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九章 幻觉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可惜屋里床上的我并没有看到,因为床前那阵隐隐的寒意,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没有消失。㈧㈠Ww W.⒈Zw.我反而因为这古怪的声音更加的紧张,因为我不知道它的暴烈来自于什么。其实我这个时候心里极度的清醒,比平时更多了几分思维,可是我的心却乱成了片。

    这不但有着这诡异的东西带来的意外,还有种我无法言说的尴尬。以及面前直没有消失的,种无形的令人窒息的怪异感。

    外面那古怪的东西不住的低低嘶吼,甚至着清晰可闻的呼吸声,就好像关在笼子里的野兽,看到笼子外面的食物样。尤其令人感觉到是自己躲在树后,而树前就是只饥饿而又无法抵挡的野兽。只要出丝毫的生息,或者是做出半分的退缩,就会被这野兽撕裂果腹。

    害怕自然是因为窗外的这个东西,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进来;还有床前这无法言喻的紧张,它促使了血乌桃木木牌的示警;而最尴尬却是因为床上的人,因为现在几乎令人陷入了不安的绝境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恐惧多过尴尬,毕竟在这么危险的时机,所有的担心都集在恐惧。连生死都无法确定的时候,又哪里会去思考着别的。即使这个时候经历的事情不多,但是关系到自己小命的事情,我还是极度的紧张。这个时候的紧张和不安,丝毫不亚于那晚和大省公、玉宝在王家园子的经历。

    可能出于自己的本能反应,即使知道有些不妥,甚至心里还是有丝不安闪过,但是我都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后背有些凉,才知道自己这是真的冒着冷汗了。

    想到外面这个东西,虽然我甚至都没有撩帐去好好看过,但是我真有种比晚上在义庄加香油还恐怖的感觉。添香油那里我最后想明白了,知道还不用担心棺材里的人会起来,像那种密封的棺材,就是里面的尸体难暴起,它还总要有个时间过程;可是如今外面这对眼睛,我却感觉到比王家园子那晚的遭遇,看到的那个死婴的黑眼睛还要渗人。

    虽然样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,但是想到鼻孔里不断吸入的香味,还有无比清醒的头脑,我都明白过来这东西定和不干净有关系。帐外的阴森丝毫没有消除,不知道和外面那怪物有没有关系,但是这刻我真的不敢异动。骆伯伯虽然没有完全正式讲授,至少平时遇到的些情形还是会点破的。

    这刻血乌桃木木牌的警示,毫无疑问的彰显着这物的来历。

    就着空气里的那阵阵寒气,我身子虽然没有大的动作,可是左手不由往床里摸索起来。因为骆伯伯去省城后,托骆鹰留给我的些东西,有把桃木剑,还有些他留给我的符纸。放在以前我是不会重视的,但是因为经历过几次事情后,我是知道那些东西的珍贵,全部都带回来的,后来就放在这床里面。

    虽然边摸索着,但是我的心几乎便是吊到了嗓子眼里来了。因为我虽然没有怎么动,但是身前可是还有个人坐在我腿上的。尤其要命的是我已经经历过人事,虽然知道自己不能放肆,但是想到刚刚她倒着进来被里时的感觉,我就完全无法克制。

    她显然没有算到我已经长大,长大到足以让她无法下台。所以刚刚她进被窝的时候便不吱声了,因为那是种突然的惊醒,算是太尴尬的境地了。如果不是我装着没有醒过来,只怕她更加难堪了。其实后来她也好不到哪里去,因为细荷挨了过来,她怕细荷现这个秘密,便将错就错的趴在那里不敢动。

    当我抓到那个装着桃木剑的布袋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兴奋的几乎叫了起来。屋里虽然很冷,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这刻居然有些燃烧的感觉了。帐前那股阴森的感觉好像都淡了很多,外面那东西它在那里然暂时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其实我却是紧张到屎尿都要忍不住了,因为这些东西在手,我顿时多了几分自信。开始真怕它顷刻间便冲过来,想到向茜菲被人用养的小鬼附体,我心里便有些毛骨悚然。但是这个时候,我心里隐隐有了股冲动,似乎想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,自己能不能够对付它?

    毕竟我虽然接触了这些东西,但是要说到了解的话,我却还是属于个没有入门的人。这个时候抓到了这些算是法器的东西,我的胆子似乎壮了很多。慢慢的把布袋拉到了身边,眼睛却直紧紧的盯着帐外,因为那里虎视眈眈的东西,随时有可能来攻击我们。

    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我不会天真的认为,自己因为跟了骆伯伯就厉害了,也不会认为我有了这些法器,就会万无失的有了保障。自己这个时候和普通人没有丝毫的区别,可能最大的依仗便是脖子上的血乌桃木木牌,还有手里的那把桃木剑和几张纸符了。

    蚊帐在屋里忽然居然都鼓动了起来,虽然沉重的黑麻蚊帐没有飞起来,但是透过蚊帐线眼透进来的寒意,还是让人浑身上下都感觉到阴冷。这好像是阵妖风,居然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心里的幻觉,但是真的好像感觉到蚊帐的线眼似乎变成了片模糊。

    那令人心寒嘶嘶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,我好像感觉到条长长的腥红的舌头伸了过来,下便缠住了我的脖子,然后紧紧的勒住了我往回拉。我似乎看到了张血盆大口,尖利流着血滴的牙齿,还有那腥风扑鼻的阵恶寒。我扭动着自己的身子,似乎想摆脱那阵恐怖,然后我伸手去阻止那要将我带走的巨舌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声低低的声音,让我整个人都惊醒了过来。才现自己还是坐在床上,鼻息里那股熟悉的淡淡的清香,似乎夹杂着股微微的腥味。我的双手带着布袋居然还抱着个人的腰,应该说是把着了个人的身子,我几乎吓出了身冷汗。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纳闷,但是也马上被那种畸形所冲击掉。

    床上出奇的安静,但是面前个令人亢奋的低低的喘息声,却让我极为不安。因为拿出火热的刺激,还有那种明显潮湿的诱惑,让我根本就无法回避。虽然面前的人有着无法逾越的界线,但是不知道究竟是她正在激情的年龄,还是她无法回避异性的刺激,她居然没有推开我贴身带来的刺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即使我大半身都坐在了被里,前面本来趴在床上的人也完全被被子盖住了后背。不过因为我的坐起把她下推到了床边,虽然只是外面的灯笼余光。可是那白嫩高翘的丰臀,还是在我身前完全贴着露出来。

    尤其因为我的坐起之后,这丰臀正好满满的全部挡在了我大腿的位置,这种意外的吻合简直令人疯狂。我几乎咬掉了自己的舌头,我自然知道她是有知觉的,因为她虽然没有吱声,不知道是因为那身体厮磨的尴尬,还是已经成人少年的刺激,她的身子显然在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对于个已经成人的少年来说,不管前面这个人是谁,这无疑是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吱吱!

    阵愤怒清晰的低叫,却似乎打破了这里的尴尬。外面那东西似乎想尝试着进来,但是无法冲破窗户上的纸符,居然直接用那手样的东西来挫窗格上的玻璃。但是激了阵常人难以看见的电流,这连串的电流好比致命的武器,直接便袭击了这对手臂。然后使得它出了阵痛苦的嘶吼,连隐藏在暗处的身子都往回收。

    偏偏后院再次传来声巨大的吼叫,听着好像是只野兽的声音,但是好像又像是人出的声音,夹杂着阵不安的骚动和哭叫,让人听来感觉好像世界末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这声巨大的吼叫,吓得我心里的旖旎顿时消失。本来坐着的我不由下翻滚了起来,也不管把玉荷轻轻的带到了身边左侧,直接抓住了布包掏出了里面的桃木剑,便跪立在床边上,紧张的看着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至于被我翻开了的玉荷,居然似乎没有格外的紧张,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有从刚刚的刺激里过来。这个时候哪里顾得上害羞和别的,在床里看着我拿着木剑朝着外面的样子,时间看得有些呆住了。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和不安,甚至再次的靠近了我身边,却似乎没有感觉自己和我的不妥。

    按照香三爷的说法,外面这个时候应该是妖风大作,然后妖魔鬼怪从云层里探出头抓来,伸爪朝下抓,主角便要遭受磨难。我自然是没有感觉到云层里有妖怪,但是外面却是无端端的起了阵寒风,这次居然真的吹的蚊帐几乎飘起。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,我倒是没有感觉到寒冷和害怕,伸手便要去撩起蚊帐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,却感觉到自己被个温暖的身子紧紧从侧面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河,不要出去,千万不要出去!”这是玉荷低低的颤的声音,可能以为我这是要出去,她顾不得看清我跪在床前的样子,居然从侧面紧紧的抱住我不让动。

    我先是阵紧张,听到声音的时候人已经放松了几分,再感觉到她抱着我时那温热的身体,自然还有那浓浓真切的关心,心里更是激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耳边也传来了后面乱叫的声音,隐隐约约的虽然并不真切,却好像是突然生了什么事情,导致很多人乱套了的情形。我的手便硬生生的停在了蚊帐边,但是我还是偏头向左,却看到她脸上满是惊慌,不由朝着玉荷说道:“我不怕,我身上有骆伯伯给的符呢!”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