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九章 兰花湾的变故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安静的天井里,倒吸了口冷气的声音响起。?? ?? ㈧.?㈠1㈠Z?W.因为我和淑媛直是牵着手的,我顿时感觉到她的手紧,居然便紧紧的抓着了我,身子不由自主的靠近了我。这是种本能的害怕,虽然我比她还小,但是这个时候我似乎成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木牌没有示警的意思,但是我却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。鼻子里几乎便闻到了股恶臭的味道,然后阵令人晕眩的感觉袭上心头。本能的清醒了下脑海,却感觉到自己好像有些站不稳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淑媛会不会有这种感觉,但是看到她紧紧的挨着我,我忍不住紧了紧她的手指。就在淑媛看着我的时候,却听到外面的大门吱呀声,居然好像阵狂风袭过,被人突然的关上了。而这突然关上了的木门,我却是深有感触的,因为那沉重的木门平时打开关上都颇费力气。

    最让我忽然感觉到不安的是,蓦然回的时候,却没有现有任何人站在门口。刚刚本来打开着的大门却已经紧紧的关上了。这时不但是我吓得够呛,就是淑媛的牙齿都有些打颤了起来。看着那已经合上了的木门,我们的眼都现出了骇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时候其实我们还站在院子里的走廊,因为外面大门被关上了,本来就阴暗的房子显得更加光线不好。尤其今天的天色似乎也不好,刚刚我们走过来的时候,兰花湾上空都被乌云笼罩着。看着对面打开的堂屋门,里面也没有点灯,却显得有些阴寒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自己心里虚,虽然在这里待了段时间,但是想到平时这里还有些生气,这个时候却好像是死气沉沉的感觉。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,但是心里已经隐隐有股不好的感觉。淑媛更是忍不住往我身后躲,紧张的看着堂屋大门,又忍不住回头看着关上的大门,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黑暗有个可怕的恶魔,正张着大嘴等着我们进入。虽然不是真的有个恶魔,但是这种冷清和阴森,确实是令人无法言喻的害怕。

    淑媛呼吸急促了起来,浑身抖紧紧抓着我的手臂。我壮者胆子叫了声骆鹰,等了约莫有四五秒的时间,却好像漫长的犹如度日如年的感觉。最后显然是没有人回应,甚至我的声音因为大门关上了,好像还在屋里回荡着,余音袅袅让人感觉到渗的慌。

    “小河,这里是什么地方,我感觉到好害怕,要不咱们先回去吧?”淑媛声音颤的紧紧挨着我,不知道我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别说我胆小,就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淑媛。看着她这个时候紧张的样子,我感觉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。要说这个时候的人没有几个不怕鬼神,乡里可以说时时都在传递着鬼神。

    我抬头隐隐看到堂屋里摆着棺材,却似乎连平时那从来不断的长明灯,都好像没有了灯光。我记得骆伯伯和我说过,这些停灵在义庄里的死者,因为某种原因不能马上下葬,对他们的供奉自然不能断了,不然是会出大事的。我想骆鹰应该比我更清楚,可是这个时候的感觉,就是好像义庄里也出事了?

    唐杻服的女儿唐熙喝药死了,这事从过年那天直瞒到了初五,就是因为大家怕新年里不好。不过好像忽然因为这个女孩的死,引得整个弘扬堂都不安宁了。今天是瓷器厂招工的日子,刚刚大家说兰花堂这边出事,连县里和乡里的领导都来了,虽然我不知道上面生了什么,可是想到老外婆那昏迷的样子,我忽然想到和这里会不会有关系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声凄厉的叫喊声从外面传来,虽然好像有些距离,但是我听到应该就是后面兰花堂传来的。我们两个人几乎同时都吓了跳。淑媛倒还没有想到这里是义庄,只是认为和普通家里样,摆着口空棺材准备给上寿老人的。这个时候的这声叫喊,却终于吓得她也失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没有想到刚刚那门怎么突然就关了,她害怕的是这屋里的阴森和安静,尤其这声叫喊传来的时候,终于彻底的打破了这种平衡。

    而我吃惊的却不是淑媛紧紧的抱着了我,而是吃惊的看着这门怎么突然关上了?

    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,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可能不会在意。但是在见过骆伯伯和龙师傅的对手,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学到些东西,还有遇到那个神奇的张燕之后,我隐隐知道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。龙师傅和张燕他们后来直没有回来,就是我们回到村里的时候,也没有听到他们丝毫的消息,想到坏在张燕手里的那两个人,我心里有些突突的。

    我相信这屋里是定有人的,而且肯定是个我无法理解,或者还感知不到的人。我相信这个世上有这种奇人,因为从我了解骆伯伯开始,注定便要接触这些。但是这人或者是别的东西,来到骆伯伯这里干什么?我忽然想到了个人,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因为想到刚刚看到的沈素,我忍不住便想到了那对阴狠的眼睛,和那对眼睛的主人彭柏全。

    想到是这个人来到了这里,我几乎吓得有些魂不附体。不过我马上回过神来,因为骆伯伯和我提过,说那个人所受的伤,应该让他很难在短期回到这里兴风作浪的。

    心里缓缓的嘘了口气,稍微安定的抱紧了淑媛,继续朝堂屋那边叫了声骆鹰。但是还是没有人回应我,这让我心里的紧张加剧。后面闹得那么凶,应该骆鹰和骆亭他们过去了也很正常,但是谁会进这里来呢?

    “别怕!”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,我的话都说的很慢,眼睛机警的四处看着,但是哪里能够看到什么。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,就不知道淑媛听了会是什么样子的感受。

    虽然淑媛紧紧抱着我,让我口鼻里都是她身上的清香,但是鼻子里闻到的那股浓浓的臭味,却让我有股作呕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奇怪淑媛怎么没有说出来?心里虽然很是奇怪,其实我想到了那是什么!我听到骆伯伯提过,他也曾经拿些东西给我看过!那是种人死了之后,尸体所出的腐烂的特殊味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身子冰凉,脚步忍不住往后退。

    虽然脖子上木牌没有示警,代表着不会有什么怪异的东西。何况这大白天的,也不可能有恶鬼钻出来,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义庄虽然是骆伯伯家住着,甚至有几具棺材停着尸体,但是其实平时也还是有人要过来的。有死者的家属,也有些求助的外人和附近的邻居,所以也很少有味道的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为什么,这个时候忽然有这种味道,难道这里有死人臭了?

    我想这种可能性很小,尤其现在可是大冬天的季节,般的东西怎么会坏?

    但是这股味道哪里来的,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坏了,被人弄了出来?

    我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跳,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。因为般的死者下葬之后,不用多久就腐烂了,再次出来都很难有味道传出来了。除非是哪些死的时间短的,不过这有些太玄乎了吧!

    看到我退后的节奏,淑媛便想快的到门边去,所以拉着我便快的往外走。我时间也没有来得及分辨,跟着她往后退的时候,却看到她的手刚刚触及到大门上,人便好像触电了样,瞬间便抖动着往下倒。

    我都没有来得及叫唤她,同时我感觉到自己木牌瞬间热,便知道有危险靠近了。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看,便感觉到股恶臭靠近了,然后眼前黑,人也随着淑媛起往门边倒去!

    “你不要伤害他们!”这是声苍老的声音,似乎说话的人已经老的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个浑身布布条条的人,拄着根木棍,出现在我和淑媛身边。对闪烁的眼睛,飘忽不定的看着我们。她身后另外个人,虽然没有过来,却扶着堂屋的门框看着这边!

    “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少年?”这个浑身恶臭的老女人,静静的看着地下的两个人,然后偏头看向堂屋门口那个满脸皱纹,头苍白的老人。如果我清醒的话,定可以看出来这个老人居然是龙峰治!

    “嗯!他就是骆冉收的徒弟,已经打通了上下三处丹田的经脉!”龙峰治似乎有些喘,在那黑暗的堂屋里看起来脸色惨白:“他是我见过的最鬼才的人,居然用种奇门的术法,让这个少年成功了!如果他在的话,这次我们就不会这么惨了!”

    “惨吗?”这个老女人自然就是杨小环了,看着龙峰治她居然嘎嘎的笑了:“两个大蛊师,几个高手,居然搞不定具僵尸?这可能是近几十年,咱们苗疆最大的笑话了!”看着面前龙峰治的样子,她的笑声逐渐的变小了起来!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