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三章 三大死蛊 血蛊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看到彩霞倒在地上,我第个念头就是跑。???  =.≥=1≈Z≤W≈.=不过这次我没有马上转身,因为我看到彩霞倒在地上的时候,瞬间便好像脸上的血管要冒出来样。那种脸上的血管像渔样,偏偏又腥红的像火烧的样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确实太吓人了,我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可是面对着个不断在地下抽动,脸色怪异的吓人的人,亲眼见到她和自己起进屋,怎么就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就在我的脚想抬起来的时候,却忽然听到个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河,快把门关上!”

    虽然好像有些陌生,但是那声音还是隐隐的听出来,是张燕出来的。我壮者胆子轻轻嗯了声,然后正要说话的时候,却看到倒在地上的彩霞忽然停止了抽动,整个人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脸上的红丝还没有褪下消失,甚至整个脸都看起来有些恐怖,但是看到她晕倒在地下的样子,似乎有些像正常人了之后,我心里稍微的安定了些。想到里面是张燕的声音,我忍不住便靠近那房间,轻轻的推开了那道门。

    张燕依旧躺在床上,对眼睛虽然无神,却已经可以睁开看着我。透过打开的房门,她看了眼地下的彩霞:“你带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她是淑媛的同学,我们家离的很近,她,她不会有事吧!”虽然心里有些虚,但是想到彩霞得到的无妄之灾,也不知道她刚刚究竟怎么了,只好惊恐的看着张燕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她只是了我布下的血蛊而已,我怕有人来这里,开始准备了很多蛊。虽然她了蛊,只要我不为难她,她不会有事的!”张燕说的很慢,看着很难受的样子。不过她似乎看出来我很紧张,便吃力的说道:“别怕,你刚刚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那两个人在我房里,我心里害怕就跑出去了。不过刚刚碰到龙师傅,他叫我回来躲着不要乱跑!”这次我老老实实的说道,但是简化了下过程。因为见识了这些未知的变故,我知道自己在她面前根本就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你见到七哥了!”张燕的眼睛亮了下,看到我小鸡啄米样的点头,她有些僵住的脸上居然有了些笑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她的嘴角又溢出丝血迹来,但是她顾不得去擦拭,又无力的看着我:“你不要怕,那两个人没有死。只要是了我的蛊,想死没有那么简单!吴家那两个人不是什么好人,现在你倒是不会有危险,但是是我自己有事了!”她终于忍耐不住喘息了起来,看着我脸色居然阵晕红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紧吧!”我忍不住忐忑的问道,因为她虽然醒了,但是我看到她的样子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把那个女孩子抱到床上来吧!屋里虽然暖和,但是她倒在楼板上,受了寒迟早要得场大病的!”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说蛊是她下的,这个时候倒好心了起来。当然她也不会告诉我,了她的蛊自然要受她控制,如果反抗的话生死只在瞬间。

    我自然是不敢和她去分辨,想到倒在我屋里的那两个男人,还有刚刚莫名其妙的彩霞,我感觉自己看着她都有些寒。当我走到彩霞身边的时候,才现她脸上本来有的红色血丝没有了,脸色又恢复到了正常。我顿时心里胆子大了些,刚刚想附身去抱她的时候,张燕却又忽然叫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小河,你等下!”张燕脸色有些惊慌的看着我,似乎带着微微的紧张,我忍不住便停住了姿势,惊愕的看着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张燕似乎感觉到自己有些突兀,便又尽量柔声说道:“你身体里以前过蛊,还有着种稀奇古怪的蛊基保留着,这个我知道。但是你靠近她的时候,我感觉到我身体里的本命蛊居然在害怕?这究竟是什么,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下,惊讶的看向张燕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问我,本来是不想说的。但是想到她是龙师傅的亲戚,刚刚曾经还和我有过亲密,如果要作死我的话,应该很简单。虽然骆伯伯嘱咐过我很多次,但是我还是低声说道:“嗯,骆伯伯说我身上有个东西可以抵御些蛊物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它,怎么啦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张燕确实是吓了跳,从开始见到我就下蛊,到刚刚进屋时蛊,我都没有问题,倒使得张燕以为自己的蛊术出了问题。要知道她本身的本命蛊,乃是苗疆蛊术里的三大死蛊之的血蛊,属于异常厉害的种蛊物。平时只要她使出手段,可以说几乎是无往不利,但是居然在感应我的时候受到了阻隔。

    而开始她对吴家兄弟用的,却是她的另外种蛊物,那种蛊物却是苗疆三大死蛊里的另外种噬心蛊。本来个人绝无可能练成两种强大的蛊物,可是张燕还有另外种绝技,就是她练成了内家劲气。平时可以把身体里的蛊物分开压制,让人无法知道她的本命蛊真正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她成为了苗疆最年轻的大蛊师,也是无人知晓的身怀双蛊的大蛊师,更是个有着内家劲气修行的大蛊师。这好比就是在悬崖上走钢丝,本来走钢丝已经是危险了,她偏偏还要在悬崖上走。这其的凶险别人难以体会,却只有她自己明白其的险境。

    就好比她开始给吴家兄弟下蛊,虽然准备了几种常见的蛊物,但是因为两个人都有着强劲的劲气,所以并没有挥作用。但是她知道两个人真的动了杀机,才不得不使出了自己的噬心蛊。吴红旗的就是噬心蛊,而吴红航却有些狡猾的早就准备。眼看自己要出事,张燕这才在紧要关头改用了血蛊。

    虽然制服了吴家兄弟,但是因为同时使用了两种蛊物,加上要用劲气护体,时间便被本命蛊现了噬心蛊的存在,居然在这紧要关头,想在体内制服噬心蛊。张燕为了保护噬心蛊,而受了吴红航的掌风劲气。

    本来如果作为本命蛊的血蛊,真的吞噬了噬心蛊,对于张燕来说也不至于丧命。但是修炼了二三十年的蛊,她哪里会舍得就此融合。最后导致不但体内的噬心蛊受到了些损害,就是张燕自己也差点丧命在吴红航的掌风下。此时感受到两个人身体内的子蛊,张燕心自然稍安。

    “你稍微等等!”又有丝鲜血涌出来,张燕强行再次控制了彩霞体内的子蛊,才再次朝我点头:“你抱她上来,我好像要坚持不住了!”有些不舍的看着我,却是她知道自己受了重伤,体内的劲气已经无法压制那血蛊,只怕很快它便要冲破自己的压制,强行吞噬噬心蛊。想到自己这些年的修行,张燕眼睛里似乎有了些绝望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懂,但是抱着人事不省的彩霞,移到床上放在里面淑媛身边的时候,看到张燕有些吓人的眼睛,不由诺诺的低声道:“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可能看到我关切的眼神,张燕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,静静的看着我会儿,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最后看到我真的是关心她,她才微微的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你把门关好,我有话和你说!”

    家属区似乎依旧沉静,就连条狗都没有出现过。天空阴沉的有些压抑,似乎忽然便起了冷风,天气有些骤然便冷了起来,看着这架势好像是要下雪。

    远处街里的鞭炮声,还有锣鼓唢呐声,隐隐传过来这边,却愈显得这里的冷清。

    “啊!”声低低的吼叫声,在间屋里的床上,个白嫩的身体正在疯狂的摇动着。张燕的脸色潮红,丝毫没有了开始的死气。她坐在我的身上,任我用那种运行劲气的方式,把劲气运送到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这刻她完全的放松了自己,因为虽然我身体里的劲气虽然微不足道,但是却在紧要关头里,却可以推动她身体里淤塞了的劲气运行。不但逐渐在恢复她的劲气,也拯救了她頻死的噬心蛊。

    在我的想法里,自然是没有想到这些,可是我无法拒绝她的引诱。尤其她任我对她的身体侵犯,更是主动引导我如何锁紧精关,使得我几乎是莫名的亢奋。尤其看到她不像开始那么颓废的时候,更是主动的换了姿势。

    骆冉教的这套运功方法,其实就是道家的阴阳双修,共有九式技巧和姿势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眼里看来,就是几种床上合欢的花样,可是在修炼内家功的人看来,却是结合了劲气运行的方式之后,每种姿势都有着极其深奥的气血交融。尤其是和张燕这种已经修炼了内家劲气的人在起,对我的帮助自然无法估计,对张燕自己简直就是大补。

    本来张燕体内那要夺命的血蛊,因为我血乌桃木木牌的压制,显然弱了许多。当我催动张燕体内劲气运行的时候,不但飞快的在治疗着张燕的伤势,就是她体内那受到损害的噬心蛊,因为没有了血蛊的压力,也迅的在吴家兄弟体内蠢蠢欲动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张燕只是抱着侥幸心理,但是当看到真的成功了的时候,她倒是有些开心了起来。因为她受到的虽然只是意外内伤,但是吴红航比她强出太多,任是如果不治疗的话,也会随时要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实际上已经出了治疗的性质,和对体内劲气经脉修复的范畴。尤其当感觉到我的冲动,她居然有些羞涩的迎合着。在这种修行和治疗之,引导着我走向快乐。甚至她也忘记了羞涩,不住的和我交缠,任我对她的身体进行放肆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