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章 小鬼回门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这是小鬼回门了!冤孽啊!”

    老令婆静静的说了句话,似乎半闭着眼睛,坐在堂屋火桶里没有什么表情,声音却空灵的令人寒。㈧㈠Ω┡Ω.*⒈Zw.

    旁准备着茶食的牛三娘娘听的目瞪口呆的,看着自己婆婆冒出来这么句话后似乎不想再说话,便瞟了眼坐在旁边木凳上扒着早餐不语的男人。

    牛赤水看到堂客的表情,打了个饱嗝之后狠狠的抽了口自己卷的烟,皱着眉头看向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老太太显然不想多说话,想到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,和回来和她们说起的事,心里却有些无可奈何。看着自己堂客盯着自己的表情,脸色下垮了下来,轻轻叹了口气说道:“弘政堂里总共就住了那么几户人家,哪里来的那么多说道?大过年的细妹大清早跑去天家叫门,如果不是唐宗过来和我说,咱们还不知道这出呢?”

    “娘老子(娘老子:湘楚土话,子女儿媳对婆婆或者妈妈的常称),要说这事和小鬼扯上么子关系了?”牛三娘娘虽然有些忐忑,还是忍不住问老令婆。

    “年前事多啊!”老令婆喃喃自语般的轻轻念叨着,没来由的回了句。在牛三娘娘和牛赤水看来,好像老令婆只不过吧唧吧唧了嘴巴。

    外面天已经大亮了,早上被唐天家的儿子唐宗跑过来报讯,把牛家在家的人早早的都惊醒了,本来觉就很轻醒的老令婆自然起的更早了。

    今儿是大年初二,女儿女婿是要回门拜年的!

    昨天儿孙大部分都去侍汉堂那边,都给老令公拜年去了。后来有些人下午赶回来了,有些人要和那边的兄弟姐妹今天过来弘扬堂。牛家老两口分居多年,当初年轻时两边的儿女都要照顾,如今老年了大家便也分开了,分别都接受两边子女的照顾。

    老令婆住在弘扬堂多年,这里不但有自己的子女,也有着改变自己命运的人,早就习惯了这里的切。老令婆虽然没有和别人提起过,但是这份坚持直在。

    逢年过节大日子,尤其是膝下几个女儿的,有老令婆在的天,那是必定要回来的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天气,唐天的儿子便跑来了牛家,告诉说牛家姑爷唐达风出事了,他父亲正派村里的大型拖拉机送人去地区医院。大过年的说这种事情很忌讳,但是唐达风是牛家的女婿,如果不是急事的话谁会上门。尤其是唐天亲自派儿子过来,这份慎重已经是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开始给老令婆也惊的够呛,因为前来报讯的不是自己女儿,而是别人家的,自然是够令人心惊肉跳的了!

    据说是牛家的姑娘达风晚娘上门叫唐天派车,帮忙送人去地区医院。因为不但唐达风出了意外,就是两个孩子情况好像也不好,弘政堂那边都已经闹翻天了。

    达风晚娘自己慌了神,根本都不可能过来娘家,还是沈宝珍看到达风晚娘实在可怜,便细心叫儿子来牛家和唐达风大哥家去给报讯。

    老令婆年纪大了,虽然没有到走不动的架势,但是大过年的听到这种消息,心里的难受也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外面这两天天气不好,路上的积雪似乎还没有融化。据说唐天正在派车安排,她即使担心自然不能过去看了。还有据说那边的亲家听到,如今也着急忙慌的不行。

    但是牛赤水匆匆赶去弘政堂看了,唐顺风家的大儿子唐康宝帮着达风晚娘起,最后陪着去地区医院了。牛赤水在弘政堂那边忙乎了阵,探听了些缘由后,赶回来禀报声给自己母亲,希望老人不要太过担心和伤心。

    听到儿子说了些知道的事情,老令婆没有多少意思表露,但是至少知道自己女婿暂时没事,让人担忧的倒是那两个孩子。不过老人听了些缘由之后,沉寂的样子令人捉摸不透,只和儿子儿媳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看到婆婆惜字如金,牛三娘娘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住的极近,不说亲戚也是近邻。何况这个姑子平时虽然嘴巴极多,但是因为为人不坏,牛三娘娘和她关系还算是极好,和他们家走的还是极近的。

    据说老令婆对这个女儿也是极好的,所以那个时候才会主张把她嫁给唐家。唐达风也算是有些门道,日子虽然清贫,但是毕竟算是在乡里有份工作。如今儿女双全,眼看日子便天天的过来了。要说女儿嫁入唐家虽然血脉有些远了,但是和唐持节还是房的,这也是老令婆当初肯的。

    牛三娘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,但是看着婆婆不悲不喜的神态,想到今天是初二,便强自的装笑堆着脸,好像有些不在意的说道:“年前村里是有些不太平,不过新年了应该有好兆头才对!细姑爷向身体挺好的,两个孩子也向皮实,这好端端的怎么就生了这种事情?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!”

    “听遇仙不敢肯定的说,好像孩子的情况是因为火盆缺氧的缘故,达风那状况遇仙不敢确定,所以才去找天商量马上送人去地区医院的。”牛赤水脸上有些忧色,他是见到过唐达风的状态的,整个人都几乎没有了知觉。他心里虽然有些极度不安和预感,但是哪里敢和母亲说的太露骨。

    “各安天命吧!他们家这段时间直有事,这又不是遭两遭了!”老令婆的语气有些索然,忽然话锋转的好像回过神来,正眼看着了儿子说道:“这次他如果避过了这个劫,不管他愿不愿意回头你和他说说,这边毓园都想着要搬出来了住。说是那房子已经太旧了,如今有些气息不正,让他想想办法,在山脚下也谋块地吧!”

    “理会得,他们如果回来,我定和达风好好说说!不就是烧炉砖瓦的事情嘛!咱们不缺这力气!”牛赤水吭哧吭哧的回着,显示着自己贯的勤劳。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,这样去折腾人家,天应该有想法吧!唉,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永桢以后有想法啊!”牛三娘娘忽然有些慌神,想到这茬的时候忍不住出声,可是看到老令婆脸色沉,心里便有些懊恼自己嘴快了。

    “唐宗和我提过嘴,天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脸色不好肯定是有的。每年初二县里和市里的人是会过来给他拜年的,那可是大阵仗。这大清早的去折腾人家,影响了人家开年的心情,哪个心里都会不痛快的。不过壹太婆还说了几句重话,说大过年的家安泰,怕达风和孩子有事,让天马上安排人送人!”牛赤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也知道壹太婆历来心善,心里多了几分安慰,却不敢在自己母亲面前大过年的叹气。

    听到儿子这么说,老令婆的脸色舒缓了些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眼眉微微扬起来了些,声音清淡的说道:“你刚刚说四元私底下和你说些事?弘政堂那边昨晚真直闹腾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牛赤水不敢隐瞒,看了外面眼,然后低声说:“我过去的时候四元心里好像有事,后来我盘问了阵他才肯说。他说昨晚遇仙那堂客和小雨好像都遇到有什么事!就是因为她们折腾了晚上,细妹后来跟着出来看了阵,回屋的时候才现达风和孩子不对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令婆的声音有些陡的拔高了,盯着自己儿子的脸不放,在火桶里忽然有些坐直了。看着儿子突然脸严肃,不由声音有些惊诧的说道:“大宅子都折腾了起来?莫非又要像年前样?小河没有吓到吧?”

    牛赤水摇摇头,看到自己堂客盯着自己,知道有些分说便顿了下,然后放下筷子淡淡的回到:“他昨天下午在虎胜公那边拜年,在后屋玩的时候突然晕倒了,遇仙检查了说他贫血。晚上玉荷和细荷在那边陪着,还有姑娘的小女儿卓婷也在。早上我过去的时候,听说晚上玉荷和卓婷在那边也吓着了,都有些不舒服的样子!但是好像小河没有什么事,还说着要本来打算陪着细荷去虎胜公那边!”

    “小河这孩子倒是变胆大了!”牛三娘娘听到男人的话忽然便接了话,看到婆婆若有所思的样子,便含笑轻轻说着:”上午咱们小蕙就会回来,到时候便让她去看看小河,问问什么个情形!“

    老令婆瞟了牛三娘娘眼,看着儿媳脸上的笑,却没有马上说她的意思。她自然明白儿媳的想法,但是她也不好干涉,毕竟永蕙是自己的亲孙女。不过看到儿子微微低着头,便静静的说道:“这么大个事,人晕倒了居然没个人来知会声!虽说也是他们家血脉,但是何尝重视过?难怪良园心里直有想法!小蕙这孩子心思简单,要说以后寻个人家也不难。以往我看着良园好说话,便也顺着她的性子和小河起。但是,如今看着小河大了,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了!“

    牛三娘娘脸色有些尴尬,也不好接口,只好干笑着陪着婆婆。看到男人在那里不吱声,心里虽然有些来气,但是大过年的也不好说什么。但是看着婆婆不再说话,便心里忍不住低声说道:”娘老子,你看看小雨和玉荷,那都是有计较的人,不是我嘴多话多,良园搁了工作出去,虽然没个准数,但是他那工作谁没个心思?”

    “你姓牛,他姓唐!”老令婆声音有些拔高,蓦地看着了儿媳。

    不过当看到儿媳眼圈似乎有些红,心便软了下来轻轻叹了口气:“小河那孩子心思重,但是小蕙是陪着他长大的,要说如果良园那份工作,咱们就别去寻思了。可是如果他动动心思,把小蕙弄到这瓷器厂去,说明良园还是念旧的!”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