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八章 再见淑媛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牛赤水平时很少当着母亲说这些,但是可能感觉到了巨大压力,自己又无能为力的时候,牛赤水的心里便有些烦躁了。㈧㈠.刚刚女儿被说哭了,倒不是他心态孩子,而怪母亲说的太重了。但是几十年来母亲念念不忘和唐家的情分,想到自己妹夫和外甥出事,母亲都没有这么上心过,牛赤水心里也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种不舒服完全是因为如今社会的现实,作为孝子的他不是怪母亲。乡里人很少会在正月里指责孩子,永蕙虽然当时有些不细心,牛赤水却是明白那孩子知道了自己出头无望,心有些委屈然后才没有周全而已。

    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永蕙的懂事牛赤水自然知道。这些年政府执行新政,但是乡里人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变化不大。眼看着别人的日子越来越好,牛赤水这代人而是深深感觉到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以前不提倡区分生活,大家感觉没有压力,因为工人和农民个样。如今却多了个行当,据说很多人可以走出去做生意,卖各种各样的东西,甚至连谷子都可以倒腾赚钱。

    因为时代变了,不但以前国家的田土到户,就是猪圈牛栏里的牲口都多起来了。些家里劳动力多的,只要是勤快的那些人家,生活明显是好了。而自己的儿子们虽说逐渐成人,但是真正要和自己这辈的劳动力比起来,还是相差的太远。

    大儿子永桢当初得到良园的帮忙,算是在村里找到了些出头的机会,不但成功的跟着学开大型拖拉机,据说今年还能自己驾驶了。但是因为这件事情,村里人都明白这是牛家靠的唐家帮忙,不然以他牛赤水的能力,他家儿子哪里会有这个机会?

    不过别人怎么说就任他说罢,反正儿子已经真正的学到了东西,职位马上也会落实了,牛赤水感觉这比什么都强。本来按照以前的说法,牛赤水并不忌讳这些。但是因为良园在钢铁厂工作,村里很多嘴碎的人,都私底下揣测着,说牛家想靠着唐家再次谋个出路。

    老令婆显然是没有听到这些碎语,牛赤水却是很明白。自己大女儿永兰是个心病,虽然在家吃不了多少,也能帮自己干不少农活,但是这孩子终究也是要找个婆家嫁掉的。但是气人的是,许多堂客都说永兰长得丑,现在的年轻人讲究相貌,所以每年说亲的人家,亲戚朋友找了好几家,往往人家远远看到就跑了。

    自己小儿子永衫自幼体弱,也没有什么学历,眼看着也要成年了。这要出去的话,还真没有办法找个什么工作。对于这次瓷器厂招工的事情,不管有没有机会,牛赤水都不会让他去遭那个罪。因为隐隐听别人说招的人选,按照永衫的情况技术工轮不到,分拣流水线的轻松工作,不可能让男人去。至于那后勤的工作,岂是家里这种没有关系,没有人脉的年轻人可以胜任的。

    所以牛赤水心里很明白,如果有机会的话,自然会争取给永蕙。

    她虽然过年后刚刚十六岁,但是小姑娘出落的人人称赞,平时为人乖巧懂事。牛赤水虽然不善言辞,但是对于这个女儿的疼爱,那当真是自内心。可是越是临近招工的时候,牛赤水心里便有些越难受,因为他现个残酷的现实,自己还真的是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要人脉关系,自己和唐天根本就说不上话。要学历永蕙连学都没有上,怎么去参加基本的笔试?至于那流水线上的分拣工,据说是要在各个村里安排指标的。牛赤水闷头算了下,如今弘扬堂和永蕙差不多年龄的孩子,还真的有许多人比她有优势,想到这里的时候,牛赤水便有种深深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到头来却现,这些年还真的只有唐家能够帮自己,而唐家能够帮牛家的人,还真的只有持节公这脉的唐良园,也就是小河的父亲。想到村里人的议论,牛赤水虽然不想理会,但是自己堂客经常在耳边的碎语,便让牛赤水感觉到莫名的心烦。

    因为他和虎胜公私交也极好,虎胜公几个孩子在家里待着,如果真的要说安排工作,唐良园可是虎胜公的女婿,情理上都是先应该帮虎胜公家的。还有上屋的持净公,那可是唐良园的亲叔叔,他家就有两个可以工作的。如果知道良园帮了牛家,依着持净公的性子,还不得闹出事来?

    看到母亲的神色,牛赤水心里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话,恨恨的吸了口旱烟又不知道怎么收回,只有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唉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想太多了!”老令婆似乎没有生气,声音悠远的令人吃惊。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,那对眼睛深邃的好像要把人吞进去。看着门外有些灰暗的天色,不知道她究竟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牛三娘娘嘴巴动了几下,本来想说什么替男人解围,可是想到那没有希望的事情,还有刚刚永蕙委屈的表情,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。不过眼睛看向了对面兰花山的方向,似乎忽然就想到了什么,不由脸色变,人腾的站了起来,便朝里屋跑去,边口里叫着:“小蕙,小蕙,,,,,,!”

    牛赤水和牛永祯都被牛三娘娘的举动吓了跳,就是坐在火桶里的老令婆,都有些惊讶的看向牛三娘娘。不过看到她急匆匆的背影,老令婆似乎想到了什么。但是她神色静静的,似乎没有感受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听到里屋永蕙弱弱的声音,似乎感觉到大家都松了口气,就是刚刚到门边的牛三娘娘都站住了,身影下便停在了门边,好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样。然后声音大起来:“你这妹子,奶奶说你说的对,平时小河和你多好!赶紧着去把灶屋里锅里热着的糍粑带着,去陪着小河吧!细荷那妹子大大咧咧的,小河好像有点怕她!”

    我梦见自己个人在路上走着,好像两边都是光秃秃的山,比后山还要荒凉。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这个地方,但是听到阵风起的时候,居然看到空团怪异黑压压的东西,好像正朝我扑过来。于是我本能的往前跑,虽然跑的很快,可是那团黑影似乎直跟着我。

    不管是遇到水渠,还是山涧,我现自己都是跃而过。虽然有些惊诧和不安,但是对于身后那紧追不舍的东西,我还是莫名其妙的惊恐。当我不知道自己奔跑跳跃了多久,但是在我力竭的时候,我出了声绝望的惊叫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淑媛,还有个消瘦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自己浑身几乎湿透了,才知道自己直躺在床上。外面已经大亮了,整理了下思维才想起来。昨晚永蕙是过来的了,我记得小姨细荷在陪着我,依稀好像玉荷小姨也过来了。然后我却昏昏沉沉的睡着了,虽然不知道后来生了什么,但是我知道自己是这些天里第二次晕倒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!饿不饿呀!”淑媛的声音出奇的温柔,虽然只有几天没见,但是她好像消瘦了些。她居然在床沿边坐下,就那么关心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嗯,还好,只是好像身上都湿透了,得洗个澡!”我回过神来,感觉淑媛身边那个女孩子似乎有些好奇的看着我。我确定自己是从来没有见过她的,但是她好像有些好奇的看着我。因为淑媛在身边,我倒是没有失礼的出声问她。

    随后我想起今天是初四了,年轻淑媛约好和我去街里的,但是我又想到了今天要去看龙师傅的,于是有些迟疑的看着淑媛她们:“要去街里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!不是陪你去电报吗?”淑媛似乎有些紧张的看着我:“我昨天晚上就听人说,明天这边要招工了是不是?”看到我时间没有回答,她的脸色变了下,可能感觉到身边有人,便含笑说道:“我去给你烧水洗澡罢!”

    我还有些迷糊,但是看到淑媛迟疑了下,最后还是和那个女孩子去了我家的灶屋。等了半天,我感觉到被窝里有些冰凉了,才想到永蕙她们怎么早早的又走了。但是我终究理不清这些事情,看到淑媛拎着热水进来的时候,我的思绪才再次的回来。

    随后在浴罩里泡着热水澡的时候,我似乎整个人都清醒了,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,但是淑媛已经上门了,想到这种复杂的事情,我心里虽然有些茫然,但是想到马上可以见到龙师傅,正好去问问他我这段时间总是晕倒的原因。

    淑媛却没有再问的意思,和那个女孩子在外面等我。虽然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但是看着她那沉静的神色,我心里忽然有些淡淡的失落。她确实和卓婷的神韵很像,不过她似乎稍微的显得有些福气,卓婷却多了几分健康的矫健。

    等我换好了新的贴身衣物出来的时候,居然看到牡丹竟然和唐久园也在阶前,正和淑媛在聊着什么。他们看到我出来的时候便止声,不过我看到久园身边的牡丹有些异样,因为她直微微抿着嘴看着我,感觉到有人看向她的时候,她便含笑带着笑意偏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,但是我隐隐感觉到有些异样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