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四章 折磨和愚昧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如果真的像些人说的,这阵凄凉的哭声是有怪事和遇到了脏东西,那么我坚信自己胸口的血乌桃木木牌会有警示。★★W .

    因为自从骆伯伯提示它的重要性以来,血乌桃木木牌真的在遇到脏东西的时候,会主动出提示的。这不但是我自己确认过,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些吓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说向茜菲被附体时的诡异,和后来她在兰花湾养病时的难受,光是亲眼看到那在血盆里洗澡的死婴,就已经完全颠覆了我以前所有的认知。

    以前总是认为死人最可怕,当然鬼就更不用说了。不过在经历了连串的事情之后,我知道死人不过是最可怕的东西里最不可怕的东西。从每晚给死人灵前添加香油,到亲眼见到些仪式,我知道自己已经真的改变了很多。并不是因为心里已经麻木,而是知道切皆有因果,这是骆伯伯的原话。

    以前遇到这种事情,先不说自己会吓成什么样子,先肯定便是竭斯底里的惊恐喊叫。如今我心里依然害怕,不过我害怕的倒不是外面那是什么脏东西,而是担心那比脏东西更可怕的事情和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代害人的事情还很少,但是也是听过些不好的事情。比如有人因为处对象不成,就在人家成家之后上门报复,把人家捅死的这种血腥的事情。这个时代甚至连偷东西都是大罪,要说乡里人大都朴实,所以都很难听说过些不好的坏事,所以大家听到些关于鬼怪的事情都很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们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,先想到的不是别的,而是真的遇到鬼敲门了。

    以我这个年龄看来,自己应该没有害过什么人。像玉荷这些人,自然也想到不可能,因为自己平时没有害过人,怎么就会碰到这种事情呢?

    可是,真正遇到这种事情,谁又能解释的清楚呢?

    如果外面哭的这个人不是脏东西,那么它究竟会是什么?

    不仅仅是我个人这么想,床上吓得魂飞魄散的几个人,应该都会想到这点。当然我想到的是外面这个不是脏东西,而她们几个想到的却是鬼敲门。

    是个故意作怪的人,还是些别的什么脏东西?

    这事困扰着了我,在大家都惊慌失措的时候,我在黑暗却像是个熟睡的人,依旧没有出声音。从刚刚那种奇妙的境界里清醒,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机缘,但是心里还是有着些奇妙的感受。这个时候是什么时辰我并不知道,但是感觉到浑身有劲的我,忍不住伸手抱紧了抱着我的人。

    昨天深更半夜的结局,虽然永蕙和我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惊吓,但是我坚信不是那么简单。我从永蕙的话语里听出了些异样的端倪,但是我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。毕竟这种事情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,虽然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高人隐身,但是不可能身边都是隐藏的高人罢!

    听后来的架势,以及叔叔提及的只言片语,我相信唐四元和他们几个后来有所决断。但是因为没有什么证据,甚至都没有现什么蛛丝马迹,直也就没有人提出来异议。唐遇仙和唐久园当时说的情形太过荒唐,不说如果说出去没有人相信,就是有人相信也得说个道理不是?

    这个时候再次的遇到这种事情,不说还不知道外面的具体情形,就是有着些端倪,只怕般人也不敢轻易去找。因为大过年的,谁也不会在初来提这些东西,或者自讨没趣的给自己和家里添麻烦。

    要说昨晚的疑点,就是今晚这事的故伎重演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想到了点,要知道唐遇仙和唐久园都算是身手敏捷的人,居然没有追寻到那东西的踪迹,想必出哭声的这个东西不是普通的东西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忽然想到了昨晚那时候突然的推门,不知道这个时候它会不会凑巧的故伎重演呢?

    就在我还想着的当头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了印证我的想法,果然外面厨房过道朝外的门再次响起,那个出哭泣的声音的东西,不但继续边在哭,也真的像昨晚样开始推门了。

    啪,啪,啪!

    声音不像是普通人急促推门的声音,而是好像个有些机械,但是偏偏又维持本能动作的声音。推下再回声两下,推下似乎又拉下。就好像个面对锁着的门,没有办法打开的时候,只有无奈的反复推着门的人。或者说像是个小孩子,无法推开沉重大门的样子。

    偏偏这种枯燥的动作和声音,在这半夜三更里显得格外吓人。因为那边平时有我爷爷奶奶住着,倒是有着几分生气。可是这段时间因为他们出门之后,那边完全的安静了下来。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在那边出现,自然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,是不是有鬼!是不是真的闹鬼啊!”从隔壁床突然爬过来,下缩到了床角的细荷,紧紧靠着我们真的低低的带着哭腔。不说她吓得浑身打摆子,就是我都感觉到身边玉荷抓着我的手是颤的,指甲紧紧的几乎嵌进了我的身体里。似乎没有感觉到我搂着了她,这个时候的惊恐让她恍如不觉。

    ”不要胡说道!“玉荷低低的呵斥自己妹妹,但是显然是底气不足,因为她根本无法来保证外面的情形。不说她算是个新时代的青年,但是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她,心里在老人那遗留传承下来的思想,完全真的相信外面是脏东西。这个时候不说她能够确认什么,光是让她不惊慌,她都无法短时间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雨说的是真的,她说的是真的!这破房子,呜呜,这里真的闹鬼,打死我也不来了。妈呀,谁来救救我们!”细荷似乎有些语无伦次起来,其实她也就是个半大的孩子,现在不但个子没有我高,看起来都比我小了。这时候不说出来证明什么,光是能够让她安静些都很难做到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没有叫,听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细荷这么紧张,倒不是我故意装睡,而是这个时候床上几乎乱成了团,甚至情形有些不好至极。看细荷那架势是想逃跑,可是没有勇气冲出蚊帐外面去,因为就是出去还是在屋里,再说出屋的话鬼知道外面是什么?

    而同样卓婷虽然没有像细荷那样哭,浑身也颤的说不出话来了。这个时候心里也不知道想着什么,也不管自己狼狈的样子,却也是不住的退到了床角我身边。倒不是睡着的我能够给她们安全,而是她们感觉到多个人心里安全些。

    “玉姐姐,玉姐姐,这要怎么办,外面这是什么东西,是不是像细荷说的,真的有鬼敲门,我,我也好怕呀!”这个看似清纯亮丽的少女,在这个安静的晚上,忽然碰到了这种意外。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到了别的什么东西,反正也六神无主起来,甚至她的声音里也带着强烈的哭腔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们快听啊!它在推门了,它真的在推门了,,,,,,它会不会进来,会不会进屋里来?”细荷几次起身后退前冲,看架势真的似乎想跑,可是想着大家都没有动,还有没有什么比屋里安全些?何况在这里如今起有好几个人,时间颤的和自己姐姐说着,却不知道怎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怕!细荷你胡说什么?“玉荷低低的呵斥了妹妹声,但是显然有些底气不足,甚至声音都颤的牙齿打架。黑暗她看着大家都看着自己,不由忍不住试着朝外大声呵斥道:”哪里来的什么鬼东西!赶快滚开了,不要来吓我们,,,,,,!”

    如果有人听到她的这个声音,只怕会感觉到更加的害怕。因为这种牙齿打颤的声音,实在是显得底气不足。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股勇气,玉荷看着身边的人似乎有些双眼放光。这刻忽然胆子似乎大了许多,居然出了喝问的声音。虽然声音实在有些颤的厉害,可是在这黑夜里还是有些清晰的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连两天生了古怪,弘政堂再次热闹了起来。虽然弘扬堂整个还是极为安静,但是偏居偶的弘政堂,却似乎格外的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为了回应玉荷的喝问,有那么几秒外面突然的安静了下来。不但哭泣的声音似乎停住了,外面就是推门的声音都停下来了。床上的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看着,因为这短暂的安静,既是种致命的煎熬,也是种忐忑不安的等待。希望就此平静下来,也担心遭受更加强烈的恐惧。

    不说我此刻的心情,完全已经被三个人弄得清醒,而且躺在那里有了股迫切的尿意。虽然不知道外面情形如何,但是我却隐隐感觉到了股强烈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果然就在大家认为没有事了的时候,忽然楼上的楼板居然传来了咕咚的声。直以为会是外面传来声音的大家,根本就没有想到头顶会传来动静,三个人几乎都出了声惊叫。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倒在了木质的楼板上,还是有什么在楼板上作怪。反正这声声音太过突兀,声音也在黑夜里显得有些大,下便似乎炸锅了样。

    \'不要啊!“细荷出了声尖叫,声音可以说是响彻了黑夜,甚至是整个安静的小村。这种恐惧的叫声,吓得身边两个人完全的失控了。

    紧紧被压在里面的我,突然闻到了股浓浓的尿骚味,然后是感觉到紧紧贴着自己的人,湿湿的感觉从腿部渗了过来我身上。这时候我虽然没有吱声,但是我瞬间便明白过来,这是有人尿裤子了。这种突兀的惊吓,如果换在以前的话,我想自己甚至会大小便失禁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尴尬,还是真的吓坏了。被蚊帐紧紧围着的床上,这时候股浓浓的尿骚味弥漫。大家都没有吱声,但是急促的呼吸声却已经出卖了几个人,恍如惊弓之鸟般的紧紧抱在了起,甚至都不管被窝里浓浓的尿骚味了。

    ”什么情况?,又生什么事情了?“在细荷尖叫后不到几秒钟里,大院老屋终于出了声质问,这是有人被惊醒了。虽然不知道这人是开始就醒着,还是真的刚刚醒来。不过声音显然极度的不满,甚至带着股朦朦胧胧的迷糊。虽然在寒夜里显得不是太大,但是显然增添了几分生气!

    顿时让屋里的人感觉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”你们赶快把身上的湿裤子脱下来,我挂到窗上和门边去挡挡,这尿可以去晦那东西就不敢作怪了!“玉荷的声音这刻似乎有些坚毅,不知道是因为湿裤子实在难受,还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。这声音出来实在要点勇气,甚至在黑暗让人听来有些冷静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