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 功初成魅影现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随着那股热气慢慢上升,按照骆伯伯的说法,那是内家功里面的督脉。★.く√1 ★W√.如果平时督脉里的络穴,也就是被击尾闾穴的话,就会阻止真气在身体里的运行。周天真气不能够畅通,自然会导致丹田里的气机不升。不要说让真气通畅起来,只怕还会让人陷入半身不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说我自己不知道,就是有人看着我,也只会以为我是在被窝里睡着了。可能看到我没有异样,几个人在厢房里闲聊着家常。当细荷把热水烧好了之后,大家便边跑着热水,继续不紧不慢的聊着。

    而被窝里的我,却是不知道双手微微的抱在了腹前,双手自然手心向上,指随着双手捧气相对。而身体里面真的有着股热气虽然没有汇聚成线,却也恍如团混沌,先后慢慢的随着意愿从下丹田穿行到了尾闾,然后在不知不觉之就像门缝里渗烟般,次慢慢的穿行到了命门、夹脊、大椎。

    这种运气的方法虽说看似简单,甚至语言表述没有什么难度,可是其的过程却犹如抽茧剥丝般。当这股灼热的气流到达大椎穴以后,再次分行成两股气流。左右均匀的从两边肩井下行,恍如缓缓流动的血液般,达到了曲池、劳宫。这个时候如果我还清醒的话,定会感觉到自己浑身有力,尤其对手忍不住想往外挥拳几下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我几乎便是本能的反应,因为那幅行气的气脉图,和身体骨骼的分布图完全了然于胸,自然而然的继续行动着。当这股有些灼热的气流分部到指末之后,没有从指间宣泄而出,而是继续缓慢的有指间劳宫,再次经少海、云门以及到达府之后汇聚于膻穴来。最后从丹田次下行,继续的回流到了下丹田的气穴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所谓的气穴,只知道这股灼热的气流开始很热,可是随着上行然后下流,最后再次汇聚于胸后,顿时感觉到整个人舒坦了很多。这真是阵奇妙的感受,开始灼热难受,到后来便感觉到这些热流恍如身体里的血液般。甚至我都有股错觉,那便是自己看到了身体里的血液在流动。

    开始它还只是缓慢的流动,当我运行了几遍之后,似乎感受到了路的畅通,然后自然心神便随之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我,不但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的真的找到了窍门,就是知道也不会明白,自己这其所经历的凶险。骆鹰不知道原因,只怕骆冉在的话也不敢随意判断。因为我身体里残余阴阳蛊的原因,成为了个汇聚元气的宝库。如果换成了般人的话,当身体元阳流失的时候,随即身体的元气会丧失极多,但是偏偏骆冉给了我另外种和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便是同样了阴阳蛊的唐玉宝,和我阴阳调和的过程,不但没有损失过多我体内的元气,反而因为我们身体里的阴阳二蛊,相互起到了补益。如果换成了随便另外个人,骆冉所教授的这种方法,都会导致种阴损的采补,采阴补阳!

    得益于这种合适的方法,在恰当的时机里使用,骆冉不知道自己成功的进行了种前人无法使用过的法门。这其受益最大的自然便是我,因为在身体里储存了许多元气,虽然没有顺利的归纳起来,但是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。这次我的突然晕倒,倒不是真的贫血而晕厥,而是我体内些储存的元气太多,导致了气血不畅所致。

    而在我晕厥的这段时间里,因为我平时虽然不能控制自己气机的流动方向,但是因为不断的尝试过方法,加上阴阳蛊在促使阴阳调和的时候,已经自动的选择了相关气脉间的流动。所以当我逐渐清醒之后,想到了身体里元气烧灼穴位的痛苦后,居然不知不觉的再次使用了气机周天运行的方法。

    于是,在我懵擦擦的情形下,居然让平时无法运行的元气,在这个时候居然顺利的在身体穴位里运行,并且顺利的运行了个周天。

    这种内家功复杂的修炼方式,骆冉虽然知道,并且有了定成就,但是很难和人确切的去形容。而我接触的时间更短,就是真的背会了方法,没有特殊机缘也是无法运行的,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世上,真正有内力的人少的原因。而我这个时候所运行的周天,按照严格的说法,其实还不能算是真的全身周天运行通畅。

    按照历代修炼内家功的说法,在人身是有三关的,分别便是尾闾、夹脊和玉枕穴。

    历代各门各派的经典,都有句话叫做:后关通,半功,缩艮开乾是正功。前关闭,降心气,功从夏秋阴阳济!

    在修炼真气的周天功法里,能够做到真气打通任督二脉的话,修行的功夫已经做到半。而我刚刚运行周天的方式和行气的方法,好像真气从丹田穿过了尾闾,到达了夹脊的督脉里。其实不过是下丹田里汇聚了身体里多余的元气,然后有那么丝的元气透过了尾闾穴而已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我运气好到爆,因为修炼内家功的人里面,能够让下丹田真气充足的人就极少了,何况是尾闾穴的冲击必须是下丹田充盈。而我先是得益于阴阳蛊的汇聚元气,继而有了唐玉宝的调和,使得我体内元气可以听话,甚至已经有大多数的汇聚到了下丹田。这次误打误撞行功,居然真正的启动了下丹田里真气冲击尾闾穴。

    骆冉其实早就知道我身体里元气充盈,所以嘱咐儿子骆鹰看紧我。不过不说骆鹰是否知道,就是骆冉自己都料想不到,我居然胆敢懵擦擦的冲击尾闾穴,并且次成功的通过。虽然那丝元气通过的不多,却犹如窜进了血海里的魔鬼鱼,如鱼得水般的飞前行。就在我夹脊这个险关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,那条冒险的魔鬼鱼居然穿过了此关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冲过了夹脊穴这个大关,使得我体内多余的元气源源不断的补充下丹田。不但把体内多余的元气全部归类,而且还顺利的运行于督脉之。如今虽然元气没有最后冲透玉枕,但是已经使得我受用无穷,算是真正的跨入了修炼内家功的行列。

    我耳朵里忽然听到阵古怪的声音,我不知道自己安静了多久,因为忽然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,我才感觉到自己似乎身处在种安静之。

    这是阵哭泣的声音,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但是因为听到了这种声音,我忽然感觉到有些熟悉。然后我便逐渐的清醒了过来,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却感觉到个抖的身子抱紧了我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抱着我的人是谁,可是那种熟悉的香味,和那暖暖的身子还是让我明白过来是个女子。当然我最先想到是永蕙,但是马上我便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,因为我对永蕙身上的香味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里传过来的哭声,就是腊月底的那个声音,曾经吓得永蕙失态,让我做出了个决定的哭声。这个时候不但再次响起,而且似乎很是清晰。虽然也是有些断断续续的,也听不清是男是女的动静,但是感觉到四周的黑暗,可以听到那声音应该就在窗外。

    几个急促的呼吸声,让我心里有些毛。因为虽然身边只有抱着我的这个人,但是好像不远还有两个声音。甚至听到那两个声音窸窸窣窣的,好像是在旁边打摆子的神情。我瞬间清醒了过来,自己还在厢房里的床上,这应该还是晚上。我这边床上有人陪着我,旁边的床上应该还有人。

    更令我目瞪口呆的是,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蚊帐被人撩起来,我几乎是被抱着缩到了床脚。黑暗我隐隐看到这人应该是我玉荷小姨,她几乎吓得浑身瘫软,惊恐的感觉到从两个木床之间,两个人爬了过来。虽然屋里没有点灯,但是外面阶前红灯笼的光线,在这个时候可以朦朦胧胧的看清点。

    玉荷显然几乎瘫软,看到细荷和卓婷爬过来,心虽然有些计较,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招呼两个人,两个人便直接的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玉姐姐,外面是什么声音!”细荷几乎是贴着自己姐姐,虽然几乎是蚁语般的声音,似乎也难挡她心里的害怕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看清两个人,还是因为床上人多了之后,玉荷小姨的底气足了些。看着卓婷也紧紧贴着,不由也迟疑的低声摇头说道:“是,是有人哭吧!”

    “听小雨说弘政堂闹鬼,我还不相信呢!这,这莫非是真的,,,,,,?”细荷几乎哭了出来,显然很是后悔来这边住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道!”虽然不敢肯定外面是什么,但是玉荷显然也不太相信科学。看到自己妹妹点破这些,忍不住便拔高了些声音呵斥。随即马上紧张的往外看去。幸好外面依旧如故,而且那个声音似乎没有听到屋里的动静样,或者说根本不在乎屋里的动静,继续在嘤嘤的低泣着,甚至轻轻的挠动着窗格门板。

    听那哀伤的哭声,真的好像是遭受了莫大的悲伤,或者说是种委屈。不知道它这样的举动,究竟是想干什么,或者说是表达什么?

    可能感受到身边有人,加上昨晚已经有过次经历,这个时候已经醒过来的我,感觉的被三个人压在了床里。虽然有些难受,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惊恐。反而在三个人的惊慌,我更是多了几分清醒。

    这个人或者说这只鬼,究竟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为什么连几晚都半夜三更的在外面作怪?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