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九章 变故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当我努力的抱着张燕,想出去又不敢,想到她这幅样子,时间紧张的也不知道找衣服,只想离开这两个人远点。???? ?.1ZW.

    幸好他们进屋的时候,外面的门是带上的,不然这个时候外面有人看到就惨了。抱着她出来才想到隔壁还有间房,来到隔壁屋里的时候,才现淑媛居然睡着在这边床上!

    看到躺在被窝里的淑媛,我有些糊涂了起来。因为我完全想不起来,开始我们是在这边的屋里,自然不知道淑媛这是被张燕开始弄晕了,然后抱过来的。

    张燕嘴里涌出来的鲜血,不但染红了她洁白的肌肤,就是我身上也粘了不少。看着她嘴里似乎没有再涌血出来,但是那对漂亮的眼睛却好像逐渐无神,我心里感觉到阵冰凉。

    虽然我还不太明白生死的意义,可是看到这个古怪的女人忽然这样,我心里还是没来由的阵伤心。这倒不是因为她刚刚和我在起,而是我感觉到这人好像有点太脆弱了。在我的生活当,还没有听到过有人争吵,或者些恩怨而打死人的。

    其实在我的感觉里,就是感觉到张燕被这两个人打死了。虽然跟着骆伯伯没有几天,但是隐隐听过他和龙师傅的聊天,知道这些人都是能打死牛的,这掌拍下来的话,个娇滴滴的女人受着了,哪里有个好的?

    还有想到我住的那屋里,那两个人也不知道死活。这个时候我甚至都不明白,他们为什么忽然内杠了起来。也在心里闪过个念头,就是他们是不是了这个女人的蛊术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了彭柏全的蛊术,虽然因为唐玉宝我因祸得福,但是每次想到心里那种躁动,我就有些不安。因为骆伯伯的嘱咐直在耳边回荡,他反复严厉的警告过我,说如果沉迷于嬉戏的话,不但有可能走火入魔,而且被别人知道了,还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事情的严重性,对于个刚刚育起来的少年,身体的贪婪过了心里的需求。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,严厉按照骆伯伯的嘱咐,每次都用那个功法去行气,生怕出了点点的差错。

    血迹已经有些干涸,新的血迹继续滴落。

    虽然不像开始那般涌出来,但是从那本来诱人的唇角,仍然继续有着些血迹。

    强行把她放在了床上,也顾不得弄脏了被褥。她浑身已经软了,躺倒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反应。她那对依旧有着反应的眼睛,似乎在看着我。可是我轻轻推她的时候,她做不出任何的回应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惊慌的意思,但是我还是拉着被子给她盖上。其实我这个时候很纠结。想着要不要去叫龙师傅,当然我又怕地下那两个人马上醒来,如果过来看到淑媛也在这里的话,会不会连淑媛起都遭殃了!

    不管是我想多了也好,还是我真的已经六神无主了,在屋里徘徊了下,我还是大胆的走出来,才感觉到有些不对。我居然忘了自己也没有穿衣服,忐忑的朝我住的屋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还是倒在地下没有反应,好像头部的位置有血溢开。看到那殷红的鲜血在地下逐渐变得黑,我浑身感觉到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炉火烧旺,使得屋里的温度不冷,我估计自己肯定要大病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甚至都没有想别的,小心的往屋里靠拢。似乎看到两个人真的纹丝不动,于是我颤颤巍巍的靠近床边,小心的抓起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当衣服件件的穿上,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温度后,看着地下的两个人,我忽然没有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死了,但是我想到张燕会放蛊这回事,心里还是有着些期盼的。虽然我和这两个人无冤无仇,但是我想到他们的样子,如果真的有事的话,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。这个时候心里纷乱如麻,其实我担心的倒是怕他们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不过我有个幼稚的想法,那就是地下的水泥楼板那么冰凉,他们如果会醒来的话,就不会傻到趴在地下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,我的胆子自然大了许多,慢慢挪步靠近的时候,我甚至用脚先去碰了碰最靠近外边的吴红旗。他被吴红航最后拍打了下脑袋,虽然有着内劲护体,但是脑袋是保住了,身体却被张燕的蛊乘机占领了!

    我自然是不知道,这个时候的吴红旗即使没死的话,也和个活死人差不多了,何况潜伏在他体内的蛊物,完全占据了所有重要器官。不要说这个时候张燕没有反应,如果张燕遭遇意外,体内本命蛊的母蛊出事,只怕吴红旗也会马上烟消云散!

    看到吴红旗确实和个死人差不多,而鼻孔和口腔流出来的血都变黑了,我自然以为他已经死了。我心里虽然不会像以前那么害怕,但是还是浑身汗毛有些倒竖。

    吴红航的惨状不比吴红旗差,不说当时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他有着内家劲气的护体。但是这次他是先被吴红旗连续重击了两下,骨骼碎的差不多,就是赖以修复的经脉也断损了不少。他虽然时间也没有死,但是也被这张燕的另外种蛊物攻击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脸上的肌肉下似乎在抽动,吓得有些魂不附体,其实却是那些蛊物时间失去了控制,正在他血肉里酝酿。最明显的就是在血管里快的游动着,所以在我看来居然是他肌肉在动的!

    几乎本能的便退了步,看到他脸色铁青的似乎死人,我心里忍不住有些虚,想转身就走的时候,忽然看到他有些掀开的棉衣袋子,居然露着角书的样子。可能是这本书的纸张有些泛黄,我没来由的心里动,忍不住伸手过去拿。

    抽出来的是卷有些泛深黑黄的桑皮纸薄卷,是不过几页的半尺大小的书卷。我心里隐隐有些砰砰乱跳,看到上面写着《太极真解》四个字,字体有些像瘦金体!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忍不住便翻开了不是第页的内容,看到上面有副人在摆姿势的图画。虽然看不出什么来,但是却感觉到有些眼熟。而且旁边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的字,看着应该是注解和记载什么。想到两个人的诡异,还有刚刚张燕的吐血,我心里的想法降到了冰点!

    虽然我来不及看这书里的具体内容,便紧张的退到了外面的厅里来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别的什么东西,可以值得你留恋的,奇怪的是怎么会来到这里,难道入世修行真的能够提高修为,还是你在逃避什么呢?”龙峰治的声音不大,却刚刚好大家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对于吴家的心思,他已经懒得理会,虽然龙峰治没有自负到自己可以搞定切。但是想到这些人都是来自于苗疆,而自己幼时的情形幕幕闪现,当年的那丝傲气自然不由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做为还算名家的龙家,在苗疆当年虽然没有列入三大世家,但是也是仅次于三大世家的顶级大家族了。做为家主的弟弟能够解决就去解决,解决不了的话这切自有因果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已经无法辨识当年容颜的杨婆婆,想到当年那个爱俏,却又精灵古怪的小女孩,他却缓缓的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可能切都是天意吧?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杨小环似乎有些迟疑,但是似乎勾起了什么思绪。不过马上回过神来,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,她漠然的瞟了脸色铁青的吴宣桥眼。

    似乎看到吴家两个人不敢吱声,然后再看向龙峰治:“这辈子不是有很多东西人很难自己控制吗?当初听说有人使用过失传了的蛊术,我心里便想着要跟着看看!后来看到居然有人在那个受害者的坟头周围布置了阵法,因为担心自己修为太低,加上这世上高人太多,不敢冒犯便退回去了!没有想到接下来生的事情太多了,这些年我什么都想开了,近段时间在天下间游离的时候,忽然又想到了这件事情,便过来寻找当年的那机缘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情?不过隐隐约约听过,这边确实当年有不少人去过咱们那边,后来这些人几乎6续在几年间全没了,如今想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!”龙峰治似乎忽然想起什么,这个时候感觉到切确实有些内幕!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这世上真的这么多奇迹?你怎么别的地方不去,偏偏就会到这里住下来了?”杨婆婆白眼乱翻,显然对龙峰治的话有些不以为意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声低低的惊叫,似乎把几个人的思绪拉回来。

    大家循声偏头去看的时候,只见个人捂着脖子从水塔后面踉跄的冲出来,血线正从他指间飞射而出!

    这个人看着着装和吴家人差不多,看到这些人看着自己,绝望的眼睛看着这边,似乎想大叫却不出声音,又不敢松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红贵!大哥!”吴宣桥和吴家剩下这货起大叫,飞快的冲了过去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