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九章 路闻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嫂子你也去弘政堂看过了,看你从听到大哥说达风出事,好像直没有说话,对达风这件事情你怎么说?”这是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看来应该是牛赤水和牛橙金的弟弟!

    “还用说,他肯定是撞鬼了!”这是个习惯了急促说话的女人声音,在安静了会儿之后,这个声音忽然就冒了出来,说话的语比平常人快很多,好像是和人吵架样。㈧㈠.

    我听这动静就知道是牛橙金的堂客,那个看起来神神叨叨的女人柳絮!别人都说她是个远近闻名的仙娘婆,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摆坛。不过周围的人都这么说,加上大家看到她的时候似乎都带着些敬畏,所以我平时不敢靠近她。虽然对她不熟悉,但是她说话的那种声音还是下就听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她可是老令婆的儿媳妇,虽然和我家没有太多来往,但是因为老令婆的关系,他们每年还是照常给我爷爷奶奶拜年。尤其我到外公家来的时候,往往都能看到这个平时铁青着脸,有些阴测测的堂客。如果个人在屋后看到她,我保证会跑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突兀的句话,空气里瞬间便好像寒气被凝固了,四周都变得阴寒了起来。

    瞬间便感觉到玉贝表姐抓着我的手紧,直不敢吱声的她显然是听到柳絮的话吓到了!别说是她吓到了,就是我都感觉自己心脏有些凉。这黑咕隆咚的地方,虽然是平时走路的小路,但是因为柳絮句话,在这漆黑的寒夜里,忽然便变得有些阴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听到她在我耳边紧张的急喘,鼻翼张合的度令人更加紧张。本来支撑着树干贴紧表姐丝毫不敢动作的我,忽然意识到如果被这几个人听到,或者看到我们这种情形的话,指不定便会整出什么事来。伸手捂着了她的嘴的手丝毫不敢放松。

    玉贝表姐靠在树干上,这棵大树足以隐藏我们的身体,但是我们不能出动静来。看到我直不放手,她显然不知道我想干嘛,对眼睛惊恐的在黑暗看着我。我们可以说在起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,也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,但是看到我没有动静她便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鬼,这可是真的是有鬼!”牛橙金冷冷的声音有些生硬,甚至让人听来有些不像他的声音。在我的印象里他是寡言少语,不过据说他会不少乡里人古怪的技能。虽然不定是老令婆最优秀的儿子,但是定是懂得事情最多的。这个时候的我自然不会想到这些,而是感觉到他的声音有些怪异的说道:“不然你以为唐殿风家那小鬼会莫名其妙没了?”

    突然提到那个夭折的孩子,不但他的声音在黑暗让人听来寒,似乎更是鬼门关打开后,里面透出来的声音!有其感觉到空气里淡淡升起阵薄雾,就是在树后的我都差点双腿软跌倒。其实我不算是见过那个孩子的,但是我可是亲眼在王家园子那边遇到,见过那个已经变异作为阵眼的死婴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偷偷四下张望,因为牛橙金接着的这句话。这刻我根本就不怕被他们现我,我担心的是那个有着黑色眼珠瞳孔的死婴,似乎会突然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样。就像上次看到它的时候样,从满盆的血水里面站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四周是漆黑的,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拿手电筒,但是因为牛橙金两公婆再说到鬼,引得我心里寒忽然个激灵。其实虽然这段时间不断的接触怪异,但是在这黑暗被他们说起,我还是有些感觉到渗人。更是奇怪的想到,那次跟着骆伯伯去岩洞里,他留下我个人陪着昏迷的沈素,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这么害怕。

    远处忽然隐隐传来几声猫叫,让本来神经绷紧的我忽然有些清醒,忽然想到了为什么会感觉到那么渗人了。原来我想到那个死婴的眼睛的时候,我忽然记起了弘政堂后面那只突然死掉的黑猫。我仿佛感觉到自己和唐玉宝起,在那个飘着雪的晚上,看到那戛然而止的凄厉叫声,还有那迅染开了的鲜血,原来它们的眼睛那么的像。

    直困扰在我心头的,冥冥之似乎有着魔力牵引的,原来居然是这对眼睛!

    这对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睛!

    我曾经在哪里见过这对眼睛,曾经令我恐惧无法忘怀的眼睛?

    想起来了!

    最早令我恐惧的,是透过窗户偷窥到放纵的彭柏全。他和沈素在学校宿舍里放纵,他隐约感觉到有人在窗外偷窥的时候,眼神里露出的凶狠神色。后来便是那只凄惨渗人的黑猫,就像是寒夜里夺人心魄的魔鬼。再后来便是那个死去的泡在血水里的婴儿,那对深渊般没有白色眼仁的眼睛,黑的令人感觉到那就是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而最近令我再次想到恐惧的,却是这两晚在弘政堂折腾的那东西。就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,估计老屋这边的人也不会知道。不过因为接二连三的出事,我想老屋大院的人也定会有所怀疑了。即使大家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,但是我想到它的出现定不是偶然。

    虽然我隐隐知道惠江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但是大人们哪里会和我说起这些。何况涉及到些神秘古怪的东西,大人们更是会很忌讳,生怕沾惹到自己身上来。知道些缘由的没有和外人说起,不知道的干脆很多人都不知道。如果以前听到别人说的话,我定猜测是故意说出去吓人的,如今我却知道这事不但古怪,显然还真的有些来由。

    玉贝表姐显然感受到了我的惊恐,虽然我们现在的姿势有点尴尬,但是她似乎没有太在意这些。而是在黑暗忍不住抓紧了我的手臂,这个时候改为抱着了我的腰。虽然她脸上的神色我看不真切,可是眼神里透露的那种关心,还是瞬间再次令我心里暖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,这是真的吗?”这个男人显得很是震惊,声音在黑暗有些突兀。他应该是永蕙另外个叔叔,但是我还真没有听出来是谁,因为我对老令婆在黑虎山侍汉堂那边的子女不熟,他们即使过来弘扬堂这边走动,也只是和我父亲辈的结识,或者拜会我的爷爷奶奶!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说的是假的?”柳絮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悦,鼻子里重重的哼,然后便没有了声音。因为她似乎走过了我藏身的这株水梧桐树边,直接往她家的方向走去。隔着这个男人有点远,她没有了声音之后周围便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有些结结巴巴想解释什么,快步也直接往前走了,显然是想追这个柳絮说些抱歉的理由。路便隐隐听到他含糊不清的声音,因为他本来就说的有些低了,可能又感觉到自己惹柳絮生气了,自然有着番解释。即使是在比较安静的夜里,我基本上都没有听清的意思。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柳絮便直没有了声音,好像凭空消失了样。

    我时都没有想起来,因为那种几乎不可闻的脚步声,居然在这比较安静的夜里,没有人能够听出来去向。我当时都没有想到这么多,只是以为他们终于走远了,直紧绷的神经逐渐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、、、、、、”这个男子有些突兀的声音断断续续的,在黑夜里忽然有时拔高,想必是尴尬的跟上去!阵急促的脚步传入我们的耳朵里,终于是逐渐的远去了,也不知道他们那么黑怎么看见路的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说话声和脚步声远去,直靠在树干上不敢吱声的玉贝,被我捂着嘴巴紧紧贴着了身子。虽然我没有什么旖念,但是也会本能的反应着。那种肆无忌惮的刺激,让她鼻孔的呼吸急促的令人心砰砰乱跳。似乎感觉到我手的松懈,她终于扭动了起来身子,显然示意我离开。

    这让本来双腿软的我,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。知道可能是自己压的有点太近了,不过因为她的提示,我瞬间更加的亢奋了起来。这是种本能的反应,可能感觉到她不太明白这种意思,我居然做了个极小的动作。她可能感觉到什么,在面前摇头示意我松开她!

    黑暗我有些不舍,正想采取别的行动,忽然声咳嗽声在我们耳边想起。

    这恍如声惊雷般的声响,其实声音并不大,但是在这黑暗的夜里却格外的明显。本来以为这里已经没有了人的我们,这刻却吓得我们几乎叫了起来,还是我机智的再次下伸手,把刚刚想拿开的手再次推着,又封住了表姐蠕动的嘴巴!

    黑暗这次玉贝表姐没有丝毫的反抗,甚至动都不敢动,本来有些尴尬的她,这个时候居然紧紧的抱着我,甚至都不管对腿分开了,几乎想缠到我身上来。我虽然时不懂她的意思,但是因为这声咳嗽的意思,顿时也好比被人定住了般,在那里动不动的站着。

    因为路边传来了股旱烟的味道,居然还有人在这边没有动,而且似乎还抽着烟!吧唧吧唧的声音,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有事。虽然没有停住不动,但是却慢慢的走来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