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七章 残阵祸害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感觉到自己浑身松,就好比本来身上压着千斤重担,下便被卸去之后,整个人顿时都舒坦的几乎呻吟了起来。㈧㈠. ⒈Zw.

    虽然感觉到那鬼东西瞬间便消失了,可是我还是丝毫没有放松,跪在床边保持着开始的姿势。不过眼前清明了起来,瞬间便感觉到屋里的红雾消失了,外面那朦朦胧胧的感觉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刚刚呲牙咧嘴,不住嘶吼低鸣,更有着令人厌恶动作的怪物,也好像真的凭空消失了。本来看着它往堂屋那边遁去,我以为只是种表面的假象,可是在平息了将近两分钟之后,不但没有嘈杂的声音再起,就是四周都逐渐清晰了起来。而这有着暴烈姿态甚至带着戾气的眼睛,也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难道它真的跑了?还是去别的地方作恶?

    深深的吸了口气,虽然空气似乎寒气依旧,但是我感觉到这股入肺的冷气,却令人心旷神怡。尤其胸前血乌桃木木牌那淡淡的清香散,让我的脑海格外的清醒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偶然的话,我可能不会想到这点,但是为什么它偏偏直困扰我家厢房?我忽然想到当初的时候,骆伯伯在教我那套和玉宝配合的功法时,曾经透露过点,说这世上每个人的体质不样。像玉宝和沈素样,都是可以作为修行炉鼎共修的。因为她们的这种特殊体质,也最容易成为邪物利用的目标。想到刚刚玉荷的反常,我心里这种念头不由强盛起来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知道因为和玉宝的共修,获益匪浅的提前进入内家修行的基础。而许多人穷其生,想进入这个门道都不可得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有些麻木的左手,不知道是适应了那种煎熬,还是因为面前搂着的人完全的贴在我身上,那种强烈的刺激使得我反倒是没有难受的感觉。看到外面确实没有了异样,我心里直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很多。随之我心里因为接触的位置太刺激,不由慢慢的想坐直了身子。这是种本能的反应,虽然明明知道不可以,不过却感觉到了种无法言喻的尴尬。

    我心里虽然隐隐猜到刚刚前面的切都是幻象,但是这个时候身前人的反应却是真实的。对于个刚刚接触法术的菜鸟来说,我自然是不敢确定自己的分析。但是想到那种她不能控制的冲动,我便想到有些不可能。即使玉荷和唐金枝样,可是她面对着是我的情况下,应该会克制或者回避。但是这个时候我清晰的回想起来,她不但没有丝毫的拒绝,好像还很享受那种刺激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我的直觉,在刚刚的遭遇她有没有受到损害,这也是我所担心的。毕竟按照骆伯伯的防备,就是当初面对向茜菲据说她都做了些准备。甚至对向茜菲的那个妹妹向菁菲的考虑,骆伯伯都没有隐瞒我的意思。说是如果我和玉宝在修炼功法的时候没有效果,他会准备让向菁菲来和我配合。按照骆伯伯的说法,向菁菲的体质还要好过玉宝。这是我在岩洞帮助沈素后,他看出来我排斥沈素,亲口对我说的些话!

    当时虽然他反复警告我要自律,但是想到向菁菲的容貌和身材,晚上做梦的时候我还是梦见过的。虽然不知道骆伯伯为什么那么着急让我练功,但是这次过年他回省城去,我便隐隐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。据他说弘扬堂这边当初彭柏全布置的东西基本上解决了,但是从他留给我的东西看来,这切不是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里面床上的两个人我来不及去关注,因为如今的安静,我生怕是另外场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。但是坐在我腿上的玉荷,这个时候无疑是颗炸弹。

    堂屋里传来的动静令人感觉到心头舒缓,虽然不知道那鬼东西哪里去了,甚至也隐隐听到后面闹哄哄的,我甚至隐隐听到叔叔毓园的动静,这刻我心里其实没有太放松。在我看来是那东西窜到后面作怪去了,不知道又在祸害和吓唬谁。可能思虑到这个当头,我没有再思考太多,这个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抱着的人,在我挪动的时候微微动了下。

    我心里微微颤,虽然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办,但是还是进入到蚊帐里。随之看到了玉荷那微微颤动的眼皮,和那轻轻启开了线的唇。这个时候我心里猛的阵无端端的窃喜,她竟然是已经清醒着的!

    她为什么不睁开眼睛?是害羞还是尴尬?

    我居然真的窃喜了,不知道是不是想的太少了,还是心底脑海里个自私的念头。我居然放肆的朝下面看去。

    要说这个时候屋里的光线和开始样,不知道是不是我适应了这种环境,当我的目光看到那光滑微微隆起的小腹,还有小腹下那浓密的芳草,我瞬间便凌乱了起来。我听到自己喉间滑动吞口水的声音,本来就亢奋这时候陡然更加的亢奋。

    如果开始说心里乱糟糟的,那么这个时候的我是很冷静的,虽然心里无比的忐忑,可是这个情形是必须要面对的。当我进入到蚊帐里的时候,才知道刚刚的煎熬自己熬过来简直就是奇迹。

    她依旧坐在我的腿上,长长的眼眸依旧微微的闭着,在昏暗的光线下就犹如个睡美人。

    我真正和异性在起是玉宝,因为我们为了去除阴阳蛊,得到骆伯伯传授的我真正了解了异性。然后我们边相互的勉励,边按照骆伯伯的想法,给我修炼内家功无数次的循环着运功线路。唐玉宝自然不知道骆冉的安排,就是我也把那种尝试当成了任务。可是在再次面对其他异性的时候,我才知道自己学习的是什么!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没有心思去顾及玉宝,甚至想到后来和向茜菲在起的那几天,虽然我恐惧她被小鬼附体,但是我们也在起待过几天。如今想来当时的情形,如果再来次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的陪着向茜菲。心里隐隐有些难过,不知道向茜菲后来直没有恢复,会不会和自己陪着她时的那种恐惧有关。

    其实不管是不是我想多了,但是因为这个时候和玉荷继续着姿态,却让本来放松了点的我,再次有了剧烈的反应。我看着她似乎要醒的样子,却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念头,心里暗暗叫糟。即使飞快的念诵着《清心渡恶决》,不但没有丝毫的效果,而且越念身体的那种本能的反应,却在这刻是越强烈。

    玉荷似乎要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几乎把扔下了她,看着她有些迷茫和带着羞涩的神色,我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个烘炉里面焚烧着。她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推开我,但是却把抓着了我的两个手臂。可能那种接触太过于难以启齿,而且她不像细荷这种少女,隐隐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状况,她先是好像在睡梦不安的扭动了下,继而可能再次受到了刺激,居然勾着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轰的声,我几乎被炸开了!

    屋里的红雾早就消失了,压抑的鼻息和急喘却无法隐藏。低垂的蚊帐隔绝了喧嚣,似乎也让人忘了世界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对眼睛忽然在黑暗睁开,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然后像会漂移样在空升起。当这对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,才逐渐的看清这是个人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出阵模糊的图案,似乎有着张脸对着自己说话,她痛苦的捧着自己的头,心里想呐喊的叫出来。可是这张脸似乎有着魔力般,逐渐的渗入了她脑海深处。然后她好像感觉到自己飘了起来,越飘越高最后直来到了空,她看到了景象居然是这栋建筑的全部。

    她惊讶了下,马上眼前亮,看到在正的堂屋里,只像只猴子的怪物,正伸手朝神龛上抓去,没有想到神龛突然闪现个相貌威严的男子,手里拿着把金锏当头朝这怪物敲去。这个怪物敏捷的想躲避,没有想到金锏实实的打在了这怪物后背上,怪物出声凄厉的惨叫,闪到了堂屋角的角落里。那个男子居然没有追击,而是抬头朝这边看了她眼,眼神充满了轻蔑!

    浑身打了个寒战,她有些迷惑的想避开些,没有想到便看到了旁的间房里,有着几个男子站在屋里,而个男子正在床边给个女子检查什么!不过眼光看过去的时候,她感觉到股强烈的吸引力正在朝自己召唤。她感觉到这个男子似乎有些熟悉,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。倒是他上半身正在垂下的蚊帐里,拿着把闪亮的灯光似乎在照耀什么!

    因为这种强烈的吸引力,她忍不住靠近了这处,然后好像透视了样,她双眼便亮了起来。原来床上躺着的那个女子,浑身散着淡淡的粉色,口腔里似乎有着团红色的光芒,正慢慢的流向她心脏,然后到了她腹部。让她心跳加的是,看到那里似乎有着团搏动的红色,而正是这团红色的光芒,强烈的吸引着自己忍不住想扑过去。

    她隐隐有些迷惑,可是看到这个男子似乎正呆呆的看着什么,她忍不住再次的飘逸近些,才兴奋的看到。原来这个男子刚刚挡住了,在这个女子的小腹上,正有着个红色的符字。

    这个符字好像有生命样慢慢流动着,而且最后笔直接进入这个女子的双腿之间。当然她可以无视的看清,这符字从双腿进入女子身体后,直接钻进了那个似乎有着生命的容器里,然后在搏动着的正是这个容器里的团红色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