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三章 祸害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骆鹰似乎并不知道,自己的个念头,本来可以救起个人,但是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过会生意外,所以心里那丝小小的疑惑虽然生起,却阴差阳错还是错过了。  ≥.≤1ZW.

    当然,其实这个时候还是有个人有些反应,那就是直高度紧张的唐天。他虽然不像骆鹰这么敏锐,却也直心里有些踹踹不安,甚至手里拿着的那叠符纸有些烫,他也没有想到别的什么,只是以为自己握的太紧,手心里有些热罢了!

    要说念头在骆鹰心里闪而过,事后他也没有想的那么多。这边他带着大家到了义庄门口的时候,忽然便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本来直开着的大门,这个时候居然紧紧的闭着了。不过他也没有太多的疑心,因为家里不止他个人。今天因为妹妹骆亭和唐熙关系极好的原因,妹妹去了兰花堂陪唐杻服的堂客了。唐熙没了这件事,过年那天大家就都知道了,不过因为是在正月里,大家都不提罢了!

    这种晦气的事情,不管骆鹰平时是不是排斥父亲的迷信,就是正常人遇到了都是要回避。自己早也过来唐扭服家帮忙,想必是妹妹把门关了罢!想到这里的时候,骆鹰随手去推门。

    嗯!

    门从里面被人上闩了!这是骆鹰心里的第反应。不过这倒是有些奇怪了,因为自己家有些特殊,堂屋里常年摆放着唐家后代的灵柩。有时间比较长的,也有今年刚刚抬进来的,骆鹰从小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摆着灵柩的原因,平时般人不敢上面来,尤其是这弘扬堂的乡亲。所以不管家里有没有人,这边白天是从来不会栓门的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个妹妹也在家,平时三个人相互照顾着,但是彼此都已经很了解对方做事的方式了!就是说她们有些反常的话,也是可以理解的,不过那个妹妹刚刚还在兰花堂露面呢?

    究竟什么人在屋里?

    因为这个时候的乡里人还很少锁门,再说义庄这个地方更不用担心的!想到这里的时候,骆鹰心里次有些疑问了起来。屋里肯定是有人的,不然无法从里面拴住门的,忍不住看了唐天眼,心里却有些局促着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唐天还没有回过神来,随后看到骆鹰为难的样子看着自己,却没有推开大门,顿时便知道似乎有些不对,于是也不说破,却淡淡的说道:“家里没人么?”

    骆鹰心里有些感动,知道还是唐天了解,不愧和自己父亲私交场。正想回答他的时候,旁王领导却抬头看到这房子的形状。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,却好像也不懂样,四处张望着眼前义庄外的风景,马上接口说道:“老唐啊!今天的正事还没有处理呢?咱们要不还是直接回村委,把招工的事情搞明白先吧!”

    看到王领导这么商量着说,唐天对王领导的好感再次上升,似乎有些正下怀的感觉,淡淡的看了骆鹰眼,偷偷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,便随口朝王领导应着了:“也好,正是哩!办正事要紧,兰花堂这边有他们先应付着,咱们回去村委那边把事情处理下先!”

    乡里的两个领导名以上比唐天有职务,但是哪里敢质疑唐天的话,看到王领导脸色肃然,连忙应着了附和。

    要说唐天脸上虽然带着丝淡然,心里却有些隐隐不安。因为今天这件事情的怪异,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。沈铖逋这件事已经不能用诡异来形容,因为看到那具尸体最后化灰的遗迹,就是有些心理准备的唐天,这个时候心里都其实直都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县里的领导如果把话传开,不但弘扬堂以后的日子难过,只怕自己在县里市里以后也会留下诟病!唐天虽然不太在意别人胡说道,但是绝对不容别人质疑自己对党的忠诚!

    看着唐天带着行人慢慢的沿着小路往外走,骆鹰虽然心里似乎松了口气,其实直紧张的手心冒汗!直看着他们的背影往前,其实却是心里格外的紧张,生怕他们回头再来看到什么!

    当然骆鹰自己也恨不得马上就进屋看个究竟,但是终究直煎熬了几分钟,才终于看到大家的背影消失。

    咬着牙再次的敲动大门,不管里面是谁,不管他她究竟想干什么,骆鹰只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!可是对方好像就是要开玩笑样,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谁家里都没有什么宝贝的说法,所以大家从来不用担心丢失什么东西!要说义庄里最多的可能就是尸体了,谁会无聊在里面躲着?

    里面没有反应,时间骆鹰也没有什么办法,看着厚黑已经有些磨的掉色的大门,骆鹰皱着眉却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过了有那么会儿,骆鹰甚至有些安静。因为虽然平时他对自己父亲看不顺眼,但是他却是真正知道自己父亲是有些门道的。少年时的轻狂和叛逆,让他直到现在都无法放下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看着紧闭的大门,咚咚的直敲着,却无人回应。骆鹰没有愤怒和惊慌,而是退开了点点,看着自己家的大门若有所思!

    就在骆鹰感觉到无望的时候,本来想转身离去,因为本能的反应手还是忍不住想去敲门,正刚刚要再次触及这大门的时候,大门忽然便无人开动的,自动突然便打开了。

    股臭味传来,令人闻之欲呕!

    骆鹰站在门口迟疑了,这是自己的家,从小就在这里长大,他自然是最了解的。这两扇大门的沉重,就是自己都要费力才能打开,尤其那两道木栓推开的时候,必然是会出声音的,而此时这大门却滑溜的不像往常!

    换个人的话可能不会注意这些,偏偏骆鹰可是骆冉的儿子,虽然没有学到骆冉的本领,但是耳濡目染的眼力还是有的!

    要说家里的这些门道,骆鹰可以说是清二楚。甚至小时候还钻在棺材底下,和些胆大的朋友捉迷藏,他都不曾害怕过。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已经打开却有些阴暗的家里,骆鹰浑身忽然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。

    甚至骆鹰都不敢吸气,因为传来的那股恶臭,他虽然不算很熟悉,却也隐隐知道那是腐尸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父亲的嘱咐好像在脑海里响起。他怎么也无法相信,会是什么脏东西进来了?如果是别人和自己说起,骆鹰定会嘲笑几句,但是这个时候自己闻到的这股强烈的味道,却是真真切切的那种味道。

    难道是堂屋里棺材出问题了?

    骆鹰心里虽然这么想着,可是想到自己天天添加香油的时候,并没有现异样,骆鹰心里便有些犯难了!

    想到堂屋灵柩里,最长时间的具尸体,可是三年前的个的了。而最近的具正是不久前迁进,骆鹰眉头不由紧紧的皱起。但是还不容他多想的时候,耳边却忽然就响起了个声音!

    !!!

    好像阵旋风,直接刮进了这间石室里!石室里坐着的两个人蓦地睁开了眼睛,看到这阵旋风带进来的是个熟人。不过这个时候他不是个人,而是手里拎着个人!

    左边那个男人脸色阴沉,看着进来的男人说道:“他们去了哪里?咱们要不要马上走!龙峰云这次被你害死了!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目光甚至有些凄厉!

    进来的男人正是龙峰云,他脸上闪过丝丝犹如血管般的红丝,恨恨的瞪了面前的人眼:“闭嘴!都是你们吴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看着有些萎靡的吴宣桥,想到自己的遭遇和这次事情的变故,龙峰云虽然心里恨极了,但是他历来心机重,知道还不是翻脸的时候,便看向了吴宣桥旁边坐着的龙登远!

    “我还挺得住!你拎着这个人进来干嘛!”龙登远似乎明白龙峰云的意思,看到龙峰云手里拎着的女孩子,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惊讶!

    这时龙峰云的脸色直阴沉,却忽然多了丝狠色:“刚刚追到那义庄附近的时候,可以断定他们就隐藏在里面,不过咱们都受了尸毒,如果不马上压制的话,只怕那老妖婆的蛊物便会乘虚而入了!”看着已经昏迷了的唐昱,他眼神里居然多了些邪异。

    旁的吴宣桥虽然看起来正气,却显然更容易理解龙峰云的意思,老脸上也露出了丝贪婪,居然看着昏迷的唐昱,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神色!

    龙峰云白了吴宣桥眼,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,而是看着龙登远静静的说道:“如今只有这权宜之计了!如果让人知道了的话确实会诟病,但是只能怪她正好撞上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龙登远终于明白过来,看着面前阴狠的龙峰云说道:“你先来,然后宣桥,我最后吧!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