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恐惧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本来以为这将是个难熬的日子!

    看到大家似乎兴高采烈地,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情不明白,甚至说是根本就没有准备。㈧㈠.ん⒈Zw.

    春节人家都说是大人的天下,也是孩子们的天堂。

    本来以我的年龄来说,应该是无忧无虑玩耍的年纪,在这个生活逐渐变得好起来的时代里,大家有着太多的期盼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心里背负了太多的东西,或者说是短期里有太多的东西涌进了脑海里,使得我根本就来不及消化。连续两晚的意外生,或者说是种有着古怪意外的反应,使得我心里有些惶惶不安。那种具体的感觉很难形容,因为我忽然有种自己行走在黑暗的惊恐。

    以前不要说个人走夜路,就是晚上去外面上茅房都不敢的。像上次雪夜和唐玉宝来弘政堂,事后每次想到那只黑猫凄厉的眼神,我都会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。至于后来被唐大省带着去王家园子,甚至还把向茜菲带回了兰花湾去,就是到现在我都以为自己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可是这两晚的变故,却真真实实的让我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传说可以飞檐走壁的怪物,以及昨晚自己亲眼看到的那对腥红的眼睛,我知道自己经历的这切都不是梦。如果以前有人说鬼怪,我也会相信,因为自幼便听到太多的传说,还有老人闲聊的家常。现在有人说是鬼怪的话,我是更加会相信这切,因为跟随在骆伯伯身边短短的时间,从蛊到看到向茜菲被附身,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眼见为实的了?

    其实我这个时候的心乱如麻,倒不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恐惧,我现自己心里慌的感觉,竟然是种没有来由的堵。

    我甚至也想到了唐命悟,他大难不死后的惨状,我虽然没有去他家里见过,但是听到别人说他手脚都僵硬的伸不直的情形,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麻。还有这两天晚上的蛊惑,我很本能的便想到了那个和骆伯伯作对的人,从龙师傅和骆伯伯的嘴里,我是感觉到那个人是随时会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还有卓婷抱着的那个布娃娃,当时清醒过来的时候,我甚至怀疑那娃娃是不是被人诅咒过。因为在我再次在床上不经意看到的时候,我居然感觉到自己头皮都有些麻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带着个布娃娃,其实我感觉她应该已经很懂事了,因为在她这个年龄,乡里人很多都嫁人的了。但是她抱着那个布娃娃的感觉,我好像感受到她比我还要小几岁。

    弘政堂生了几件事情,可能在村里人看来没有什么意外,可是在我这种身临其境的人看来,这切应该都不是什么意外。骆伯伯没有回来村里,我们自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有些人心里古怪的猜测着,我估计都没有人敢说出来。因为我虽然年纪小,但是我太明白这些老人、堂客对鬼神的敬畏了。

    新年的第二天,大家都热热闹闹的过新年,我没有和同龄人去玩,而是静静的站在旁冷眼观看。

    毕竟短短几天的时间里,弘政堂出了这样的蛊惑,虽然外人很少知道,但是有着经历的人都胆战心惊。很多人心里想不明白,甚至绝口不敢再提,就是怕过年的时候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我没有认为这些事稀奇,但是似乎大人们都生怕冥冥之有什么降临。虽然已经开明甚至科学了这么多年,但是乡里人这种固执和传统的思想,还是使得弘政堂蒙上了层神秘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我来说,随着永蕙的回来,按照常理平时是会和她凑在起的。但是不知道她是看出来,这天是我外公家的主客,居然直没有再过来找我。

    其实她家今日也是老令婆坐镇为主的主客日,随着她父亲牛赤水的子女都逐渐长大,逢年过节到她家拜年的人显然更多了。因为这个年代长寿的人还不多,像老令婆和我奶奶这个年纪的老人,在常人眼里已经算是高寿了。初二这天是女儿女婿上面的日子,想必家里也是很多亲戚朋友,所以我直认为她也是很忙,便没有主动过去牛家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些让人尴尬的事情,虽然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知道,但是心里有着忐忑之后,几乎整天便都是蒙头转向的。

    因为下午外公家的人过来我家这边不少,来是因为玉荷小姨的不舒服,二来自然是头次住外家的卓婷居然也病了。在正月里生病是比较忌讳的,何况大家都住在我家里。最终玉荷小姨虽然还没有状态很好,但是和些人窃窃私语了阵后,还是起身和她男人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离着距离没有靠近,也不知道她们说些什么。不过因为大多数都是堂客,也是玉荷小姨辈的亲戚,我隐隐好像听到有人说,这住在弘政堂如果让人知道了,良园回来还不得生气之类的话后,玉荷小姨的脸色似乎有些变了,后来强装着笑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卓婷有没有听到,不过我脑海里忽然有些迷糊,那便是早上起来给她帮忙时的情形。虽然她没有拒绝我帮忙的意思,但是她闭着眼睛的羞涩,还是让我感觉到了她的紧张。那是玉荷小姨也是躺着的,自然不知道隔壁床我的想法和心思,更加不知道我把卓婷剥得像只褪毛后的猪。

    卓婷那意思也是拼命想起来走的,这倒是让我在边有些难受。不过那些人却话让卓婷留下,就是玉荷小姨都出声让卓婷好好休息。看到大家都留着她,我胆子大了些凑过去。没有想到恰好看到她瞟过来,我们两个人眼光似乎都有些尴尬,却令我目瞪口呆的是,卓婷却意外迷迷糊糊的留下了。

    至于留人的事情,我倒是听到另外些姨妈卦,在回外公家的路上,这些人居然没有在意我的旁听。不过在听到这些人的说法之后,我却有些呆呆的茫然。

    原来来昨天卓婷的那些哥哥姐姐都回家了,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年来她也难得休息,这边又是母亲的娘家人,便没有约束她留下的意思。二来便是这边的人看到她的样子,显然都怕她病情加重,这种事情都不敢在外公虎胜公面前嚼舌头。但是更想到如果这般回去更不妥,于是包括细荷小姨在内的人都阻止她,。

    我本来以为这些人真的是顾忌到亲情,没有想到还是自私到只是顾忌到自己,看着这些有些缘由的人,我却感觉到好像对她们的陌生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没有说话的卓婷,自然不知道这切。虽然不知道她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,但是听到大家七嘴舌的劝阻,便昏沉沉的留了下来,我忽然感觉到她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玉荷小姨似乎没有留下,也没有跟着回外公家吃晚饭。让我心里微微有些失神的是,她走的时候不知道是太匆忙,还是心里有着什么样的想法,居然没有和我打招呼便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不想吃晚饭的,不过因为玉贝表姐和立意表哥的到来,我还是跟着他们走了圈。凌晨的寒意在太阳吐出来之后,让人温暖了许多。不过稍晚的时候太阳却再次被云挡住了,天地间再次寒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该跟着玉贝表姐,还是那个骨骼清奇的立意表哥。但是玉贝表姐自从从我家出来之后,看着我的眼神里总是好像多了些东西。不知道是我自己心里有鬼心虚,还是她听到了些什么之后,对我有了些新的认识,最后使得我不敢靠她太近。

    立意表哥心里更是不知道想着什么,不过他的不爽很是表露在脸上。跟着帮人他虽然没有作,但是看着我面无表情的站着,让我心里顿时有些无趣。我想着这虽然不像是在水井边我对他的沾惹,至少肯定是有什么惹他不舒服了。因为他直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,至少对我不是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没有出我所料,在临近稍晚的时候,立意表哥居然要跟着家人回去。倒是外婆据说拉着玉贝表姐说了会儿话,那意思是要把她留下来。玉贝表姐没有推辞的意思,还是真的留了下来,并且主动说要陪着细荷小姨起,这倒是大出我意料之外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和玉贝表姐还有立意表哥年岁差不多,以前去余柳堂的时候,我们难免都会聊些年龄相近的事情。大家对于细荷这个小长辈都很头疼,同样作为女孩子的表姐更是把细荷当成了小孩子看。

    他们也去虎丘坝那边给老外婆拜年,我本来也想着要跟过去的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,我没有去那边,而是个人回到了弘政堂。

    临近到厢房的时候,感觉到整个弘政堂的安静,但是我似乎没有被这种安静震慑,反而是忍不住便蹑手蹑脚的进去厢房。

    厢房里的炭火已经弱了,不过还是温暖的让人感觉到舒坦。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乱跳的厉害,但是当我靠近窗边听到那微微的急促的呼吸时,我还是忍不住撩起了蚊帐。

    她居然迷迷糊糊的半眯着眼睛,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能够看到我,或者是已经睡去。但是当我轻轻撩起被褥的时候,我确定她是睁眼看了我眼的。不过这样只是瞬间,她居然再次的缩成了团。

    “我冷,好冷啊!”感觉到这个温软的身子在自己怀里颤抖,我忍不住紧紧的抱着了她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似乎要黑的时候,细荷小姨却过来找我吃饭。我已经给卓婷用热毛巾再次的擦拭了,她也窝在被窝里再次的睡了过去,整个人都看起来好了很多。细荷小姨还说着给她带点吃的过来,我含含糊糊的应着了。

    当我来到外公家的时候,让我更惊讶的是,居然在快要入席吃饭的时候,我居然看到了两个许久不见的人,那便是在后山顶上住着的,牛立秋和他堂客武小花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