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 鬼祟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正想着和她说话分散自己心头的想法,眼那弥漫开来的红雾忽然似乎阵漩涡。Ω ㈧㈠Δ .然后隐隐听到声低低的嘶吼,似乎是什么受伤了的声音,接着外面忽然便起了阵变故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寒夜里声脆响,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打在了那扇没有推开的窗户上。然后块磨花的玻璃居然便碎了,随即碎玻璃直接便掉到了地上,出了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啊呀!

    这是逃到里床的两个人,再次出的惊叫声。直没有动静的她们,即使在屋里似乎弥漫了红雾,好像都没有出什么动静来。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完全的躲在被里,还是缩在了床里面,听到外面玻璃敲碎了的声音之后,便传来了细荷轻轻压抑的哭声。

    可能屋前屋后的这种变故,完全的出了她的承受能力。她平时还算是胆大的,这个时候因为变故都吓成了这样,可想而知这事的突兀和严重。

    腥红的灯笼光线下,透过那似乎弥漫的红雾,只见两条毛茸茸的手臂正在阶前窗外乱舞,对腥红凄厉的眼睛透过窗户,在那块被打破了的玻璃便射了进来。看着它完全就是个居高临下,想要噬人吞下的妖魔。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对眼睛,我忽然感觉到隐约的熟悉。就是这种强烈的凄厉,忽然让我浑身猛的震。

    是的,我想到了对熟悉的眼睛!就是那对熟悉的眼睛,令我晚上睡着都会做噩梦。在那个阴冷的天气里,我也是透过扇窗户,看到了两具不断撞击的身体,看到了那对贪婪带着兴奋的眼睛。而那对眼睛就像外面这个鬼东西,让人自心底的恐惧和害怕。

    阴魂不散的人!

    是它在向我示威,还是它根本就是那个人的化身?或者和向茜菲样,是那个人用某种东西控制的?因为感觉到我挥舞着桃木剑,它对我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,也对我抱着强大的敌意。

    我懒得去理会它的放肆,因为我看到它虽然张扬,却好像直无法突破窗格那道纸符。我隐隐猜到了什么,心里甚至有了些小小的兴奋。虽然不敢肯定什么,但是想到身边布袋里还有纸符,我心里顿时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后面这个时候隐隐有些声音传来,我知道后面肯定乱成团。因为大家都没有过来前面,肯定是后面生的事情比前面刚刚的征兆更加恐怖。可能是心里有了些头绪,这个时候我反倒是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何况就在这个时候,因为侧面堂屋大堂里已经传来了声音,虽然还没有到前面来,但是显然是有人站在堂屋里面的门槛边,和后院天井里的些人在说话。想到前面人气就要聚多,我心里更是多了几分胆气。

    啊,嗯!

    不知道玉荷什么心态,在眼前闪现阵迷茫后,她居然好像微微闭上自己的眼睛,好像陶醉在什么里面了。不过因为窗外鬼东西的嘶吼,她再次惊醒了过来,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失态,时间便有些愣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居然有些呆的时候,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我直没有进蚊帐里来,即使看到我的丑态,她竟然也好像没有了那么害怕。不过好奇心的促使,即使耳边有着外面的怪声,还是没有阻挡住她心里的好奇,她居然似乎思索了下,最后轻轻伸手撩开了蚊帐的角,目光先是看到我没有注意,于是便朝外看去。

    她的这种举动太过安静,或者说有些出其不意,小声随意的就连我都不知道。她在红色灯光的照耀下,在那种迷离红雾的隐约下,眼睛看起来似乎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这情形似乎有些奇异,当她侧身用自己右手侧着撩帐,微微的偏头朝外看之后,恰好看到了那鬼东西。那鬼东西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正好对着窗格动次猛烈的冲击。那鬼东西放肆的样子张狂而又凶猛,伴随着它丑陋的身体怪异的扭动着,让人几乎看呆了。

    对于玉荷来说,最重要的是怪物那对疯狂噬人的眼睛,因为它不但放光,而且似乎隐隐有股魔力。当玉荷看到外面它的情形的时候,它居然好像在对着玉荷笑。那种怪异绝伦的感受,让突然看过去的玉荷茫然,自然心头凉便吓到了。

    她先是心里惊,随后感觉到床前暖,随后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进来样。这个时候她虽然又惊又怕,但是她心里还是很清楚,她紧张的几乎哭了起来,左手紧紧的抓着了我后面的衣服。感觉到我在身边,这让她顿时好了些,这简直就是种煎熬,不过随即她身子颤抖着紧贴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却没有关注到玉荷,因为这个怪物似乎在口鼻里出种怪声。这种奇怪的声音似乎要窜进我的心里,要游走到我的血液里去。这是种古怪的声音,不过这种声音不是很大,可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要变形样,我忍不住本能的再次念诵《清心渡恶决》,顿时感觉到双眼阵清明。

    因为我直盯着这个怪物看,乃至于我当时都没有现玉荷的异状。但是这个时候再看这怪物,感觉到它简直是有些丑态百出样。这是种怪异的感受,因为我想到了那次自己在窗户外的偷窥,看到了那张有些扭曲了的脸。虽然个是我小时候的梦想,但是想到她在那里的疯狂,我心头便犹如被盆凉水浇下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鬼东西和那个人有没有关系,但是我宁愿相信它是那个人留下来的。不过他如果要在这里兴风作浪,不知道骆伯伯留下的东西能不能克制。当然,我定相信骆伯伯,因为我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至于帐内玉荷的反常,我宁愿不去关注。因为我直身体就在亢奋,不管生什么,只要我不去关注的话,我想自己是可以渡过去的。这个时候我低估了些东西,来可能是她的声音太小,二来她的动作真的没有引起我的注意,但是我忽然感觉到了阵危机。

    她自然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形,外面那东西的丑样和张扬放肆的时候垂涎欲滴,完全出了她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过去的时候,居然感觉到直对着屋里呲牙咧嘴的怪物,在看到蚊帐下偷偷露出头来的自己之后,忽然便做出了阵大家想不到的动作。那便是它前肢忽然吊在了窗柱上,贴着窗柱和窗户露出来的地方,可以看到听胯下那不住抖动的东西,忽然像条情的公狗样耸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情形虽然让人莫名其妙,不过住在乡下的人瞬间便明白过来,因为那简直就和情的公狗没有区别。玉荷感觉到自己浑身滚烫,不知道究竟是受了这种暗示,还是因为这种羞辱带来的气愤所致。不过因为它的呲牙咧嘴和愤怒,在旁人看来却是阵恐怖的示威。

    玉荷显然不知所措,更不知道什么缘由,她却忽然感觉到自己浑身软,而且有股燥热在自己小腹里燃起,股强烈的难以启齿的**感,让她浑身无法克制有了需求。因为她不但看懂了这怪物的动作,而且在她眼里这个怪物就是对着自己动作。虽然心里恐惧的要死,但是被这么个恐怖的东西这样动作,玉荷还是吓得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玉荷已经迷迷糊糊了,因为随着这个怪物的动作,她忽然感觉到自己脑海里的异样。那是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自己脑瓜子里来,玉荷虽然迷迷糊糊的,但是可能因为紧紧挨着我的缘故,血乌桃木木牌散的淡淡清香,自然也有些进入了她的鼻息。所以感觉到脑海里的恐惧,她心里依旧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知道玉荷生了什么,虽然感觉到些身体上的变化,但是依旧持着桃木剑紧紧盯着怪物。玉荷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脑海里阵迷茫,甚至在那紧紧的贴近了我厮磨之后,口鼻里的气息却越来越急促。因为在她脑海里那对邪笑的腥红眼睛,不断的指引着她往前走样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掏出几张纸符来以防万,但是因为玉荷的突然再次近身,倒是让我无法腾出手来。这个时候看到这怪物的张扬,我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了。我自然不知道它对玉荷的影响,还以为它在向我示威。心里念诵着骆伯伯叫的咒语,挥舞着手里的桃木剑,似模似样的比划着动作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用,但是心里还是自我安慰着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身边的人已经生了变故,这是种让人无法解释的感觉。在我眼里呲牙咧嘴的怪物,简直就是怪物脏东西的化身,而在玉荷眼里却完全是另外种感受。因为开始还感觉到这怪物的恐怖,但是随着她看到那对腥红恐怖的眼睛在自己脑海里回荡着,她居然渐渐感觉到那对眼睛没有令人讨厌。

    其实她开始心里有着丝惊恐,可是随着她看到那吐着舌头的怪物,似乎那对恐怖腥红的眼睛对着自己,然后出了阵开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真的是阵笑的意思,而且完全让玉荷感觉到了它笑的真诚和开心。玉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,透过那蚊帐细细的线眼,她其实都看不清这鬼东西的全貌,可是在脑海里她却感觉到了它。这真是旁人无法理解的感觉,偏偏玉荷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令玉荷疑惑的就是,它不住的抖动着自己的胯部,虽然不能伸进窗格里来,但是那不住抖动和吞缩的样子,完全好像在对着玉荷暗示。本来那丑态百出的摸样,令玉荷心里无比的反感和恶心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对腥红的眼睛,她居然感觉到那不住抖动的东西居然让自己浑身烫,然后她感受到了种奇妙的快意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进入了种幻觉,还以为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实的情形。而在帐外的我更加不知道,因为这对腥红的眼睛,如果没有胸前的这块血乌桃木木牌,我也早就会完全陷入漩涡里。当然如果玉荷没有紧挨这块血乌桃木木牌的话,只怕这刻早就做出了更荒唐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因为此刻在里面的那张床上,两个女孩子完全的痴迷了。如果有人看到她们的情形,定连眼睛都会掉出来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