么这铁砂掌便变成了门外家功。几十年的修行,最多在使用的时候,双手掌比别人硬些而已。再犹如太极拳,如果只会套路和功法,最多也就只能强身健体,或者说身法比人灵活些而已。至于对敌时伤人,那也是有限的狠了。

    彭柏全、骆冉和龙峰治三个人,可以说都是当代难得的奇才。不但三个人都连成了内家功,而且人人的境界都是不同。所以说他们的交手,虽然离着些距离,但是那内家功的罡风,往往比刀兵加身更加凶险百倍。彭柏全最后忍痛全身而退,就是看出了这点,才会看准时机击便退,乃至最后先行离开了弘扬堂。

    这点不但是我,就是天天和骆冉生活在起的骆鹰都看不出来,然后他鼻孔里叱的自嘲了下,轻蔑的看了我眼,虽然没有轻视的意思,但是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父亲。他静静的说道:“别说你只练了不过几个月,我练的虽然断断续续,但是也有十多年功夫了!别说是他说的气,尾骨麻倒是经常有!”

    我心里的震惊顿时如同翻开了的沸水,虽然不知道骆鹰说道的具体是什么,可是心里却隐隐感觉到了件重大的事情要在自己身上生。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惊讶,看着骆鹰的表情却说不出话来。因为他刚刚说的尾椎骨热,和小腹那个位置的热,现在不但直在我身上进行着,而且丝毫没有停止过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骆鹰为什么这么鄙视,显然他也练习过这个内家功,也许他从来就没有感觉到过。外人传言骆伯伯从来不教自己儿子,这话显然有些不尽不实。当然这个时候我也没有问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形是不是他说的样子,不过福至心灵的忽然想到了按照骆伯伯教的方法来行气。

    骆鹰显然没有看出我心的惊讶,而是以为我被他说的话惊讶了,忽然又裂颜笑,低声说道:“外人都看着老头子神神叨叨的,我感觉他就是个大骗子。如果倒回去十来年的话,我估计就该让他带高帽子了!”

    看着我不吱声,他忽然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这些年我跟着他要说没有学东西,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要说学到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,那只能告诉你大多数纯粹就是为了忽悠人!”可能感觉到我直没有回答,他似乎失去了兴趣,最后沉吟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和他们打招呼,隐隐感觉到屋里有人,但是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就好像自己睡着了般。然后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似乎进入了些奇妙,甚至细荷小姨和卓婷吃饭过来,说要去烧水泡脚,玉荷小姨也回来这边看我,说我是不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细荷小姨嚷着要不要叫我起来吃饭,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,想必是她们给我带了饭菜过来,但是我都没有主动的回应。因为我真的第次感觉到奇怪,自己小腹里有股热气慢慢的升起来,然后按照平时骆伯伯教的运气线路徘徊,最后在小腹附近慢慢的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度很慢,但是是真正的让我第次感觉到,有着热气真的在自己身体里受到了控制。我虽然不敢肯定那是不是骆伯伯想要的,但是它们真的在那些线路里流动了起来,跟随着我的想法慢慢前行。我几乎是情不自禁的,便暗示着这股热气慢慢的往上行动着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