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章 关联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但是感受到表姐的害怕,其实我心里也很紧张,后来我想过因为当时我年纪小的缘故。Ω ㈧㈠Δ .不过即使是这样,看着表姐紧紧的抓着我,我心里还是忽然心里升起了股勇气。

    这是股油然而的想法,或者说是作为个已经有了想法的人,自然而然产生了更多想法。这种感受是突然从脑海里出现,到这个时候应该说是怀抱里的表姐,我忽然有种强烈想保护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和永蕙在起的时候,如果看到她受了委屈,我心里都会隐隐出现这种念头。当然,那个时候的念头还是朦朦胧胧的感受,但是这个时候虽然突然,但是却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本来抵着树干的左手,情不自禁便揽着了她的后腰。这种生怕失去或者说担心未知的念头,让我顿时有些无惧无畏的感觉。虽然没有出声说话,但是那看着她的意思,反而真的配合抓紧我,让我心里多了几分温暖。心里本来参与的那丝担忧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心里自然是希望她不要害怕。

    小路上的人自然是站着没有走的牛橙金,他站在池塘边撒了泡尿之后,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没有走,而是点了根烟狠狠的抽了口。烟是过年的时候大哥家特意准备好的卷烟,虽然不是过滤嘴的,但是比般自己卷的烤烟好太多了。任凭烟进入肺里,再从鼻腔里浓浓的喷出来,牛橙金感觉到自己似乎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别人很难知道牛橙金心里的想法,他自幼便有些孤僻,心里有想法很难和别人去分享,所以也直很难得父母的喜爱。兄弟分家的时候,他选择了靠近母亲老令婆,而没有去侍汉堂那边。别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他也懒得和别人去分享。于是日子就这么从艰苦的年代,瞬息转到了国家政策改变的年代。

    因为自幼喜欢钻研各种各样的事物,所以有着双不错的巧手,也使得牛橙金很早便成为附近有名的年轻党员。不过出人意料之外的是,因为些事情在划分地域的时候,他宁愿把自己划到了遥巨村。成为当时遥巨村为数不多的党员之,既不和母亲兄弟起,又不会离着很远。

    让人感觉到他的另类,是从他原配堂客的突然去世开始。因为身边孩子的年幼,很快别人便给他在乡那边物色了个,这个堂客同样是因为男人去世。不过两个人很快便进入正常的生活,但是这种生活没有维持多久,便因为堂客柳絮突然得病而变得神秘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柳絮突然在几天高烧之后,突然变得神神叨叨了起来。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她烧坏了脑子,后来才知道她是变成了个仙娘婆。在那个大运动的时代里,谁敢提这种被严令禁口的忌讳。于是本来进入遥巨村村委决策层的牛橙金,被迫再次变成了路人甲。

    在随后的几年里,很多人都已经淡忘了这两个人。但是在这个年代初的第年,柳絮做了件令人震惊的事情,便是在某个时机里,给个当地颇有影响力的人物,请了逝去的长辈上身,时间里牛橙金再次被人知晓。而这个堂客柳絮,也因此而名声逐渐显赫乡里。

    看向前方依稀有些暗白的小路,虽然不知道堂客已经到了那里,但是牛橙金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。这条回家的路,毫不夸张的说,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回去的。抽掉了最后口,他没有马上跟上去的意思,而是看着两个人消失的位置,静静的站在那里,然后摸出了自己的烤烟袋。

    很快摸出张白纸卷好,再次的对着大槐树的方向点燃,目光却移向了弘政堂的方向。烟火光亮,他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,抽着手里自己卷的烤烟,忍不住阵咳嗽。这种烤烟劲很大,但是抽惯了的人感觉口感好。

    随着口口的噏动,卷烟出炙红的光芒,映照在他消瘦的脸庞上,却让人感觉到他那张消瘦的脸犹如刀刻斧凿般。最令人惊讶的便是,他那对微眯的细眼,在光线下似乎泛着令人心寒的寒光。好像弘政堂那边有什么东西,勾起了他心里的某样东西或者事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,不过当手里的烟蒂越来越少的时候,他随手便把烟蒂扔进了池塘。本来慢慢的脚步却忽然再次抬起,快的朝前走了过去,那里是家的方向,虽然漆黑看不到什么,但是朦朦胧胧暗白的小路,好像是最好的方向指引。

    当他走出了几步的时候,忽然似有所感的回头。虽然没有具体的方向,但是路扫过去也看向路边这株大水梧桐,最后似乎看不到什么,再次回头前行。他目光看向这边的时候,并不是看到了树后的两个人,而是他忽然心有所感,好像这边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样。

    不过他自然没有看到什么,摇摇头似乎感觉到自己多想了,然后顿步下后背负着双手,继续朝前快步的走去。虽然年岁不大不小,但是在黑暗看到这暗白的小路,他好像还是熟门熟路的快前行。

    树后的我们自己看不到牛橙金的举动,但是他出来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。不过我也没有太害怕,毕竟这棵大水梧桐虽然远远不如大槐树,但是挡着我们的身形却足够了。何况这还是在夜里,般人的眼光根本就看不出多远!

    这个时候即使是近在咫尺,我胆子依旧自然不会消停!

    当这个脚步声终于走了的时候,我们还是没有敢马上就动。毕竟刚刚的突然实在太令人意外,我们自然担心还会有人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似乎高估了自己的体力,会儿我抱着表姐终于感觉到支撑不住。虽然如今我和她高矮差不多,但是对于刚刚育起来的我来说,即使锻炼了几个月,毕竟还是体力有限的紧。但是因为不知道路边还有没有人,我硬是咬牙挺着再次坚持了阵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边路上再也没有声音,就在我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的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坚持不住了。于是我的右手无奈的收回,也揽着了她的后腰。终于让自己嘴巴得到解放的玉贝表姐,似乎长长的嘘了口气。虽然时间没有出声说话,可是紧紧的贴着我再次把手紧了紧,然后忽然说:“小河我很冷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根本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,不过听到沙哑略带低沉的声音,虽然贴着耳边就像蚊子般,但是我瞬间感觉到自己浑身有力。这刻当真有些想把表姐镶嵌到自己身上,似乎揽着她的双臂也在麻木再次揽紧些。

    表姐呼吸有些混乱,不知道她是累的还是紧张的。其实我都没有心思去顾及这些,因为我心里其实乱七糟的。她虽然没有吱声,却也紧紧揽着我不放。我心里有些小庆幸,即使我自己都认为自己有些小过分,但是表姐好像没有在意,或者来不及顾及到这些?这使得我却有些感动!

    因为刚刚虽然切都在黑暗里,但是她没有拒绝我的小动作!

    其实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但是因为有着这种方便,自然难免有些故意的举止。虽然庆幸自己的小心思,却也知道其实是不要脸的,如果白天对着这些女娃妹子这么做,指不定人家个响亮的巴掌就过来了。当时那种朦胧却又有些熟悉的感觉占了上风,让我完全有些忘了自己的举止,和这些放肆带来的后果!

    虽然心里还有些忐忑,外边的声音似乎也没有了,但是我们还是在这里又待了阵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种恐惧不安夹杂着种蠢蠢欲动的兴奋的心情,似乎越来越清晰的时候,玉贝表姐终于再次的说话。“我们快走,回去好不好!”随着她再次的开腔,顿时让我再次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的想到,刚刚虽然声音很小,如果外面有人的话,肯定早就听到了。

    想到她没有因此而责备我,我虽然有些不舍,但是也赶紧给她慢慢放下,很想马上就松开她,不过感觉到她没有马上松开手,于是和她依旧抱了会儿。

    我探头探脑的看向外面的时候,果然是没有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过目光看到树根下团黑乎乎的东西,才想到这是刚刚随手放在了旁的竹食盒,顿时为自己的愚蠢吓出身冷汗。马上转头四下张望,生怕有人藏在旁。不过似乎我有些想多了,这条单独的小路很直接,真的没有办法藏人,这让我虚的心里顿时安慰了些。

    我不确定他们有没有看到,但是因为他们没有找我们的麻烦,自然让我感觉到有些庆幸。确定外面是没有人之后,自然牵着表姐出来。这个时候拎着竹食盒手心还在冒汗,最后我们拉着手往老屋走,开始连手电筒都不敢打开!

    待得将近走下水井这边,靠近到小华家门口的时候,我才掏出来手电筒。这个时候其实已经靠近了老屋大院,心里自然是感觉到安全了很多,再也不管别的,牵着玉贝表姐便往老屋大院里跑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