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章 计中计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龙伯伯,怎么样!”因为屋里只有两个人,看到把着我手腕不放的龙峰治,我心里还是有些小忐忑!这不但有骆伯伯的交代,让我不知道缘由的原因;自然还有我人小鬼大,时冲动之后的心虚!

    龙峰治时间没有回答,看着他眼睛时而微微睁开,时而半合半眯,不知道他是在探查我身体里的情况,还是心里在寻思着怎么来教训我。㈧㈠ ΩΔ .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我几乎是度日如年,看着他直没有反应的时候,我忽然便又想到了那篇《清心渡恶决》。其实心里想到这篇口诀,心里自然便有了反应,脑海里随即便清醒了许多。随着运行的越来越顺畅,我整个人自然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随着我的运用口诀,本来表情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的龙峰治,这个时候居然展现出那么丝丝的惊讶神色。随着我越来越平静,他脸色居然也舒缓了起来。

    要说我紧张,换成任何个人可能都会紧张。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了我的变化,只不过反正因为我来了家属区,这个时候又是正月里的好日子,龙峰治倒是没有着急。显然对于面前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,他从惊讶我的身高变化,到外观我身体里的造化,到这个时候我几乎运用自如的调息,他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吃惊了。

    虽然骆冉去省城之前,就和他说过我身上可能生的事情,但是他心里直不敢相信,或者说不敢相信变化会这么大!骆冉没有隐瞒他的意思,那就是要快的培养我,学习他的身所学。因为年前彭柏全的降临,他感受到了股强大的压力和不安。虽然最后彭柏全还是退走,但是他心里显然还是感觉到不妥。

    因为两个人都受了伤,加上龙峰治为了防御彭柏全的蛊术,多多少少也受了些影响。毕竟这个时候学会内家功的人已经不多,但是往往击便可致死,所以骆冉即使在养伤阶段都四处探寻。后来得出了个结论,彭柏全是从黑虎山那边的崖口逃走,遁走的方向虽然扑朔迷离,但是骆冉相信他是回苗疆了。

    骆冉的猜测是正确的,因为龙峰治弟弟的到来,证实了这个人的踪迹。昨天和弟弟认亲之后,龙峰治便在厂里用电话给骆冉告知了这个消息。骆冉当然提到了小河,但是另外说了件让人忧心的事情,便是他也打算单独进入苗疆,去探寻这个彭柏全的踪迹。

    想到骆冉的嘱托,龙峰治感觉到自己心里沉甸甸的。因为骆冉即使在知道自己和良园的关系情况下,还格外的嘱咐自己照顾小河,甚至提到让自己教授小河内家功的练习。倒不是珍惜自己绝学的原因,当初连小河的父亲良园都肯教,何况是颇有天资的小河。龙峰治担心的是骆冉,因为他隐隐的感受到了种托孤的味道。

    龙峰治当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情,更相信骆冉的反应。加上如今时代毕竟和建国前不样了,至少公开没有人敢作乱。苗疆虽然道路不畅,只要不是深山老林里面,想必骆冉自然吉人自有天相。这个时候想到了我,龙峰治忽然有种奇怪的感受。

    原来就在刚才看到张燕微妙的变化后,龙峰治忽然感觉到了些不寻常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我心里直担心的事情,在龙峰治看来不是什么事情,乡里人这个时候十三四岁出嫁成家的不是没有,可能出身苗疆的他更容易接受。因为骆冉和他说过修炼方法的问题,甚至他也见过唐玉宝在义庄和我修行。当然还有我所不知道的是,那个沈晓华曾经在义庄里的付出。

    当初龙峰治虽然有些不宵骆冉这么实验,如果不是知晓骆冉这个人还正道,他早就拂袖扬身而去了!

    不过在听骆冉说,我身体里的情况很快就要有结果时,他自然是不愿意相信。虽然骆冉也不敢肯定会达到什么效果,但是曾经说过,帮助我快的集聚内劲,通过这种调和的方式,最后至少可以聚气,或者让劲气在个丹田累积。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,这已经让龙峰治很吃惊了。因为很多大派出身的弟子,往往十多年修炼都不能做到充盈个丹田。

    最后龙峰治第个感觉就是,骆冉有些太幻想了;第二个感觉就是,同样骆冉缺少人的指导,已经陷入了自我迷惑的阶段里。

    可是在今天见到我的第眼之后,龙峰治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如果不是有弟弟弟媳在场,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。因为他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切,这种表现完全出了他的承受能力!他没有马上验证,就是这里虽然有自己亲弟弟,可是基本上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,就更不要说那个颇有来头的弟媳了。

    此刻在真正的亲自替我把脉之后,甚至还把自己体内的真气,小心的输了丝进我的体内之后,他完全彻底的被自己的所见震惊了!

    他之所以没有吱声,那是因为他时间还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,比我刚刚的激动反应还要强烈。果然不出所料,少年不但已经打通了主要的脉络,在内息里形成了上下丹田的连贯。虽然不算真正的任督二脉全通,但是至少算是找对了方法和法门。

    而且最令龙峰治惊讶的就是,少年体内已经微弱的形成了股气流,那是盘旋于体内经脉间的股劲气。只要有天熟练的掌握这股越来越强大的气流,少年就会有自己的劲气,也就是练习内家功说说的内力。而且因为这股劲气的行走,使得少年有了属于自己的行气线路。

    这种有机缘的人,几十年都难以达到的效果,忽然在个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少年身体里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梦也不是幻想,因为这种情况别人就是想模仿可能都很难。龙峰治自然时有些失神,其带着的半分感慨和失落,因为当初自己练成这股劲气是如何的不易。后来还被人称为苗疆奇才,龙家的骄子。如今看到懵懵懂懂的少年浑然不知,龙峰治不知道是该替少年庆幸,还是为他拥有这股力量而担忧。

    微微睁开眼睛,赞许的看着面前的少年。因为他清晰的感受到我体内劲气的变化,对我的反应自然有些惊讶,却是赞叹骆冉这个人的神奇。

    同样和自己的经历几乎样,只是在年轻的时候经过师长的教诲,随后却有着半生的自我摸索。这其的凶险和万般滋味,别人永远无法体会,但是骆冉显然比自己走的更远。因为他不但自己修炼成功,居然还摸索出了套方法来,可以让别人达到初步的成功!

    虽然我的这种表现还不能称为成功,但是只要有人指引的话,成功只是迟早的问题!想到这里的时候,龙峰治心里自然激动,不过就在这时候,看着我的他忽然心里微微动!

    原来就在刚刚饭时,张燕虽然不承认自己使用了茶食蛊,但是显然龙峰治已经感受到了。毕竟如今龙峰治的修为出了她的想象,可能就是龙峰易都很难想象到。作为至亲的家人,龙峰治自然不会认为弟弟和弟媳会害自己。不过聪明的张燕显然忽略了些东西,那就是龙峰治可是经历过当年的凶险,所以难免身体自动会有些本能的防备!

    这种杀伤力不强的蛊物,始终还是会对人有所控制的,所以经进入龙峰治的身体,龙峰治马上便感觉到了。加上上次骆冉和他分说过蛊物真正的玄机,所以张燕在饭菜里下了茶食蛊之后,龙峰治在进嘴的时候便感受到了。不过他知道如果当面制住这蛊物,或者消灭它的话,自然会影响到蛊主张燕,那么弟弟知道后显然就无法自处了!

    所以任凭茶食蛊入体之后,龙峰治却以强的内力引导,最后压制在身体里某处。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内力,克制这种蛊物绰绰有余,这个时候居然惊讶的现,这种被自己克制的蛊物,再次在体内蠢蠢欲动,来反应的最大诱因,龙峰治居然现来自于身边小河的体内。

    看着我无动于衷的样子,当然让他好奇的另外个原因,那就是我同样也了茶食蛊,也没有丝毫的压制,却好像直没有事情!这个时候他番检查后才现,大部分蛊物居然没有进入我身体里,还有部分似乎和我身体里的某样东西融合了,而自己体内压制的这个蛊物,居然想出来和小河那东西融合,自然引得龙峰治目瞪口呆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,但是对于这种蛊物的变态,和想到张燕的心机,龙峰治不由微微叹了口气。张家和龙家联姻,并不是只有这代。而是在此前几代里都有相互,于是基本上算是两个比较有关联的家族。但是龙峰治也知道,精擅巫蛊的张家,直希望龙家可以支持他们成为苗疆的顶级家族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