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七章 丧心病狂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砰!

    声轻微的声音,似乎从地底下出来,而且似乎连响了好几声。 ≥.≈1ZW.

    正在起穴的三个人都微微愣,虽然也偏头看了眼四周,但是似乎没有看到什么异样,便也没有太过在意。周围除了寂静的微微寒风,就是皑皑白雪,于是大家便继续进行着手里的活计。

    这里是兰花山的山坳处,这三个人是给唐杻服的女儿唐熙开穴的。因为女孩子年纪实在太小,不适宜下葬在显眼的位置。虽然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,但是因为喝药寻短见,所以是本能入祖坟的。就是寻了处下葬,也是不能立墓碑的。

    因为祖训和习惯,这种人是不能进祖坟。但是唐家常年住在兰花山,在山里还是有着自己私山土地的。所以看到事情已经生了,便在唐杻服的点头下,行亲决定挨在祖坟边不远的地方,给唐熙开个简单的穴。冬天开穴不但冷而且累,但是要等待着晚上好下葬,所以还是找了三个人连忙赶工。

    “聋子,你说怪不怪,今儿好好的,突然生了这种闹鬼的事情,如今好像连这山都好像在抖动了!”在坑里挖土的个男子,乘着另外个高个在装土的空档,便问站在上面接土的抽着烟的男子说。

    站在上面这个男子几乎完全秃顶了,对蜡黄的眼睛漫不经心,虽然看不出年龄来,但是好像不会太年轻了。可能天气冷的缘故,他身上又穿的单薄,居然有些流着清鼻涕。

    听到土坑里的同伴问话,他边抽着手里的卷烟,边四处张望着。忽然好像眼角看到点什么,但是因为被同伴的句话搞的眼神闪便不见了,不由呵斥道:“就你丫的天到晚想的太多,这大白天的还会有鬼不成!别说这动静是不是是地震,就是地震的话,这坑还盖不住你脑袋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那个装土的男子端起筐黄土便扔上了坑外,听到外面这个叫聋子的男人这么说,便也瞪了开始说话的男子眼,嬉笑着说道:“也确实,就是再挖挖的话,你这个也就差不多就可以埋上了!点小动静就疑神疑鬼的,就你天到晚的瞎想!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鸡公子,你丫的破嘴!我日你个堂客的,这大正月里的使劲咒我!”这个男子抡着锄头想顶这个装土男子下,因为这个被他叫**公子的男子,确实比他高了半个头。看到他的举动便笑嘻嘻的让开些,然后从兜里掏出两根卷烟来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别生气,大冷天的歇会儿,若说破嘴,还真不是咒人。如果不是这事摊上,咱还真难得能抽上卷烟!”他边说着却边叹了口气,看着挖土的男子没有再行动,于是低声说道:“软锅巴,你和杻服也算是本家,你说说这小熙确实也是可怜!本来家子好好的,因为这档子事想不开,只怕这辈子杻服两公婆都要难受了哦!”

    这个最先说话,被叫做软锅巴的男子接过烟,居然没有马上说话。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了唐熙难受,还是想着不好回答这话。

    可是在就着鸡公子的柴火点着了卷烟之后,他深深的吸了口,好像极为陶醉在这种感觉里。感觉到冷空气和烟雾进肺之后,浓浓的从鼻孔里吐出来,方拄着锄头把说道:“这孩子就是自己作死!这回害了自己也难受了家人!不过大正月里不是我嘴欠啊!杻服两公婆在办事上,确实也是碗水端不平!大家都知道这家里有事出来,只是迟早的问题罢了!”

    听到同伴这么说,本来大家都是乡亲,多多少少也了解些。虽然这唐杻服平时在县里,很少回来和这家里的乡亲交流,毕竟家人还是在村里的。大家多少有些知根知底的,听到软锅巴这么说,他也只有轻轻叹了口气,也狠狠的抽了两口,好像想让这种难受消失在烟雾里。

    鸡公子本来想多问两句,却看到外面的聋子没有吱声,不由好奇的看了眼。

    因为这坑正好过了他的鼻子,而两边堆着的土已经过了头,所以他还真没有看到人。虽然时间没有多想,但是听不到动静之后,还是不由好奇的两脚蹬住了土坑两边,稳稳的站住顶出了头来往外看。却正好看到聋子正鬼鬼祟祟的往旁走,猫着身子的样子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聋子你干嘛?”鸡公子忍不住出声询问,却看到聋子回身挥手,却没有回头回答的意思。鸡公子素来知道这人是个爱玩笑的,但是看着他的样子也颇有些好奇,不过时也没有想到他这是想干嘛,顺势又落在了土坑里。也没有把聋子的事情放在心上,甚至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却说这聋子是站在上面,隐隐看到棵老树桩后面,忽然露出来个屁股。他显然是愣住了下,因为那白白嫩嫩的屁股看就知道不是男人的。他心里有些好奇,但是也没有张扬。看到土坑里的两个人自顾自的聊着,便蹑手蹑脚的独自靠过来了。

    越是挨近的时候,他心里却越是砰砰乱跳了起来。在这么冷的天气了,那露出来的截白白嫩嫩的屁股,不但没有丝毫让人感觉到诧异,而且反而让这个男人有些口干舌燥。因为轻轻靠近的时候,居然可以看到雪地映衬下那丝丝的芳草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混号叫做聋子的男子将要靠近的时候,只见那个屁股忽然便起来了,似乎还微微的抖动了下。看着它将要消失在这株大樟树后,他鼓足勇气从后面凑近了去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当他就要闪过大树的时候,他看到了更加令他亢奋的幕。原来这个露着屁股的人,果然是个肤色白嫩的女人。在这么冷的天气里,她居然就那么赤身露体的站在树边。虽然背对着自己,可是看着那白花花的身体,还有那玲珑的曲线臀沟,聋子感觉到自己喉间干,好久没有反应的地方,这个时候瞬间便反应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异样,甚至已经走到了这个女子的身后,她好像都没有察觉到自己。他忍不住缓缓的伸出手去,想抓着这个女子的肩头看看,她究竟是谁?

    荒山野岭,白雪皑皑,个赤身露体的女子,个极度亢奋的男人!

    就在聋子的手要接触到这个女子后肩的时候,她忽然身子便转过来了。聋子只感觉到眼前花,甚至都没有看清她是怎么转过来的,便看到对殷红的小樱桃,还有那硕大的馒头。尤其令色与魂授的他震撼的是,那饱满极度弹性的小腹下,那萋萋芳草的神秘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向这个女子的时候,似乎看清了那双眼睛是谁,但是随即最后丝意识在脑海里消失,他的人快的往树干上倒去。

    没有等聋子倒在地上去,只手从这个七窍流血的女子身后伸出,好像拎着个麻袋样抓住了聋子,随后聋子便被人抓到了樟树后,低垂的头看去好像个死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抓着聋子,另外只手好比个利爪样,刚刚抵住了聋子胸口的时候,另外个人脸色阴沉的阻挡住了他。这个人脸色不愉的看着阻挡自己的人,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抓下去。

    “龙峰云,你想被全天下的人追杀吗?”这个阻止的人几乎在低吼,他只手托着这个赤身露体的女子,虽然脸上有些残忍,不过看到这个女子那已经失去光辉的眼睛,居然伸手拭去了她七窍流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恢复的差不多了,龙家还有个人需要暖血,吴宣桥你想怎么办?”龙峰云也有些震怒,看着面前甚至有些变态的吴宣桥,正细心的擦拭唐昱脸上的血迹。因为为了恢复体内缺失的劲气,阻止尸蛊和杨小环还有张燕布下的蛊术,他们还是残害了这个无辜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采阴补阳,曾经是道家最擅长的术门。不过在江湖上行走的人,多多少少会些这种秘诀。但是像龙峰云几个人这么残忍,确实是令人指的事情。本来以为唐昱足以承受三个人的恢复,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还是处子之身。这三个人本来就常年紧锁精关,难得采用这种方式次,所以在承受了吴宣桥的采补之后,便已经奄奄息了。

    龙登远虽然是最后下手,但是怕龙峰治返回找麻烦,他还是不顾唐昱的虚弱,进行了最后的仪式。唐昱终于无法承受,元阴被三个人彻底的榨尽而亡。

    还是吴宣桥听到外面的动静,想到了另外个阴招,就是把这干活的人引过来,寻机进行下滋养。于是顺理成章的拎着唐昱出来引诱,这个聋子果然便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三个人,足够登远借用阳元恢复了!咱们不能再在这里杀人了!”吴宣桥几乎有些怒吼,看着龙峰云次感觉到他的愚蠢:“就是这三个人有些不支,只要不明显的事故,人家都不会认为是咱们出手。如果真的让那些隐藏的人看出来,咱们都要完蛋!”

    龙峰云时说不出话来,也不再理会他,却斜眼看向了土坑那边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