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八章 变故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自然不知道龙师傅的意思,但是听到他有些直白的说教,我自然脸色通红不敢吱声。㈧Δ㈠Δ.ん⒈Zw.

    毕竟骆伯伯就曾经教过我,甚至还再的警示我,不可以因为自己的那种念头,而产生无端的妄念。不然别说是练功,只怕走火入魔甚至就此疯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我,对于他们的戒言,听在心里之后还是很敬畏。不过感觉到龙师傅的和善,还有他答应给淑媛说情,这倒是令我很开心。恨不得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听,因为那种自私的想法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龙峰治似乎看出了面前少年的心里,虽然有些好奇和无奈,甚至心里也诋毁着骆冉的无耻,但是想到这个实验的成功,龙峰治心里不由有些激动了起来。看到少年的神色固然面善,忽然也想到了什么,便示意少年回去家里休息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龙峰治的许诺,还是龙峰治所表达的善意,我飞快的便退出来他的卧室。看到那个酷酷的男子负手站在屋里,我还是礼貌的朝他点点头。谁知道龙峰易没有理会少年的礼貌,因为堂客的不理会,让他心里还是有些窝火。看着少年的身影出屋,他的眼神微微的射出了道寒光。

    “小易是不是感觉这孩子不错?”龙峰治不动声色的走了出来,虽然没有看到弟弟的那丝眼神,但是弟弟那眼神里的沉静,还是让他有些计较。

    “七哥想必已经有了结果,虽然表面看到的不定准确,但是这孩子肯定比目前龙家的那些少年强多了!”龙峰易倒是不吝赞美之词,想到家族里的那些孩子,若有所思的看着龙峰治,便带着了几分笑意:“如果这孩子是七哥所教导的话,那么必将是龙家近几十年来最大的幸运。如果是七哥那位老友的弟子,想必以后龙家也会多份强有力的臂助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龙峰治次对自己这个弟弟有些赞赏,虽然没有张口就夸,却依然淡淡的说道:“看着他长大,却从未挖掘过他的资质!可能是这些年我已经疲倦了,没有了心思去想这些,白白错过了个好人才!倒是他师傅慧眼识珠,居然用些非常的手法培养成功了,我还真是挺羡慕那家伙有魄力了!”

    看着弟弟静静的看着自己,好似要分辨出那句话是真的样,龙峰治心里还是微微叹了口气。“蜗居小镇几十年,虽然早就听过他师傅的名气,却没有想到真是个大智若愚的高人。如若不是这孩子的父亲,我还真不会认识这人。呵呵,这世上当真是藏龙卧虎,到处都是高人啊!”

    龙峰易没有深思,但是听着哥哥看似无意的诉说,还是再次看向了他。他目光澄净的令人慌,想到自己堂客的主见,不知道为什么龙峰易心里忽然有些隐隐不安。虽然知道她有些想法,但是试想刚刚找寻到七哥,她即使心里想法再多,面对这个并不熟悉的七哥,她应该不会随意胡为。

    其实龙峰易自己都不敢肯定,因为对于自己这个堂客,他随着位高权重日久,便对张燕心里的敬畏越来越明显。张家这些年培养了几个人才,但是据龙峰易自己的了解,还真没有个人才能够赶上自己堂客。虽然给自己生育了儿女,但是龙峰易对张燕身上那股神秘的喜爱,却是丝毫没有减弱过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执掌了龙家,但是七哥只要回去苗疆,这家主的位置必然还是七哥的!”龙峰易语气有些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我当初怎么离开了龙家,只怕龙家上下都以为我已经不在了!”龙峰治的语气静静的,听来令人感觉到有些萧索。不过他语气却是透露着股坚定:“不说你是我亲弟弟,就是家族里其他兄弟执掌了,我也不会再参与进去。如今正是正月里,待过了初五六,你们便返回苗疆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七哥以为那个姓彭的回去苗疆后,你还能置身事外的无动于衷吗?”龙峰易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哥哥,他说的是实情。因为彭柏全虽然自己没有多少血债,但是他的那几个师傅,当年在苗疆的恩怨可是不少。这次虽然不知道他传出这消息的目的,但是显然龙家有人在这边的事情,应该很快就会传遍整个苗疆。

    “出到山前必有路,切随它吧!”龙峰治声音淡淡的,这刻看着门外虚掩的木门,似乎语气有些出奇的坚定。

    龙峰易看着自己哥哥,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。想到刚刚出去了的堂客,心神忽然动:“七哥,要不我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我带你去街里转转也好!”龙峰治忽然脸上有了丝笑意,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去收拾了下,便陪着龙峰易起出门。

    我上楼的时候,看到门居然是虚掩的,心里想都没有想便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鼻子里闻到了股似乎有些熟悉的清香,感觉到自己眼前花,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什么,人便眼前黑晕了。

    门后个身影及时的闪出,似乎无声无息般,直接的搂着了我的身子。张燕脸色沉静的看着我,似乎有些不费力气般,直接的反脚带上了门。随后她似乎是抱着我便进到了我的屋里,淑媛居然也沉睡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没有什么太在意的感觉,直接把我扔在了床上,看着我呼吸均匀的样子,神色有些若有所思。站在床前她没有什么反应,而是不时静静的看着。那淡定冷静的神情,似乎让人和她那张年轻的脸无法联系在起。

    当她似乎想了会儿之后,在床边坐下微微搭了下我的手腕。当她漂亮的眼睛微微闭上之后,脸上的神情似乎会儿欣喜,会儿又眉头紧皱,但是那神情姿态都给人感觉极美。

    龙峰治走出家属区的时候,看门的老头还和他打了个招呼。龙峰治却没有和他多说话的意思,但是带着龙峰易走出了没有多远,忽然似乎心有所感,回头便朝家属区看了眼。

    这边龙峰易没有看到自己哥哥眼神里的异样,却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,也朝家属区看了眼,眉头慢慢皱了起来:“七哥,难道这个小地方真的如此藏龙卧虎?”

    “每个地方都不容忽视,但是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,还真没有见过张扬的!”龙峰治脚下虽然没有停,但是度已经慢了下来。本来以为自己感受到的,是弟弟带来的后招,此刻看来弟弟也并不知情。当然,龙峰治也认为可能是意外,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!

    忽然,龙峰治的身形下便僵住了!

    这种感觉是张扬的,对方可能没有感觉到这里会有高手,所以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,肆无忌惮的来到了周围。龙峰治能够感觉到,那是因为对天地间种奇妙能量的长期掌握,这里是他的地盘。别人来到这里,或者是他去到别的地方,还真的不定马上现这种不妥。

    对方不仅仅是个人,好像还有着几个人同时到来。看向龙峰易的时候,他显然不像自己这般敏锐。不过看到龙峰易脸色阴沉下来,龙峰治知道自己没有猜错。这个平静了几十年的小镇,真的来了外面的人。这些人不知道是来找寻自己的,还是来找自己弟弟,显然有些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这是条山路,个小小的山坡下去,就是小镇的全貌。这边就是钢铁厂的家属区,平时家属区的职工大多数都从这里抄近路,去到山下面的街里。

    龙峰治带着弟弟刚刚走到山坡的时候,便看到个拿着根竹竿的乞丐,正坐在那根大大的圆形的水渠水泥管上,正含笑看着自己两个人。

    龙峰易没有说话,却正准备返回。谁知道那个乞丐忽然便敲着竹竿,呵呵的唱起了莲花落:“正来月子哟,是新年,我送财神到你家,你家今年大财呀,咿呀子哟!,,,,,,”

    龙峰治却没有动,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个乞丐。因为这个乞丐看着蓬头垢面,但是对眼睛却有些清澈,正静静的看着自己。他嘴里虽然哼着莲花落,却好像是专门等着自己样。“你没有吃东西么?”对着这个乞丐,龙峰治忽然问出了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“吃饭不吃饭不重要,不过大正月的送财神,要想大财的话,肯定是要请财神回家的!”他只手慢慢伸向了自己怀里,场上的气氛霎时间便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峰治确实眼神犀利了起来,看着面前这个坐在那里,极为冷静的乞丐,浑身前所未有的绷紧了。“我天天上班,能什么财?再说了,看你身邋遢,能够财你早就舒服了!不说不财,只怕请回去是个瘟神呢!”看到他从怀里拿出了叠胶纸财神,龙峰治心里虽然松了口气,但是嘴巴上却出奇的没有松懈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,怎么会知道是财神,还是瘟神呢?”这个乞丐忽然便把财神递了过来,让人惊讶的是当真迅若闪电。本来还坐在水泥管上,当龙峰治看到红色的时候,他人已经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