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章 玩死人把戏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这究竟是搞么子?”县里的领导坐在兰花堂堂屋这边,脸色有些不愉。? ? ?? .本来正月里接到任务,下乡来负责今年县里企业办的主导项目,他心里还有着几分高兴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年国家政策放开,各地的乡镇企业和县级主导的企业增多,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出头来。凭着自己的干劲,只要抓好了这些企业不出乱子,待到考评的时候就是桩好的政绩。加上来到这个地方还有着全国劳动模范,对于他来说有些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谁知道先是莫名其妙说有人死而复活了,本来这种无稽之谈他想笑而过。但是看到人说是死了几十年的人复活,大家还说的有鼻子有眼,他便忍不住跟着大家过来,想教育下这些愚民。

    谁知道来到这里的时候,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骇人的场面,却也还真真是看到了幕震撼的。原来他和唐天几个进来兰花堂的时候,铖逋怜怜正和后辈们围着个人哭。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可是亲眼看到堆残骸微缩,随后在自己面前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自己做梦了样,如果不是受到组织多年的教育,他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。但是听到铖逋怜怜几声大叫,晕倒在那堆灰烬旁边时,才听到人说这具尸骸居然是铖逋怜怜死去几十年的男人。尤其听到人说这堆灰烬就在十多分钟前,还是可以行动的个人,他便更加感觉到荒唐,却偏偏又不知道怎么来反驳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已经很是憔悴的唐杻服,还有满屋的唐家亲戚,和跟着自己来的堆人,他感觉到自己坐在这里都有些傻。为了镇定自己的心神,他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。但是就是自己问出这句话之后,他平时站在台上开会的时候,都感觉到不像此刻这么紧张。

    唐杻服看着这个县里主管企业的王领导,心里却是千言万语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他本来在县里化局供职,也算是在乡里乡亲面前有些面子的,因为工作的原因,多少和这个王领导是有些交集。谁知道正月里这个时候,家里生了孩子喝药这种事情。本来县里领导登门是件荣耀的事情,如今看来却好像变成了个笑话。

    本来因为女儿就已经很悲痛了,谁知道似乎是老天作弄,偏偏刚刚这阵又像是做梦样。不说生的事情闻所未闻,就是不少人亲眼看到了,叫家人和别人怎么能够接受?不说铖逋怜怜已经被人抬走去医院了,就是这些在场的人,又有几个没有亲眼所见?

    这王领导自己也看到了些缘由,却偏偏来问自己,这究竟是什么个意思?

    但是想到平时自己的工作,以及以后和这个王领导多少还有些来往,只有强忍着悲痛,难过的说道:“刚刚生了些事情,到现在我们家里人还没有能够接受的。孩子还摆在那里,本来是应该要进棺的了,可是如今能够进吗?至于其他的些经过,你倒是可以问问兴梅公!”

    直抽着烟的唐天,却似乎比别人沉静。因为上次就听骆冉说过这大阵,但是直没有当回事。年前年后弘扬堂生了这么多的古怪,唐天终于明白了,骆冉为什么非要马上教授小河了。

    这种乎常理的事情,老百姓怎么能够接受?只怕在座的这些党员,就是再真诚的人只怕也无法理解!可是因为有着骆冉这个朋友,唐天倒是闭着眼睛能够想到些。和唐杻服这个人打交道,唐天似乎没有太多的感冒。他作为县里化局的人,弘扬堂有这么多的人才,他个都没有帮衬过!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是在人家堂屋里坐着,那女孩儿还硬邦邦的摆在门板上,唐天不由深深的吸了口烟,感觉到股农药味夹杂在烟雾里。虽然明白这是自己心里作用,但是听到这里的时候,赶忙起身给王领导介绍沈兴梅说:“这位就是我们村里的干事元桥的父亲兴梅公,擅长做老式传统的套衣,平时村里很多事情,基本上都是他帮忙收敛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是县里来的领导,想到早上就听儿子叨咕着,今天瓷器厂要招工。因为身份的原因,沈元桥只有陪着唐天接待,却好像还捞不到什么好处,所以心里还直有些不舒服。沈兴梅却教训了儿子顿,告诉着不能时时占便宜,有时候闷声干活反倒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弘扬堂的指标唐天直没有透露,沈兴梅知道自己弟弟家孩子很想进去,但是因为沈元桥身份的尴尬,只怕这个指标要落空。但是嘱咐着沈元桥打起精神,他不能来兰花堂这边帮忙,只有自己过来帮忙张罗着。毕竟不但算是半个邻居,何况沈元桥的身份也在这里摆着。

    他年纪虽然不算太老,但是见过的世面也算是不少了。这个时候看到大家都簇拥着这个领导,便也侧着身子客气的问了声好。虽然没有畏畏缩缩的感觉,确实也让人感觉到忠厚老实。

    王领导来到弘扬堂的时候,开始是见过沈元桥的。因为唐祖饶跟着唐天主瓷器厂,沈元桥这个时候成了主力,自然给王领导留下了些印象。听到还有这么层关系,心里虽然为今天的行动有些不愉,却也装着了两分平静,声音便放低了些显示亲和着问道:“兴梅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兴梅没有马上回答,却已经轻轻叹了口气,扫了下这牛唐两家的堂屋。屋里这个时候站满了人,虽然好像这事闹得凶,但是因为人多的缘故,居然来了很多人看热闹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,甚至还包括着沈铖逋的个儿子在,想到自己的身份,便整理了下思维,然后说道:“小熙这孩子突然就没了是可惜的!孩子都是父母心头肉,生了这种事情谁心里都不好过。今儿早早的邻居们都怕杻服和堂客受不了,便叫了我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看到父亲没有说到重点,却尽说着些不靠边的事情,旁的沈元桥忍不住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沈兴梅也算是个警醒的,虽然年纪有些大了,马上便会意过来了。不过先还是看了唐杻服眼,看到唐杻服满脸的哀伤,他家那个堂客干脆就没让过来这边,于是沈兴梅接着说道:“我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,心里也有些不舍啊!可是已经这样了只有过来帮忙,在屋里正准备给孩子换寿衣的时候,忽然就跑进来个人!”

    大家看到沈兴梅突然便停住了,不由都看着他的脸。那是种惊恐的甚至有些扭曲了的神态,这种表情让人感觉到心里有些寒。可以想到开始看到的情形是如何的可怕,甚至都影响到了身边的人。沈兴梅心里却有些真正的害怕,那是因为唐熙虽然喝药死了,甚至皮肤都有了些变色,但是毕竟还是个少女!

    沈兴梅虽然年纪大了些,可是终究是个正常人。这唐熙那没有丝毫变形的身材,般人收敛的时候,可能还真的很难回过神来。沈兴梅紧张的原因,就是当时他慢慢收拾的时候,因为唐熙是喝药死的,很多人都害怕不敢陪着沈兴梅。沈兴梅看到唐熙身子的时候,就是因为感觉到可惜。却没有想到突然间便闯进来了人,这才是他受到惊吓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别人很难猜到沈兴梅的心思,但是看到沈兴梅忽然不吱声了,还是王领导先回过神来,看着沈兴梅说道:“兴梅公,当时具体是个什么情形?”

    “啊!”沈兴梅拉长了声音,掩饰着自己的尴尬,然后叹了口气说道:“本来以为是杻服难受过来看小熙,没有想到,没有想到我看到了个不该看到的人!”这次沈兴梅可不是真的装的,想到已经化成了灰烬的沈铖逋,刚刚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,沈兴梅的手不由都有些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自己的行为被人识破了,没有想到自己看到了个做梦也想不到的人,不但站在了自己面前,而且还像个疯子样的扑向了门板上摆着,丝不挂的唐熙。沈兴梅当时感觉到自己浑身冰凉,站在那里足足有几秒钟的呆。尤其想到唐熙本来僵硬的身子,忽然好像手脚还颤抖的样子,沈兴梅不由声大叫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真的想起来了。自己确实记得当时唐熙的身子是动了的,想到这里的时候,沈兴梅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冷,这怎么可能啊?但是那确实是自己亲眼所见,然后那个冲进来的沈铖逋才仰头倒在边,自己再次清清楚楚看清了是谁!想到这里的时候,沈兴梅坐在那靠椅上白眼翻,人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这是怎么啦?”兰花堂下乱了套,大家看到沈兴梅忽然便晕倒了,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最先冲过来抱住沈兴梅的便是沈元桥,看到父亲手冰凉,不由悲呛的求助。旁有老人过来翻看眼皮,也没有说话的意思,却伸手掐住了沈兴梅的人。过了会儿,才看到沈兴梅的身子动了下,大家才缓缓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玩死人把戏吗?”王领导脸色铁青,虽然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妥,也不敢大声的说出来,却看到大家都涌向沈兴梅,只有站起来挨着唐天低声说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