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三章 弘扬堂的谣言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永蕙进屋的时候,我已经匆匆的从惊恐回过神来,那种做了坏事的心?21??极为惊慌。甚至来不及收拾,便匆匆的钻到了被窝外面。

    卓婷显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蜷缩在我身后微微抖。似乎感觉到我也并不平静,终于明白了刚刚我和她生的事情有些不妥。她紧紧在身后抓着我的手臂,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。当我感受到她的惊恐,忍不住反手握着她的手时,极度掩饰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卓婷,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,让永蕙这么不冷静,但是这还是初三的日子。平时牛家的家教也是极严的,突然永蕙这么紧张,肯定是清早出去听到了什么风声。

    床上的我们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,但是在短短的时间里终于腾出了空间。我心里有鬼的七上下,于是不等永蕙进屋来,便也假装冷静的看着外面,副刚刚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后永蕙进屋便说:“小河,小河,有大事啊!听说初五乡里企业办的人要公开招工了,就在村委电影院开会,招聘这瓷器厂初期的合同工,听说县里的领导都会来坐镇。村里的人都沸腾了,如今牛爷家那边已经好多人拜年,在那边探消息了!”

    进来就是这个爆炸性的消息,倒真的有些轰动。

    因为瓷器厂的正式启动,可以说是近两年弘扬堂最热闹的新闻了。外面直风传着各种各样的版本,但是都是说过年瓷器厂要招工。

    有人说是选择在初六,有人说是初之后,还有说是过了元宵之后才会出告示,反正大概的意思都是说在新年之后。如今突然听永蕙这意思,好像是真的改变了以前得到的时间,县里乡里乘着初五当头便要行动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这事的可靠性,但是对于乡里人来说,这还真的是件大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时候的农民虽然贫穷,但是对生活还比较满足。因为大家没有明显区分阶级的时候,生活差距不会有太明显的差距。就是以后环卫工人扫大街,他也不会有很大的自卑心理,比较人们敬爱的好总理,还在长安街上问候过这些劳动人民,因为劳动是光荣的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的人都有个共识,那就是更好的挥自己的潜力,多为国家和人民服务。只有学到更多的东西,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。于是老百姓也会有着念想,那就是怎么样去完成蜕变。

    大家认为平时真要出人头地的话,只有读书考大学,才会在将来成为工人。这个时候的工人指的是国家企业的工人,政府直属机关的公务员,也有些科研和教育部门的真正职工。可以成为工人的话,意味着就有个饿不死的铁饭碗,所以成为个工人,是广大农民的共同心愿。

    但是要真正能够成为个工人的机会很小,因为乡镇里的另外个机会,让很多农民看到了希望,那就是成为乡镇里各个乡镇投资的企业里的工人。这些人虽然不算真正的工人,却也比工人差不多了。他们都属于各地企业办领导下的所属企业,有着份不错的工作。如果机会允许的话,女孩子找个工人嫁了,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弘扬堂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这次成为了县里选址置办瓷器厂的地点。因为弘扬堂有着不错的资源,有利于瓷器的烧制。经过多方的勘定,加上唐天的争取,顺理成章的安排到了弘扬堂来。所以很多因素综合在起,使得弘扬堂的民众人心涌动。

    这次外面早就传开了些内幕,说瓷器厂人员的安排,除了县里指定的几个特定技术高工,这是办厂的基础所在。还有两个辖区乡里委派来的驻厂领导,这是出于镇厂管理需要。余下诸多的指标,甚至连几个极好的厂领导职务,都将会在乡里各个村来招聘。

    虽然听到的消息是这样,但是老百姓们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这各个村领导肯定都会有两个指标下去,毕竟谁没有个人情世故的,不过因为透风出来说要唐天管理,所以人事安排这点上,确实令人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还有有着地理优势的弘扬堂,村委会加历届的党员们,已经就这件事开了几次秘密会议。其许多细节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,据说作为主事的唐天很生气,私底下已经表示要推翻以前的些决定。作为弘扬堂几十年说不二的人物,虽然现在的时代有些不同了,但是至少目前还没有人当面来质疑唐天的权威。

    按照乡里历来的惯例,弘扬堂也不仅仅只有瓷器厂这个企业,所以作为当地的地头蛇,必然是要安排人进去管理的。老百姓感觉到这些都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便是据说瓷器厂的三条流水线上,要安排三班倒的工作制度。就是说瓷器厂经启动工作的话,整个流水线就不会停下来。

    那意味着这将要招聘多少工人?

    对于各村的老百姓来说,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!对于占据优势的弘扬堂来说,这将是个无法估计的巨大诱惑!

    我其实对这些还不太懂,但是在兰花湾的时候,曾经听到牛爷和骆伯伯提过嘴,说是今年的瓷器厂要招很多人,问骆伯伯有没有属意的人。我当时想到这算不算牛爷给骆伯伯面子,在他的孩子里选择个人进去工作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没有再提,我自然忘了这件事情。但是这会儿永蕙突然的传来这个消息,可能是牛爷自己都会受聘到瓷器厂去坐镇,目的是震住各村里大家的心思,也无疑使得弘扬堂里村民大家的心思更加的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要说我还没有到上班的年龄,不过就是要上班的话,肯定也是接父亲的班去钢铁厂,所以我对这些并不上心。我家里人似乎对这个也不上心,毕竟自爷爷以下骨子里的孤傲,好像对这些事感觉到不宵去走动。

    但是这段时间隐隐听到些风声,那就是村里和牛爷沾上关系的人,据说都已经去找牛爷说动了。甚至据说有人给沈宝珍买了东西套交情,虽然沈宝珍没有表示,但是无疑已经沸沸扬扬,这事还是村里的堂客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心思目的自然是告诉别人,自己和沈宝珍还有牛爷的关系硬,但是最后效果似乎适得其反,因为牛爷曾经公开话,自己的亲戚朋友和邻居,不要找自己说这个人情,大家凭本事去应聘。于是那些心思难免的被人奚落,也成了前段时间村里的笑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听到永蕙这么说,我心里虽然因为自己的鬼动作,稍微有些不安,但是想到那天老令婆无意的说法,看着面前的永蕙,我忽然想到了什么。倒不是在心里感觉到老令婆不好,而是感觉她这样对我说是应该的,因为我们两家的交往是她和奶奶起的。

    按照牛家这些年的处事,牛赤水那些人是不会出口求我父亲的,至于牛橙金那些人,更是多了几分陌生。虽然爷爷在村里比较受人尊重,可是这些年我知道我们家族里,最受村里看重的,应该就是我父亲。所以老令婆说给我听的意思,无非就是想让我父亲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还有淑媛曾经和我要求的事情,我这个时候想到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但是自己图时最快心痒,居然胡说道的答应了淑媛,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瞬间便忐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要说我和牛爷丝毫说不上话,就是给父亲了电报,那总也要说个理由。如果父亲知道我做的猫腻,只怕不但不会出面帮忙,还会狠狠的教训我番。感受到这些天生的事情,心里虽然有些迷糊,这个时候瞬间好像便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有些骑虎难下,不过因为过年的原因,如今直没有接到父亲的回话。如果父亲不计较这些的话,才能让他去和牛爷说吧!不过我苦恼的倒不是这些,再说父亲还不定求牛爷,就是求人家牛爷,这事还不定成呢!

    瞬间感觉到头大的我,看到永蕙没有掀被子,还是有些冷静的支起身子,故意问道:“今天才初三啊!难道招聘又改了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但是大早牛爷家里就挤满了人,大哥去看的时候回来说,那边好像办酒席样呢?”永蕙的声音有些颤,显示着她的激动和不安:“大家都在说着瓷器厂招工的事情,也不知道谁说村里有二十个名额,现在大家都拉着脸皮在那等着呢?据说今天县里的人要来给他拜年的!”

    看到我静静的看着她,却没有说别的话来,永蕙眼神隐隐闪过丝失望。随后只是瞟了眼被被褥盖着半个头的卓婷,显然是没有心思想到,然后便又慢慢放低了声音:“听大家说今年只招不到百个工人,每个村里都有指标的。咱们村里显然有些优势,但是这也架不住想进去的人多啊!听说好多人都想进呢,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我继续不说话,永蕙的声音已经低下来了,显得有些垂头丧气的感觉说道:“还有奶奶叫你去我家吃饭呢!现在已经很晚了,卓婷姐姐好些了吗?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