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八章 异形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毓园跑过去拉着自己堂客,倒也没有呵斥的意思。W .

    大家看到唐达风家出来的是达风晚娘,睡眼朦胧的样子,似乎是刚刚醒来。

    毓园倒是紧张自己堂客有没有有事,看到她裹着自己的旧军大衣,虽然惊恐的挨着自己,但是确实是没有什么,便放心的牵着她过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达风晚娘因为出来,大家倒是忘了开始心里对她家的疑问。不过看着她也穿着件不知道谁的大军衣,蓬头垢面的、懵擦擦的看着大家。有人便无奈的摇摇头,不再关注她再次看向唐遇仙两个人这边。

    要说达风晚娘这出,深夜里这突然看到,还真是挺吓人的。蓬头垢面不说,还睡眼朦胧的似乎心不在焉,不怪小雨出来惊的心砰砰。

    毓园却知道自己堂客有了身孕,低声要她回去休息,无奈小雨却是有着些好奇,偏偏要过来看看究竟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达风晚娘在后面似乎没有张口的意思,慢慢的和衣裹身也到了这边,似乎看着大家都有些迷迷糊糊的意思。甚至都没有看清唐遇仙屋里的情形,不过看到有人看着自己,便有些哈欠连天的意思:“这是怎么啦!”

    大家似乎没有人回答她的意思,因为老屋后院左边这个天井似乎有些魔力。先是唐殿风的孩子莫名其妙的没了,然后他堂客和丈母娘先后在这里出事,接着是如今便是唐遇仙的堂客。

    虽然好像事情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,但是感觉到莲花这诡异的样子后,很多人心里都潜意识的恐惧了起来,何况还有暗处那个鬼东西。

    就是本来想看看莲花的小雨,被自己男人紧紧牵着到了门口,看到莲花那面目全非的神态后,自然吓得小雨有些不知所措起来,主动的退到门边十四娘这边来。

    “魔怔,魔怔了!遇仙啊,你可要好好看看,她如果不是犯病的话,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吓到失魂了?”这是后来进来屋里,看到大家都不敢上前的十四娘。她终归是年龄大着这些人几岁,问出了外面这些人心里的疑问。

    大华的妈妈似乎想说话,看到大华脸色铁青的样子吧,便也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张嘴。这边十四娘过来忍不住想去扶莲花把,没有想到莲花把挣脱了唐遇仙的搂抱,晃着胸前贴身衣服下那对没有穿内衣的胸脯,直接便向大家龇牙咧嘴出嗬嗬的声音,似乎要像大家示威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时间自然也吓得十四娘后退了两步,不知道是心里慌还是真的反应慢了,差点就摔倒到地上。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的不知所措,幸好唐久园在后面站着,把扶住了自己母亲,赶紧拉到了门边来。唐遇仙赶紧再次的抱着了堂客,不过这时更加无人敢上前,因为莲花看起来似乎无害,可是这种令人可怖的神态,还是让大家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应该不是生病!”唐遇仙在这寒夜里有些汗流浃背,看着自己的堂客逐渐没有什么反应,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不放。虽然知道堂客的哥哥也有种病,而且还不时的作过,但是自己堂客向极为正常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都看着自己两个人,他宁愿相信堂客真的是遇到了什么脏东西。看着莲花狰狞的表情,他忽然浑身冒着冷汗,想到了刚刚那个失踪了的黑影子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莲花嘴里似乎出了阵兽吼般的动静,伸着脖子朝着外面叫着。似乎外面有什么东西刺激到她了,大家忍不住往外瞟去,却哪里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想着她这反常的神态,和时叫唤不醒的的神智,大家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。胆小的早就想闪身溜了,可是看到大家都在这里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闪人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堂屋门口这边安静了下来,后面天井隐隐还有声音传过来,却显得那红红的灯笼似乎在寒夜里更加的静谧。

    团黑色的影子从屋檐下敏捷的闪到了靠近窗户的房梁下,在朦胧的灯光下看起来有些迷离。不过当切安静了的时候,屋檐下闪开了对腥红的眼睛。它似乎对后院的动静不敢兴趣,那对腥红的眼睛却盯着左边厢房。

    厢房外面的窗柱密集粗大,但是有着扇镶着磨花玻璃的窗户推开了些。看去屋里似乎很安静,但是隐隐可以看到那高大的两张木床,还有那静静垂下来的黑麻蚊帐。

    这对腥红的眼睛似乎带着丝精光,居然好像看透了那蚊帐里的动静样。它那黑乎乎的躯体慢慢的蠕动着,从房梁下移动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整个还隐藏在灯笼照不到的地方,但是那对垂下来的眼睛,和朦朦胧胧的似脸孔的东西,却好像随时恨不得冲进屋里样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刚才那个神秘的生物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怪物!

    后院似乎隐隐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,在这寒夜里盖过了许多动静。让人听来心里乱,更给这爷平添了许多变化。

    嘶嘶!

    不知道是呼吸的声音,还是吸着冷风带来的声音,它在窗边格外的清晰。这种已经接近了肆无忌惮的活动,完全使得它的样子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外边是谁?”屋里的人在阵安静之后,终于听出了外面急促的呼吸声。虽然不知道外面是谁,但是直被人偷窥的这种感觉,还是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询问的声音带着丝紧张不安,也有着些突兀的爆,显然正是玉荷的质问。

    这对腥红的眼睛似乎茫然了下,不过随即便变成了厉色。阵北风吹来似乎带着呜咽,堂屋门口的灯笼都摇晃了起来,带起了周围无尽的暗影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是谁在外边!”这次鼓足勇气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,因为没有人回应的意思,更加让人感觉到有些渗人。外面没有了声音,屋里似乎也安静了下来。这种安静更令人慌,也令人感觉到无法适从。

    外面那对腥红的眼睛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闪现出阵慑人的精光,挨得推开的那扇玻璃窗更近些。这时候甚至可以看到眼睛下,在片模糊的毛间有着线晶莹,不知道是哈拉子还是口水。

    血乌桃木木牌阵香味忽然袭脑,本来直装睡的我顿时完全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满鼻都是种异香,想到刚刚玉荷无奈的动作,心里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。此刻面对外面的变化,和屋里玉荷的反应,我隐隐知道她肯定已经感觉到,也管不了那么多。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沉默,忍不住便想起身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的经验告诉,如果有什么不干净的脏东西靠近的话,它必然会对我做出提示。

    骆伯伯分析这是因为当初这块材料是茅山圣宫前的圣物,加上受到道家和佛家两派高人后天的加持使用,直存在着极高的灵性。

    本来外面直的折腾,我倒是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异状,最多最后就和昨晚样烟消云散罢了,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它突然会示警。

    这显然已经不是普通的东西,我顿时前的警觉了起来,浑身绷紧的犹如满弓的箭。顿时坐在身上的玉荷,再次感觉到了些变化,但是无奈她纠结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忽然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异物靠近床前,这是种忽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敏感,想到玉荷她们三个人,不由忍不住便要起身,同时便伸手抱着了身上的玉荷。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来的东西,但是我几乎是本能的便下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前的人浑身立时也紧绷了起来,口鼻里出声低低的声音,我都来不及顾及到她的感受,因为忽然看到窗外有着对腥红的眼睛,在外面灯笼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惊悸。

    我先想到的便是香三爷和我讲过的故事《聂小倩》,乡里人都会认为那是个凄怨的爱情故事,但是我认为那是个极度恐怖的鬼故事。

    因为跟着骆伯伯接触了些东西之后,我知道这还真的有可能生过。此时看到的这对眼睛,我敢断定那肯定不是人的眼睛,虽然隔着蚊帐和房间的距离,我都可以感觉到窗户那边传来的恐吓的寒意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呼

    这是阵沉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窗边的晶莹的亮光是垂下的涎液,眼睛是充满了兴奋和焦躁的凄厉。这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生物的东西,真的就在窗外窥视着屋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我都没有来得分辨,这声音究竟是来自于屋里,还是窗外那恐怖的所在。可是似乎这刻凝固了的时光,使得我几乎都听不到后院的动静,好像后面和前面厢房失去了联系样。

    偏偏却感觉到危险就在床前样。那种让人感觉到心跳犹如敲鼓的感觉,却知道危险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因为隔着蚊帐的关系,加上外面灯笼的光线实在无法清晰,坐在床上的我自然无法现。在那对腥红的目光里,有着贪婪和残暴。而且它居然有着双长长的,类似于人手的东西,朝厢房屋里窗格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外面那对腥红凄厉的眼睛不断晃动着,不知道是因为窗格的阻挡,还是因为顾忌着我脖颈上的血乌桃木木牌,始终在这刻没有进来屋里。

    在阵外面北风的呼啸声,外面似乎夹杂着声低低的凄厉的低吼。似是愤怒的低吼,又像是阵不安的狂嘶。

    原来那对纤长的手臂,刚刚要接触到窗格的时候,从里往外张贴的张黄色的符咒,忽然似乎随着寒风飘扬了起来。这对腥红的眼睛顿时迸射出骇人的惊恐,对长长的似手样的东西马上收回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