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九章 各怀心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雄鸡唱天下白,当激昂的鸡鸣声响彻山村的时候,天边也终于吐露出了丝生机。㈧㈠Δ Ω.

    蓦地睁开了眼睛,感受到空气里的寒冷,还有好像停留在沉睡前那刻的思维,都在这刻里逐渐的清醒过来。没有太多的惊讶,因为似乎失去了段记忆,这段记忆被那爆炸轰散了。

    沉寂的弘政堂似乎在有段凝固了的时间过后,在这刻重新恢复了时钟的转动。四周有了生机,人们有了呼吸,那本来笼罩着在外面无形的泡泡,似乎也在曙光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堂屋里的蜡烛早已经熄灭了,不过这种熄灭好像就在刚才。

    神龛上冰凉的烛痕甚至灯芯,似乎都还在冒着缕袅袅的余烟。丝毫不会给人感觉,这间所经历过的漫长过程。当清晨那丝寒风吹拂进堂屋里,寒风里带着灯芯燃烧后的味道,向大家诉说着曾经的辉煌。

    唐四元睁开眼睛的时候,恰好看向面前已经化为灰烬的纸钱,隐隐似乎还看到了缕青烟。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还站在神龛面前,但是隐隐记得好像自己是因为老屋里晚上不安宁,然后自己在这里祭拜过。

    当转头看向身边的人,才现堂客也站在不远处正看着自己,虽然似乎眼睛里似乎还带有些疑惑,可是可能看到堂屋里还有些阴暗,天井里透露过来的曙光还不明显,她还是没有太多的惊讶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隐隐记得生的事情,唐四元很想开口询问自己堂客,可是嘴唇动了几下,生生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这边大华的妈妈似乎猛的颤,也忽然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鸡叫,还有空气里阵阵寒意,想到些昨晚的事情。虽然不知道后来是什么情况,甚至在她心里认为就生在刚才。但是历来敬畏鬼神的她还是有些慌神,带着女儿快的穿出了堂屋,往自己家那边走回去,声不吭的似乎什么都没有生过。

    本来被唐四元叫过来的达风晚娘,在唐四元看来是这个晚上最大的变数。这个时候她好像恢复了平时的感觉,虽然眼神有些思索,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,在看了眼不语的唐四元,居然也匆匆的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当她跨过天井的时候,外面微弱的光亮照着她有些飘逸的身影,给人种弱不禁风的样子。曙光带着丝生机,让她都多了几分平凡的气息。

    当然唐四元似乎也没有想到别的,不过看着达风晚娘消失的身影,忽然隐隐想到自己曾经叫过她,当时好像还看到了些不妥的东西。然后自己在格外担心的时候,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记忆里虽然有些模糊了,但是越看心里越乱,越想心里越是糊涂紊乱了起来。感受到空气里的寒冷,似乎自己站在这里不过只有片刻的意思。

    十四娘甚至都没有多说话,看着唐四元没有动的意思,便也拉着两个女儿回屋去了。唐四元看着空荡荡的堂屋,似乎隐隐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,但是回看前面冷清的神龛,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还有些昏暗的屋里,虽然点着盏昏暗的煤油灯,但是辉映着大家的身影,看来人影瞳瞳的更增添了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唐遇仙浑身打了个寒战,似乎忽然从片空白里醒来,才看到自己是在别人屋里,待看清了环境之后,才现是站在毓园家的床前。

    手拿着的手电筒早就没有了光亮,看着自己另外的手上似乎有股淡淡的异味。他心虽然有很多的疑惑,但是昨晚的变故心里还是记得的。依稀想起来自己是过来做什么,这个时候却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眼前蚊帐低垂看不清里面,他有些惊讶的偏回头来,看到毓园几个人站在屋里,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微弱曙光,正惊讶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看了没有,小雨怎么样了啊!”毓园似乎不知道生了什么,猛的好像被惊醒了的人,陡的睁开了眼睛。心里虽然有些诧异哪里不对,可是却只是念头闪便消失了,因为看着久园和大华都盯着自己看。这间的空白和被锁定了的时光,好像就在呼吸之前生的。

    唐遇仙隐约记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,有着些零碎的片段在自己脑海里如同电光火石般,可是怎么也无法拼凑出个完整的思绪。

    没有马上回答毓园的话,唐遇仙微微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想整理那紊乱的思绪,却现自己根本无法记起什么。他以为是自己堂客的变故,影响到了自己心里的想法,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睛,再次伸手微微去撩开面前紧闭的蚊帐。

    当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的小雨,好像是睡着了样,那微微露着血迹的小腹,依旧敞露在那里。唐遇仙不由自主的心里颤,情不自禁的便放下了蚊帐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!”看到唐遇仙的神态,毓园跟着心里紧,几乎便要冲过来看。不过看到唐遇仙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,和久园、大华,毓园瞬间便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华和久园却没有这个自觉样,伸着脖子想往这边看。不过看到毓园看着自己两个,两个人终于也慢慢的回过神来。毓园不由也看了两个人眼,然后而且主动的退了步,尴尬的笑道:“小雨怀着孩子,正是养胎的时候,突然生了这种事情太吓人了。我是担心她有什么事,你好好检查下,大过年的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就天亮了?”看到唐遇仙转过去,慢慢微微撩开了些蚊帐。唐久园看不到里面的情形,虽然没有什么不满,心里至少也有些不痛快。他可是记得自己和大华两个人,费劲心力的帮唐遇仙把着堂客,这会儿毓园的堂客又有事了,他倒是端着了架子在这里充行家。

    唐久园心里虽然这么想着,但是嘴巴上自然不会说。不过偏头看到唐大华脸茫然和尴尬,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,但是唐久园已经没有了心思理会他。唐大华其实是想到了唐遇仙的堂客,他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,但是因为家庭的缘故,哪里会接触到什么女性,心里自然装着些憧憬。

    “遇仙!”声带着有些凄厉的叫声响起,瞬间打破了凌晨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遇仙,遇仙,遇仙你在哪里,遇仙在不在?”这阵有些乱神了的惊叫,让人听来心里砰砰乱跳。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,让人这么紧张和慌乱。

    大家听到外面忽然传来阵焦急的呼唤声,当时心里都猛的颤,但是听着居然是唐达风的堂客达风晚娘,便都有些好奇了起来。还没有等到唐遇仙回答,那唐久园便错腿跑了出去。毓园看着唐遇仙没有动和回头,心里稍微放心,不知道达风晚娘这么早,而且这么急促究竟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凌晨注定是不平凡的,这个正月注定小村是要轰动的。

    因为是紧挨着住的地方的邻居,大家情不自禁的有些惊讶,外面光亮还不是很明显,听着达风晚娘焦急悲伤的声音,大家忽然再次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。就是上半个身子进入蚊帐里的唐遇仙,似乎这个时候都微微的颤动了下。

    猛的个激灵,我睁开了眼睛,却再次的听到外面后院嘈杂的声音响起。感觉到浑身有些机械的僵硬,正要舒缓下身子,耳边个低低的喘息,却将我拉回到了现实。

    凌晨的寒风似乎有些冰凉,虽然有些尴尬,但是暴露在被褥之外的感觉还是令人难受。凉飕飕的难受,我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旁边的被角。感觉垂下来的蚊帐真好,虽然外面有了些光亮,但是帐内还是有些昏暗的。

    这使得我少了很多的尴尬,加上我虽然有着以前和玉宝在起段时间的经历,但是我心里想的似乎很简单。可能感觉到她没有睁开眼睛,但是看着那长长睫毛颤动的时候,我似乎感觉到自己心里温暖了起来。当我拉上被子的时候,我感觉到身下那具有些冰凉的身体缠紧了我,似乎要缩进到我身体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话语,两具有些冰凉的身体却好像都自取暖。尤其被窝里更加没有光线,随着身体逐渐的回暖之后,我却忍不住紧紧的抱着了不忍放手。

    后院的唐达风出事了,据说是口鼻流血的躺在自己床上。如果不是唐遇仙检查过,看过的人都以为他这是服毒后的结果。但是唐达风没有服毒的可能,因为他为什么要服毒?

    但是,他这种凄惨的情形,究竟是什么原因?

    屋里两个孩子好像也不对,女儿惠雨似乎昏迷了过去,儿子惠江似乎也脸色铁青,嘴角似乎还有口沫,两个人都昏迷在小床上。达风晚娘现的时候,天刚刚吐亮。因为她的惊慌和喊叫,再次把整个弘政堂的人惊醒了。

    唐遇仙过来的时候,唐四元这些人已经在这边了。听到唐遇仙是在给毓园堂客检查,没有人感觉到质疑。在唐遇仙出手检查了之后,只说了句话:“赶紧去牛爷家打电话,把人都送到地区医院去!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