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九章 一锅糊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唐祖饶马上醒神过来,唐命修说道的这些,表示他哥哥唐命悟死了!

    乡里人毕竟忌讳死这个字,尤其现在还是正月里,让人听到了死字是有些晦气。  =.==1≥Z≠W≥.≈≈唐命修刚刚从个大孩子转变过来,这话显然是得到家里人嘱咐的。

    看到唐命修个男子哭成了这样,唐祖饶心里不由也有些无奈。自己虽然没有见识过当年高衍堂的曾经,但是光是听到些老人说的惨状,想想便知道自己家族当年是经历的痛楚,如今这些还真的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父亲如今的云淡风轻,回想他当年所承受的打击和惊吓,唐祖饶顿时感觉到,自己对父亲的认知又深了层。此刻看到唐命修的样子,唐祖饶顿时感觉到生命的脆弱,就恍如那柏油路上被碾压死的老鼠。侥幸逃过路去就是幸运,窜不过这人生的车轮,就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前阵不还是听着说,都能吃点稍微硬点的东西了么?”唐祖饶吃惊的看着唐命修,想到自己早前听到关于唐命悟的些消息,忍不住喃喃的对着唐命修说。

    虽然说大祸之后,唐命悟的命是救回来了,但是整个人也和个废人没有了区别。因为他不但身体很多地方烧坏了,甚至有些地方直就没有恢复好。按照他们自家人透露出来的消息,就是唐命悟很多地方都伸不直,或者说是有些关节已经无法灵活了。

    因为长期在医院是耗不起的,这个时候的乡里人也害怕住院。

    对于家里人来说,出了这种大事能够捡回条命,已经算是万幸了。家里人也随着这人的活命,逐渐淡忘了那灾难的痛苦。随之而来的却是另外种痛苦,因为躺在床上的唐命悟,基本上不能动作,实际上比死人还难受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见识过唐命悟从医院回来之后的惨状,尤其是去看望过他的人,都说唐命悟因为自己的惨状,不忍拖累了唐玉宝,使得唐玉宝死心塌地。而且唐命悟每天不住的咒骂堂客唐玉宝,让她离开自己回娘家。

    但是让人感动的是,唐玉宝却好像死了心样,从医院陪伴直守护到回家,从来没有过半句的怨言。后来还是唐玉宝的妈妈护犊情切,看到她实在煎熬的难受,本来就瘦瘦的身子,剩下不到十来斤。咬牙和入暨公家商量,把她接回了娘家去修养才算罢!

    唐祖饶是听说过这事的,因为火烧身体侥幸逃过命的原因,唐命悟被接回来的时候,有些长出来的皮肤绷紧的僵硬不能动作,甚至有些关节的地方直不能恢复好。

    医生倒是说只要慢慢养着,以后会逐渐慢慢的恢复好些。但是看过的人都明白,那紧绷生硬的皮肤要想柔软下来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因为还连着自体的植皮,到了最后可以说唐命悟身上是没有块好皮是了。大家虽然嘴上关心的劝着,但是他自己的神智至少是清醒了,坚决的不让唐玉宝再回来。

    唐玉宝回没有回去唐祖饶不知道,但是在供销社的唐慈珍每天拉着脸,唐祖饶却是知道的。换成是谁都会不开心,自己女儿嫁过去,还没有孩子的情况下,男人却变成了个怪物,是谁心里都不会好过了。

    虽然和唐命悟没有太多的交集,但是自己父亲大省公和入暨公也算知交,在唐命悟从医院转回村里之后,自己堂客便代表家人去看望过。不过回来时堂客脸色有些不好,说是唐命悟的脸面完全毁了,身上过半的地方完全被火烧毁坏了,难怪风传说他堂客唐玉宝看着都怕,看着自己堂客回来的样子,唐祖饶便明白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这种乡里人的风传,虽然不知道最初来自于哪里,但是有人传着,便肯定是有出处的。

    后来还有人说这是唐慈珍家里人蛊惑,嫌弃唐命悟烧坏了身子,直不让唐玉宝从娘家回去。不过很多人去看过之后,都说唐命悟可怜,就是因为唐命悟的状态实在令人难受。也有人说唐玉宝命苦,倒是数落唐玉宝的声音没有了,因为唐命悟的样子谁看了都怕。

    据说睡在娘家都吓哭了唐玉宝很多次,虽然这些只是风传,但是很多人都认为在情理之。至于后来再有闲言的时候,大家反倒是感慨了回。

    后来唐慈珍的堂客还再强调,让唐玉宝不要回去家里,甚至过年都打她去了省城。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关头里,唐命悟却突然便死了。唐祖饶还没有说话,却看到唐天狠狠的说道:“又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声大响,却是来人直接撞开了门,看到屋里站着几个人,便直接向唐天说道:“晚晚,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    看清了来人是谁,唐天听到他使劲说不好了,几乎恨不得脚过去。但是来人似乎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语病,看到唐天阴沉着脸没有吱声,便还使劲的唠叨到:“晚晚,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唐天几乎暴跳如雷的压低了声音,瞪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吼道:“我怎么不好了?啊!你说啊!啊!”

    似乎下被唐天吼懵圈了,看着唐天双眼红,不由吓得打了个激灵,退了半步之后,才想到可能是自己的话,于是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我晚爷爷,晚爷爷喝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晚爷爷?”唐天看着这个年轻人,时没有反应过来。因为这个年轻人是沈铖逋的孙子,大名叫做沈长杉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沈吧!”唐祖饶毕竟和这个年轻人沈长杉是个地方住着的,看到他被吓蒙了,于是在旁边提醒着唐天。随即又转头看着沈长杉,声音放低了说:“你这着急忙慌的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可能看到唐天的脸色缓和了些,唐祖饶又是自己个屋住着的,沈长杉便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旁本来在哭着的唐命修,这个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止声了。沈长杉才缓缓的说道:“晚爷爷酒瘾犯了,闹着说要买酒,但是晚奶奶说没有钱,他居然抱着家里的酒坛,兑菜坛子里的酸水喝了。刚刚晚奶奶过来叫我妈的时候,晚爷爷已经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喝酸水喝死了?”听到这唐天居然愣住了,质疑的看着沈长杉说道:“那个老酒鬼有那么容易死的?当时谁看了的,胡说道的没个来由!”

    “大省怜怜和好几个老人看了!晚奶奶当时就说晚爷爷被鬼掐着脖子了!”沈长杉虽然有些嚅嚅喏喏的,可是看到唐天没有吱声,便边忐忑边低声说道:“听到晚爷爷没了,因为我从小缠着他的,我也跑过去把过了他身子,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凉了,手脚都不能弯曲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唐天屁股便坐在了旁的木凳上,他和沈还算是知己的。那晚去高衍堂还活蹦乱跳的,后来还起去了骆冉住的兰花湾,这怎么说没了就没了?还让人无法接受的是,和酸菜坛子里的水喝死了。活了这么久,唐天也算是第次听说这种事情!愣愣的看着窗外的雪花,时间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大家看到唐天呆,时间谁也不敢打扰,因为唐天的脸色铁青,谁都可以看出来他的不对!至于他究竟是难过,还是心里有着别的事情,唐命修和沈长杉两个人自然不敢乱想。就是大气不敢喘的唐祖饶,也算是隐隐有些明白而已。

    白天刚刚响过的大喇叭,在飘起雪花的傍晚,突然再次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是阵躁耳的杂音,然后便是有人拍响话筒的刺耳声音,接着是十来秒的安静,然后才再次响起了说话的声音!

    弘扬堂村委乃至附近最有话语权的唐天,亲自坐在喇叭前准备说话。因为变天的缘故,很多人都坐在家里烤火,静静的听着那边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唐天开始的声音似乎有些涩,但是很快便又流畅了起来:“各位乡亲新年好,今儿给大家广播,说有个小事要说下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的时候,忽然停顿了下,然后在大家猜疑,声音再次响起:“因为今年气候反常,开春防冻是要的大事!刚刚得到消息,村里有老人因为寒冻,有病人因为天气的变化,突然生了些变故!不过请大家不要惊慌,在家尽量准备好防寒防冻的准备,各自照顾好老人小孩,看顾好家里的病人!新年嘛!切平安为好!”

    唐天的语气很平淡,依旧保持着往日的威严。听到村里广播的声音,很多人都默默的在家寻思着。

    “大家邻里之间,多相互看顾着,能够出力帮忙的,尽量出手帮忙,解决不了的事情,及时联系村委相关领导和干事!另外目前还在正月里,大家尽量都注意安全,防火防盗。还有需要注意陌生人的流窜,对于沿途要饭流浪的人员,也适当警惕天寒地冻出现意外!”

    旁人并不知道短短时间里,弘扬堂生了连串的事情。虽然看起来好像都极正常,但是坐在广播前的唐天却浑身不安。这种看似正常的事情,却让他隐隐感觉到了种危机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