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章 蛊基巨变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没有人有走的意思,谁都不是傻子。  ≥.≤1ZW.

    不说杨小环让大家走的意思,光是她刚刚进来布下的蛊,般人要想走出去的话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人精,这种含含糊糊的话,谁会把它当真。

    何况都知道费了这么大的周章,就是为了看看这个秘密是什么。如今已经看到了东西的存在,没有真正见识过,谁会心甘就这么转身走掉?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杨小环是什么用意,但是至少从昨天到现在,这个原本应该帮吴家的帮手,不但直没有出手,好像和对方的关系还不同般。吴宣桥在心里已经诋毁了家里那个堂兄无数次,什么人不好请,非要在这个关头出这种漏子。

    张燕边自身上掏出些疗伤的圣药,给男人那掀开的伤口敷上,边紧紧的盯着这个令自己胆战心惊的老女人。不过身旁不动声色的龙峰治,倒是令她心又惊又喜。毕竟因为有龙峰治的存在,自己男人暂时无事,而且听到龙峰治的呼吸声,似乎很是平缓的状态,这令同样也是内家功修炼的张燕很是震撼。

    杨小环看着大家没有反应,心里也隐隐的明白了点。虽然全神戒备,但是她只看着了给龙峰易包扎的张燕。

    这里有什么东西,其实大家隐隐都知道些。

    棺材上虽然没有上漆,但是在这四面用巨大石块砌成的石室里,居然保存完好无恙,还真正是令人惊叹。这石室四面都是石墙,地面是比较四方块的石板,顶上那微微隆起的石顶,就像是历代石拱桥样,稳稳当当的保持着这里的完整。

    大家惊诧的是这具棺材的特殊,这种完全用原木切成的棺材,是苗疆惯下葬的方法,也是用根巨大的原木切割成。如今不说这俗世里难得寻找这种巨大的原木,就是苗疆外围靠近俗世的深山里,也很难寻找到了。因为俗世经历了几次大运动,那种稍微大点的木材早就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具棺材的年份,想必和上面那具将要腐烂的棺木是个年代。只不过有这个石室,或者说是有棺木上画的那些东西,才完整的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然也说明这里面装的东西,极有可能就是从苗疆运过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让人触目惊心的是,这具棺材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咒,这些符咒连这些人都有些没有见过。它们在昏暗马灯的照耀下,闪耀着妖异的殷红的光芒。杨小环的眼睛不住的颤动,她寻找了这么多年,直寻找的就是这样东西。那棺材上留下的符咒,就是当初那人所留下的!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这棺材上,不但有着这种稀奇古怪的符咒,肯定还有些蛊师所下的蛊物,甚至是还有些小型的阵法。虽然不明白这种目的具体是什么,但是显然这棺材里有东西很重要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这点!

    但是面对具这样古怪的棺材,大家纳闷的是,它应该来自于苗疆,却没有停在苗疆,反而摆到了这里来?

    难道这个棺材里的人或者尸,是这里的本地人?

    那他为什么会有苗疆人留下的符咒,还有苗疆人布下的蛊术?这是那些不知道缘由的人,心里的各种想法之。但是这里还是有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,这可能包含了个大秘密。

    不说杨小环静静的看着,眼神里充满了激动,就是另外的人都忽然想到了件事情,那就是苗疆直盛传着说,三大奇绝蛊物之的鬼蛊,已经失传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燕也很激动,她是知道这个传说的。张家那位还在世的大蛊师,经历过当年所有的事情。看着棺材上的符咒,张燕眼里闪过丝贪婪。不过她眼神瞟过龙峰治脸上那不宵的神色时,心里顿时惊便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龙峰治似有所见的看过来,看到张燕眼神里有丝羞涩,他不由缓缓的点头示意。别人不知道这里的缘由,他却是很清楚的很。因为追赶龙峰云来到这里的时候,龙峰治彻底的惊呆了。因为这座山不是别的地方,正是自己记名弟子唐良园家的祖坟地,也是自己年前结识的知己骆冉所住的兰花山。

    自己和骆冉就是在这里和彭柏全对手,在这里见识了彭柏全催动的阴兵,也见识了彭柏全的《隔山打牛拳》,和他那收放由心的蛊术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龙峰云带着大家找到这处老坟,龙峰治看到墓碑上的名字的时候,想到了骆冉和自己提到的那件事情,和那晚见到的那个酒鬼沈锵陠。龙峰治没有吱声,因为有很多东西他不明白,而杨小环也没有展示足够的善意,所以和大家起掘开了老坟,他都没有刻意的出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看到杨小环的神色,他却知道这肯定是对杨小环极为重要的。不动声色的瞟了张燕眼,看到了她眼的期盼,便更加明白了,这里面装的东西,肯定是对蛊师来说格外重要的。看到张燕那强忍着的激动,他不由再次看向了杨小环这边。

    ”呵呵,杨婆婆,你可是我们吴家的贵宾,只要你句话,这个时候需要吴家帮忙的话,吴家将会义不容辞!“似乎看出来杨小环有些顾忌,在这个关头吴宣桥却做起了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杨小环虽然没有信守承诺帮忙,但是这个时候她遇到了事情,自己正好拿捏番。何况看着面前仅有的这具棺材,在吴宣桥想来只要自己和吴红宿稍微注意,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杨小环静静的看着吴宣桥,却没有马上出声,直到看得吴宣桥的眼睛都有些质疑的时候,杨小环才缓缓的露出了丝笑容。

    她那张满是褶子,甚至看来有些丑陋的老脸,在马灯的照耀下,出的这阵笑意,却令人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”那感情好!我倒是要好好谢谢你们吴家了!“杨小环居然出阵呵呵的笑声,笑得人心里有些慌:”那你们过去帮我把棺材盖打开啊!我年纪大了,又不像你们练功几十年,你们正好替我出把力!“

    听到杨小环这么说,吴宣桥顿时尴尬了。因为要说年纪的话,只怕他的年纪比杨小环还要大些,但是这个时候的杨小环确实看起来比较老。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是看年龄的时候,杨小环这么爽快的让人去开棺材盖,任是没有大脑的人都会明白,这盖子只怕不是这么好开的。

    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,吴宣桥又不好马上打自己的脸,只好看向了身旁的吴红宿。

    吴红宿头皮麻,听到杨小环说话的时候,心里便知道要坏事了。他虽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,但是吴宣桥话已经说出来了,忍不住不住的诋毁着吴宣桥。成为内家高手这么多年,多多少少听过无数的传说,何况他又不懂阵法不懂符咒,看着那具棺材却有些沭。

    ”杨婆婆,你看到吴家的人的面目了吧!“虽然负伤了,但是看到面前的情形,加上自己女人又赶了过来,龙峰易心里却放松了许多。看着吴红宿迟疑不前的样子,忍不住便讥笑道:”简直就是帮没有任何脸的人,这些年吴家在苗疆的名头,全被这些忘恩负义的后人折腾完了!“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似乎牵动了胸口的外伤,龙峰易脸色不由有些白。张燕却轻轻拍了拍他,示意不要太激动。

    ”放屁!“吴红宿偏头冷冷的呵斥道,看着吴宣桥脸色有些不善,不由看了旁的龙峰云眼,持着手里的那把短匕,便朝那具棺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着吴红宿的动作,不过他似乎越走越慢,这次没有人再出声,毕竟面对这种情形和未知,任谁都会有些紧张和谨慎。这已经不是胆怯,而是应有的谨慎和防备。

    这边龙峰云脸色阴晴不定,看到吴宣桥看着自己,不由瞟了龙登远眼。龙登远似乎没有表示,龙峰云只好咬牙也跟了过去。他完全是没有办法,这次和吴家合谋,本来是想截杀龙峰易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嫁祸,最后让自己再成为龙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出了故障,真的遇到了龙家失踪多年的龙峰治。别人不知道龙峰治具体的存在,龙家的人却都知道龙峰治是出走了的。在外人眼里龙峰治在龙家闭关,在龙家人眼里,龙峰治应该已经死亡了多年。可是事实就是这么诡异,龙峰治不但出现了,而且似乎有着惊人的成就。

    切计划都成了泡影,龙峰云不得不调整。他也算是有着巨大野心的人,不然怎么会说动龙登远,还有拉拢了吴家加入,胆敢起来截杀龙峰易。如果没有周密的盘算,他哪敢如此轻易的出手。就是因为龙家还有人支持自己,他才敢真正的动这次大胆的计划。

    龙峰治的突然出现,简直令龙峰云坠到了谷底。尤其看到龙峰治面对四个高手,居然还游刃有余的时候,龙峰云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的未来。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,他只有放手搏,于是大气的说道:”红宿兄弟,且慢行动,我来帮你!“

    吴红宿看到龙峰易跟过来,还真的有些感动,站在棺材前似乎无恙,便问道:”易哥,你看这盖如何打开?“

    ”不若这样!“龙峰云沉思道:”你用匕去切开缝隙,然后我用掌力把它掀开!“

    可能感觉到龙峰云的建议不错,伸手摸了摸棺材盖的吴红宿,感觉到这具棺材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,居然真的把匕间探到盖缝的地方。然后双手握紧了匕,便从头的位置往后沿着缝隙划过去。

    这缝隙没有上桐油石灰,匕尖也顺利的刺进了缝里。

    个内家高手运功的力度,自然是迎刃而解的划过。但是在昏暗的灯光下,吴红宿和龙峰云都没有现。在匕刺进缝隙的时候,道犹如血光的暗色,突然便染上了匕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